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位面之两个男〕〔来不及再轰轰烈烈〕〔剑徒之路〕〔绝对虚构〕〔强婚蜜爱,老公么〕〔黎明之剑〕〔爹地,从了我妈咪〕〔大仙官〕〔杨广的逆袭〕〔漫威之不死者之王〕〔闪婚蜜爱:误嫁高〕〔天龙之大宋小王爷〕〔权臣的不老娇妻〕〔殡仪馆诡异录〕〔校花的修真强少〕〔最强帝皇〕〔重生之完美未来〕〔大唐乐圣〕〔超能文明之古神觉〕〔我真是山贼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94】 你是在躲会长?
    要不是戈尔郯以商会会长的名义站在这,他真的想抽这个女人两巴掌,真特么的烦人。

    “刚才你说他们是因为泄题才考的第一和第二名,我出的这道题,之前你们东方老师也已经出过了,为什么就只有他们两个会,而你不会?据我所知,上次答出这道题的人就只有一个,这位乔克同学应该是课后认真研究过吧,那你们呢?已经给你们的题你们都不会做,是不是表示考试的时候如果这道题也在考题里,他们两个因此加分,还要怪东方伍提前泄题,而没告诉你们?”

    司徒文被噎的没话说,但她就是觉得不公平。

    司徒文的找茬连吴伟都看不下去了,他嫌弃的说:“司徒文,你之前不是一直都不相信司徒葵是靠自己进来的吗,怎么现在又说会长偏私呢?”

    陈达力跟吴伟一个鼻孔出气,他附和的说:“就是,你这变得也太快了吧,这么好的机会,你就跟她比比呗,说不定你比她还厉害呢!”

    听着这些冷嘲热讽,戈尔郯知道这个女人的人缘真的不咋地,他说:“你们现在考的是商会,不是幼儿园过家家,我需要的是人才而不是蠢材,我没想过刻意偏私谁,我只是要在你们中间挑出最好的两名,至于我要用什么方式是我的事,要不,我这个会长的位子你来做,考题也凭你的心情随便出,你觉得怎么样?”

    看着司徒文脸色越来越难看,一旁的女同学忍不住笑出声,“这司徒文是急疯了吧,得罪了商会会长,就算让她拿到第一名又能捞到什么好处?”

    另一个女同学说:“想什么呢,有司徒葵在,她怎么可能得第一名,她就是看着司徒葵眼红罢了,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让她拿到第一名她又能做什么?司徒集团已经在司徒葵手里了,肖家又半死不活的,就算她能进商会,只要司徒葵像肖怀旭一样,一句话把她踢出公司,她司徒文还是那都去不了。”

    从头到尾司徒葵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就是旁边那些叽叽喳喳的闲言碎语,她相信都能把司徒文给打击的体无完肤,更别说戈尔郯还在这。

    戈尔郯问:“还有谁有意见的都站起来,要是没有意见,大家就准备开始。”

    吴伟嘚瑟的说:“开始吧开始吧,不就是五万块钱吗,大家拿出来玩玩,谁也不差那点钱是不是?”

    这种时候他们已经不指望还能翻身进商会了,就当做大家一起为了毕业嗨一把,哪那么多废话呢!

    一个女同学接过吴伟的话,嘲笑的说:“吴伟,你这话说的也太绝对了吧,说不定有人就真的差这点钱也说不定。”

    听着这意有所指的话,让司徒文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说:“好,比就比。”

    乔克还以为有司徒文从中作梗,这件事能算了呢,现在听到她也说比,他赶紧回头看向司徒葵。

    司徒葵懒懒的看了他一眼,“干嘛?”

    乔克紧张的抽抽着嘴角,“什么干嘛,我不会啊!”

    “炒股你不会?”

    “炒股我倒是会,但我没你那两下子,现在是考试,你让我怎么办?”

    闻言,司徒葵笑了一下,她小声说:“随便玩玩,怕什么?只要你不是输的血本无归,这第二的位子就还是你的,别忘了,刚才那道题就只有你跟我答出来了,所以不论怎么样,你都能赢。”

    “……我靠,这也行?”

    司徒葵眉梢一挑,邪魅的坏笑落入了戈尔郯的眼中。

    犹然记得,当初她也是这样一张诡异的笑脸冲着她说:如果考试的时候有机会就找几个会玩股票的精英出来,她一个人玩没意思,她想要几个伙伴。

    现在,她是找到自己的伙伴了吗?

    这时,一个同学站起来说:“会长,东方老师,我可不可以不考这项,我想去看司徒葵。”

    闻言,又有几个同学也站起来说放弃这项考核,也想去看司徒葵是怎么做的。

    东方伍看了司徒葵一眼说:“只要她本人不介意,你们随便。”

    乔克一听这话,立马跟护犊子似的窜起来说:“你们想干嘛,想偷师学艺啊?”

    开玩笑,他都还没学呢,怎么能先轮到他们?

    司徒葵正拿着手机看那只股票潜力好,听到乔克的话无语的笑了一下。

    她踹了一脚前座的椅子,椅子刚好撞在乔克的腿弯处,他扑通一声坐了下去。

    乔克龇牙咧嘴的看着司徒葵,“你谋杀我呀?”

    司徒葵忍着笑说:“认真点,管好你自己。”

    显然,她根本不怕被偷师。

    半个小时过去了,站在司徒葵身后的同学根本不知道她做了些什么,只见她一直在买进、卖出,大家的唏嘘探讨声吵的司徒文没办法静下心来,可能也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比不过司徒葵,所以就更加烦躁。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上一次为了进培训班她做的有点太夸张,导致这些人到现在都对她炒股的事耿耿于怀,这一次她没有再像上次一样玩花样,一个小时只是比正常股市赚的稍微多了那么一点。

    乔克回头看着司徒葵问:“多少。”

    司徒葵抬手比了个“二”。

    乔克眼睛一睁,眼珠子差点点出来,“两千?”万?

    司徒葵摇头,笑了一下。

    乔克缓了缓情绪,“那是,两百?”

    司徒葵还是摇头。

    乔克慢慢皱起眉,“该不会……”

    “二十万而已,别那么夸张。”司徒葵笑着说,很明显,这不是她的全部实力。

    相比上次的十万赚一千万,这次的二十万的确是少了点,但是对于在座的人来说,也不可能有人比她更多。

    “你多少?”司徒葵问。

    乔克尴尬的抓了抓脑袋,“没亏,差不多三万,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司徒葵点了点头,“不少了。”

    他们两个说完,就听吴伟唉声的叹了一口气,“我靠,我特么全都赔进去了,这也太过分了,司徒葵,是不是你把我的钱都赚走了?”

    吴伟这么倒霉,大家却忍不住笑出声,吴伟问陈达力,“你亏了没?”

    陈达力嗤了他一声,“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德,自己亏了还希望别人亏,老子没亏,保了个本。”

    吴伟喃骂了一声倒霉,不再理陈达力。

    大家的成绩都已经出来了,只有司徒文安安静静的坐在那不吭声。

    这次的事本来就是她挑起的,她就算不出声也不会有人忘记她的存在。

    站在司徒葵身后的一个人问:“司徒文,你赚了多少,该不会你也跟吴伟一样,亏的血本无归吧?”

    闻言,司徒文瞪了一眼说话的人。

    她虽然没有血本无归,但她赚的也不过只是司徒葵的一个零头。

    见她不肯交成绩,戈尔郯催促道:“东方,你去收成绩。”

    所有人就她藏着掖着的不肯说,戈尔郯让东方伍收成绩,指的当然是她一个人的。

    司徒文手机扣放在桌面上,“三万。”

    她的手,不甘心的捏紧,她不能说自己连五万块的本钱都没有。

    她的卡被冻结,她身上根本就没有可以动用的现金,与其让他们知道她连本钱都没有,还不如说出自己不如司徒葵。

    东方伍脚步微微一顿,司徒文这种人,只会多说,绝对不会往少了说,所以这成绩看与不看也没什么意义了。

    吴伟突然指着司徒文哈哈大笑,“原来你跟乔克一样多啊。”

    戈尔郯看了一眼司徒葵,她想保这个叫乔克的,从他的答题里戈尔郯就能看到由她经手过的影子,现在听说司徒文跟乔克赚的一样多,她那一直不出现表情的脸上有多了一丝在意。

    戈尔郯问:“你们两个,我要你们具体的钱数。”

    乔克看了一眼手机说:“三万四千八百二十六。”

    司徒文再次沉默,东方伍提步走过来,正准备拿她的手机,司徒文突然站起,“我输了。”

    她这反应有点怪啊!

    大家开始嘀咕她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东方伍看了一眼她的手机,只当她刚才说的三万是在夸赞,没有再去一探究竟。

    折腾了这么久,结果却还是一样,晋级的事司徒葵和乔克两个人。

    “搞什么鬼啊,浪费时间,这司徒文是不是疯了,弄这么多事出来,最后还是不如司徒葵,丢不丢人。”

    “就是,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作弊这种话她都说的出来,想抢风头想疯了吧!”

    “她哪里是想出风头想疯了,她明明就是眼红,司徒葵手里握着文氏和司徒集团,可她有什么呀,她就只剩下一个肖怀旭,肖家现在又是这样,她要是得了商会的位子说不定还能让肖家起死回生,可是现在……”

    一声声嘲讽的笑,毫不客气的刺穿司徒文的耳膜,可是她却只能忍着,没有一点反驳的余地,即便她知道司徒葵的确在考试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考题。

    培训班大楼里,前面的几个女人慢悠悠的走着,说的话好像是故意给走在后面的她听,“也不想想自己当年都对人家做了什么,现在不乖乖的负荆请罪,居然还敢挑事,活该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谁说不是,那肖怀旭也是,眼瞎也就算了,还不识时务,都这时候了还结婚,真不知道他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司徒葵和乔克是第一个从教室出来的,看着门口的记者,司徒葵勾了一下肩头的背包,“我还有事,先走了。”

    见她要后门溜走,乔克一把拉住她,“你往哪走啊,这么多记者等着听今天的结果呢。”

    “你自己应付吧,这种事我懒得做。”

    懒得做?

    这么大的事她居然说懒得做?

    这么大的事应该普天同庆才对,虽然她早就有所准备,但也是直到今天才彻底的定下来名额,她居然这么不在乎?

    乔克拉着她不松手,“你被选进商会这是大事,你还打算瞒着不成?”

    司徒葵朝着身后的楼梯看了一眼,有些急,“这种事就是想瞒都瞒不住,放心好了,我只是懒得应付,又不是不要这个名额,会长和东方伍快下来了,你去准备吧。”

    “你是在躲会长?”

    乔克毕竟不傻,平时她跟东方伍也会来往,今天却急着走,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么一个理由可以解释了。

    司徒葵脚步一顿,“不是躲,只是时候还没到,先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乔克第一次感觉到她的心酸。

    戈尔郯刚才说出这些题的人已经不在了,他说的这个人指的应该就是她吧,虽然不知道她跟戈尔郯是什么关系,但是听到这些话,她应该很难过吧。

    乔克轻声叹了口气,随后就听到身后众多脚步声,掺杂的还有吴伟的鬼叫。

    蓦地,肩膀被人一搂,吴伟贱咧咧的说:“乔克,咱们是朋友是不,以后你要是得了什么好处可别忘了兄弟啊!欸?司徒葵人呢?”

    乔克转过身,就见东方伍和戈尔郯也走了过来,他耸开吴伟的手,“东方老师,会长。”

    戈尔郯的视线没有停留在他的身上,而是四处寻找,他问:“司徒葵呢?”

    “司徒葵说她有事,先走了。”

    闻言,戈尔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看着戈尔郯的反应,乔克觉得有点奇怪,看上去像是有点失望。

    可是为什么呢?

    难道,他认出她了?

    ——

    不知道是谁说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司徒葵晋级第一名的事即便她自己没有露面,也被传的沸沸扬扬。

    包括司徒文在培训班上质疑司徒葵作弊的事,全都被传的绘声绘色。

    司徒江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了,虽然他的预料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倾向于她的背后是顾熙的原因,可不管怎么样,本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心,他还是很乐意看到司徒葵功成名就的。

    然而,当新闻上说这次商会选拔入选的是晋级的人所填写的公司时,司徒江傻眼了。

    他并不记得司徒葵是以司徒集团的名义进的培训班,当时他还嘲笑她连培训班的门都进不去,可是现在却……

    “二哥,你看新闻了吗?商会会长来了z市,他说入选的公司是乔氏集团和文氏,根本就没有我们司徒家什么事,我们被那丫头给耍了。”

    司徒礼匆匆走进办公室,司徒江的电脑上刚好放着他说的这段新闻。

    看到新闻的第一反应,司徒江跟司徒礼一样,觉得他们被那丫头给耍了,可是仔细想一下,这哪里是她耍了他们,她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自己是以司徒集团的名义进的培训班,而他们当时也没有要求她以司徒集团的名义去。

    司徒江有点失神,现在这种情况,司徒葵的想法很重要,他不能去兴师问罪,反而要去把她哄好,哄的她高兴,说不定事情还会有转机。

    司徒江说:“那丫头到现在都没露面,谁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司徒集团也是她手里的公司,她应该不会偏向文氏才对。”

    应该?

    谁也不知道她的应该是不是绝对,相信这种应该,就等同于冒险一样。

    司徒礼说:“要不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司徒江有种不是太好的预感,他叹了口气说:“问是一定要问的,不过不是现在,她都没有在记者面前露面,说明她不想现在说这件事,还是别把她逼急了。”

    “可是现在我们要怎么办,被商会选中的事文氏,就算她手里捏着我们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但对我们来说没有捞到一定好的好处,我真是没想到,那个丫头心机居然这么重。”

    司徒江不知道这种时候他还能说什么,眼看着到了嘴边的肥肉就这么飞走了,换做是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他能做的就只有等她自己出现。

    商会的事,等她出现之后再说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