刚刚更新: 〔巅峰高手〕〔最后一个赶尸人〕〔前任遍仙界〕〔还是地球人狠〕〔美剧世界大冒险〕〔一切从酋长开始〕〔三国之一代帝王〕〔禀告王爷,王妃爬〕〔大降头师〕〔海贼之咸鱼乌鸡〕〔我真是良民〕〔退役特种兵之刺激〕〔校花的近身武神〕〔玩宋〕〔魂铠战记〕〔九霄阴阳决〕〔绝品小相师〕〔位面书屋〕〔宅男鬼阴路〕〔都市无敌修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第280章 【280】 不介意他变强
    “爷爷,这件事不能怪顾寒,是司徒葵那个女人勾引顾寒。”

    “够了!”

    顾梁一声恼怒,打断顾晟的话,“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说这些,你真的以为这件事谁是谁非到现在还很重要吗?顾熙摆明了护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又是那个孩子的母亲,而且还是商会的人,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讲,顾家都动不得她,你们倒好,上赶着去触霉头,现在好了,眼看着天都黑了,顾寒那个臭小子还在池塘里待着,这要是待上一晚上,命都没了。”

    顾长启哪会料到自己的儿子废物到这种程度,他再三保证会拿下司徒葵,现在倒好,人不见了不说,就连他自己都动弹不得。

    顾家的女人向来没什么地位,像贺绥新那样的也不过是仗着自己是异族的千金才敢在这些男人面前放肆。

    顾长启的夫人陈娴,一听说自己的儿子被控制在池塘里,立马就不淡定了。

    就算她平时再怎么识大体,到了这种时候,她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冻死。

    陈娴拉着顾长启的袖口,急的快哭出来了,“你倒是想想办法呀,不能眼看着小寒呆在那一晚上,这会要了他的命的。”????顾槐还在生气,这会儿顾长启也是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甩开陈娴的手说:“还不是你生出来的废物,活这么大连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顾熙来历不明,从没被顾家教养过,人家怎么回来就能站住脚跟,你再看看你生的这两个,一个不如一个!”

    顾槐最不愿意听的就是这话,推己及人,看事寻根,他自己还不是一样,同样都是姓顾,他的儿子就比不上顾槐的顾长音!

    “你有完没完,知道说陈娴也不看看你自己,有能耐先把顾长音比下去,就会在自己人面前瞎嚷嚷,就你厉害!”

    顾长启被骂的没话说。

    顾晟坐在一旁,脸色比炭还黑。

    他自己什么样子自己心里清楚,没有天赋,就算再怎么刻苦也没有用,他不能埋怨父母没有给他这样的能力,所以他只能听着顾长启时不时的把他们兄弟俩拿出来骂做废物。

    陈娴在家的地位不高,顾长启说的话就算再难听,他也只能听着。

    顾槐叹了口气,瞪着顾长启,“你还坐在这干什么,还不快点叫人去找顾熙,难不成你真想看着你的儿子被冻死在哪小池塘里?”

    闻言,顾长启连忙站起来,“可以吗?我可以带人去找吗?”

    暗夜的人想要出动,必须由师点头认可,这会儿师没有下过任何命令,顾长启不确定,更不想在这种时候惹祸。

    顾槐说:“人都快死了,还有什么可不可以的,你救自己的儿子难道他还会不让?快点带人去找,别惹事,只要把人找回来就行,其他的,我去说。”

    “爷爷,我跟夫父亲一起去吧。”顾晟以往出门都是偷偷摸摸的,现在能正大光明的出去,这是他巴不得的事,虽然是为了找人,但也能以暗夜的名义在大街上行走,这种曝光自己的机会,他怎么能放过?

    顾槐没想那么多,点了下头,“去吧,快去快回。”

    ——

    暗夜军团的军营在京都之内,隔了几条街,却是不偏不倚的正对着暗夜正门。

    京都之大,容下两个这样的地方,人心惶惶不足,却也让人心生畏惧。

    这里权贵不在少主,能在京都落脚的自然没什么贫困人家,只是权衡利弊,每个人都习惯了提起心尖做人做事,从不会怠慢马虎。

    今晚暗夜的人大肆出动,看样子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军营里,顾熙牵着司徒葵的手,那么自然,看上去更像是有几分显摆的意思。

    “嫂子。”

    “嫂子好。”

    “老大你回来了,这位是嫂子吧,嫂子好。”

    一路上逢人就会有人喊上一句嫂子,看样子是这段时间关麦旭没少来个他们说她的存在。

    司徒葵原以为顾熙这冷冰冰的样子,手下的人一定都是克己严谨,不苟言笑的,没想到这一个个的倒是活泼。

    她晃了晃他的手,问:“你平时到底是怎么跟你的手下相处的,怎么我看他们一点都不怕你呢?”

    闻言,顾熙笑了笑,反问:“为什么要让他们怕我?自己的兄弟,难道不该相互尊敬吗?”

    相互尊敬?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司徒葵有点意外。

    “可是我看周扬就挺害怕你的。”

    周扬那家伙,哪里是害怕他,根本就是马屁拍习惯了,改不过来。

    顾熙说:“他是副官,理应严谨。”

    司徒葵嗤了一声,“你倒是挺会分人分事的。”

    顾熙笑了笑没说话。

    在外,他的确给人一副冷漠的外表,但是回到这,他就等于回到了家,这些人都是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在他们面前,他才会脱下自己伪装的外衣,完完全全的袒露在他们面前。

    “欸,你带我来这干嘛呀,难得出来,豆包又去找关麦旭了,我们到处看看不好吗,我长这么大都还从来没有在京都看过夜景呢。”

    看她一脸失望,顾熙轻轻勾过她的肩,“改天再逛,今天不行。”

    “为什么?”

    顾熙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带着她走去训练室,这里没人,四处都是一些训练器材,还有真刀真枪。

    司徒葵好奇的看着,过了一会,从外走进一个人,一个清脆的军礼。

    “报告,老大,暗夜的人出动了,在城里到处找人。”

    司徒葵诧异的看了一眼进来的人,“暗夜的人?”

    顾熙点了下头,“知道了,今天戒严,任何人不得出入。”

    “是。”

    进来的人转眼又出去了,风风火火的。

    司徒葵放下手里把玩的枪,走过去问:“暗夜出动,该不会是在找我们吧?”

    “不然你以为呢?”

    司徒葵眨巴着眼睛,“所以,你是故意带我来这,就是为了避风头?”

    “算不上避风头。”

    顾熙喜欢话只说一半,可司徒葵却没有这个习惯去猜,“那是什么?”

    看着她满眼好奇的看着他,顾熙笑了笑,伸手把她拽进怀里,吻住她那张微嘟的红唇。

    “因为不想让顾寒这么快出来。”

    司徒葵还是听不太明白,稍稍推了他一下,“你说清楚,我听不懂。”

    顾熙看着她,眼底尽是占有的,他说:“他敢肖想你,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不可饶恕,我虽然不能弄死他,但最起码能让他多受点罪,如果他熬不过去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死了也与我无关。”

    司徒葵无语。

    这人醋性到底是有多大?

    之前她还怕他演的不够到位,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司徒葵喃哝着说:“暗夜出动可不是一件小事,看来他们是真的急了。”

    顾熙没说话,他们急不急关他什么事?他由始至终都没有把顾家跟他放在一起过。

    半晌,司徒葵奇怪的嘶了嘶牙,“不对呀,你不只是把顾寒压在池塘里而已吗,他们干嘛这么费劲,把他弄出来不就得了?”

    顾熙感觉得到自己的能力在加强,自从上次他摔碎生石之后,他的能力重新聚集,他却有了意外的变化。

    他想,这也许是她的功劳吧,因为她的不一般,所以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惊喜。

    顾熙说:“估计是没人愿意救他。”

    这话说的不老实,司徒葵斜眼看他,“你现在越来越会瞒我了,顾熙,在这样下去我可就要连你也要提防了。”

    闻言,顾熙笑着把她搂的更紧,“没有瞒你,是因为我的能力莫名的加强了,我估计是没人能解得了我的界,所以才会出来找我们。”

    司徒葵愣了愣,突然扬起嘴角笑了。

    她推开顾熙,说:“你能力加强?有多强?想不想跟我比比?”

    自从恢复辰力以来,司徒葵还没有好好的大展身手过,每次出手都是有所顾忌,但还是掌握不了轻重,这种事不多练练怎么会心里有数?

    顾熙轻轻眯了眯眸子,笑说:“不要,万一被你伤到,岂不是丢人?”

    这话司徒葵爱听,她笑着说:“那我下手轻点。”

    顾熙摇头拒绝,他拉着她的手,“你如果想试试自己的能力,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不想跟你比。”

    司徒葵嫌弃的弩了弩嘴,“小气。”

    顾熙不跟她比,司徒葵也懒得自己跟自己玩,在军营里走了一圈,她突然冒出个想法。

    “你这,好像挺大的。”

    顾熙看着她,见她眼珠骨碌碌的转,勾起嘴角说:“还行。”

    司徒葵背着手,四处看着,“刚刚听你说戒严,是不是只要这里戒严了,就谁都进不来?”

    “嗯。”

    闻言,司徒葵眼眸一亮,转身看着他,“暗夜的人也进不来?”

    “当然,别人虽然都叫我们为暗夜军团,可我们并不归暗夜管,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保护你一个人,所以他们没有权利介入我们。”

    司徒葵嘴角的笑放大,“这样啊,那还挺好的。”

    她这样笑摆明就是在琢磨什么,顾熙问:“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没什么,这不是豆包要过生日吗,我想着多叫点人来给他热闹热闹。”

    “你想怎么热闹?”

    到现在为止顾熙还不知道她想怎么样呢,白天在顾家她心血来潮说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她的脑袋里都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司徒葵低下眸子想了想说:“你呢?第一次给儿子过生日,你打算怎么给他过?”

    想猜透她的心思,的确有点难,但既然她说想热闹,自然是闹的越大越好。

    顾熙说:“把我整个军团的人都带去,你觉得怎么样?”

    闻言,司徒葵笑了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好啊,不过你军营的人要是真的全去了,估计暗夜装不下,要不你就挑个百八十个精炼的去?”

    看来他的提议是对了她的口味,顾熙点头,“听你的。”

    她还有其他想法,这一点很明显。

    顾熙看着她,等着她自己说。

    “你这有住的地方吗?”司徒葵问。

    “有。”

    司徒葵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的一脸奸佞,“那就让我师傅他们全都过来吧,既然要热闹,当然不能少了这些熟人,你说呢?”

    ——

    大街上,车水马龙的,司徒晗尧在暗夜憋了好几天,终于能出来了,当然要出来好好逛逛。

    关麦旭最后哄他,他带着司徒晗尧出来吃了顿饭,又来到最热闹的地方闲逛,他喜欢什么他都给他买。

    司徒晗尧喜欢吃甜食,街头的甜品店,两人歇歇脚,顺便给他点了个冰激凌蛋糕。

    一阵喧闹,店外突然出现好多人。

    “关麦旭,他们在干什么?”

    关麦旭也是一脸好奇的往外看,他摇了摇头,“谁知道呢,这么多人,打哪冒出来的。”

    甜品店的服务员是个小姑娘,她递了杯咖啡过来,看着这个小孩可爱本来是多看几眼,听到他们说话,她插嘴说:“听说这都是暗夜的人,好像是在找什么人,这条街都快被他们翻遍了,刚才还来这找人了呢。”

    闻言,司徒晗尧看了女服务员一眼,问:“姐姐是说他们是暗夜的人?”

    听到这么漂亮的小男孩叫自己姐姐,女服务员笑容满面的点了点头,“是啊,你知道暗夜是什么地方吗?那里的人听说都很厉害的。”

    对于厉害这两个字,司徒晗尧有着自己的理解。

    他伸手指着窗外的那些人说:“姐姐觉得他们的样子看上去很厉害吗?”

    闻言,女服务员愣了愣,看了看外面的那些人,一个个跟没头苍蝇似的,哪里厉害了?

    可是这种话她也不敢说,她只是朝着司徒晗尧笑了笑,“应该厉害吧。”

    司徒晗尧摇头,“都是废物。”

    关麦旭嘴角一抽。

    这说话的语气还真是跟顾熙一模一样,一点面子都不留。

    “小司徒,别乱说。”

    司徒晗尧淡漠着小脸看向关麦旭,“我没乱说。”

    再次看向窗外,司徒晗尧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

    顾晟带着这些人在这条街上已经来回溜达很久了,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经常来这条街,这里的人大多都对他有影响,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他是暗夜的人,今天借着这个机会,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尤其是那些整天对他冷言冷语的人。

    他蓦地抓住一个人的领子,显然那个人之前跟他有过过节。

    被抓的人看到是他,一愣。

    顾晟甩手把人丢到身后,“给我带下去问问,看看他有没有把人藏起来。”

    所谓的问问,无非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原本热闹的街头,被顾晟这么一搅和,顿时变的冷清了下来。

    司徒晗尧挖着蛋糕,一边吃一边看,女服务员看着他清冷的小脸,觉得这孩子怪怪的。

    这么大点的孩子看到这样的场面一般不都该害怕吗,可是他倒好,就那么眼巴巴的瞅着。

    “姐姐,我还想要一个草莓味的冰激凌。”

    闻言,女服务员点了下头,却再也笑不出来。

    看着服务员走开,司徒晗尧看了关麦旭一眼说:“我认识他,他跟我们住在一起,成天想着说妈咪的坏话。”

    关麦旭惊讶了一下,“你是说,他是顾家人?”

    司徒晗尧点了点头。

    “那他们这是在干嘛?”

    司徒晗尧动了动眼睫,没说话,他拿出手机拨通司徒葵的电话,没人接,随后他又打给顾熙。

    电话过了一会才被接起来,顾熙语气依旧平平,但话语中却比以前多了些为人父的自觉。

    “怎么了,不会是想妈咪哭鼻子了吧?”

    “妈咪呢?”

    “在给你的生日准备礼物,找她接电话吗?”

    “不用。”司徒晗尧很想问礼物是什么,但是想想,礼物还是惊喜一点比较好。

    “我看到街上有好多人,他们说是暗夜的人,我还看到了顾晟。”

    电话里,顾熙没做声。

    “你跟妈咪回去了吗?”司徒晗尧问。

    “没有。”

    “他们好像是在找你们。”

    “嗯。”顾熙淡淡应了一声说:“你跟关麦旭在一起吗?”

    “我们在吃蛋糕。”

    “吃完早点回去,别让他看到你,明天一早我们去接你。”

    司徒晗尧再次看了一眼外面的顾晟,问:“爹地,我可以为民除害吗?”

    “什么?”顾熙一下子没理解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司徒晗尧说:“妈咪总会为民除害,我也可以吗?”

    顾熙不太理解这句“为民除害”的精准度,但是他猜,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小心点。”

    闻言,司徒晗尧冷漠的小脸露出一点点笑意,刚好这时候女服务员拿着冰淇淋走过来,这帅哒哒的小样子吸引着她,连刚才觉得他不对劲都忘了。

    “谢谢爹地。”

    司徒晗尧甜甜的叫了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对面,关麦旭看着他问:“什么叫‘为民除害’?”

    司徒晗尧放下手机,吃了一大口冰淇淋,“你等我一会,别让我的冰淇淋化了。”

    关麦旭:“。…。”

    他们坐在甜品店的二楼,隔着窗户看着楼下看的一清二楚,司徒晗尧从后门出去,来到露天台,他朝楼下看了一眼,搓了搓小手,心里回想了一下之前顾熙交给他的法决。

    小手慢慢捻起一道红光,比顾熙的界颜色要深,个头很小,差不多一个拳头那么大。

    这东西他已经练了很久了,就会还没有机会练手。

    司徒晗尧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他蓦地甩手,将手里的火球朝着下面的人群丢了下去。

    轰隆——

    关麦旭坐在屋里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女服务员听到声音下了一跳,看过来的时候却见那个漂亮的小男孩不见了。

    甜品店里的人全都顺着声音朝外看了过去。

    那些人全都被震的四仰八叉,顾晟被巨大的火光弹的老远,晃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除了那满地倒下的人。

    没有硝烟和没有火光,难道是他出现幻觉了?

    不可能啊,如果真的是幻觉,那他们这些人怎么会都倒下?

    顾晟爬起来,耳朵嗡嗡直响,他抬起头四处看着,“是谁,给我滚出来。”

    司徒晗尧站在甜品店的二楼,小小的个子并没有被街上的顾晟发现。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有点失望。

    他这一炸声音倒是不小,可就是没什么威力,他们连皮毛都没有伤到,居然还能这么大声嚷嚷。

    小家伙撇了撇嘴,不甘心,再次攒起一个火球,这次他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微型炸弹,随手就塞进了火球里。

    轰隆!

    这一次场面大了。

    顾晟带出来的那些人有一大半都被炸伤,顾晟被第一次的爆炸崩的老远,还没等走回去就发生了第二次的爆炸,他的脸上被碎片刮伤,一道口子血淋淋的。

    见状,关麦旭急忙跑出去,把司徒晗尧带走。

    顾晟回头看的时候刚好看到关麦旭往回走的身影,他想叫人去抓他,可是这满地的伤兵,就算有站得起来的,这会儿也都被炸的耳鸣,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顾晟来不及想,就像抓住这个拿他当猴耍的家伙,顾不得其他人,他直接从正门冲了进去。

    迎面遇上从楼上下来的关麦旭和司徒晗尧。

    看到司徒晗尧,顾晟眼眸一怔,“是你?顾熙呢?”

    司徒晗尧冷眼看着他说:“知道什么叫为民除害吗?”

    闻言,顾晟眉头一紧,脸上的伤隐隐的疼着。

    司徒晗尧上前一步,关麦旭警惕的拉住他的小手,“小司徒,你别乱来。”

    司徒晗尧头不回的推开他的手,走到顾晟面前,“你找我爹地吗?”

    顾晟瞪着他,“他人在哪?”

    司徒晗尧招了招小手,“你蹲下,我告诉你。”

    料想这一个孩子也不糊做出什么,顾晟没有防备的蹲下。

    突然,司徒晗尧小手一伸,抵住他的眉心,瞳孔一缩,顾晟顿时头脑一片空白。

    他慢慢的收回手,顾晟却呆呆的蹲在那一动不动。

    关麦旭急忙走过来把他抱到一边,“祖宗,你干了什么?”

    司徒晗尧回头朝他笑了一下说:“我跟梦阿姨学的,她说我可以在危险的时候用。”

    关麦旭这会儿哪里还有心情去问他学了什么?

    他看了一眼呆愣的顾晟,赶忙抱起司徒晗尧就往外走。

    “你这小子,今天闯了大祸了,明天你老爹回去有的收拾了。”

    司徒晗尧乖乖的被关麦旭抱进车里,看到街上那些人浑身狼藉,司徒晗尧笑容满面的,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他坐在车里,看了看自己的小手。

    关麦旭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那小爪子有什么好看的?”

    顾熙把这小子交给他之前再三嘱咐要看好他,现在好了,不但没看好,还闹出这么大动静。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再三交代过要低调,不要惹事,怎么会弄成这样?”

    这些人都是听从命令行事,出门找人回来却一身伤已经够倒霉的了,没人再愿意出头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抗。

    顾晟是被人抬回来的,人已经晕过去了。

    人人都说顾梁的两个孙子没出息,顾家后继无人,这话搁谁谁都不愿意听,但是怎么办,他连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明明他有两个孙子,但是在外人眼里,这两个废物有还不如没有,连个丫头都比不上。

    现在看看他们两个,一个在池塘里冻着,一个昏了,顾梁就差被他们气死了。

    顾长启想望子成龙,可每次到最后结果都会变成恨铁不成钢。

    早知道他这么不争气,出去找个人都能闹出这么大的乱子,他何必把他一起带出门?

    犹豫顾晟晕过去了什么话都不能解释,他在外面干的那点事全都被扒了出来。

    什么仗着自己是暗夜的人凌辱别人,仗势欺人,招摇过市,说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暗夜的存在就是保护世上的人,顾晟做的那点事,算是丢尽了暗夜的脸。

    这件事瞒肯定是瞒不住了,现在只能祈祷他醒过来之后给自己找一个对自己有利的说辞,让师不要罚的太重,免得连累到所有人。

    ——

    关麦旭回去之后给顾熙打了个电话,把司徒晗尧做的好事一字不差的跟他们说了一遍。

    但是最后他对顾晟做了什么,关麦旭却不清楚,他想说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说的明白。

    顾熙听着关麦旭的话,意思无非就是小家伙出手了,顾晟没捞着好处。

    想着这顾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被收拾一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他回去告状,被一个五岁的孩子打伤这么丢脸的事,他怕是自己也说不出口。

    ——

    顾长启派人去了顾熙的军营,别说见到人,就连大门都没有走近就被哄走了。

    顾熙做事倒是不怕心虚,明目张胆的赶人,连点伪装都不做,顾长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一定是躲在这。

    原本他是回来想找顾槐或者顾长音,让他们想想办法,派人去军营把他找回来,谁知道就除了这样的事。

    现在别说是他不确定人在军营,就算是他确定,他又有什么脸去找师?

    第二天,临近中午顾熙一家三口才从外面回来,然而,顾晟还是没醒。

    顾长启和陈娴一夜没睡,不过这一夜又有几个能睡踏实的?

    陈娴一早看过顾寒之后就在门前等,见到他们回来,一宿没睡的陈娴有点急火攻心,上前就拦住了他们。

    “顾熙,你是疯了吗,你想杀死我儿子是吗,顾寒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司徒葵依偎在顾熙的怀里,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顾熙冷冷的说:“疯了的人我看是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陈娴指着后院的小池塘说:“你听不懂?你把我儿子压在水里一天一宿,他命都快没了,你凭什么这么对他?明明是这个女人勾引他的,你现在却反过来让我儿子受这样的苦,你凭什么?”

    看着那愤怒的指尖指向自己,司徒葵缩了缩眸子,“哟,你这话听起来像是有凭有据,是他自己跟你说我勾引他的吗?证据呢?还有,我是怎么勾引他的?”

    那双眼,带着些许的凌厉,陈娴本来就是一个没什么本事的低等辰力者,面对司徒葵的直视,她不免有些心虚。

    顾长启要想拉住陈娴之前有的是时间,可他却没有,而是等她发泄完了之后才虚情假意的去把她拉走。

    他看了司徒葵一眼,而后又看向顾熙,“这件事不管是谁对谁错,我们都认了,顾熙,你快点吧小寒放出来。”

    他认了,顾熙还不打算认呢。

    “听你们这个意思,好像已经肯定了是小葵理亏,我这个人不喜欢占谁便宜,既然你们这么委屈,就把证人叫出来,我看看到底谁能证明是我的女人勾引了你们的儿子,如果真有这人,我不介意先杀了他再说话。”

    闻言,顾长启脸色一僵,眼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朝屋子走了进去。

    顾长启有点心慌,赶忙拉着陈娴一起跟上。

    屋里,顾槐和顾梁坐在那,一屋子紧张的气息光是闻着都觉得刺鼻。

    看到顾熙回来,顾长音连忙叫住他,“你这一晚上去哪了?”

    顾熙没有回答他的话,看着他反问道:“找我有事?”

    “。…。”

    他们找他有什么事难道他不知道吗?

    顾槐重重的叹了口气,“顾熙,去吧顾寒放出来。”

    身后的脚步声紧随而来,顾熙微微侧头,说:“刚刚有人说是小葵勾引顾寒,今天若是没人把证据摆在我面前,他这辈子都别想出来,除非,你们自己有办法。”

    一听这话,顾梁也顾不上顾熙还没有走远,蹭的站起来,指着顾长启两口子骂道:“你们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你们是想还是你们的儿子吗,什么叫勾引?谁勾引的谁?你们是亲眼看到了,还是有人能出来证明?我怎么就养了你们这几个废物,这件事我不管了,儿子是你们的,你们想让他死,光是我一个人着急有什么用,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顾梁一激动,一阵眩晕。

    顾长音连忙扶住他,“您别激动,有话慢慢说。”

    顾长启夫妇俩不说话,这一错再错的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没人能挽回什么了。

    陈娴看了一眼站在楼上的人,目光中有怨气也有后悔。

    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求你们了,放过顾寒吧,是我说错话,是我不对,我只是急昏了头,求求你们,放我儿子一条生路。”

    按照顾熙的性格,她说出那些话就要承担后果,她就算跪死在这他也不会动摇半分。

    司徒葵停住脚步,顾熙看了她一眼。

    司徒葵转过身,看着跪在楼下的陈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们的儿子为什么接近我你们自己心里清楚,现在反过来把这么大一个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你们真当我是吃素的?知道顾家为什么会后继无人吗?就因为你们的脑子都长在脚底下,我若是个呆子,商会怎么会容得下我?比笨,可真没人能比过你们。”

    ——

    下午,顾晟醒了。

    顾长启上去就是一巴掌,顾晟坐在床上,捂着自己的脸,一脸懵逼。

    “爸!”

    “废物,让你出去找人,你就给我惹是生非,你弟弟现在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去做那些招摇的事,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顾晟被这一巴掌打蒙了,脸上的伤口没有愈合,感觉到痛,他却不知道为什么。

    看了看周围,为什么他会在他的房间里,他不是在外面找人吗?

    听着顾长启的话,顾晟心虚的不敢看他,他想不起来昨天都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记得自己耀武扬威的事。

    “爸,我,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我,我不是在照顾熙吗,为什么会在这?”

    “你还敢说?”

    顾长启再次扬起手,这一次巴掌却没有落下。

    看着他脸上的伤,顾长启气的半死,“你昨天像死猪一样被人扛回来,整个京都因为你,现在到处都是指责暗夜的声音,你知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对暗夜会造成多大的危害,如果引起民愤,暗夜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现在暗夜没有少主,一旦他们民反,所有的军队被动容,我们除了死,没有其他路可以选,顾晟,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脑子,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别总是让我操心?”

    顾晟垂着眸子半晌,突然抬头看向顾长启,“是谁?是谁出卖了我?”

    “出卖你?你做的那些事用的着别人出卖吗,你以为出了暗夜,所有人都是傻子?”

    顾晟摇着头,肯定的说:“不会的,我教训的那些人都是跟我有过节的人,我自报家门,他们不会敢反抗,一定有人出卖了我,一定。”

    见他还是这样冥顽不灵,顾长启拧紧了眉心,叹着气,“有这时间你还是跟我说说打伤你们的人是谁把,你带出去的人几乎全都带伤回来的,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闻言,顾晟一愣,“伤?”

    顾长启拿起一旁的镜子丢到他身上,“你该不会是连自己怎么受的伤都忘了吧,你要是傻了就傻的彻底一点,别在这让我看着碍眼。”

    看着镜子里自己脸上的伤,那么明显,顾晟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弄的。

    他受伤了吗?

    他是怎么受伤的?

    为什么他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

    “你做了什么?”

    顾熙没头没尾的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司徒葵不知道他是在问谁,看了他一眼。

    顾熙看着司徒晗尧,没有指责,纯属好奇。

    “你对顾晟做了什么,昨天关麦旭后面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司徒葵正在给小家伙换衣服,昨天出去一趟弄的浑身脏兮兮的,她看着顾熙问:“为什么这么问?”

    顾熙走到窗边,点了支烟,“顾晟昨天一直在找我,今天一早就没有出现,全家人都在,唯独他不在,你不觉得奇怪?”

    闻言,司徒葵想了想,而后看向司徒晗尧,“豆包,干什么好事了?”

    司徒葵在他的小肚子上捏了捏,司徒晗尧咯咯咯的笑了几声。

    “没干什么,就是试了试梦阿姨教我的。”

    司徒葵挑了一下眉梢,“你的意思是,你清了他的记忆?”

    司徒晗尧撇了撇嘴,“我也不知道,第一次试验,不知道成不成功。”

    顾熙站在那看着他们,摇了下头,以表无奈。

    这小子跟她一样,心血来潮什么都会做。

    司徒晗尧穿好衣服,转身看了顾熙一眼说:“爹地交给我的一点都不厉害。”

    “不厉害你还伤了那么多人。”

    “才不是。”司徒晗尧昂着头,“第一次没有伤到人,后来我把关麦旭给我的微型炸弹放进去了,所以才会这样。”

    闻言,顾熙拧了拧眉,没说话。

    这孩子能力是有了,但是辰力不足,想必是因为这样才不能把威力发挥到最大。

    司徒葵看了他一眼说:“看来我该去找龙屠想想办法。”

    “他还小。”

    顾熙的意思是想说,他这么小的年纪,即便没有那么厉害,够保护自己就好了。

    司徒葵笑了一下说:“是不大,但是我不介意他变强,你觉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她娇软可口[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