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帝当自强〕〔万界最强领主〕〔总裁的混世魔妻〕〔我和如烟姐姐的故〕〔今生再一次重逢〕〔大吉大利今晚杀敌〕〔神医凰后〕〔魔兽之狂乱贵公子〕〔一世妖神三世妃〕〔都市修仙天尊〕〔超级兵王(步千帆〕〔圣魔〕〔恶魔总裁霸道宠:〕〔降临在海贼的天魔〕〔都市火爆兵王〕〔丑女种田忙:邪王〕〔执宰诸天〕〔巅峰都市强少〕〔殿下,娘娘跑路了〕〔神棍小村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56】 我已经认真了
    顾熙视线一转,刚好看到坐在何美身边的人正朝着这边看。

    他佯装没看见的敛回视线,看向司徒葵问:“刚刚你喊伯母的那个人是谁?”

    “肖怀旭她妈。”司徒葵低头看着菜单,没有发现那顾熙脸上一瞬间的不满。

    沉默一瞬,顾熙又问:“刚才我如果没听错的话,你好像跟他们说我是你男朋友?”

    闻言,司徒葵饭菜单的动作顿了一下,她没抬头,像是故意在躲避他的目光,“随便拿你当当挡箭牌,别太认真。”

    “我已经认真了。”

    司徒葵抬起头,没说话,静静的跟他对视了将近一分钟。

    顾熙重申道:“认真点不好吗?或许你也可以认真试试。”

    他的颜值,他的身材,他的能力,他的体贴,他的种种都让司徒葵控制不住自己去跟他认真,可她有她的担心,他是顾家的人,不管他跟顾家有什么隔阂都改变不了他姓顾的事实。

    她怕,打心底里的怕。

    “点菜吧。”司徒葵递过菜单,结束这个她不想涉及也不愿多想的话题。

    顾熙没有逼她,他知道这种事急不来,也没想一朝就让她回到他身边。

    结束了这个话题,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不过何美那一桌的气氛看起来就没有那么和谐了。

    一般情况下,一群女人坐在一起应该是话题不断,也是她们那边却偏偏安静的要命。

    顾熙留意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也就懒得再去理会。

    看了一眼面前的人,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吃什么都香,顾熙笑了一下问:“真的不打算跟我说说你今天的目的?”

    司徒葵一边嚼一边说:“饭桌上别说那么扫兴的事,你就当我是单纯的请你吃顿饭,难道不好?”

    顾熙点了下头,“好。”

    也是,她从小就被一群人维护,哪里会懂得怎么报复别人,这种事还是让他来做好了。

    何美把这些人聚到一起请顿饭多不容易,没想到还没开始就被司徒葵这个小贱人给毁了。

    一顿饭吃的冷冷清清的,但好在是吃完了,何美叫了服务员来买单,司徒葵第一次回头看了一眼,嘴角上还露出一丝坏笑。

    过了一会,服务员拿着何美的卡走过来说:“抱歉女士,您的卡被冻结了,麻烦您换一张。”

    “冻结?怎么可能?”何美愕然的拿过卡看了看,随后又拿出一张递给服务员。

    又过了一会,服务员再次走了回来,“抱歉女士,您的这张卡也被冻结了。”

    服务员来来回回跑了三四趟,说的话完全一样。

    司徒葵噗呲一下笑出声,顾熙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当服务员再次拿着卡走回来的时候,餐厅的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这里可不是什么路边摊,来来回回让服务员拿着被冻结的卡跑了几次这种事他们还是头一次见过,这人到底是来吃饭的还是来闹着玩的?

    “怎么,还不行吗?”

    何美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毕竟是她约的这些人说要请客,最后却丢这么大的人。

    服务员一脸为难的说:“真的很抱歉,这张也不行,您有没有现金。”

    何美想说现在谁没事会带现金出门,但是看了看周围的人,她也不好意思在这种地方撒泼。

    “服务员,买单。”

    司徒葵打了个响指,笑盈盈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和中带着那么一丢丢的故意。

    何美看了看手里那五六张被冻结的卡,突然反应到什么,她一把推开正准备走过去的服务员,手里的卡啪叽一下全都仍在了司徒葵面前,“司徒葵,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司徒葵摸着吃饱的肚子,看着面前的一摞银行卡笑了笑说:“你说是,就是呗。”

    她的坦然气的何美差点一巴掌甩过去,她隐忍的握着拳,瞪着司徒葵,“你凭什么冻结我的卡?”

    “我冻结你的卡,是因为我有能力冻结。”说着,司徒葵两手在椅子扶手上一撑,懒懒的站起,看向何美。

    她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也没有因为自己做的这些而感到愧疚,她的音量足以让这前前后后的所有人听见。

    “你要是一定想知道我凭什么的话,也不难,就凭我是司徒家百分之六十财产的持股人,你拿着我的钱到处挥霍,拿着我的钱到处拉拢关系,请人吃饭,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停你的卡?别说是你,就连司徒海的卡也被我停了,以后你可以把你自己私藏的积蓄拿出来花了,因为从现在开始,你别想在动用公司的一分钱,不然,我就抽股,卖了公司,司徒海愿意养小三是他的事,我没义务帮他一起养。”

    何美是小三的人虽然人尽皆知,但也没人会这么不留情面的说出来,如今这话从司徒葵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点耐人寻味。

    上层人士当中有谁没听说过司徒葵的,他们全都知道司徒家的大小姐是被文媛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金丝雀,娇弱之余没有一点过人之处,可是她刚刚的这番话却完全推翻了大家对她的印象。

    今天这场戏是司徒葵自己安排的,顾熙并不打算搅和,他坐在那看着她,反正只要她不吃亏,他无所谓。

    服务员过来买单,顾熙直接拿出一张鎏金黑卡递了过去,这张卡乍一眼看上去跟普通黑卡没什么区别,服务员自然是不会分,但邻座一个眼尖的男人却看到了上面的某个标记。

    他脸色一变,惊恐的看了顾熙一眼。

    买了单,顾熙起身拉起司徒葵的手,“走吧。”

    司徒葵淡淡的瞥了何美一眼,正准备走,脚步又故意停了一下。

    她背对着何美,稍稍转过头,“对了,听说你从警察局出来,是因为六个证人一夜之前全都一起死了,你的运气可真好。你今天找来绑架我儿子的一共有三个人,要不要让那三个人也用同样的方法死一次?或者,你等着警察明天上门,再进警察局享受一下?”

    话音一落,餐厅里一阵哄闹。

    之前何美为什么会被放出来一直是个谜,毕竟证人死在警察局这种事说出去影响声誉,所以警方那边一直是处于保密的状态。

    现在这件事被司徒葵这么说出来,简直震惊四座。

    一夜之间死了六个人,死谁不好,这么准死的偏偏是能证明何美买凶的六个人,如果说这事跟她没关系,谁信?

    听着周围的唏嘘声,何美脸色惨白。

    之前的那些事已经让肖母颜面扫地,今天她能来是因为肖山劝了她半天,说什么终究是亲家,面子上弄的太尴尬别人看了要笑话的。

    可是这人不懂的收敛,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这种事,绑架孩子,就算再怎么样对一个孩子下手也太缺德了。

    肖母终于忍不住了,她蓦地起身,二话不说直接就走。

    她何美丢得起这人,她丢不起

    何美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一时间找不到话来反驳,她的安静像是心虚。

    司徒葵金色的眼底沉了沉,“警告你,下次你要是再敢动我儿子,就不是冻结银行卡这么简单了。”

    ——

    离开酒店,顾熙没有多问什么,车里,他淡淡的笑了一下。

    司徒葵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笑的?”

    顾熙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头。

    看得出来,从酒店出来之后她的心情就没那么好了。

    “我可以让她随时消失,只要你开口。”

    司徒葵没有在意他亲昵的动作,她稍稍转过身子面向他,“你是不是觉得她绑架了我儿子,而我却只做到这种程度,对她来说太仁慈了?”

    顾熙没有否认,嗯了一声。

    “哎。”司徒葵叹了口气,像是对他的不理解有点失望,“让一个人在这个世上消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可对于那个消失的人来说,这并不是最好的惩罚,人死了,就什么痛苦都没了,这样的报复有什么意思?何美母女这么对我,无非就是觊觎我手里的那点财产,对她来说,这个世上最重要的就是钱,她动了我最重要的人,我夺了她最重要的东西,这不是很公平吗!”

    顾熙笑着摇了摇头,“这种事也就只有你能想得出来。”

    司徒葵认真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别小看我的报复,你难道没看到肖怀旭他妈脸色多难看吗,而且还提前走了,何美第一在乎的是钱,第二在乎的就是司徒文的这段婚姻,我虽然不去抢,但我也没说过不去破坏啊!”

    “嗯,想法挺好的。”

    这话是赞扬?

    可是看着他的表情怎么不像是在夸奖她,反而像是在嘲笑她的小打小闹呢?

    司徒葵一生气,弩了弩嘴说:“你那是什么反应,你除了让她消失,有能耐你打击报复一个给我看看。”

    闻言,顾熙笑了笑,“你倒是难住我了。”

    让顾熙打击报复,他还真的从没做过这种事,不过试试,也是可以的。

    从酒店出来天色就已经暗了,穿梭在路灯下,车里又一瞬间的安静。

    顾熙看了她一眼问:“真的不用去我那?”

    司徒葵摇了摇头,“不了,我答应豆包今天早点回家。”

    “真的只是这样?”

    司徒葵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顾熙勾唇笑了笑,“你难道不是因为害怕跟我单独在一起,所以才要回家?”

    司徒葵的想法被说中,她默默的把头转向一边不说话。

    蓦地,顾熙油门踩到底,突然调转车头,司徒葵一怔,“你要带我去哪?”

    “一个你一定会喜欢的地方。”

    ——

    肖山原以为何美请吃饭,肖母回来的时候多少会对她们母女的坏印象改变一些,没想到她一回来,二话不说直接说要退婚。

    “这又是怎么了,好好的吃顿饭,你们是打起来了吗?”

    肖山到现在为止还是不想放弃跟司徒家的联姻,两家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关系了,虽然儿媳妇的人选从司徒葵变成了司徒文,但他还是觉得这段婚姻有必要维系下去。

    肖母把手里的包往沙发上一扔,气愤的说:“我不同意,我死都不同意怀旭娶何美的女儿,简直太恐怖了,老肖,我知道这么多年你跟司徒海的关系都还不错,但你不能让咱们的儿子往火坑里跳,你知道何美为什么会被警察放出来吗,因为证明她买凶的那些人一夜之间全都死在了警察局,六个,六个证人同一时间全都死了,你难道一点都不害怕吗?”

    闻言,肖山脸色一僵,“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刚刚在酒店吃饭刚好遇到小葵,是小葵亲口说的,何美也没有反驳,以她的个性,如果是小葵信口雌黄她怎么可能一句话都不说任由她胡说八道!”

    肖怀旭从房间里出来刚好听到肖母说到司徒葵,“妈,你刚刚说什么,你见到司徒葵了?”

    看到肖怀旭,肖母生气的坐在沙发上,“是啊,她跟他男朋友去吃饭,刚好遇到,我就不明白了,那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被我们家给错过了,那何美简直就不是人,居然还找人去绑架小葵的孩子,虽然那孩子不是我的孙子,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她怎么能狠下心对一个孩子下手?有其母必有其女,看看司徒文之前开车撞小葵就知道,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总之我不允许你跟她订婚。”

    肖母说了这么多,肖怀旭却只听到了“司徒葵跟她男朋友一起吃饭”这一句。

    他蹙起眉心,问:“男朋友?她男朋友是谁?”

    说道这个,肖母认真的看向他问:“之前你不是说张家闺女被赶出培训班是一个不知道身份的人做的吗?这个人是谁?”

    肖怀旭眼眸一缩,脸上浮出一抹恶意,“你是说那姓顾的?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姓顾的?”肖母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姓什么,不过听小葵说,他好像挺有能力的。”

    肖怀旭不屑的冷笑一声,“能力,在她的眼里,他当然有能力,只是我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快就接受了。”

    “接受什么?”肖母问。

    肖怀旭不愿意多提,他摇了下头,“没什么,妈,我跟小文的事您就别管了,我有分寸。”

    一听这话,肖母急了,“所以你的意思是还要跟她订婚?”

    “只是订婚,毕竟是之前就定下来的事,至于结婚,以后再说。”

    在肖怀旭的心里,他多少还是给自己留了些退路的,现在他在意的不再是司徒文,而是司徒家的财产,司徒葵虽然手里有百分之六十,但司徒海毕竟还是公司的董事,公司最后落入谁的手里还是未知数,只要司徒文能在培训班上拔得头筹,在司徒家她还是有很大的希望。

    至于司徒葵,就算她依靠了那个男人又能怎样,鹿死谁手,走着瞧。

    ——

    文媛和文昌宏从公司回来才知道司徒晗尧今天没有上学的事。

    司徒葵没有把小家伙被绑架的事跟钟叔说,司徒晗尧自己也没有提,文昌宏还以为他是哪里不舒服才被接回来,晚饭的时候一直小心翼翼的问长问短。

    小家伙情绪不怎么高,一直看着时间,眼看着就十点了,司徒葵还没有回来。

    老爷子听钟叔说晚饭前司徒葵是跟顾熙一起出门的,心里还挺高兴,可看着孩子这样,怕是不怎么喜欢那个人。

    “晗晗,很晚了,要不要你先上楼睡觉?”

    司徒晗尧再次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摇了摇头,“我想等妈咪回来,她说今天会早点回来的。”

    文昌宏为难了一下说:“要不然晗晗先去洗澡,说不定等你洗了澡妈咪就回来了。”

    老爷子对顾熙印象不错,再加上司徒葵已经不是第一次夜不归宿了,要是他们最后真的会在一起,又何必在乎这一天两天的。

    把小家伙劝上了楼,文媛坐在一旁微微蹙眉,“爸,您这是再做什么呀,小葵昨天就没回来,姑娘家的也不知道注意点,您还这么由着她,不行,我要打个电话,让她今天一定要回来。”

    ------题外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