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袭少夫人:军少〕〔龙鹰之刃〕〔末世修仙高手〕〔超神学院之君临诸〕〔惊魂快递〕〔天才妹妹与杀手哥〕〔战狼狂兵〕〔金玉良医〕〔地球在退化〕〔篮坛第一外挂〕〔狐狸的本命年法则〕〔变身之我真不是NP〕〔全职武神逛诸天〕〔欧少独宠:星际女〕〔妖孽娘子:拐个师〕〔拾穗之年〕〔全能跨界王〕〔重生八零逆袭记〕〔单挑好莱坞〕〔绝品妖孽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60】 完犊子了,要被砍死了
    “把电话给他。”

    听到关麦旭的声音,顾熙好不容易柔和的嗓音再次沉了下来。

    司徒晗尧感觉关麦旭要完,撇了撇嘴,朝着他走过去,手机一递,说:“有人找你。”

    关麦旭口中的抱怨来不及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电话,愣了一下,“找我?谁啊?”

    “把我妈咪带走的人。”司徒晗尧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他,毕竟是自己连累他的,小家伙多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关麦旭心里咯噔一下。

    把他妈咪带走的人?那不就是老顾吗?

    关麦旭脸色一白,嘟囔说:“完犊子了,要被砍死了。”

    他接过电话,僵着脸,谄媚道:“老顾啊,你怎么有空……”

    关麦旭的话还没说完,顾熙怒声斥道:“关麦旭你是不是疯了,居然带孩子去那样的地方,你没脑子吗,你明知道鬼面是什么样的人,还把他一个人放在这。”

    顾熙吼声不算大,但却听的关麦旭心里扑腾扑腾直跳。

    他当然知道带这小子来这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也因为带他来了,他才知道这孩子的聪明不只是一点点。

    “我,我只是临时接到电话,一着急也顾不上那么多,我都让他在监控室待着了,我也没想到他会自己跑出来。”

    别怪他甩锅,这个时候他还没把人家老妈泡到手,肯定不敢对小孩发火,顾熙生气他实在是怂,这孩子能顶就帮他顶顶吧

    然而,关麦旭头顶的这口锅并没有甩出去,顾熙仍是怒道:“把他一个人丢在监控室就是安全的?你就知道鬼面不会去?”

    顾熙想要用话把谁逼死,这个人绝对没有存活的余地,关麦旭哭丧着脸看着司徒晗尧,忍受着顾熙的责难,心里是有苦说不出。

    “好了老顾,你就别训我了,我知道今天这事是我不好,反正现在鬼面也跑了,我这就带他回去。”

    顾熙也懒得跟他说太多,挂断电话,关麦旭和司徒晗尧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同样被顾熙训了一顿,两人有点同病相怜的感慨。

    司徒晗尧耸了一下小肩膀,说:“他好凶。”

    关麦旭附和的点了点头,“可不是吗,我最怕他了。”

    司徒晗尧抿着小嘴寻思了一下说:“不知道他会不会凶阿葵。”

    顾熙跟司徒葵?

    关麦旭想了一下,这俩人似乎半斤对八两,不相上下。

    关麦旭摇了摇头,“估计他不敢,你家阿葵脾气更大,我也怕。”

    司徒晗尧扬着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关麦旭说:“可是阿葵以前不是这样的,她以前一点都不凶。”

    说到这,关麦旭又想起之前小家伙说的关于司徒葵失忆的事。

    一个人失忆了,难道会连本身的性格都改变吗?

    还是说,她失去的不只是记忆,或许,还有自身的灵魂……

    ——

    “哎呦~”

    昏睡了两个多小时,司徒葵终于醒了。

    她捂着脖子哀呼一声,顾熙连忙走了过来,“你醒了?”

    司徒葵脖子疼的要命,顾熙扶着她坐起来,就听她嘴里嘟嘟囔囔的骂道:“死老头子,他是想谋杀我吧。”

    “还好吗?”

    顾熙守在一旁小心翼翼,却还是没有让司徒葵忘记他把她骗来的事。

    她瞪了他一眼,挥开他的手:“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顾熙拉住她的手说:“对不起,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要怎么样才能不生气?”

    司徒葵生气的甩开他的手,不看他,“你死了我就不生气了,顾熙你给我听好了,我讨厌你们顾家人,包括你。”

    顾熙不在乎她的话是否出自真心,他再次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也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没有提前跟你说,你现在已经没事了,这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闻言,司徒葵愕然的看向他,“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没事了?我身体里另外一个人……没了?”

    关麦旭说他害怕司徒葵,顾熙何尝不怕,尤其是她生气,他简直要怕死了。

    见她终于肯好好听他说话,顾熙松了口气,“嗯,说起来它也算不上是人,是一只蛊虫,很多年前就在你的身体里了。”

    司徒葵张了张嘴,红唇蠕动半天,又嫌弃有恶心,“虫……虫子?”

    金色的眸子瞪的溜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跟一条虫子公用一具身体这么长时间。

    看着她发愣的样子,顾熙不着痕迹的笑了一下,他轻抚着她的头,“已经没事了,放心好了。”

    司徒葵是在生他的气,但是跟一条霸占了她身体的虫子比,她更觉得那条虫子比较恶心。

    她看着顾熙问:“那虫子呢?弄死了没?”

    顾熙摇了下头,“跑了。”

    “靠,跑了?”司徒葵大叫一声,气的差点跳起来,“你怎么能把那玩应儿放了,它要是再回来怎么办,你是不缺心眼啊,还是你故意放走那东西,好让它逮机会再攻击我?”

    这人安静不到一分钟,怎么又蹦跶上了?

    顾熙再次安抚住她,“不是这样的,那条蛊虫有灵性,既然跑了一定不会再回来,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呸!”司徒葵脖子一梗,指着自己的脖子说:“这就是你说的我不会有事?那死老头要是再使劲一点,姑奶奶就嗝屁了你知道不?”

    “哪有这么夸张?”

    她明明在生气,顾熙却莫名的想笑,她这咋咋呼呼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他甚至在想,龙屠总是喜欢惹她生气,是不是也因为喜欢看她这副样子。

    “哟,你醒了?”

    怪半仙从外面溜达了一圈回来,就见司徒葵坐在那,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他笑眯眯的摇着手里的大蒲扇说:“刘大妹子家刚做了午饭,我去蹭了点,可香了,我还带回来了一些,你要不要吃?”

    “吃个屁,你个死老头,大骗子!”

    司徒葵一边骂,两条腿已经翻腾到了榻下。

    顾熙拦腰抱住要去跟怪半仙拼命的人,皱眉看了怪半仙一眼。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老头还敢刺激她,真是不怕她打击报复

    怪半仙吓了一跳,往后缩了缩身子,“你这丫头,我刚刚可是救了你,你怎么还恩将仇报呢?”

    “救我?你是想害死我,死老头,你给我等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你们姓顾的,没一个好东西!”

    闻言,怪半仙不但没生气,反而笑呵呵的说:“这话说的倒是一点没错,姓顾的的确没有好东西。”

    说着,他看向顾熙,“就连你信任的这个,说不定都有什么事瞒着你,比如,什么风流韵事之类的。”

    司徒葵倒是不想管顾熙有没有风流韵事,但这却不表示她不好奇。

    蹦跶的身子突然停了,她回头看着顾熙,挑了下眉,“他啥意思?该不会你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吧,正好,你放开我,姑奶奶今天就帮你把他灭口了,以后你的秘密就没人知道了!”

    神一般的反转,这家伙的脑回路还真是奇特。

    顾熙还没有从怪半仙的威胁中回过神,司徒葵就再次蹦跶了起来。

    她的不在乎他到底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好了,别闹了。”顾熙声音有点沉,制止住她。

    司徒葵也不是想在这杀人放火,她就是心理不平衡,外加想要隐藏自己,顾熙这么一喝,她反倒怂了。

    怪半仙跨进门口,看了司徒葵一会说:“丫头,跟我聊聊?”

    司徒葵侧眸看了他一眼,“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怪半仙似笑非笑,“说不定有呢?”

    这算是威胁吗?

    其实他早就认出她了吧

    司徒葵皱起眉,看了一眼顾熙,也许她所顾忌的并不是这个怪老头,而是他。

    司徒葵跟着怪半仙走去后院,顾熙没有跟上,也没有拦她,他们两个说的话瞒不过他的耳朵,而且就算不听,他也知道怪半仙打算跟她说什么。

    屋子的后院是个小葡萄园,两把藤椅像是早就准备好的,怪半仙坐在上面看了司徒葵一眼,“坐,傻站着干嘛?”

    “想说什么就这么说吧。”司徒葵气还没消,没心情跟他促膝长谈。

    她心里来气,是因为这臭老头明知道她是谁,居然还下这么重的手,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怪半仙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陶瓷壶到了一杯葡萄汁出来,“这葡萄汁是我自己酿的,您尝尝。”

    这会儿,怪半仙对她的称呼一下子从“丫头”变成了“您”。

    司徒葵看了他一眼,“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怪半仙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葡萄汁,喝了一口,咂了咂嘴,“少主性子这么烈,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被人算计的。”

    闻言,司徒葵眉头一拧,“你想威胁我?”

    怪半仙摇着蒲扇笑了笑,“我有什么好威胁你的,我知道你是谁,你同样也知道我是谁,不然你也不会跟外头那小子生这么大气。”

    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司徒葵自认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但他还是看出来了。

    她坐在怪半仙对面的藤椅上,一脸坦然,她邪肆的勾起嘴角说:“顾长德,三十年前因为背叛暗夜而被顾家除名,被顾家赶出来的人百年来就只有你一个,我又岂会不知道。”

    顾长德点着头,悠悠哉哉的喝着葡萄汁,“不愧是暗夜少主,没我想象的那么不谙世事,只是你现在变成这样,就没有想过到底是被谁害的?”

    “是谁害我我自己会去查,不劳你费心,你想在这做你的闲云野鹤我不阻止,但是,你若是想跟三十年前一样做出什么有损暗夜的事,我绝对不允许!或许你觉得现在的我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资格,但我不怕告诉你,只要我活着,这天底下就没有人可以对我要守护的东西为所欲为。”

    顾长德当初离开暗夜的时候还没有这位年轻的少主,这么多年来他没有亲眼见过这位尊贵的姑娘,现在一见,她当真配得上暗夜神祗。

    他垂眸笑了一下,“你可曾想过,如果我真的是顾家的害群之马,为什么在我离开顾家这么多年之后,你还会被人暗算?小少主,有些事连亲眼看见的都不一定为实,又何况只是听说的?过去的我也跟您一样,以为只要安安分分就能颐养天年,可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越是安分的人,就越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样的话是她活到这么大从来没人对她说过的,他到底是不是背叛过暗夜,她无法分辨,她不愿轻易相信,何况是一个被大长老长期挂在嘴边排斥的一个人。

    怪半仙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他不在乎的笑了笑说:“你不信我也是应该的,没关系,现在的生活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我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万事小心,如果到最后真的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你可以回来找我。”

    司徒葵没有回答他的话,顾家是她最大的怀疑目标,他也姓顾,虽然脱离顾家多年,但也改变不了他身体里流着顾家的血。

    她神色凝重的看这怪半仙,“我不管你跟顾熙是什么关系,我的事不需要他知道。”

    这话让怪半仙有些意外,他转头看了一眼前屋,“你是说,他不知道你是谁?”

    “他怎么可能知道,他又不是你们法族的人。”

    司徒葵的话近乎肯定,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内心想要将顾熙跟顾家自动分离的想法。

    怪半仙微微挑眉,有点不懂。

    看那小子的样子,摆明是知道她是谁,可是她却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

    这小子到底在心里憋着什么坏呢?

    果然顾家人都比别人多一个心眼

    “你这丫头看上去挺精明的,实际上……”

    怪半仙一边摇头一边咂嘴,“得了,你自己小心点就行,以后要是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随时来找我,你要是真顾忌我姓顾,忘了也行,反正现在大家都叫我怪半仙,比起顾长德,我更喜欢现在的名字。”

    信不信他,司徒葵还得好好想想,一朝一夕间的她做不了决定。

    “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司徒葵正打算走,怪半仙突然叫住她,“欸对了,前段时间有一个男的上我这来打听过你的情况,说是你的性格反差太大,怀疑你不是原主。”

    “谁啊?”司徒葵有点惊讶。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是那个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干的人到处查她?

    怪半仙摇了下头,“不知道,是个男的,年纪轻轻,人长得还可以,绷着一张脸,看起来像是你欠了他钱。”

    “怎么可能,我没有欠任何人钱,这种无头烂账你可别往我身上安。”

    司徒葵说完,仔细想了一下怪半仙的形容,嘴角一抽,忍不住骂了句娘。

    特喵的,他说的该不会是肖怀旭那傻缺吧,这二逼玩应,还特么有完没完了

    ——

    回去的路上,司徒葵扭着身子,两条胳膊架着车窗,看着车外。

    顾熙看了她好几次,都没有等来她的转身,心里的一丝丝甜总是忍不住的从那好看的嘴角往外溢。

    她说他不是法族的人,这是不是说明在她的心里已经开始对他信任,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好的开始。

    “还在生气吗?”顾熙问。

    “哦,生气。”司徒葵头不回,说话的声音有些无精打采,像是在想着什么。

    她能回答他,应该没有那么生气了吧,顾熙心里想着。

    “司徒葵。”

    清澈而温柔的声音叫的司徒葵一怔。

    他很少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她,虽然“司徒葵”三个字已经被她默认成是她自己,但从他的嘴里叫出来,她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来得及收敛的眼中带着一些顾熙看不懂的情绪,“干嘛?”

    顾熙看着她说:“别胡思乱想。”

    司徒葵正了正身子,骄傲的小脸转向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胡思乱想,你窥探别人内心的能力升级了?现在不用碰我也能知道?”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

    顾熙凝眉的动作司徒葵清楚的看在眼里,她默默的敛回视线。

    她不否认她的确在想一些想不明白的事,只是这件事跟他以为的不一样,太多事情交杂,她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不够用了。

    她以为自己安安静静的就能把所有事情顺清楚,但实际她却高估了自己,这些复杂的人和事加起来她怕是要整理个三天三夜才能有个头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