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荣耀之冠〕〔炎黄人间〕〔重生空间之少将仙〕〔[综]卫宫家能不能〕〔都市狂仙〕〔吟游刺杀录〕〔自从我捡到了杀生〕〔摁住那个绿茶婊〕〔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清宫宠妃:四爷,〕〔农医悍女:傲娇夫〕〔联盟之职业人生〕〔助人系统来了〕〔氪金玩家在异界〕〔传奇掌门〕〔神奇动物之英雄纪〕〔诸天万界劫帝〕〔超级无敌皇帝系统〕〔逆天盛宠:妖尊请〕〔易烊千玺,此生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第254章 【254】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走了?你说顾少走了?他去哪了?什么时候走的?”

    这一连串的问题关麦旭自己都没整明白呢,怎么回答他?

    他看了沈汐浩一眼,“你找他有事?”

    顾熙人都走了,他就算有事也变成没事了,可是想到刚才调戏司徒葵的那个人,沈汐浩实在是忍不住牢骚。

    “关少,你知不知道司徒葵最近很危险,顾少怎么能在这时候走呢?刚才我跟司徒葵逛街的时候遇到一个男的,那人长得其貌不扬的,居然调戏司徒葵,气得我差点揍他。”

    差点……

    不是关麦旭小看他,他真的不相信他的差点是差多少。

    不过,敢调戏司徒葵的人,不用问他也猜到是谁了。

    关麦旭蹙起眉头,“你说的是迟磊?”

    “我不知道他叫迟磊还是慢磊,反正他就是当着我的面调戏司徒葵了,你知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之前在街头朝司徒葵扔炸弹的那个,我听说这人还是司徒文买来对付司徒葵的,顾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些事难道他都不知道吗,怎么就一声不响的走了呢?”

    这些事关麦旭当然知道,只是他不知道顾熙打算怎么解决。

    他刚要说什么,沈汐浩突然问:“顾少走这事司徒葵知道吗?”

    刚才跟司徒葵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也没听她说过顾熙要走啊!

    “应该不知道,他是临时决定走的。”

    “那他去哪了,要走多久?”

    关麦旭摇了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沈汐浩惊叫。

    这还是他头一次见顾熙这么不负责任,居然走了连说都不说一声。

    “不行,我得给司徒葵打个电话,告诉她顾少走了。”

    “你是在没事找事吗?”关麦旭一把抢下他手里的电话,“这事儿先别让他知道,老顾不说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说不定他明天就回来了,不用多此一举。”

    其实关麦旭知道,自从他从监牢看完鬼面出来之后就有点不太对劲,现在他一声不响的突然走了,肯定跟鬼面有关。

    可是鬼面那个人,嘴巴紧的很,他去问过,却什么都没问出来。

    “你放心吧,司徒葵这边有我,我会派人去保护她的。”

    闻言,沈汐浩一脸惊讶的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之前根本没有派人保护她?”

    关麦旭看傻子似的看着他,“老顾刚走,我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怎么知道他会突然间就走了,他在这轮得到我去保护司徒葵吗,你这问这话过没过脑子?”

    沈汐浩有点后怕,合着是司徒葵忽悠了他,还说什么有人在暗中保护,其实根本没有。

    这女人胆子到底是有多大,根本就没有后盾也敢跟那个男人硬碰硬,这要是那家伙一抽风,他们俩岂不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吗?

    “你这是什么脸?”

    看着他煞白的脸色,关麦旭嫌弃的瞥了他一眼。

    沈汐浩松了口气,说:“关少,你还是赶紧派人去看着司徒葵吧,这女人胆子比天都大,我真怕她一高兴撒不住车,干点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出来。”

    “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你是怕她会答应迟磊?”

    司徒葵好赖不计也是暗夜少主,他迟磊是什么东西,她就算再眼瞎也不会看上他的,这一点,关麦旭敢用脖子上的脑袋保证。

    沈汐浩摇了下头,虽然他不知道司徒葵的真正身份,可就凭她今天说的那些话他也知道,她是绝对不会看上那个脸上带疤的男人的。

    “开什么玩笑,司徒葵眼光高着呢,我倒不是怕那个男的调戏成功,我就是觉得司徒葵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有点让人看着心慌,听说那个男的是什么雇佣军,很厉害的样子。”

    “哈哈哈哈,”说迟磊厉害,关麦旭忍不住笑了,“他个手下败将,厉害个屁啊。”

    “可他毕竟杀人不眨眼,你不怕,表示司徒葵也不怕吗?”

    想到迟磊在他面前都敢公然对司徒葵说出那样的话,关麦旭慢慢收敛了笑意,“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看着办的,记得,别去跟司徒葵说老顾走了这件事。”

    “为什么不让她知道,你们瞒她什么了?”

    闻言,关麦旭瞪了他一眼说:“你是不是坏人见多了,出后遗症了,什么我们瞒她什么,我们能瞒她什么,只是老顾最近身体不好,要是让她知道他出门了,你说她担不担心?”

    最重要的是还不知道他去哪了,她要是问起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见过她发狂的样子,关麦旭打心眼里害怕,万一到时候那句话刺激了她,他也赔不起。

    想想,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沈汐浩问:“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我回去找刘局长,让他全城戒严,搜捕司徒文?”

    迟磊最不怕人多,这个疯子,人越多他就越兴奋。

    关麦旭摇了摇头,“不行,万一把他惹急了,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那怎么办,就这么干等着?”

    “还是等老顾回来再说吧。”

    没有顾熙,他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是迟磊的对手,这家伙疯起来什么都不顾,这z市可不是战场。

    “司徒文要找,但不要动作过大,迟磊那边只要他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先不要管他,等老顾回来再说。”

    打发了沈汐浩,关麦旭再次给顾熙打了个电话。

    电话仍然是在关机中。

    ——

    司徒葵回到家,就见乔克坐立不安的站在那乱晃。

    司徒葵问小冬,“他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没一会,不过看样子好像挺着急的。”

    司徒葵看出来他挺着急的了,只是他急什么?难道商会那边有什么问题?

    司徒葵走进去,乔克一见到她赶紧走了过来,“司徒葵,我有话问你。”

    司徒葵上下瞟了他一眼,“被鬼踩了尾巴了?什么事慌成这样?”

    乔克刚想开口,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小冬,他蓦地拉住司徒葵的手腕,“单独谈。”

    这家伙倒是不认生,拉着她就往楼上走。

    司徒葵从没介意过他进她的放假,上了楼,她挣开自己的手,带路回到房间。

    门没关,她大大方方的往桌前的椅子上一坐,“怎么了,商会那边有问题?”

    乔克探头往外看了看,关上门,一脸紧张的走过来说:“没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司徒葵,你知不知道,我打电话去商会,话都没说两句,商会的会长直接跟我说我们随时都能过去!随时啊,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意思就是随时都能去。”

    看着她十分冷静的样子,乔克皱起眉头看着她,“你老实跟我说,你跟商会的会长……”

    “认识。”

    闻言,乔克一愣。

    司徒葵也不瞒他,反正很多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也不差这一件。

    “你今天跑来找我就是想问我这件事吧,我跟戈尔郯是不是认识,是怎么认识的,是什么关系。”

    乔克看着她,心里虽然好奇极了,但他却不知道她会不会告诉他这些。

    “是,我是很想知道,从最开始的考试题目,到后来司徒文说你作弊,我记得他说过,出这些题的人已经不在了。”

    司徒葵转过椅子,叠起腿看着他,“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还来问我?”

    “我就是觉得这太荒诞了,你一心想要进商会,如果你跟商会会长是认识的,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听他的口气,他好像巴不得你赶紧去。”

    司徒葵轻声笑了一下,“他当然巴不得我赶紧去,要知道我的本事可是在他之上的,我要是去了,能帮他解决不少麻烦呢。”

    “所以呢?你真的要现在去?”

    乔克也很希望自己能早点走进商会,可是仔细想想,若是他们现在就去了,会引起多大的话题,就算到了商会,有会长的支持,那别人呢,两个考试之后不到一个月就进入商会的人,到时候会有多少人觉得他们是靠关系进去的。

    司徒葵垂眸想了一下说:“不是现在,不过也快了,你有什么要准备的就尽快吧,公司那边找几个信得过的人。”

    乔克着急的上前一步,“快了是什么时候?司徒葵,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我们进商会之后的事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

    乔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心里的不安,反正他就是觉得这件事这么慌忙决定有点不妥。

    看他有口难言的样子,司徒葵挑了下眉梢问:“怕被人欺负?”

    乔克咧了咧嘴,“拜托,我可是男人,我怎么可能会怕被人欺负,我是怕你被人欺负。”

    司徒葵撩起嘴角笑了一下,“那你的担心还真是多虑了,不过有件事我倒是要提前跟你说好,进了商会之后,很多事跟你现在所接触到的不同,有些人少不了两面三刀。”

    “我明白,我不理他们不就好了。”

    司徒葵看着他,眼睛眨都不眨,“我想说的是,你不要被那些人传染同化,我不想看到你也背叛我。”

    乔克刚想说什么,口中的话蓦地一顿。

    什么叫“也”?

    “你……”

    乔克想问,司徒葵却垂下视线,笑了一下,“逗你玩的,我就是想说,商会那种地方不适合你这么单纯的人,我既然带你去了,就一定要对你负责,到时候你可别给我掉链子。”

    这话乔克不知道该怎么接,单纯的人,他吗?

    如果让她知道她所有的不幸都是来自于他,到时候她还会觉得他是个单纯的人吗?

    有些话他最初没说,现在也不会说。

    “你放心好了,我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单纯,有些事我的确没有你知道的多,但我好歹比你多活了几年,到时候指不定谁罩着谁呢。”

    司徒葵笑了一下,没说话。

    这种争辩毫无意义。

    “对了司徒葵,你最近都不去找我,是不是因为肖怀旭的关系?”

    这话也算得上是明知故问了,司徒葵看了他一眼说:“也不全是。”

    “那是什么?之前你还会偶尔去看看我,自从我让肖怀旭来公司之后你就再也没去过,我知道你不想见到他,但是我让他来公司没有别的意思,怎么说他以前也帮过我,另外,他的办事能力的确比我强。”

    他新官上任的确需要一个像肖怀旭一样的人帮他,但是,她不想跟肖怀旭打交道也是事实。

    司徒葵说:“你能分辨人才是一件好事,他既然能帮你,你留下他也没什么错,不用在意我,我没那么矫情。”

    “我知道你对不在意的事不在乎,但你也别因此疏远我呀。”

    司徒葵扬眉看他,“我有疏远你吗?不过才几天没跟你联系,你都跑过来几趟了,怎么着,你还想让我天天去你面前报道才算不疏远?”

    他也想天天跟他见面,可是他知道那根本就不可能。

    他嘟囔着说:“我又不是顾熙。”

    平时他嘟囔的话她不见得听见,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司徒葵那耳朵就跟雷达似的。

    她看了他一眼说:“顾熙怎么了,我跟他也没天天见面。”

    这听起来像是吃醋的话被她听见了,乔克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谁,谁问你这个了,行了,我来就是跟你说商会的事,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他要来要走的司徒葵从来不拦他,乔克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我重新接了个案子,想让你帮我看看,要不,我明天给你送过来?”

    司徒葵懒洋洋的支着头看着他,“不用,明天我去你那,作为报酬,明天午饭你请。”

    有的时候乔克真的觉得现在的她比以前要善解人意许多,虽然他们之间不是他期待的那种关系,但是相比过去,他已经很满足了,最起码他觉得自己在她的心里分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人。

    ——

    司徒葵已经好久没去公司了,这段时间她要忙活的事儿实在是多到让她头疼,但是公司的事她又不能不管,文媛和文昌宏管理公司却做不到两个公司一起兼顾,况且他们都姓文,司徒家那两兄弟一定不会放权让他们全权处理司徒集团的事。

    自从上一次外市的一个公司被司徒江私自启用之后,司徒葵一直观察着那个公司的动态,短短的一个星期已经有几千万的资金注入,而且他们没有做任何项目,就好像是一个大的存钱罐一样,时时刻刻都有钱会进总账户。

    去商会之前,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蚂蚁全都清除,否则她的钱就这么被人明目张胆的搬走,她怎么会甘心?

    晚上,吃过晚饭,文媛来敲司徒葵的房门。

    门没关,司徒葵对着电脑正在看传过来的资金报表。

    她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文媛,“进来吧妈。”

    “小葵,听公司的小李说,你调走了几个公司财务去了那边,是真的吗?”

    文媛走过来才看到电脑上的报表,经常面对这些的人,对数字很敏感,她皱了下眉,看向司徒葵,“这是怎么回事?”

    “妈也看出来了?这么大个坑,我要是不叫人去好好查查还得了?”

    文媛惊讶的看着她,“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该不会是……”

    司徒葵抬起头,看着文媛,“您觉得能亏空这笔钱的人除了他们还有谁?我不在公司的时候他们最大,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都没有权利过问,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不关心公司的事。”

    “你打算怎么办?”

    对于文媛来说,她已经摆脱了跟司徒家的关系,但是她不同,她毕竟是司徒家的孩子。

    文媛不想太绝情,但她也不想自己的女儿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当踏脚石。

    司徒葵不以为然的看向电脑,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刚好我今天看到司徒潇了,她让我去参加葬礼,我答应了。”

    “你打算在小净的葬礼上说这件事?”文媛有些不敢相信,她就算再生气也没想过去闹一个孩子的葬礼。

    闻言,司徒葵笑了一下说:“您想什么呢,我可没打算跟一个死人过不去,我就是想提醒他们几句,如果他们懂得收敛并且把帐都平回来,我自然什么都不会计较,但如果他们变本加厉,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