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萌兽掌控者〕〔冥界典刑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咸鱼大进化〕〔快穿之推倒那个渣〕〔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快穿系统:男主别〕〔极品道士闯三国〕〔穿越之极品农家〕〔绝色龙妃很嚣张〕〔贴身军医〕〔大道成渊〕〔吴半仙儿的锅〕〔墨羽笙箫传〕〔血狐传〕〔少帅大人,请高抬〕〔亲爱的少帅大人〕〔从那天起开始崩坏〕〔作死的侧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55】 见面礼
    耳根不由得烫了一下,司徒葵忍着笑,扭了一下脑袋,躲开他的手,“哪这么多废话,快点上车。”

    好想一亲芳泽,却又不忍心破坏她精心准备的精致,那晶莹的唇若是让他给吃了,凭她的傲娇会不会跟他翻脸?

    想想,挺危险的,还是忍忍吧。

    车门刚关上,顾熙还没等上车,院子里,司徒晗尧小腿捯饬的飞快,朝这边一边跑一边叫,“妈咪。”

    顾熙回头,司徒葵也摇下了车窗。

    小家伙跑过来,扒着关上的车门,一脸严肃的说:“你去哪,我也要去。”

    闻言,顾熙脸黑了一下。

    虽然是亲儿子,但这儿子跟他一点都不亲,第一次约会要是把他带着,怕是又要给他吃瘪了,他总不能把关麦旭也带来哄着他吧。

    顾熙为难的看了司徒葵一眼,司徒葵两条胳膊架着车门,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豆包乖,阿葵今天有事,改天再带你出去吃饭好不好?”

    小家伙不太高兴的看了顾熙一眼,“妈咪是要去跟这个叔叔约会,觉得带着我不方便吗?”

    司徒葵笑了笑说:“不是因为跟他出去带着你不方便,而是因为我今天有事要做不方便带你,你乖,快点回去,再过一会外婆和阿公就回来了,阿葵今天会早点回来的。”

    小家伙情绪低迷的垂下头,“阿葵以前跟启泽叔叔出门都不会丢下我,我还是喜欢启泽叔叔。”

    顾熙:“……”

    说来说去这小东西还是来威胁他的,都一天了,他这气是不打算消了?

    顾熙打开后座的车门,拿出一个新的手机盒,“给你。”

    司徒晗尧看了一眼,没有伸手去接,似乎有点不稀罕。

    “关麦旭给你的。”

    闻言,司徒晗尧又看了他一眼,然而这一眼却多了一点嫌弃。

    连关麦旭都知道送他礼物,他追求他妈咪居然空手来的,真没趣。

    小家伙伸手拿过新手机说:“我会自己谢谢他的。”

    顾熙没说什么,无声笑了一下,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紫色的琉璃石。

    没有被打磨过的石头凹凸不平,却能看到它上面每个棱角都带着水晶般的灵气,仿佛像是活动的泉水在这块小小的石头里流转。

    琉璃石上嵌着一条银色的链子,做工不是十分精致,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不懂手工的人亲自做的。

    链子轻垂,紫色的石头摊放在他的掌心,递到了小家伙的面前,“见面礼。”

    司徒葵眼眸一缩。

    这东西别说司徒晗尧没见过,就连她都没见过,这可是稀世的好东西啊,这家伙居然拿来送人。

    司徒晗尧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他却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这块石头吸引。

    刚想伸手去拿,突然,另一只手从车里伸了出来,确切点说,是司徒葵半个人都从车窗里伸了出来。

    她一把拿过琉璃石,愕然的看着顾熙,“这东西我们不能收。”

    顾熙笑了笑,“你的不是这个。”

    司徒葵愣了一下,“我儿子也不能收。”

    顾熙惋惜的点了点头,“那就扔了吧。”

    ……靠

    这块石头,其实司徒晗尧还是挺想要的,虽然看上去还不如他手里的新手机值钱,但是他的视线却舍不得从那上面移开。

    司徒葵拿着琉璃石踌躇了一下,问:“这东西很贵?”

    顾熙摇头。

    这东西哪里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根本买不到。

    司徒葵以为他说不贵,瞥了他一眼,“我才不信。”

    顾熙笑了笑,按着她的肩膀,把她那探出来的大半个身子给按了回去,想想她现在后半截在车里的状况,顾熙有点想笑。

    她的裙子那么短,翘起来得是什么样啊

    “好了,给他吧,反正这东西现在在我身上也没什么用。”

    这块琉璃吸收着大量灵气,小家伙身体里流着他的血,又有赤鱬的力量,这块石头放在他身边最合适不过。

    司徒葵虽然不知道这块石头是什么来头,但她却知道一定不简单,她不想欠他太多,可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也只能越欠越多了。

    ——

    车里,司徒葵叹了口气,“上次在鬼市,那些话我只是随便说说的,他还是个孩子,你干嘛那么认真?”

    顾熙开着车,笑了一下,“你知道那是什么?”

    司徒葵摇了下头,“不知道,但我知道它比鬼市的那些烂石头值钱很多。”

    “你还真是个财迷,什么都能用钱来衡量。”

    闻言,司徒葵不满的侧过身子,“对啊,我是财迷,我是只会用钱来衡量,我虽然不知道那块石头是什么来历,但我知道它一定很贵重,甚至……”

    话说一半突然没了声,顾熙看了她一眼,“什么?”

    “甚至有可能他是你一直佩戴的东西,甚至比你的戒指还要久远。”

    她猜的没错,那块琉璃石的确在他身边了三十年,也正因为这样,他熟悉它的安全性,也了解它的用途,所以才会把它给那孩子。

    见他只是笑笑没说话,司徒葵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不满的弩起嘴,“我虽然爱占便宜,但也不想平白无故欠你这么大个人情,一顿饭换来一块罕见的石头,我这顿饭请的可真值。”

    “不用太在意,那块石头不是为了让你欠我,而是为了买通那个小子,免得他总在我面前提那个医生。”

    “……”司徒葵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俩家伙怎么都这么小心眼?

    顾熙看了她一眼,“就算不讨好他,也总不能让他讨厌我吧,不然你夹在中间多为难。”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司徒葵不走心的嘟囔。

    顾熙握住她的手,“你说呢?”

    司徒葵看着他,“你是不是是误会什么了?”

    “有吗?”

    “有。”司徒葵很肯定的说。

    “比如?”

    司徒葵手一抬,连带着他的手一起举起来,“比如我们就不是这种随便牵牵小手的关系。”

    她的耿直让顾熙莫名的开心,他说:“看来现在光是牵手已经满足不了你了。”

    司徒葵嘴角一抽,“你放……”

    “你还觉得我们现在不熟?”顾熙打断她的“口粗狂言”。

    司徒葵噎了一下。

    顾熙又问:“你认为怎么样才算熟?”

    怎么样才算熟?

    他还想怎么样,亲也亲过了,抱也抱过了,睡也睡过了。

    想到这些,司徒葵一阵懊恼,她这两天到底都做了什么呀,真是抽了疯了。

    一声愉悦的轻笑,顾熙被她的这些想法逗的忍都忍不住。

    司徒葵皱了下眉,瞪他,“笑个屁。”

    顾熙摇了摇头,笑声怎么都停不下来,“没什么,就是觉得我们亲也亲过了,抱也抱过了,睡也睡过了,应该挺熟了。”

    “雾草,你是鬼啊?”司徒葵惊恐的看着他,慢慢的,视线落向他的手。

    她怎么忘了,法族的人一般都会有些异于常人的本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蓦地,她甩开他的手,“顾熙,你知不知道窥探别人的内心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

    顾熙也不掩饰,笑着说:“没有别人,我很少跟别人有肢体接触。”

    这话说的让司徒葵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了,她气急败坏的,有点哭笑不得,“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每次碰到我都知道我在想什么?你每次跟我动手动脚的并不是在占我便宜,而是在偷我的想法?”

    顾熙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她说:“如果我说我是很认真的在占便宜,你会不会生气?”

    司徒葵:“……”

    半晌,她突然伸出手,顾熙看了她一眼。

    “想不想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司徒葵问。

    顾熙挑了一下眉梢,握住她的手……

    想打人,往死里打的那种,你不还手,行不?

    ——

    顾熙把车听在一家知名连锁酒店,这里的环境虽然不是z市最好的,但名气和菜品却是数一数二的。

    这里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包厢,座位与座位之间只是一面屏风隔断,多了几分古韵,也少了几分隐私。

    能来这吃上一顿饭的人一般都是口袋里有几个钱的,不然都不好意思进这个门。

    司徒葵查到何美今天请了几个贵妇在这吃饭,其中有肖怀旭的母亲,还有沈汐浩的姑姑,也就是被她二次送进医院的常磊的妈。

    估计是这段时间她的事多少连累到了她在这些妇人当中的地位,所以今天刻意出来找找存在感,不过她的心也太大的点,自己都做了什么心里没点逼数吗,还敢出来嘚瑟。

    司徒葵位子是提前订好的,跟何美订的是同一层,她跟顾熙进来刚好看到她们也才刚刚到。

    顾熙一眼就认出何美,他看了司徒葵一眼,“原来还真是一顿鸿门宴。”

    闻言,司徒葵抬头看他,眉眼一弯,笑着挽住他的胳膊,“是啊,鸿门宴,怕吗?”

    看了一眼她的手,就冲着她这主动的架势,就算眼前是刀山油锅他也非得陪她走一遭。

    “要我做什么?”顾熙温柔的眼中带着浅笑。

    “不需要,你只要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就好。”

    她想玩,顾熙根本没有理由拒绝,他轻轻勾了一下她耳边的发,本就扎眼的两个人又弄的这么暧昧,想让人不注意真的很难。

    沈晴坐的位置刚好一抬头就能看到这边,司徒葵两次送她儿子进医院,就算她化成灰她也能认出她来。

    司徒葵既然敢来就不怕被人看,就算她们没看到她,她也打算自己走过去打招呼。

    她挽着顾熙的手臂,亲昵的就像两个交往很久的人。

    “伯母,好巧。”

    在场的人有何美,而她却跟肖怀旭的母亲打了招呼。

    何美脸色一沉,看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这个人她从来没见过,自然也没放在眼里。

    肖母看着司徒葵手挽着别的男人走过来,脸色有点僵持。

    “小葵啊,你怎么会在这?”说着,肖母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顾熙。

    实际上打量顾熙的人不止肖母一个,虽然过了五年,肖怀旭也要跟何美的女儿订婚了,但司徒葵跟别的男人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还是会让这些八卦的夫人好奇一阵子,甚至还会拿这个男人跟肖怀旭做对比。

    司徒葵原本只是一只手挽着顾熙,被肖母这么一问,她脸上的笑意加深,小鸟依人似的转身靠在顾熙身上,缠上另一只手在他的胳膊上,“跟男朋友出来吃饭,没想到会在这遇见您。”

    “男朋友?”肖母惊讶的再次看向顾熙,心里的失落不经意间在脸上流露出来。

    何美约她出来吃饭就是想巩固一下两家的感情,现在看到她这个反应,何美心里当然不会甘心。

    她轻嗤一声,不屑的说:“才离开家几天,居然连男朋友都有了,恭喜你啊,回去我跟你爸说说,也好让你把男朋友带回家来给你爸看看。”

    司徒葵嘴角勾着笑,没说话。

    何美又说:“不知道你的这个男朋友是做什么的,看着眼生,好像没在什么宴会上见过。”

    宴会?

    好男人都要让她在宴会上见过吗?又不是出来卖的鸭子

    司徒葵不计较她的肤浅,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在那皮笑肉不笑的低下却是暗藏汹涌。

    她抬头看了一眼顾熙,痴迷的目光差点连顾熙都觉得她倾心他已久。

    “他呀,无业游民一个,没什么正经事儿做。”说着,她看向何美,“不过你要是问他能做什么,他倒是可以让人关在警察局里出不来,把人赶出培训班回不去,或者,让一个集团产业一夜之间破产,仅此而已。”

    这些话单单说出来没有一句可信的,可巧的是,她说的这些全都是发生在她们身边的。

    何美在警察局关了那么多天,没有审判,没有任何理由,甚至连探视都不能。

    张家女儿莫名其妙被赶出培训班,张家好好的生意一夜之间变成负债累累,她们当中好几个人的孩子都在培训班,发生了什么她们心里全都清楚。

    一众人看顾熙的目光不由得变了,就连何美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瞬间的胆怯。

    顾熙那张半冷不热的脸没有笑容的时候看上去很严肃,眼中仅有的那一丁点温柔也就只有司徒葵一个人看得出来。

    气氛被司徒葵的一句话凝结到冰点,她笑嘻嘻的看着顾熙说:“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顾熙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跟着服务员来到司徒葵订好的位子,顾熙走到她身后帮她拉好椅子。

    这样的动作在别的女人看来也许是一种绅士的行为,但不管是他还是司徒葵,都把这个动作当成理所应当。

    司徒葵生来就高人一等,天生的王者,被人奉在云端,享受着所有人的礼遇,虽然她现在不再是暗夜少主,但十几年的习惯又岂会说变就变,更何况顾熙这无意间的动作就跟以前暗夜的那些人一样,让她没有任何隔阂感。

    顾熙坐在司徒葵对面,看了她一眼,终于忍不住问:“就这样?”

    司徒葵挑了一下眉梢,似笑非笑的说:“当然没这么容易。”

    “还有什么后招?”顾熙很冷静,既然知道是鸿门宴,当然也知道她是蓄谋已久,只是,她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他到现在还弄不明白。

    司徒葵金色的眸子眯了眯,两条白皙的手臂架着桌面,朝这他面前凑了凑,“你不是会偷我的想法吗,还问什么?”

    他是可以偷她的想法,但如果她一直刻意脑袋放空,他又能怎么办?

    顾熙笑了一下说:“以后除非特殊情况,我不会再这么做。”

    司徒葵用眼睛瞟他,“什么是特殊情况,听起来像是忽悠我。”

    平时不见她这么谨慎,现在却来怀疑他的话,顾熙被她逗笑,“我在你面前的可信度就这么低?”

    司徒葵抿着嘴点了点头。

    “那你还叫我陪你来演戏?”顾熙好笑的看着她。

    司徒葵抿着嘴笑了笑说,“我这是在给你机会,好好把握,知道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