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男友是帝少〕〔恶魔校草,太过分〕〔小农妇的田园生活〕〔神奇宝贝之开挂人〕〔王爷,我对你一见〕〔玄宇宙〕〔妖帝撩人:逆天邪〕〔大牛魔王〕〔史上最强神壕系统〕〔我的万界穿越戒指〕〔花开花落又一年〕〔轮回彼方〕〔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非典型歌姬〕〔妻约到期: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重生六零医品军嫂〕〔顶级天王〕〔毒妇不从良〕〔超级制造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74】 以你男朋友的身份
    顾熙没有让周扬开车,可能是因为她的那声“司机哥哥”让他醋了,所以他亲自担任司机的职责。

    一路上顾熙都牵着她的手,司徒葵看着他的侧脸,昏暗的光线有点影响她的审美,却印象不到她的视线。

    “干嘛一直看着我?”顾熙终于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司徒葵假装不在意的撇开视线,“这车里就你跟我,我不看你看谁?”

    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没有再提身份这件事,两人都是心知肚明,却谁都不说,也不去戳破,就当是重新认识,这种感觉挺好。

    顾熙笑了一下没说话,司徒葵转头看向他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失眠的?”

    “一个月以前。”

    一个月以前?

    司徒葵脸色变了变,“为什么?”

    “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说话间,顾熙紧了紧她的手。

    心头涌起一股酸涩,他说的这个人,是她吗?

    司徒葵撇开视线,低下头,“那她现在回来了吗?”

    顾熙看着她微微低垂的脸,心中有苦涩,也有安慰,他温声说:“回来了。”

    司徒葵不敢看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明知道他在看她,明明很期盼跟他的目光相撞,但她却不忍心。

    “那你的失眠症为什么还不好?”她低着头问。

    顾熙眼眸微闪,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说:“因为害怕,害怕再次失去,所以要把她放在身边才会安心。”

    所以,他是因为这样,每次只有她在身边才能睡着,相比她失去一切的绝望,他所承受的似乎比她更多。

    不知不觉,车已经开到了文家门前。

    司徒葵看了他一眼,“我到了。”

    “嗯。”

    恩过一声之后,司徒葵看了一眼他的手,“我要下车了。”

    顾熙拉着她的手不松,问:“真的不打算再跟我回去?”

    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司徒葵无语的笑出声,“你把我送回来,我再把你送回去?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用睡?”

    看她的样子怕是之前的主动真的是为了逗他,顾熙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明天来接你。”

    “不用了,”司徒葵连温存的机会都不给,直接拒绝,“明天上午我约了乔克,下午我要去培训班,还有半个月培训班就结课了,我不能再旷课了,周末我还要去公司,最近可能没什么时间。”

    顾熙在听到她说约了乔克的时候脸色就有些变了,约了别的男人,却不能见他,这丫头是讨打吗?

    他看着她,脸色没了之前的和悦,“你还真是挺忙的。”

    司徒葵不识趣的点了点头,“可不是吗,本来就够忙了,现在弄了一手公司,我就更忙了。”

    她这么看不清氛围,顾熙还能说些什么?

    顾熙叹了口气,却没了脾气,“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司徒葵点了下头,转身正要下车,突然想到什么,下车的动作停了,她回头看着顾熙说:“过两天公司准备了一场宴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我去合适吗?”

    这话问的倒是提醒了司徒葵,她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转过头说:“其实不是很合适,但是,我二叔他们说想见见你。”

    虽然她说的心不甘情不愿,顾熙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他们怎么知道我是谁?”

    明明自己看了视频,却还要故意问她这样的话,司徒葵瞪了他一眼,“哪那么多废话,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就找……”

    “去。”顾熙打断她的话,“如果是以你男朋友的身份,我就去。”

    司徒葵抿着唇,眼睛睁的溜圆,她纠正道:“是男伴!”

    “你确定?”

    司徒葵脸一红,转身要走,顾熙一把拉住她的手,“时间。”

    “不知道,过两天再告诉你。”

    司徒葵甩了甩他的手,正要走,顾熙再次把她拽到面前,“过两天?你该不会是打算偷偷换人吧?”

    司徒葵嘴角一抽,抬头瞪他,“你要不要这么小肚鸡肠的?”

    顾熙失笑,“忘了问你,你真的放心顾长德一个人住在外面?”

    说到这件事,司徒葵也忘了她有件事忘了跟他说,“当然不放心,我给他的钥匙是司徒家大宅,反正你也不信任他,你想个办法困住他不也是理所当然吗,这也要我教?”

    顾熙有点意外,他还以为她真的信了顾长德,没想到她居然偷偷藏了这么个心眼。

    顾熙笑着点了点头,“的确够坏的,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司徒葵得意的昂着下巴,“彼此彼此。”

    顾熙舍不得放她走,他再次确认的问:“明天真的不见面?”

    司徒葵看了他一会,说:“明天上午乔克来做题,我答应过他的。”

    这话算是解释,她并不是不知道他不高兴是因为乔克,只是看着他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她觉得挺有意思的。

    看在她还算乖的份上,顾熙摸了摸她的头,“好,记得接电话。”

    ——

    司徒葵回到家,文媛还没睡,客厅里,文媛坐在这在等她回来。

    “妈,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文媛叫人给她准备了些宵夜,看着司徒葵走过来,她松了松眉头,“你这孩子,做什么事都不知道提前说一声,你昨天还跟我说要让公司上市,今天就跑去你爸的公司担任董事长,这不是胡闹吗?”

    司徒葵放下背包,坐在文媛身边,“您这么晚不睡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

    “这是小事吗?公司的事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你这么一闹,我哪里还敢继续?”

    “为什么不继续?我当司徒集团的董事长跟我们文家上市有什么关系?您不用担心太多,按照原来的计划就好。”

    文媛有些不太明白她的意思,“按照原来的计划?你是说还要照常上市?那司徒家那边……”

    “您管他们做什么?”

    司徒葵不轻不重的打断文媛的话,她随意的笑了一下说:“文家跟司徒家现在根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唯一的牵连就是我,我也不怕老实跟您说,等我们家的公司上市之后,我打算吞了司徒集团。”

    文媛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她愕然的看着司徒葵,“你说什么?”

    司徒葵平静的弯起嘴角,“我说我打算让文氏吞并司徒集团,司徒集团能有今天本来也是文家的功劳,现在让他们还回来,也没什么不对。”

    “小葵。”

    文媛紧张的拉住她的手,她知道她为以前的事耿耿于怀,但却不想让她做这些找人记恨的事,“你不可以做这样的事,你手里虽然有司徒家的股份,但如果你真的这么做,别人将会怎么看你?妈不在乎过去的事,那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钱没了可以再赚,我不稀罕他们家的公司,更不屑做出跟司徒海一样的事。”

    司徒葵看着文媛,淡淡的笑了笑,“您会同意的,等我们家的公司进入商会,他们会巴不得我们去吞并,您不用担心我的名声会因此受损,我不会做让您蒙羞的事。”

    商会?

    文媛从没想过她这个天天逃学的人能进商会,虽然她能进培训班让她很意外,但是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怎么可能进入商会?

    “小葵,妈只想让你开开心心的,至于其他的事,不要去想太多。”

    司徒葵当然知道凭她的三两句话文媛肯定会以为她是异想天开,她端起小冬端来的粥喝了一口,含糊的说:“妈,我好不容易才进的培训班,要是不进商会岂不是太可惜了?”

    “可是……”

    文媛想说什么,司徒葵反手握住她的手,安抚的拍了拍,“您别担心我,我有分寸,公司上市的事就辛苦您跟外公了,越快越好。”

    ——

    有关司徒葵的新闻一整天都没有平静下来,乔东升看到新闻之后一脸的不可置信,司徒葵是什么样的人,z市人人都知道,可是一眨眼她却成了司徒集团的董事长!

    乔克因为上次的事已经好久没有跟乔东升说过话了,今天他一回来就被乔东升给叫住,他本来不想理他的,但看在他妈也在的份上,没有太过骄纵。

    听着乔东升口口声声对司徒葵的质疑,乔克有点忍不住了,“爸,你到底想说什么?司徒葵当了董事长,连他们公司的董事都没说什么,您在这说这么多只会让我觉得你是在眼红,怎么,现在后悔在酒会上对她说的那些话了是吗?”

    这父子俩的战争陈洁不明白原委,但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跟他爸爸说话,陈洁忍不住拽了一下他的手,“小点声,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让你爷爷听到又该说你们了。”

    陈洁是个很温柔的人,跟了乔东升大半辈子,委屈也没少受。

    乔克他爸不是什么安分的人,虽然没有像司徒海一样领一对母女回来,但他们都知道他在外面花天酒地,身边的女人几次找到家里,登堂入室的欺负陈洁,要不是乔克坚守阵地一次又一次的把那些女人骂出去,他这个家怕是早就跟司徒家一样了。

    乔克一生气,甩开陈洁的手,“有什么好好说的,他连自己的事都弄不明白还想来管我,一味地只会攀附肖家,让我进商会,他也不看看自己生的儿子是不是这块料,现在好了,肖家出事了,你讨好了几十年的肖家马上就要破产了!”

    乔东升已经拟定了一系列跟肖家合作的事宜,听到乔克这么说,他只觉得这个不孝子是在诅咒他。

    他砰的一掌拍向桌面,“你胡说八道什么?自己不学无术还好意思在这张牙舞爪的说别人,人家肖怀旭都能是这块料,你为什么就不是?”

    说着,乔东升指向陈洁,“看看你养出来的好儿子,没用的东西!”

    陈洁不吱声,默默的低下头。

    乔克看不得自己的母亲受这样的委屈,“妈,跟这样的人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离婚,他根本就是不讲理,每天只知道拿你出气。”

    “好了,别说了。”

    陈洁委屈的拉住他,祈求的目光像是在告诉他,他多说一句,她就会多受到一些埋怨。

    乔克之所以会去培训班,不是为了听乔东升的话,而是为了他妈,为了给他妈争一口气,让她在这个家里能抬起头。

    他忍气吞声的拉住陈洁的手,看向乔东升,“我说过,你会后悔的,不管是对我妈还是对司徒葵,你都会后悔的。”

    “司徒葵,司徒葵,你一天就知道司徒葵,你以为我真的是闲的没事才去针对她的吗,老子还不是为了你的前程!”

    闻言,乔克眉心一皱,“你这话什么意思?”

    乔东升耐心有限,他懒得看乔克那张怨气冲天的脸,“老子懒得跟你说那多废话!”

    乔克在想问什么,乔东升已经拿起车钥匙走了出去。

    陈洁失落的看着走掉的乔东升,乔克回头看了她一眼,“妈。”

    陈洁强扯出一道笑容,看着自己的儿子,“小克,妈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是妈不好,害的你也跟着受委屈,明天替我跟司徒小姐说些谢谢,有时间我们请她吃个饭,她帮了你这么多,我们理应感激的。”

    自己都委屈成这样了,还不忘帮乔东升擦屁股,乔克有的时候真的很恨她的软弱。

    他叹了口气,坐在陈洁面前,“好,我帮你约她,她这个人心大的很,不会放在心上的,您也用不着替我爸跟她道歉,她说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她人真的很好。”

    看着他提到司徒葵时眼睛里的柔和,陈洁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小克,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闻言,乔克脸色一僵。

    陈洁叹了口气说:“以前我见过那个孩子,乖乖巧巧的,只可惜出了那样的事,听说她这次回来还带了一个孩子,你也知道你爸的脾气。”

    “妈,你说到哪去了,我跟她只是朋友。”

    想着他妈在这个家里所受到的委屈,乔克即便真的喜欢她又能怎样,这样的家,连他都恨不得能逃离,他又怎么会忍心把司徒葵牵扯进来。

    陈洁没宽慰的拍了拍儿子的手,“你最近开口闭口都是她的名字,就跟以前一样,一提到她总会乐呵呵的,妈知道从以前开始你就对她的事上心,在我面前你不用说这些违心的话。”

    的确,如果这个家里连他妈都不能说实话,他也有点太悲催了。

    乔克低下头笑了一下,“妈,你觉得什么样的人适合嫁到我们家来?有钱?有权?还是能掌管天下?像我爸那么市侩的人,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不是去喜欢谁,而是让他后悔,后悔这么多年他对你的冷漠,后悔把我像机器一样推出去,后悔他那么对待司徒葵。”

    至于他的喜欢,已经从一个人转换成了另外的一个人,虽然别人不清楚,但是他自己明白,不管是以前的司徒葵还是现在的司徒葵,他都没有赢得的机会,只是这一次,他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傻,最起码,他学会了守护。

    ——

    司徒葵难得起了个大早,送走了小家伙上学,又送走了文媛和文昌宏,看看时间还不到八点,打了个电话给乔克,听声音对方好像还没起床。

    乔克一听到她的声音马上惊醒了,看了看时间,以为自己的表停了。

    能让这个懒货起这么早,真是活见鬼了!

    乔克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来了文家,一进门,就见司徒葵又是本子又是笔的摆了满满一桌子。

    乔克走进来,嫌弃的咧了咧嘴,“这当了董事长的人起的也早了,这些都是什么玩应儿啊,要不要这么认真?”

    司徒葵拿着笔敲了敲桌面,一脸正经的说:“来这么晚还废话这么多,赶紧坐下,我可就教你这么一天,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呢!”

    让她教,乔克真的没什么兴趣。

    从小的时候她功课就没有他好,现在她更是隔三差五的逃课,她能教他什么?

    乔克坐在凳子上,歪着身子看着她,“你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兴致,那都是什么题啊,你从哪弄来的,你别跟我说那些题你都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