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零俏军媳〕〔八零军婚:夏少,〕〔素月天娇〕〔农门娇女:神秘质〕〔超神级加速系统〕〔流鱼无恙〕〔把现实改造成游戏〕〔勾魂咒〕〔重生学霸小甜妻〕〔妖孽仙医在校园〕〔蜜恋甜妻:傲娇帝〕〔末日合成系统〕〔师叔无敌〕〔海贼之无上传奇〕〔冰与火之凛冬已至〕〔灵异空间建造者〕〔世人畏我〕〔天下珍藏〕〔我要当天帝〕〔繁花王辰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73】 你好坏
    顾熙挨了打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出了声,他揉了揉她的后脑勺,“今天心情不错?当了董事长就是不一样。”

    她心情是不错,但不是因为当了董事长。

    司徒葵抬头看他,两张脸离的很近,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今天的新闻你看了?”

    顾熙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当然,关于你的,我怎么能不看?”

    想到在记者面前说的那些关于他的话,司徒葵突然有点难为情,她转过头不看他,“你觉得我这么做算是打击报复吗?”

    “你现在是在问我意见?”

    司徒葵点了下头,“嗯。”

    顾熙微微扬起的嘴角显得有些得意,他说:“我把顾长德带走了,你不怀疑我,反而问我的意见,难道龙屠没有让你小心我吗?”

    龙屠当然说了,可是,关于他的事,她什么时候听过龙屠的?

    司徒葵看向他,半晌,她说:“我相信你。”

    她的一句相信,比这世上任何人的千言万语都要重,也因为她的这句相信,顾熙更加坚定了要守护她的心。

    顾熙轻轻拥着她的肩,“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

    枫园。

    司徒葵进书房到现在已经快四十分钟了,关麦旭从楼下上来,就见顾熙靠着墙低头抽烟。

    他走去看了顾熙一眼,随后朝着关着的门扬了扬下巴,“怎么样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聊完,会不会出人命啊?”

    顾熙吐了口烟,没看他,“他不敢。”

    “啧!”关麦旭一脸严肃的说:“我说的不是顾长德,是司徒葵!”

    那顾长德被关在这当然不敢了,但司徒葵不一样,她有啥事儿是不敢的?

    闻言,顾熙抬起头瞪了他一眼,“你少说点废话。”

    关麦旭严肃的脸瞬时一换,笑嘻嘻的跟他勾肩搭背,“跟我说说,你都听到啥了?她同意让顾长德留下了吗?”

    顾熙看了一眼他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关麦旭不理会,继续勾着他。

    顾熙靠在墙上的身子一挺,躲开他的手,“还没有。”

    关麦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呲了呲牙,随后听到他的话,他放心的笑了一下,“我说什么来着,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放一个这样的人在身边,那不是找死吗?”

    “不是。”

    顾熙再次开口,说的关麦旭有点楞,“不是什么?”

    “她不是没有同意,而是到现在为止她基本上没有说话。”

    “……”

    关麦旭嘴角一抽,抬起手腕,指了指手表上的时间,“没搞错吧,这都快一个小时了,她没说话?要不进去看看吧,万一她被灭口了咋整?”

    说着,关麦旭就要去推门。

    关麦旭哪里是怕她被灭口,根本就是好奇,想知道里面的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

    顾熙在这站着也不让他偷听,他倒好,自己杵在这大大方方的听。

    顾熙伸手拦住他,蹙眉瞥了他一眼,“她没事,让她自己处理吧!”

    关麦旭失望的收回手,“你这人太不够意思,听一下能死啊?”

    。

    书房里,司徒葵坐在大椅上晃来晃去,看似随意,却没有漏掉怪半仙说的任何一个字。

    顾熙的提议在来的路上已经简单的跟司徒葵说了,她当时什么都没说,只说要跟怪半仙单独谈。

    顾熙没有拒绝,反正他带她来也是为了这件事。

    怪半仙仔细想过顾熙说过的话,想要活着重回顾家讨回公道,他的确需要有人在背后支持他,依仗这个小丫头固然是有风险,但如果这件事成了,得到她的信任也比任何人都有用。

    司徒葵一只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的拇指轻轻摩挲着食指曾经戴过戒指的位置。

    怪半仙从最开始的闲谈,一直到后来认认真真的把三十年前他所知道的事都讲了一遍,看她在听完这些事之后好像没什么反应,怪半仙有点怀疑这丫头到底有没有听进去,这么长时间她连一句疑问都没有,像是单纯的听故事似的,怕是再过一会就要睡着了吧!

    怪半仙的话音停了有一会儿了,司徒葵垂着眼睫,闷不做声。

    半晌,她淡淡的问:“你说了这么多,除了想向我证明你没有背叛暗夜之外,还想说明点什么?”

    “我只需要证明我这个。”怪半仙说。

    司徒葵金色的眸子稍稍抬起,看向他,“你知道陷害你的人是谁?还是你有什么证据?廖承杰是你曾经捡回来送去异族的,所以他才有着一身养蛊的本事,后来他跟别人一起陷害你,出面证明你背叛暗夜,虽然他现在承认了,但又能说明什么,说来说去这引狼入室的事,还不是你自找的?”

    三十年前暗夜正处于没有宗主的时代,老宗主过世,新的少主有没有降生,那段时期可谓是整个暗夜最混乱的时候。

    几个家族都想自己得到这个至高无上的位子,在下一任少主出现之前如果能掌握大权,之后哪怕新少主出现,也不过是他们手中的傀儡。

    冷染,刚好就是十年后的这个傀儡,而三十年前的赢家,正是顾家!

    可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司徒葵的师傅不是笨蛋,也没有把她教成废物,只因她年纪小,大家都宠着她,看上去她过的逍遥自在,暗地里她却什么事都自己着手,并且很多事都能超过常人。

    三十年前的那段争斗中,顾长德是心无旁骛,参加过一次战争,从战争的废墟中捡回来一个濒死的少年,这个少年,就是廖承杰。

    后来他知道这个少年无父无母,是因为参军不会饿肚子,所以才会参加这场必死的战斗,顾长德觉得这孩子可怜,便把他留在了身边。

    顾家向来不收留外人,几个家族之中自有异族收外来弟子,因顾长德不问世事,也不理会几个家族之间的暗斗,异族才愿意信任他,并且收留这个孩子。

    只是他没想到,当家族争斗达到高峰的时候,自己会被他曾经救过的孩子指认,说他出卖暗夜,种种证据摆在面前,顾长德竟是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满心惊愕,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青涩少年。

    一晃就是三十年,他被逐出法族,去了一身的辰力,如今半瓶子不到的能力跟废人没什么两样。

    他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反省自己的错误,他现在唯一的用途,就是他了解顾家,也了解这几个家族之间的暗斗。

    他说了这么多,最后却被司徒葵用几句话反驳的体无完肤,怪半仙落魄的笑了一下,“你说的没错,是我引狼入室,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忍辱偷生这么多年,因为我知道顾家放过我,不表示曾经陷害我的人也会放过我,对他们来说,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严的。”

    司徒葵并不冷血,也不是对他的话毫无感触,只是这种感触她不想在他面前流露,因为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相信他的话。

    她看着怪半仙,“那你现在又为什么想回去了?”

    闻言,怪半仙看着她笑了一下,“那你又为什么一定要回去不可,你留在这做你的千金小姐,不比回到暗夜做‘囚犯’来的舒服?”

    这话说的有点意思。

    司徒葵轻扬了下眉梢,“你跟我比?”

    怪半仙摇了摇头,“我不敢,你可是暗夜少主,而我,不过是一个曾经侍奉过暗夜的家臣。”

    家臣?

    司徒葵默默的看了一眼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怪半仙这三十年来练就的唯有一身精明,光是看着她的神情,他就能猜出个一二。

    他说:“顾家的人,不论世道怎么变,永远都只能是您的家臣。”

    司徒葵瞳眸微微一颤,看向他。

    这话是提醒还是警告?

    她脸色不是很好,嘴边的笑意已尽,“是什么我说了算,不需要你来提醒,你让我相信你的故事,可是空口白话谁都会说,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片面之词?”

    怪半仙从她的语气当中找出一丝破绽,虽然有些惊讶,但却能让他拿来利用。

    他看了一眼门口,说:“有人愿意相信我,所以你今天才会来,否则,我想我们应该不会在这见面。”

    他说的这个人是谁司徒葵心里清楚,也知道顾熙能把她带来一定是考虑了很多之后才做的决定。

    可是,她不知道他的决定当中都包括什么,他真的是随便听着老头说了几句就信了吗?

    司徒葵突然站起,“你在这待会。”

    门外,关麦旭没有跟顾熙一样的耐心在这一站就是一个小时,司徒葵开门出来的时候,就见顾熙贴墙站着,手里没有烟头,但这走廊上没有散去的烟也不少。

    两人四目相对,有一瞬间的安静。

    也许是因为怪半仙刚才说的话,两个人的心中都有些不得已。

    那声家臣,的确伤人。

    “谈好了吗?”顾熙开口打破这怪异的平静。

    “你一直站在这吗?”司徒葵反问。

    顾熙点了点头,“嗯。”

    “为什么?”

    顾熙听不懂,笑了一下拉住她的手,“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一直站在这,你怕他心怀不轨,对我做什么吗?”

    不给他回答的机会,司徒葵上前一步,手还在他的手里攥着,她扬着头问:“你知道他要跟我说什么,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吗?”

    这话是试探,也因为这些试探,顾熙终于知道这几天她奇怪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了。

    他看着她,深眸下映的全都是她那张想要听到真相的脸,半晌,他轻轻点了下头,“知道。”

    司徒葵被他握在手里的手忍不住收紧,整个人也忍不住微微颤抖。

    他终于承认了,承认他知道她是谁,也承认了自己不光是顾熙这么简单。

    顾熙答应过她不去观察她的内心,所以现在即便牵着手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可是从她的眼睛里,他几乎也能看到答案。

    他轻轻拉过她搂在怀里,司徒葵没有拒绝,乖巧的靠在他的胸口,“顾熙。”

    她叫他,叫的那么轻柔,好像从他们认识开始,她就没有这样喊过他的名字。

    “嗯,我在。”

    这样的对话很奇怪,司徒葵忍不住笑出声。

    她推开他,却没有因为这个动作跟他拉开太大的距离,她看着他问:“你相信他说的话吗?”

    顾熙摇头,“一半一半。”

    “那你觉得我该相信他吗?”

    她来问他这个问题,顾熙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是因为做不了决定,所以才想让她自己决定,“那你相信我吗?”

    司徒葵看了他半晌,点了点头。

    顾熙轻笑,揉了下她的脑袋,“其实我觉得他说的那些是真是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需要一个这样的人,他是好人是坏人跟我们无关,是好人,我们赚了,如果他是坏人,我们就利用他想回去这一点,先利用他。”

    闻言,司徒葵不自主的挑了下眉梢,“你好坏。”

    看她一本正经的说这种话,顾熙坏笑着抬起她的下巴,“还有更坏的,想不想试试?”

    司徒葵反应了两秒,眼睛一弯,笑容满面,“我也有更坏的,你想不想试试?”

    顾熙狐疑的笑着,“想。”

    司徒葵脚尖一点,毫无征兆的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

    顾熙一怔,的确有些意外,但这跟坏,好像挨不上什么边。

    司徒葵突然退出去一步的距离,手一伸,“我的包给我。”

    顾熙还没等反应过来她就转变了话题,他一把拉住她伸出来的手,却被她反手拍开,“别闹,包呢?”

    顾熙无奈的叹了口气,意犹未尽之下,他只能乖乖去楼下给她取包。

    看着他下楼,司徒葵紧绷的小脸刷的一下红了,她捂着自己的胸口偷乐,美滋滋的就像捡到了什么便宜似的。

    过了一会,顾熙拿着她的黑色背包上来,司徒葵拿过包,在里面翻了翻,找出一串钥匙。

    用完的背包往顾熙手里一塞,她转身推开身后的门,这一次,门没有关,也没有刻意避着顾熙。

    司徒葵走进去,把手里的钥匙递给怪半仙说:“这栋房子是空的,我暂时用不着,你要是觉得住在这不方便,随时可以过去住。”

    怪半仙看着眼前的这把钥匙有点懵,这小丫头不按套路出牌,也不说同不同意,直接给他钥匙算是怎么回事?

    “这……”

    怪半仙看了站在门口的顾熙一眼,顾熙走进来,拿过司徒葵的钥匙,“他住在这挺好的。”

    司徒葵看了他一眼,再次拿回钥匙,“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

    她把钥匙塞到怪半仙的手里,说:“信任的第一步就是放开牢笼,你是自由的,不过在我们建立信任之前你还得帮我做一件事,就是搞定廖承杰,撬开他那张嘴,不管你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还是刀枪棍棒,反正这个人交给你了。”

    说完,她转身拿走顾熙手里的背包,“找司机哥哥送我回家。”

    顾熙:“……”

    她自顾自的把话说完,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懂,转身要走。

    顾熙愣了半秒,跟了出去。

    楼梯前,他一把拉住那点了火就想跑的人,长臂一伸,将她控制在他与楼梯扶手之间。

    帅气的脸上带着被刚才那个吻挑起的某种**,他意味未尽的看着她,“就这么走了?”

    司徒葵一脸“天真无邪”的点了点头,“嗯,你还有什么事吗?”

    顾熙被她的无辜气笑,捏起她的下巴,“不是想让我试试你有多坏吗?”

    司徒葵抿着唇偷笑,伸手拉过他的衣领,让他凑近。

    粉嫩的唇扬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她轻声说:“撩完就跑难道还不够坏啊?反正你也不用睡觉,自己慢慢回味去呗。”

    说完,她身子一抵,直接从他的胳膊下面钻了出去。

    雀跃的脚步一蹦一跳的下楼,一边走还不忘一边笑他,“走了,拜拜!”

    顾熙单手扶着楼梯扶手,看着她下楼,他忍不住失笑。

    她到底是跟谁学的,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他提步下楼,“慢点,我送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