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拾荒也疯狂〕〔奶爸的商业王国〕〔淌血的青春〕〔一生一世笑皇途〕〔神秘甜妻:我家影〕〔邪魅鬼医:纨绔大〕〔无限之次元分身〕〔天刑纪〕〔国民的岳父〕〔都市之妖孽龙帝〕〔霍先生爱到最深处〕〔妖娆炼丹师〕〔阴倌法医〕〔吕布有扇穿越门〕〔妖星封神〕〔天朝女国师〕〔我在明朝当国公〕〔重生翻译官:痞少〕〔打怪能升级〕〔诸天我为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249】 想吃软饭,你找错人了
    枫园。

    顾熙一直在等司徒葵的消息,消息没等来,却把人给等来了。

    二楼窗前,顾熙看着从车里出来的人,转身走了出去。

    楼下,关麦旭跟在司徒葵身后进来,看到顾熙,终于安心的松了口气,好歹他是好端端的把人给他送回来了,这位神仙每次出招都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关麦旭可没那胆子以身犯险的一直伺候。

    顾熙走过去,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也没问结果,只是轻轻拉住她的手,满眼情愫的看着她,“吃过饭了吗?”

    司徒葵摇了摇头,“每次,不过不饿,有点累。”

    闻言,关麦旭在一旁嘟囔说:“我开车的都没说累呢,你坐车还嫌累。”

    司徒葵没搭理他,顾熙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拉着司徒葵就上楼。

    关麦旭见他们就这么走了也没叫住他们,转身走去客厅,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等着。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他都快在沙发上睡着了,突然听见脚步声从楼上传来。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她人呢?”

    “睡了。”

    顾熙走下楼,坐在一旁,“事情怎么样了?”

    关麦旭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她没跟你说啊?”

    “是我没问。”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顾熙知道司徒葵的性格,她不肯主动对他说的话,就算问了也是模棱两可,与其这样他还不如不问。

    关麦旭后怕的叹了口气说:“还说呢,今天事可闹大了,不知道她跟鬼面和洛蛇做了什么交易,他们两个竟然愿意互换身份,鬼面现在在里面替洛蛇坐牢。”

    顾熙没说话,微微垂下眸子。

    让鬼面进去替换洛蛇,相比能帮她做事的人是洛蛇而不是鬼面,洛蛇的能力是偷东西,难道她想要什么?

    关麦旭继续说:“还有,迟磊不知道是怎么打听到鬼面和洛蛇的消息的,他们出来的时候刚好跟迟磊的人碰上。”

    闻言,顾熙蹙了一下眉心,“你说迟磊跟小染见到了?”

    “当然见到了,不止见到了,你知道迟磊那家伙对她说了什么吗?他居然说要司徒葵做他的女人,靠!”

    这话连关麦旭听着都来气,更别说是顾熙了。

    只不过,顾熙的反应没有他大,他就算生气也是默默的藏在心里,不会表露出来,他的可怕就可怕在这,出其不意,就会让人死的很惨。

    关麦旭偷偷瞄了他一眼说:“不过司徒葵是多聪明的人啊,她句句话都往迟磊心尖上戳,说什么自己喜欢有钱有权又有颜的男人,她可真会为你争面子,她明知道这几样迟磊都没有,偏偏说这样的话,你当时是没看到迟磊的表情。”

    “他的表情一定不是生气。”

    关麦旭一愣,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他其实是想让他别那么阴沉着脸,说点谎骗骗他,居然没骗过去。

    顾熙看了他一眼,“我不是第一天认识迟磊了,他这个人,凡是能让我不高兴的事他都喜欢做,他这次来的目的是小染,他知道如果杀了她我不会放过他,与其同归于尽,还不如另择他法。”

    关麦旭本来还有点后悔告诉他这件事,怕他不高兴,没想到他居然看的这么开。

    既然这样,关麦旭也不打算再瞒他,他说:“也许迟磊是有你说的那种理由,但是我当时看着他的样子,好像也不完全是,他对司徒葵,真的挺有兴趣的。”

    顾熙缩了缩眸子,冷冷的说:“有兴趣又能怎样,对丫头有兴趣的人多了,就怕他没这个命。”

    关麦旭最害怕的就是他现在这个表情,不冷不热,又让人浑身瑟寒。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让你生气,我就是想跟你说,迟磊在司徒葵面前没吃到好果子,你不知道,司徒葵说他的十万军队被你个灭了的时候,迟磊脸都绿了,没想到你连这种事都告诉他,怎么着,你是急着在她心里巩固你的形象?”

    巩固形象?

    他用得着多此一举吗?

    “不是我说的。”

    闻言,关麦旭不相信的看着他,“不是你说的是谁说的,我可没说过。”

    “她的身边不止你我。”

    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像打翻了醋坛子?

    司徒葵的身边的确不止他们,还有龙屠那些人,对于迟磊的事她只要随便打听一下就会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现在看着顾熙这张脸,当真是有些黑啊!

    “老顾,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司徒葵到底跟鬼面做了什么交易吗?”说着,关麦旭自己回味了一下,推翻了自己的说法,“不对,她放出来的人是洛蛇,应该说她跟洛蛇之间有什么交易,可是洛蛇就会偷点东西,她到底有什么想要的是你拿不到非得要让洛蛇去偷的呢?”

    关麦旭的话说到了点子上,她想要什么只要说出来,他一定会给她弄到,可是这次她却不跟他说,反而大费周章的去放出洛蛇。

    顾熙说:“其实我有件事一直很好奇,就是当年鬼面和洛蛇为什么要把小染带走,这么大的事文青争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要不是小染自己说起来,我都不知道。”

    关麦旭轻飘飘的说:“还能为什么,她是暗夜少主,得到她的好处岂不多了去了,换做是谁谁会不想骗走这么大的好处?”

    顾熙轻轻摇了摇头,“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现在文青争不在了,知道真相的人就只有鬼面和洛蛇,我想亲自去探探鬼面的话,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闻言,关麦旭惊讶道:“你去?现在?司徒葵不是还在这?”

    “当然不是现在。”

    他想问这件事不管结果是什么,他都没打算这么早告诉她,等他问清楚了一切在跟她说也不迟。

    ——

    司徒葵小睡一会便醒了,看了一眼坐在床边陪着她的顾熙,黑眼圈有些重。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这几天都没睡过吗?”

    顾熙的手覆上她的,他笑了笑说:“眯过,睡不沉。”

    司徒葵撑着身子坐起来,一头短发稍显凌乱,她看着顾熙,“要不要睡会,我等你睡醒了再走。”

    “不打算留下?”她说她要走,顾熙还以为她今天会留在这。

    司徒葵摇了下头,“今天不了,我还有点事。”

    “也好。”

    顾熙顺了顺她凌乱的发丝,见她没说话,他说:“听关麦旭说你们今天遇上迟磊了。”

    “嗯。”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声回应,很明显,她并咩有把迟磊放在眼里。

    顾熙看着她问:“不打算跟我说你让洛蛇去偷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闻言,司徒葵笑了笑,她两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眯着眼睛看着他,“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让洛蛇去偷东西?”

    “难道不是吗?你跟鬼面做的交易,结果却把洛蛇放出来,鬼面换了进去,显然你需要的事洛蛇而并非鬼面,洛蛇除了偷东西没有太大作用,只是我想不出来,有什么东西是他能偷,而我拿不到的。”

    司徒葵轻轻摇了摇头说:“不是你拿不到,而是我不想让你去拿。”

    顾熙眯了眯眸子,“是什么?”

    司徒葵抿唇半晌,犹豫过后说:“戒指,我的戒指。”

    闻言,顾熙恍然,同时也明白她不想让他去拿的原因。

    司徒葵坐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一脸淡然的说:“既然你的生命石我不能用,我就要想办法拿到我自己的,都已经这么久了,我总不能永远像个废物一样让你们时刻保护着吧,我还要回到暗夜,如果按照我现在的样子回去,还没走进京都,估计就又死一回了,况且,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人。”

    金色的眸即便在隐形眼镜的保护下也隐藏不住那闪缩的光芒,当她说她也有想要保护的人的时候,顾熙感觉得到,她指的是他。

    有一种感动,不需要千言万语,也不用说的明明白白,只要一个眼神,一个语气,就能让人感受的到。

    顾熙轻轻弯起嘴角,深情款款的看着她,“你长大了,相比两个月前懂事了很多。”

    司徒葵不满的噘起嘴,“我以前就不懂事?”

    “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说,你的懂事让我心疼。”

    司徒葵眼珠转了转,不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不安分的小爪子直接覆上了他的胸口,“那我帮你揉揉。”

    她那上下其手哪里是揉,根本就是在占便宜。

    顾熙忍俊不禁的笑出声,“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好色?”

    司徒葵眼不抬,盯着他微敞的领口咽口水,“以前?以前隔着屏幕你能知道什么?”

    顾熙点了点头,“也是,看来我这张脸给我带来的好处不少,听关麦旭说,你拒绝迟磊的理由是他没钱没权还没颜,够直接的。”

    闻言,司徒葵乱摸的手一顿,看向他,“关麦旭跟你说了?”

    “嗯,说了。”

    “你生气吗?”司徒葵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顾熙想了想,摇了下头,“不生气。”

    “为什么?”

    “因为他在痴心妄想,我能妨碍他做任何事,唯独没办法妨碍他做梦。”

    司徒葵龇牙咧嘴的看着他,“没看出来,你说话比我还损。”

    “过奖。”

    叩叩!

    “老大,关少让我叫你下去,说是龙屠来了。”

    “知道了。”

    打发了门口的人,顾熙看向司徒葵。

    “是我叫他来接我的。”司徒葵一边说一边把脚挪到了地上。

    正准备下床,顾熙突然拉住她的手,“不要瞒着我做任何危险的事,知道吗?”

    闻言,司徒葵看向他,身子一抬,蜻蜓点水似的一个吻落在他的嘴角,“我没想做什么,我是因为不会开车才叫他来的,你身体还没好,别到处乱跑,我先走了,改天再来陪你。”

    她说走就走,一点留恋都没有,顾熙想留她,可是根本没这个机会。

    ——

    回去的路上,龙屠没怎么说话,司徒葵也安静的有些异常。

    龙屠看了她一眼,就见她有些走神的看着外面。

    “阿染。”龙屠叫了她一声。

    司徒葵转过身看他。

    龙屠不是一个会说软话的人,即便是在她面前,他也说不出哄她的话来,“你真的要放了杰森吗?”

    司徒葵慢慢坐正了身子,说:“不然呢,抓了他,还是杀了他?”

    她舍不得杀他,龙屠心里清楚,可是任由一个伤害过她的人在外,龙屠却放心不下。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吗?”

    “想,可是他不说我也没有办法,你我都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他不想说的话,就算再怎么逼他他还是不会说,与其逼他,倒不如看看他接下来还想做什么。”

    闻言,龙屠看着她轻轻皱起眉,“你说他还会对你做什么?”

    “也许吧。”

    司徒葵只是猜测,杰森会不会还对她做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件事还没完。

    想到杰森的事,司徒葵心里有些闷,她叹了口气说:“杰森知道我没死,也许他一直都在暗中找我,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还活着的,但我不想让他这么快找到我。”

    “我明白。”

    杰森的身上藏了太多秘密,龙屠也不想让他这个时候找到她。

    突然,一辆车从后面追了上来,挡在了他们的车前面,一声急刹,司徒葵蓦地向前撞了一下,要是没有安全带系着,撞到头绝对不是问题。

    司徒葵一惊,吼道:“你怎么开车的?”

    龙屠没说话,皱眉看着从前面那辆车里走出来的人。

    司徒葵缓和了一下情绪,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她眉头一皱,喃骂道:“又特么是他!”

    闻言,龙屠看向她,“你们见过了?”

    司徒葵不情愿的点了下头,“几个小时前见过。”

    迟磊走过来,笑眯眯的一看就是故意跟着她。

    司徒葵那边的车窗是关着的,迟磊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知道她一定不会为了他摇下车窗,索性他就走到龙屠那边,低头往里看,“好巧,我们居然又见面了,这么有缘分,要不我请你吃饭?”

    听迟磊的语气,龙屠有点懵,他不是来杀她的吗,请吃饭是什么意思?

    龙屠看着司徒葵,一脸疑惑。

    司徒葵看了迟磊一眼,“抱歉,没兴趣。”

    她越是这么直接,就越是合他的口味,迟磊大笑几声,根本不管因为他的乱停车而影响了多少人。

    “司徒小姐,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很有缘吗,你就真的不打算重新考虑一下,跟了我?”

    闻言,龙屠眉心一紧,浑身的戾气闻都闻得出来。

    他正准备转身,司徒葵突然按住他的胳膊,她抬起眼,看着车外的迟磊不冷不热的笑了一下说:“你这人记性还真是差,我喜欢什么样的人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是没有自知之明,还是听不懂?”

    迟磊两手一摊,不要脸的说:“我觉得我都符合你的要求啊!”

    司徒葵被他的不识趣逗笑,她说:“是吗?据我所知,论权,你跟权利不沾一丁点的边,论钱,你一定没有我的钱多,论长相,就算不跟顾熙比,我身边的任何一个男人你都比不上,不说你什么都没有,就算我想养个小白脸,那最起码也得脸白吧,你连这一点都没有,凭什么让我跟你,想吃软饭,你找错人了。”

    若是换做别人把他贬低的一无是处,迟磊早就发火了,可是今天他却没有,因为他喜欢听她的伶牙俐齿。

    他大声笑了笑说:“你刚才说的那些我的确没有,但我有的,别的男人也未必会有。”

    司徒葵可不觉得他有什么是顾熙没有的,她不屑的撇开视线,连问都懒得问。

    迟磊俯身,两手撑在龙屠身边的车窗上,他看着司徒葵说:“我能让你日日下不了床,不管何时何地都能满足你。”

    砰——

    这种污秽的话就算司徒葵能忍,龙屠也忍不下去了。

    他一脚踹开车门,直接把迟磊撞了出去,要不是他多年训练脚下比一般人稳,龙屠这一脚下来就算踹不死他也会把他踹翻。

    迟磊向后趔趄了好几步,站稳之后恼道:“你他妈活够了是吗?”

    踹开的车门没关,龙屠长腿一迈,从车里走了出去。

    蓝色的眸,阴森森的,带着鬼厉,迟磊上前一步,拳头已经握起,却被那双蓝色的眼睛镇住了。

    蓝眸……这个世上,除了灵族的人,没人再是蓝眸。

    他,他是龙家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