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途强宠:慕少的〕〔异界之我成了大魔〕〔守望先锋入侵美漫〕〔失联女孩〕〔重生竞技女神:兮〕〔绝品妖孽兵王〕〔目觉测算〕〔哀家有喜:摄政王〕〔无敌气运〕〔妖尾之金金果实〕〔山村庄园主〕〔洪荒之圣道煌煌〕〔我的女友是恶女〕〔影视世界的律师〕〔女配重生:夫君每〕〔史上第一无道昏君〕〔从日本开始的从良〕〔都市神魔太子〕〔抗日之少年战将〕〔阳光正好,我不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225】 我需要你的血
    司徒晗尧这个炸弹丢的太突然,杰森伤的不轻。

    他看着顾熙说:“我知道你的能力在我之上,你想怎么做我也没有权利拦你,但我不怕告诉你,她还活着,正在这个世上的某个角落等着你,只可惜,你不是值得她等的人。”

    闻言,顾熙忍不住的看向了司徒葵,而司徒葵却在愕然的看着杰森。

    他是怎么知道她还活着的?

    知道冷染活着,却不知道眼前的司徒葵就是冷染,他知道的事的确跟他们不一样。

    “如果是这样,那你把她带到我面前亲眼看着我为难岂不是更好?”

    杰森哪里知道顾熙的胸有成竹是因为他知道冷染还活着,杰森气恼的说:“我会的,并且我会跟她说我现在看到的一切,告诉她,你不配。”

    杰森的话太让司徒葵感到困惑了,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连她的尸体和灵柩都摆在那,为什么他会知道她还活着的事?如果他知道她是谁,那么他就不会这么激动的说这些话,他说了谎,他到底隐瞒了什么?

    送司徒葵母子回去的路上,司徒葵始终搂着司徒晗尧,目光呆滞,安静的出其。

    顾熙知道她心里对杰森刚才的话感到疑惑,同样的疑惑他也想不明白。

    司徒晗尧抬头看了看司徒葵,他感觉得到司徒葵的心里很乱,他默默的看着她,没有出声。

    车停在文家大门前,司徒葵连句再见都没有跟顾熙说,拉着司徒晗尧就走了。

    今天的气氛不对劲,周扬一早就感觉到了,他从后视镜偷偷看了顾熙一眼,见他一直看着文家大门的方向,周扬没敢催促。

    过了一会,顾熙收到一条信息。

    ——“妈咪心情不好,她在害怕,我也害怕。”

    周扬正等着顾熙说开车,谁知他却听到砰地一声关车门的声音,再回头,原本坐在后座的人已经不见了。

    顾熙走进文家,就见司徒晗尧正在楼梯上徘徊。

    看到顾熙,小家伙停下脚步看着他,“妈咪在房间里,我不敢进去。”

    顾熙提步上楼,经过司徒晗尧身边,小家伙一把拉住他的手。

    以往,他都是去拉扯他的衣角,而这次,两个人的指尖相触,一股暖流从两个人的心尖上一通划过。

    司徒晗尧扬着小脑袋看着他,“你是冷染,对吗?”

    闻言,顾熙眯了眯眸子,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他突然不想骗他,顾熙看着他说:“游戏里,我是,现实中,你妈咪才是。”

    司徒晗尧听懂了他的话,慢慢松开手,“我知道了。”

    刚才司徒晗尧的小手碰到他的那一瞬,顾熙感觉到了他的想法。

    很惊讶,他居然有这样不可思议的能力,然而仔细想想,他能有这样的能力也是正常的,毕竟这孩子是他的儿子。

    大手在那小小的脑袋上重重的压了一下,顾熙柔了柔声音,“去玩吧,你妈咪交给我,她只是心情不好,没事的。”

    小家伙轻轻点了点头,看着顾熙上楼。

    房间的门没锁,顾熙直接推门进去,走进之后并没有看到司徒葵,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声音,顾熙脚步顿了一下,随后大步走到浴室门前,蓦地将门推开。

    花洒下司徒葵穿着刚刚出门时的衣服,从头到脚全都湿透了,她似乎没有听到开门声,也不知道有人闯进来,始终闭着眼睛低着头。

    顾熙大步走进,踩着脚下的水花,一把把她从花洒下扯了出来。

    司徒葵一怔,久闭的眼睛被头上的水模糊的有些睁不开,她使劲眨了眨眼,看清顾熙的同时,顾熙也看清了她泛红的眼。

    “你是笨蛋吗?”

    顾熙扯下一条毛巾擦拭着她水淋淋的脸,“别这么对自己,就算有什么不开心,也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司徒葵低着头闷不吭声,顾熙帮她擦干了头发,就这么看着她,“出来把衣服换了,不然会感冒。”

    顾熙很想说让她去找杰森问问清楚,大不了就是多一个人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现在的她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而他又不能时时刻刻守在她身边。

    走出浴室,顾熙从柜子里帮她拿了一件衣服,见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顾熙走到她面前,“我帮你换。”

    这话是询问,而她却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顾熙抬手去结她衬衫上的扣子,一颗,两颗,三颗……

    司徒葵一把抓住自己的领口,蓦地转身,像是要逃。

    顾熙突然拉住她的手,“小染。”

    司徒葵身子一僵,不只是冷了,还是惊讶过了头,整个人有些发抖。

    顾熙攥紧了她的手腕,没有用力,等她自己回应他的叫唤。

    司徒葵一点一点的转过头,泛红的眼蒙上了一层泪水,“你……你叫我什么?”

    看她这样,顾熙实在是心疼,他把她拽到身边,看着她的脸,“小染,抱歉,一直以来都没有认你。”

    司徒葵颤抖的嘴角抿都抿不住,她从没想过他们会在这种情况下相认,听他叫她的名字,司徒葵忍不住心里埋藏的那份酸楚。

    她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你的小染死了,她已经不在了,现在的我什么能力都没有,我不再是以前的冷染,我配不上你。”

    知道她的想法跟听到她亲口说出来,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感觉,顾熙的心就像是被锥子狠狠的刺了一下,尤其是当她说她配不上他的时候,那是内疚,一种不可挽回的亏欠。

    顾熙拥紧了她湿漉漉的身子,心疼道:“感谢你还活着,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还有我,不管你想做什么,只要我在,我一定会帮你完成,你没有配不上我,是我害了你,如果我没有约你见面,你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情绪激动的时候释放的情感格外明显,她的难过与悲伤冲击这顾熙的内心。

    “回去吧,也许只有回去了你才不会这么难过,让我帮你。”

    司徒葵摇着头哽咽。

    她是想回去,但她也害怕回去,回去之后他们将要面对的就是法族,如果她的死跟法族有关,他们面临的将会是更多的问题。

    “如何回去,以我现在的样子,谁会相信我是冷染,我现在连拿起金鸾的能力都没有,你要我怎么回去面对那一切?”

    有些话只有在面对凯尔的时候她才能说得出口,那些埋藏在内心的恐惧,即便是对着她喜欢的顾熙,她也会有所保留。

    哭够了,她也不会一直这么矫情,她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顾熙,“凯尔,谢谢你的出现,我活了两世,你都是我最大的安慰,如果真的有我与所有人为敌的那一天,我希望你不要管我,好好的活下去。”

    闻言,顾熙狠狠的蹙起眉,“我做不到。”

    “如果我一定要你做到呢?”

    顾熙看着她,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那你就先杀了我,否则,你的事,我管定了。”

    司徒葵知道他一定会说到做到,但这也是她最害怕的事。

    她的事,她不想拖累他,如果他不是顾家的人司徒葵可以任由他做任何事,可是自从她感受到家人的温暖之后,她不希望他为了她一辈子承受孤单。

    湿漉漉的身子突然变的很烫,司徒葵看着他,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脚下一软,顾熙蓦地将她拦进怀里。

    看着晕过去的人,顾熙惊道:“小染!”

    她的身子很烫,就像被烧着了一样,顾熙拥着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她的体温烧的疼。

    看了怀里的人已经没了知觉,顾熙有些慌了,他把司徒葵抱起放到床上,急忙给余娟打了电话。

    她现在的热度不用去医院也知道不正常,顾熙的手臂就因为扶着她一会,烫红了一片。

    告诉了余娟这里的地址之后,顾熙命令的口吻要她二十分钟必须到。

    挂断电话,再次看向床上的人,就见她身上原本湿哒哒的衣服已经烤干了,并且碎裂般的脱落,好像腐化了千年的衣料,眨眼间化为灰烬。

    顾熙蹙起眉心,伸手去摸她的脸,指尖瞬间被灼出了一道口子。

    这样的状况别说见过,顾熙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么高的温度他害怕的是她的身体承受不了。

    他急忙走出房间,站在门口喊:“赤鱬!”

    这么大的声音,小赤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被吓的一个激灵,立马蹦了起来。

    司徒晗尧本来就不放心,听到顾熙这么大声的喊,他急忙跟在小赤身后上了楼。

    小赤进了房间,顾熙却把司徒晗尧拦在了门外,“帮我个忙,以后会来一个阿姨,她叫余娟,你帮我在下面看着,她来了让她赶紧上来。”

    司徒晗尧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见顾熙一脸紧张,他立马点了点头。

    顾熙回到房间,就见小赤跪在床上,抓起被单盖在司徒葵的身上,“她这是怎么了?”

    小赤没搭理他,他问这话就好像它说了他能听得懂似的。

    小赤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在她的嘴上,那滴血很快就被烘干,起不到一点效果。

    赤鱬重生之后能力也失去了大半,这也是它把治愈的能力交给司徒晗尧的原因,它怕自己有一天彻底的没了这能力,但是司徒葵的身边需要一个能治愈她的人。

    可是现在,面对她浑身灼热的问题,赤鱬也束手无策,它只能用自己的血来维持她的体温不再上升,其他的只能靠她自己平复下来。

    二十分钟后,司徒晗尧带着余娟走了进来。

    余娟生在医家,余家的人不是普通的医者,辰力者的身体有的时候跟普通人不太一样,这也是她们存在的理由。

    司徒葵看上去与正常人无异,脸色苍白,但体温却高的吓人。

    余娟想要掀开被子,却发现她身上一丝不挂,她愣了一下,看向顾熙。

    顾熙知道她想说什么,但这也不是他弄的,“她到底怎么了?”

    余娟将床单重新盖在司徒葵的身上,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之后,她隐隐的皱起眉,“好奇怪。”

    “什么奇怪?”

    余娟看着顾熙,严肃的说:“我从没见过她这种情况,以前我探过她的身子,她是普通人没错,可是奇怪的是,她的体内多出了一股力量,这股力量跟她的身体没办法融合在一起,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闻言,顾熙看向跪坐在司徒葵身边的赤鱬,像是在问是不是它对她做了什么。

    一个眼神赤鱬就知道自己被冤枉了,它活了上千年,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冤枉它。

    它龇牙咧嘴的发出不满的嘶嘶声。

    余娟不知道这只猴子是怎么回事,她猜测道:“她是不是强迫自己吸纳过辰石的力量?或者她身边有什么贯穿辰力的东西让她迷失?”

    普通的辰石根本没有这个能力让她变成这样,而她的戒指也还在暗夜的水晶棺里,顾熙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给她这种她控制不了的力量。

    一旁,司徒晗尧默默的站在那,听了余娟的话,他说:“那块石头,妈咪拿走了。”

    顾熙蓦地看向司徒晗尧,“你说的是我给你的那块?”

    司徒晗尧点了点头。

    顾熙终于明白了,她想要恢复自己的能力,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这么久以来他居然没有看穿她的内心,是他太蠢了。

    余娟不知道这个孩子口中的“石头”指的是什么东西,她看向顾熙问:“顾少,我需要知道。”

    顾熙看着昏睡的司徒葵,叹了口气,“我的那块琉璃。”

    闻言,余娟一惊,“顾少你……”

    那块琉璃石有多宝贵余娟比谁都清楚,那是她母亲在接生顾熙的时候亲手把那块石头跟他的性命绑在一起,他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了一个孩子,还是司徒葵的孩子!

    顾熙没有理会余娟的惊讶,他看着她,眉心紧锁,“有什么办法让她醒过来?”

    “我不知道,我只能试试。”

    那块石头跟顾熙惺惺相惜,要解琉璃石的力量,就只有靠顾熙来做药引。

    余娟从背包里找出一把手术刀,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我需要你的血。”

    顾熙毫不犹豫的点头。

    余娟低头看了一眼司徒葵,“把她抱进浴室。”

    浴缸的水一点一点漫过司徒葵的身体,余娟看了顾熙一眼,问:“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样等于把自己的命给了她,值得吗?”

    “值得。”

    不管是司徒葵,还是那个孩子,顾熙都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值得的,只是他没有想到那块石头会害了她。

    她的身体太烫,顾熙只不过是把她从床上抱进浴室,袖口就已经灼烂,手臂也都烫掉了一层皮,然而他就像没有感觉似的,仍是担心的看着司徒葵。

    “我需要做什么?”顾熙问。

    余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关心司徒葵,即便是喜欢,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姓名都不顾。

    余娟把手里的手术刀递给他,“她需要你的血来缓解体内的热度。”

    闻言,顾熙二话不说,拿起手术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就划了下去。

    鲜红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浴缸里,有的甚至滴在了司徒葵的白皙的肌肤上。

    余娟有些不忍心,可是要让她清醒过来,就只有这么一种办法。

    “把琉璃石拿回来吧,你的东西还是不要送人比较好。”

    余娟担心那块琉璃石他们使用不当会伤害到顾熙,然而顾熙却说:“我既然送了,就没打算要回来。”

    沸腾的水慢慢平静了下来,司徒葵蓦地睁开眼,目光呆滞,金色的瞳孔散发着冷漠与疏离。

    余娟不小心跟她对视,心里咯噔一下。

    白皙的肩头隐隐的透出凤尾的红印,影影晃晃的,在她平静之后又渐渐消失。

    余娟以为自己眼花,惊恐的上前,看着司徒葵,“顾少,她,她难道是……”

    余娟的话没说完,顾熙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今天的事不许跟任何人说,我相信你能做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