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枭宠灵妃,有点拽〕〔武之掌控〕〔快穿系统:百分百〕〔唐思雨邢烈寒〕〔扮猪吃老虎:王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帝国巨星〕〔福晋难为:四爷,〕〔学霸重生:女神娇〕〔农家小贵媳〕〔神魔之倾城绝恋〕〔邪君的第一宠妃〕〔重生霸道俏总裁〕〔偷生萌娃:坏坏总〕〔替嫁神医:腹黑世〕〔早安:我的总裁老〕〔垫底主播要翻身〕〔狠戾总裁,腻宠痞〕〔当废宅得到系统〕〔古代的温馨小日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第273章 【273】 舅公说谎
    “是你?”

    顾熙以为她认出他来了,笑意还没等浮起,就见她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太对劲。

    司徒葵绕过乔克,走到顾熙面前,一脸温怒,“我记得你,那天就是你爬到了我的床上,别跟我说,你就是豆包的爸爸。”

    那么陌生的眼神,看的顾熙心疼,他心一横,点头说:“是。”

    司徒葵嘴角一撩,脸上没有任何笑意。

    硬生生的动作看上去有些邪肆,她再次上前一步,认认真真的看着他的脸。

    “长得不错,跟我来。”

    司徒葵转身上楼,顾熙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索性就跟了上去。

    楼下,乔克和司徒晗尧相互看了看,随后他们也跟了上去。

    走到房间门前,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乔克和司徒晗尧被关在门外,两人大眼对小眼。

    房间里,司徒葵转过身,再次看了顾熙一眼。

    “你确定你是豆包的爸爸?”

    顾熙点头,“我确定。”

    “很好。”司徒葵围着他走了一圈,像是在打量什么。

    “我答应过豆包给他生个妹妹,既然你是他爸爸,那我就不客气了。”

    轰隆一声。

    站在门口的乔克吓了一跳。

    他一脸惊色的看向司徒晗尧,“这是怎么了?”

    司徒晗尧淡定的站在那,抱着胳膊笑眯眯的,乔克看着,心里有点发毛。

    “喂,小鬼。”

    司徒晗尧看了他一眼,有点小得意,“妈咪在给我生妹妹。”

    轰隆——

    乔克又是一哆嗦。

    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砸碎了什么,听着这么大的动静,乔克半张着嘴,指着门,“生妹妹?生妹妹要这么大动静?这怕是难产吧!”

    司徒晗尧瞪了他一眼,小手使劲推他往楼下走,“反正妈咪就是在给我生妹妹,你别在这打扰他们,快点走。”

    房间里,一片混乱。

    顾熙听懂了她的话,但却没想到她开口说的会是这个。

    来不及反应,她就已经开始动手,而且下手毫不留情。

    顾熙只是躲了一下,却不想惹恼了她,一出手就把屋子给砸了。

    “小染。”

    金鸾缠住他的手,顾熙不是没能力反抗,而是怕伤着她。

    司徒葵拉近了金鸾缠在床头,看着他挣扎无望的脸色,冷冷的笑了一下。

    “躲什么,又不是第一次,我不要求你给我赡养费,我只想给我儿子要个妹妹,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这个要求当然不过分,只要她想,他随时都能配合,但绝对不是现在这种情况。

    看她伸手就去解他的裤子,一张脸清清冷冷,丝毫不带羞怯,顾熙知道她这次是来真的。

    “小染,你先放开我。”

    司徒葵脱他裤子的手一顿,金色的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位先生,你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小染?谁啊?”

    她身上的睡衣就没换下来过,因为知道来的人是豆包的爸爸,所以她就想好了要做这事。

    她跨坐在顾熙身上,冷眼看着他,“别挣扎了,这种事还是你情我愿的比较好,你说呢?”

    一声闷哼,司徒葵皱了下眉。

    硬来的感觉不是太好。

    顾熙心疼的看着她,想也知道这种情况维持不久。

    被缠住的手倏然握紧,用力一挣。

    金鸾被他挣开。

    司徒葵蓦地睁开眼,不等她反应,顾熙已经反扑过来,将她压在身下。

    “笨蛋。”

    司徒葵一把扯住他的领口,“敢跑,我就杀了你。”

    顾熙苦笑,摸着她的脸,慢慢的将她的不适改善,他说:“不跑,我会留在这,直到你给小鬼生了妹妹。”

    见他这么识时务,司徒葵松了松扯在他领口的手,“你说的,最好说到做到。”

    激情的弥漫透着陌生。

    有性无爱的感觉就像是在例行公事。

    从天亮到天黑,两人都没有从房间出来过。

    凌乱的房间里,顾熙搂着怀里睡着的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现在的她不过是想利用他而已,他明知道,但却甘愿。

    他期盼她在明天醒来的时候就会想起一切,即便想不起来,他也会甘愿当一个生育的机器留在她身边。

    第二天一早,顾熙醒来,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正准备起身,哗啦一声。

    抬头一看,顾熙头顶冒出几根黑线。

    他的手被铐在床头,他真的很想知道她是从哪弄的这种东西。

    他闭了闭眼睛,转身坐起来,看着手铐,猛地一扯。

    手铐断成了两节,一节在床头,另一节铐在他的手上。

    他穿好衣服走出来,来到楼下,就见他们一家人在吃早饭。

    文昌宏看到他从楼上下来,愣了一下,“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闻言,司徒葵回头看了一眼,眉心一皱,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半截手铐。

    这个男人,挺难对付的。

    顾熙走过来,伸手在司徒葵脑后揉了一下,他坐在她身边说:“昨天。”

    老爷子:“。…。”

    昨天来的,他们居然都不知道?

    小冬很有眼色,见顾熙下来,立马添了一副碗筷。

    文媛回过神,看向司徒葵,“小葵,这怎么回事?”

    司徒葵一脸清冷的吃着饭,不在意的说:“豆包想要个妹妹,所以我就把他留下了,什么时候生了妹妹,他什么时候走。”

    “噗——”

    老爷子差点被一口粥呛死。

    他岁数大了,觉得自己一定是耳朵不太好使。

    文媛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你简直胡闹!”

    司徒葵看了文媛一眼,“我没胡闹,我想过了,与其去外面找人,还不如给豆包生个同父同母的。”

    同父同母?

    文媛和文昌宏一时没反应过来。

    过了一会,文昌宏看向顾熙,“同父?”

    顾熙低了下眸子,“抱歉,这件事没有早点跟你们说。”

    文昌宏倒吸一口气,“怎,怎么会这样?”

    文媛脸色有点难看,“顾先生,你接近我女儿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你突然就变成了孩子的父亲?”

    “不是突然。”

    多余的话顾熙也没有说太多,毕竟当事人什么都不记得了,要说,也要等她想起来之后再说。

    以前的司徒葵多少还能听进去他们的话,可是这次她回来之后,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的决定没人可以动摇,她的话一锤定音,没人有反驳的权利,即便她口口声声喊着他们妈妈和外公,但这就像是一种称呼,毫无情感。

    顾熙在这待了两天就发现她不太对劲,她对什么事都没有感情,她答应的、拒绝的,不知道是真正想过,还是随口就说。

    这天晚上,她似乎很累,躺在床上没有要求顾熙对她做什么。

    顾熙看着她,她始终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但又没有那种清浅的呼吸。

    “小染。”

    司徒葵不说话,仍是闭着眼睛。

    顾熙轻轻叹了口气。

    她不拒绝他的抚摸,也不拒绝他任何动作,顾熙有的时候摸摸她的手,牵牵她的手,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她似乎屏蔽了情感和五官,不管谁说什么,她愿意回答就答,不愿意回答就假装听不见。

    “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

    闻言,司徒葵眼睫轻轻动了一下,金色的眸一点一点露出。

    她看着天花板。

    是谁。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她也没想过自己是谁。

    “我是谁?”

    见她肯说话,顾熙稍微有些惊讶。

    他拉着她的手放在胸前,“你是冷染,是我的女人。”

    司徒葵默默的眨了眨眼睛,半晌,她冷冷的问:“那司徒葵是谁?”

    这个问题,顾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司徒葵抽出自己的手,不看他,“我是司徒葵,你认错人了。”

    再次闭上眼,顾熙心里有些发寒。

    刚才拉着她的手时,他感觉到她内心的迷茫。

    他问她是谁,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

    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日上三竿,司徒葵才跟顾熙从房间里出来。

    今天是周末,全家都没有出去。

    这一个星期来,司徒葵对他开始没有那么的疏远,也没有因为怕他离开而在囚禁着他。

    她会主动看他,主动跟他说话,虽然话不多,但这对顾熙来说已经是很好的现象了。

    距离一个月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希望这几天过去,她会变回原来的她。

    从楼上下来,顾熙牵着她的手,她没有拒绝。

    然而,当他们看到客厅出现的人时,两人的脚步全都顿住。

    客厅里,一张熟悉的脸慢慢转了过来,那一瞬,顾熙愣了一下,而司徒葵心里的安静像被什么打扰,乱了一下。

    “阿争?”

    顾熙不敢相信,下意识的觉得又是鬼面搞的鬼。

    他拉紧了司徒葵的手,危险的眯起眸子,“你是谁?”

    文青争慢慢站起来,看着他,“好久不见,凯尔。”

    顾熙呼吸一凝,心道了一句“不可能”。

    他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怎么会出现在这?

    “不用怀疑,我是文青争没错。”

    顾熙想问,你不是死了吗?

    可是顾忌着老爷子在,这句话他没有问出口。

    司徒葵正准备往下走,顾熙拉了她一下,她甩开他的手,没有看他,而是始终看着楼下的文青争。

    顾熙心里有些慌,不知道是为什么。

    现在的她应该没人会伤害到她,但是看到文青争的出现,顾熙心里却隐隐的担心。

    司徒葵走下楼,来到文青争面前,“你是谁?”

    她最近脑子有点不太正常,文昌宏怕她会做出什么,赶紧站起来说:“小葵啊,这是你舅公。”

    司徒葵似乎没有听到老爷子的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文青争,“你是谁?”

    文青争看着她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孩子,我是你父亲。”

    “阿争!”老爷子一怔,连忙看向坐在一旁的文媛。

    文媛听到这话简直惊呆了,这到底是她疯了,还是她弟弟疯了?

    她站起来,“文静,你胡说什么呢?”

    文青争转过头,看着文媛,“姐,这件事我晚点再跟你解释,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说。”

    文媛拧着眉,不知道这一家子都怎么了。

    女儿精神失常,弟弟回来也说这些有的没的。

    文青争看向走下楼的顾熙,说:“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找小染,她不会再见你了。”

    顾熙眯了眯眸子,“你真的是文青争?”

    “如假包换。”

    司徒葵死而复生,连他都能死了几年突然活过来,顾熙突然联想到什么,他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文青争微微撩起嘴角,“她是我女儿,我不会对她做什么,从现在开始,我会照顾她,你可以走了。”

    “我如果不呢?”

    文青争手上瞬时捻起一阵罡气,挥出的那一瞬间,司徒葵脚步一横,一股无形的阻挡,将那股力量全都挡了回去。

    老爷子被震的跌坐在沙发上,文青争不可思议的皱起眉,“小染。”

    之前只有顾熙一个人叫她小染,现在又多了一个人,司徒葵有点糊涂。

    她冷眼看着文青争,警告道:“别动我的人。”

    这算是意外,也算是惊喜,顾熙看着挡在身前的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司徒晗尧躲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不参与,也不说话。

    两个舅公,不是同一个人。

    文青争知道这个时候跟她讲道理没有用,他只能用情感来分化她,“小染,离开他,他背叛过你,看看那边那个孩子,是他跟别的女人生的,你这副身子不属于你。”

    这话说的太复杂,司徒葵懒得去理解。

    然而,当顾熙听到这番话的时候,突然笑了。

    “果然。”

    之前他就想过,五年前他来z市就是他叫他来的,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被人下了药,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顾熙怀疑过他,但因为他死了,他又觉得这件事未必跟他有关。

    现在文青争的这番话算是不打自招,也让顾熙明白,他到底是认错了朋友,还是上了当。

    “当年你是故意的,我不懂,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司徒葵和冷染,你到底对她们做了什么?”

    文青争不打算回答他的话,他反咬一口说:“现在不忠不义的人是你,凯尔,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你跟小染不会有结果的,因为我绝对不允许。”

    顾熙心里有太多疑问,但是此刻,他不想问清楚哪些,而是想知道司徒葵的想法。

    很明显,到现在为止司徒葵还是站在他这边的,但是他不能保证她不会变。

    “小染。”

    他试图拉她的手,司徒葵没有躲。

    她看向站在沙发后面的司徒晗尧,问:“是谁?”

    司徒晗尧就像是一个测谎仪,他瞪着一对乌黑的眼睛,伸手指向文青争,“舅公说谎。”

    顾熙心下松了一口气,第一次觉得这个小不点其实是向着他的。

    老爷子知道的事比文媛多,但却不是所有。

    上一次鬼面假扮文青争,他就已经知道了他是假的,也知道了司徒葵不是司徒葵,可不管她是谁,她都是文家的孩子,所以一直以来他没有说,也没有让文媛知道。

    现在,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就算他不问,文媛也会问个清楚。

    文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文青争,“文静,你到底对我的女儿做了什么?”

    一想到司徒葵五年前忍辱离开,文媛的心就会痛,现在他说眼前的这个司徒葵不是她的女儿,那她的女儿呢?

    司徒晗尧的出现是个意外,文青争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谎话会被戳穿,事到如今,就算他想隐瞒什么,在这个孩子的眼皮底下怕是也逃不过去了。

    司徒葵冷冷的看着他,问:“我到底是谁?”

    文青争低下头,“你是我的女儿,文染。”

    文媛两腿一软,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文静,你告诉我,我的孩子在哪?”

    身后,司徒晗尧一瞬不瞬的看着痛苦难掩的文青争,轻轻的念了一句,“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军妻鲜嫩:权少宠〕〔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皇家小娇娘.〕〔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