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一代帝王〕〔禀告王爷,王妃爬〕〔大降头师〕〔海贼之咸鱼乌鸡〕〔我真是良民〕〔退役特种兵之刺激〕〔校花的近身武神〕〔玩宋〕〔魂铠战记〕〔九霄阴阳决〕〔绝品小相师〕〔位面书屋〕〔宅男鬼阴路〕〔都市无敌修罗〕〔盛唐破晓〕〔重生之无双魂帝〕〔从绝地求生开始的〕〔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美漫之诸天仙武〕〔吾名弑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45】 跟他们老大抢人
    司徒葵随意的笑声气的常磊脸都绿了,上课第一天就被踹进了医院,先不说上课进度的问题,就是他的面子在这些人面前也都付之一炬。

    这笔账不好好算算,以后在z市他还怎么混?

    好歹他也是市长的外甥,这么丢人,丢的也是他舅舅的人。

    常磊凶神恶煞的瞪着司徒葵,“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不如你吗?我们所有人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进来的,只有你……”

    “喂喂喂,常磊,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她也是凭本事进来的,你就别拿这话说事了,换换台词。”吴伟看戏似的抱着胳膊坐在桌子上,紧要关头还出来念念旁白。

    常磊一怔,看了看大家,没人反驳吴伟的话,他有些不可思议。

    司徒葵笑着摇了摇头,像是在嘲笑她他的无知,“麻烦让一下。”

    正准备往座位里走,常磊突然一把扯住她的胳膊,见此,乔克脸色倏变,蹭的站了起来,“常磊,你干什么?”

    乔克站起来的同时肖怀旭下意识的也要起身,却被司徒文给拉住了。

    司徒文拧着眉,摇了摇头,紧紧的抓着肖怀旭的手,肖怀旭知道自己的反应过大,慢慢的又坐了回去。

    常磊看了一眼异常激动的乔克,冷哼一声说:“乔大少什么意思啊,这才没多久吧,你们两个就勾搭上了?”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你信不信……”

    乔克的话还没说完,司徒葵身子一侧,另一只手压住他抓在她手臂上的手,猛地一推,一个漂亮的换位,砰的一声常磊的头一下子砸在了桌子上,司徒葵按着他的手用力向后一压,常磊疼的他哇啦哇啦直叫。

    “常磊是吧,看来你是在医院待久了出来有点不适应,要不,我再把你送回去,你看怎么样?”

    “啊!疼!我错了,我错了,你快点放开我,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

    这点小事也值得他后悔吗?

    司徒葵冷冷的笑了一下,“哦?是吗?”

    找麻烦,她最不怕了,昨天她亲眼见过沈市长在顾熙面前的态度,或许是想给顾熙早点麻烦吧,她笑了笑,咔吧一声。

    乔克一惊,“喂,你怎么又……”

    乔克的话说的晚了点。

    突然,“都在干什么呢?”

    东方伍走进来,看到又是司徒葵在搞事情,忍不住皱了下眉。

    听到他的声音,司徒葵手一松,无辜的转过身。

    常磊疼的已经站不起来了,他滑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肩膀,哎呦哎呦的一个劲叫唤。

    东方伍走过来看了一眼,蹙眉看向司徒葵,“怎么回事?”

    司徒葵摇了摇头,“不知道。”

    东方伍多精明的一个人,司徒葵敢坦然的在他面前说谎,是因为她有把握,他既然能让龙屠追查她的身份,很明显他早就开始怀疑了,不然他也不会刻意安排咖啡厅那次。

    东方伍看了她很久,无奈的垂下视线看向常磊,“你没事吧?”

    常磊疼的话都说不出来,司徒葵替他说:“他没事,胳膊断了而已,我帮他叫救护车。”

    看着坐在地上疼的乱叫的常磊,肖怀旭忍不住皱起眉。

    一个人就算是失忆,就算是真的忘记了过去的一切,但也不可能做出这么多以前不会做的事。

    踢断别人的肋骨,掰断别人的手,她的这些动作看起来都是不经意,但却像是做惯了的事。

    送走了常磊,司徒葵坐回座位给沈汐浩发了条信息,信息的内容有点欠揍,但她心里却莫名的有点舒坦。

    司徒葵:

    ——

    上一次她把人家踹进医院可以说是无意的,可是这次,顾熙隐隐约约的感觉这丫头像是在故意找事。

    他问过沈汐浩,沈汐浩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是常磊找茬,然后被收拾了。

    沈汐浩在电话里不但没有因为他表弟再次住院生气,反而笑的那叫一个高兴,口口声声说自己的表弟废物,顾熙也挺无奈的。

    不过这件事沈家没有找麻烦就好,只要司徒葵没事,他懒得管。

    已经两天了,他打的电话司徒葵一律不接,发信息给她她只会敷衍的回一句,这种吊人胃口的事不像是她会做的,顾熙有点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侦探社。

    “肖先生,司徒葵的资料就这些了,上次跟你说了,她这五年过的挺困难的,没什么特别的事,每天上班下班,除了一个叫苏启泽的医生之外,她也没什么朋友。”

    这些话肖怀旭前几天来的时候已经听他说过了,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怀疑司徒葵不对劲。

    “我想知道她在回z市以前的性格怎么样。”

    闻言,小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性格,性格就那样呗,不喜欢跟人接触,挺内向的。”

    没错,肖怀旭想听的就是这句话。

    他蹙起眉,“她回到z市以前一直都是内向吗?”

    小刘怪异的笑了几声说:“这话有意思了,难道有人会中途变了性格?从内向变外向?”

    肖怀旭没说话,因为他知道就算他说了他也不会相信,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她的确从内向变成了外向。

    司徒葵的事小刘只查到这些,资料放在一边,一旁,调查顾熙的资料跟司徒葵的相比简直是少得可怜。

    只有一张纸,而且还没有写满,大部分全都是空白。

    小刘突然想到什么,又说:“对了,司徒葵的孩子有点特别……”

    “我不想知道那个孩子的事,你不用跟我说。”肖怀旭打断他的话,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来他对这个孩子的厌恶。

    小刘犹豫了一下,觉得不说有点可惜,但既然人家不想知道他也不能逼着他听。

    他拿过那张单薄的纸,递到肖怀旭面前,有点为难的说:“这个人……他是不是有什么高端背景啊,我查了这么多天,除了他的姓名和年纪之外,任何有关他的信息都没有查到,他的资料好像被人加了密,可是据我所知,只有军防或者某些秘密高官才会有这样的加密程序。”

    肖怀旭已经猜到他的身份不简单,但却没想到会不简单到这个地步。

    他皱起眉,“一点都查不到吗?”

    小刘摇了摇头,“这种高级加密,别说是我了,就算是调查局的人来了都没办法,这应该是国际加密程序,肖先生,你查这样的人,当心摊上大事。”

    肖怀旭没说话,心里却在猜想,既然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为什么会跟司徒葵认识?如果他的身份真的像这个侦探说的那样,他又有什么理由看上不贞不洁还带着一个孩子的司徒葵?

    小刘瞟了一眼资料,说:“这个姓顾的虽然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却丝毫没有掩饰他跟司徒葵的接触,肖先生,这女人啊,一旦攀上高枝儿就不会在顾忌什么往日的情分,再说你们都分手这么多年了,你也马上就要跟她妹妹订婚了,我要是你,就不会再去管她的事,更何况她现在身边的男人位高权重的,一个弄不好,再把自己给坑了。”、

    小刘话是多了点,但也是好心,肖怀旭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谢谢你替我想这么多,不过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花钱找你查她,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其他的跟你没有关系。”

    肖怀旭有点后悔找了这么一个侦探,这碎嘴碎的严重,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把他查的事到处乱说。

    小刘开侦探社这么久,难得碰上这么一个大客户,那张嘴就像是开了的闸,怎么都闭不上。

    “肖先生,我也是那你当朋友才这么跟你说的,你别不爱听,这要是真出了事,就算你们家在这z市再有头有脸也扛不住,要我说你还是别查了,有什么事是这么多年都过不去的,她现在孩子也生了,男人也有了,怎么着都不会再跟你……”

    “你说够了么?”肖怀旭不耐烦的一喝。

    小刘嘴一抿,怂兮兮的点了下头。

    肖怀旭脸色不好,他拿过那张残缺不全的资料,看了看说:“他的身份查不到,但他是不是第一次来z市你总能查到吧?”

    小刘抓了抓脑袋,在电脑上搜索了一下说:“能是能,不过可能要一点时间,因为我要一个月一个月的查。”

    肖怀旭手里的a4纸被他捏皱,他说:“就查五年前,他有没有来过。”

    小刘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见他脸色很差,他也没敢多问。

    查来往记录这种事对小刘来说没什么难度,现在又有了特定的时间,就更容易了。

    他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又在网上翻腾了一段时间,半个小时后从打印机里出来一张纸。

    小刘拿出打印好的纸递给肖怀旭,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神了,你怎么知道他五年前来过z市?”

    闻言,肖怀旭眉心一蹙,一把拿过打印纸。

    看着上面的日期,他紧紧捏拳。

    果然,果然这世上不会有人平白无故的对一个拖着野种的女人感兴趣,原来,真的是他

    看着他脸色越来越差,小刘有点害怕了。

    “肖先生,你没事吧,是不是我查错了什么,你别这样啊,你这脸都青了,要不要我给你叫救护车?”

    蓦地,肖怀旭站起身,小刘吓了一跳,“肖肖肖先生,你,你还好吧?”

    “这件事不许跟任何人说,如果传出去,我就砸了你这侦探社!”

    见他就这么走了,小刘一脸懵逼。

    他说的什么事不让他传出去啊?他是有职业道德的好不好?

    “真是个怪人,都跟人家分手了还去查人家。”

    小刘一边整理桌面一边嘟囔,突然,肖怀旭又折了回来,他下了一哆嗦,惊恐的眼神像是在勘察他有没有听到刚刚那些话。

    肖怀旭丢下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这是你的酬劳,以后我不会再来了。”

    肖怀旭再次离开,小刘默默的吞了吞口水,打开信封看了一眼,“我靠,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这钱看上去比之前说好的多了一倍,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小刘拿着有点心虚。

    他想了想,刚才肖怀旭警告他不许往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

    再次看了一眼电脑上顾熙五年前来z市的记录,小刘猛地一怔,难道是……

    天呐,他该不会是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了吧

    ——

    枫园是z市风景最好的景区别墅,很多人都想在这里安置一套房子,但因为这里离市区较远,又不太方便,所以大多数人都只是想想,很少有人愿意花这么多钱在这种半山腰上买幢别墅,为的只是偶尔来住。

    肖怀旭知道了五年前顾熙来过z市,头脑一热,什么都不愿去想,直接按照小刘查到的地址开车来到枫园门口。

    这个地方他不是没听说过,顾熙住在这他也不觉得意外,他一路上都在想着他那连侦探社都查不出的身份,来到这以后,让他更加意外的是,这里跟重兵营区一样,里里外外都有人看守。

    肖怀旭从车里出来,走到敞开的大门前,门前重兵把守,不用想也知道硬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我找顾熙。”

    守门的人一般都是雷打不动,而他们却因为他的这句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能见他们老大的人全都会跟他单独联系,这种找上门来的他们一般都不予理会,听到他直呼他们老大的名字,守门的两个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敌意,随后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继续笔直的站在那。

    肖怀旭不满的皱起眉,“我说我要见顾熙!”

    见他们不动,肖怀旭壮起胆子直接就要往里冲,守门的两人手里的枪一横,肖怀旭一惊,蓦地顿住脚步。

    “谁在这大呼小叫的?”

    周扬走里面出来,有点不耐烦,这大热天的,谁乐意从屋里出来晒太阳?

    守门的两个人一个利落的转身,行了个军礼,“副官,他要见老大。”

    闻言,周扬走近看了一眼。

    查过司徒葵,周扬当然认识这个鼎鼎大名的前男友,看到是他,周扬奇怪了一下。

    这家伙来找他们老大干什么,该不会是为了司徒葵来的吧?

    他们不是分手了吗,难道是来跟他们家老大抢人的?

    周扬八卦的内心有点抑制不住激动,他扬了扬下巴,“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他们老大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见的,再说了,万一他真的是为了抢司徒葵,那他们家老大一生气崩了他,这满地的血谁来收拾

    肖怀旭不认识这个人,自然也不想跟他多说什么,“我要见顾熙,我有话问他,你跟他说,我是肖怀旭,他会见我的。”

    “呵呵。”周扬抱起胳膊笑了笑,睥睨的看着这个自以为是个人物的人,“我们老大凭什么要见你?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就跟我说,要么你就在这慢慢等。”

    话刚说完,周扬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看了一眼,他连忙接起,“老大。”

    “让他进来。”

    闻言,周扬回头看了一眼,这里离屋子这么远,他居然也知道有人来了,看来他家老大功力又见长。

    挂断电话,周扬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两个人,扬了下头。

    两人授意,稍稍侧身,让出一条路,手里的枪也收了回去。

    肖怀旭皱了下眉。

    虽然他不知道周扬接的电话里对方都说了什么,但看他的表情,应该是顾熙没错,不然他也不会让他进来。

    看了一眼远处的房子,他是怎么知道他来了的?就算看见也看不清是他吧

    周扬带着肖怀旭一路走进,进了屋子,就见顾熙一身黑衣从楼上走了下来。

    “老大。”周扬叫了一声,之后看了一眼跟进来的肖怀旭。

    顾熙没做声,理了理自己的袖口。

    一楼有个书房,他从楼上走来直接拐了进去,期间没有招呼,也没有跟肖怀旭说任何一句话,就好像人不是他叫进来的似的。

    肖怀旭跟着顾熙走进书房,顾熙早已坐好,“关门。”

    ------题外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她娇软可口[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