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全民公敌〕〔全球超脱〕〔这个地府有点假〕〔我的手机通西游〕〔魔宠的黑科技巢穴〕〔超品修仙太监〕〔重生在武侠大陆〕〔我的疯狂美女老板〕〔山村透视全能农民〕〔重生影后:帝国首〕〔最强纨绔系统〕〔极品帝魂〕〔一世帝尊〕〔大唐女装大佬系统〕〔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斗破苍穹之大陆起〕〔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43】 不要脸,勾三搭四(四更)
    顾熙跟乔东升说可以保乔克在培训班晋级,乔东升真的信了,可实际上,顾熙有能力把人赶走,却没有做不到让一个没有能力的人进入商会。

    他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司徒葵一定会保乔克,有她在,乔克进商会不成问题,顾熙也就利用这一点来收买乔东升,故意让他演一出戏。

    乔克在酒会结束之后跟乔东升大吵了一架,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文家大门前,他站了很久,却没脸进去。

    司徒葵在他家受到那么大的难堪,如果是他,这个时候他一定不愿意见他。

    电话在手里反复解锁,却始终没有拨通她的号码,除了道歉,乔克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但从电话里道歉,他又觉得缺少诚意。

    他发了条信息。

    没过一会,乔克收到回复:

    提着的那口气稍微松了松:

    司徒葵发了一个笑脸。

    二楼窗前,司徒葵已经站在那看了很久,这家伙在这站了少说也有半个小时了,他也不嫌累。

    司徒葵:

    这话一看就是在看玩笑,可是乔克却笑不出来。

    乔克:

    司徒葵:

    司徒葵正准备放下手机去洗澡,电话突然响了。

    看了一眼,是龙屠打来的,她直接接起,“又怎么了?”

    “有人在查你。”

    司徒葵挑了下眉,“查我?还是司徒葵?”

    龙屠顿了一下,“司徒葵。”

    “那随他们查,反正也查不出什么花来。”

    “你就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龙屠这个人很没有耐心,三两句话不到,就会低沉着声音像谁欠了他钱似的。

    司徒葵都习惯了,她从来没怕过他,更何况现在还隔着电话。

    她腿一提,坐在桌子边上,不在乎的说:“还能有谁,不是司徒文就是肖怀旭,全世界就他俩对我的意见最大了。”

    有些事她不说并不代表她心里没数,以前龙屠总以为她没心没肺,凶过她,也气过她,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以前大多时候都是她在忍他,唯独上次她一气之下把他赶走,怕是那次他真的触到了她的底线。

    龙屠软了软声音,“需不需要我做什么?”

    “不用,你帮我查何美就好了,查仔细了,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知道了,你自己小心一点,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

    ——

    第二天一早,司徒葵被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吵醒。

    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了,这个时候小家伙已经去上学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门口,“什么事啊,这么早。”

    “小姐不好了,夫人跟人在门口吵起来了,您快下来看看吧。”

    闻言,司徒葵一愣。

    一大早的,跟谁吵架?

    司徒葵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知道了,我现在就下去。”

    楼下,何美被文媛拦在门口。

    “老的不要脸,小的也不要脸,别以为你因为我的事去找大海我不知道,你们已经离婚了,你还上赶着往上凑,你不要脸!”

    文媛不是吵架的能手,她的教养迫使她即便是跟人争吵也说不出这么难听的话。

    她看着上门找茬的何美,气的直哆嗦:“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去找他只是为我女儿讨个说法,你做的那些事我还没有追究,你现在居然反过来说我,何美,你到底有什么脸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有能耐你把这些话当着全z市所有记者的面再说一遍,我不怕帮你叫记者,只要你敢。”

    何美叉着腰,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怕不敢的人是你,自己的女儿就个别人穿过的破鞋,居然还想回头去勾引肖怀旭,她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想跟我家小文抢男人,她那点不要脸的脏事抹的干净吗,不要脸,勾三搭四,她以为她巴结上几个男人我们家小文就怕她了是吗,说到底还不是烂货!”

    “你说谁是烂货?”

    清朗的声音已经不再有刚刚睡醒的困意,司徒葵身上的真丝睡衣轻轻一拢,两手交叉环着自己纤细的腰身,从楼上走下来的每一步都像是在碾压敌人,碾碎对方的高傲。

    王者的气息不容忽视。

    何美更没有忘记当初她打她的那一巴掌,尖锐的声音停了一瞬,但一想到昨天司徒文回家之后对她的哭诉,作为母亲,何美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她。

    她眼一瞪,昂起下巴,“说的就是你,不要脸的贱……”

    最后的那个字直接扼杀在何美的喉咙里,她想说话,却只能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文媛吓傻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明明前一秒她还在楼梯上,为什么……

    司徒葵单手捏着何美的脖子,清冷的面色没有一丝温度,金色的眸渐渐暗了下来,“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上这来的?我是贱人,你是什么?”

    司徒葵捏着她的脖子,步步紧逼。

    何美快要被她捏断气,脚步却还要随着她的逼近而后退。

    “看来我给你的警告还不明显是吗?司徒文已经被我从公司赶出去了,你是想让我把你们一家都赶出去,才肯老老实实的不再出现在我面前,对吗?”

    文媛从来没有见过司徒葵这个样子,这样的一张脸,实在是吓人。

    她赶紧上前,扶住她纤细而用尽了力气的胳膊,“小葵,你先松手,有话好好说。”

    “有什么好说的?”

    司徒葵额上青筋倏然爆出,文媛一怔,看向何美。

    司徒葵加大手上的力度,何美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文媛急了,“小葵,你听妈的话,快点放手,再这样下去会闹出人命的。”

    司徒葵脚步没停,走到门口,也不顾门前的三节台阶,猛地一推。

    何美来不及喘息,人连翻带滚的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脸在台阶上撞了几下,额头也撞破了,何美捂着自己的脖子使劲咳嗽,来不及管身上有多疼。

    司徒葵居高临下的晲着她,冷傲的脸带着一抹阴森,“虽然指证你的人都死了,但是你别忘了,司徒文开车撞我的事我还没有追究,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就让她跟那些证人一样,死在牢里。”

    这种时候,就算再给何美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说什么反驳的话,更何况她也实在说不出来。

    司徒葵转身看向佣人小冬,“把她给我撵出去,不走就报警,告她私闯民宅,以后这样的人不许在放进来。”。

    何美离开之后很久,文媛都回不过神。

    她的女儿从小就像一只温顺的小鸟,可是刚才,她完全违背了作为母亲对她的认知。

    司徒葵换了身衣服从楼上下来,看到文媛呆呆的坐在那,她动了动眸子,知道自己一定是吓到她了。

    “妈。”

    听到叫声,文媛一抖,看向她,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司徒葵走过来,“妈您没事吧?”

    文媛看了她半晌,拧起眉,“小葵,你,你是小葵吗?”

    闻言,司徒葵脸色一僵。

    她可以不在乎被任何人知道她不是司徒葵,但唯独文媛和文昌宏不行,就像她已经把司徒晗尧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她也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现在的她跟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不管将来发生什么,她都是她的妈妈。

    司徒葵坐在文媛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我刚刚吓到您了是吗?虽然我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的,但我知道软弱只能任人宰割,我为什么会失忆,为什么会被何美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难道您想看到的只有我跟您和外公哭诉吗?妈,我长大了,我也是个母亲,就像您想要保护我一样,我也想要保护好豆包还有你们。”

    这些话放在以前,文媛万万不敢想象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她的改变文媛看在眼里,她一直没说是因为她不知道她变得这么夸张。

    听了她这番话,文媛红了眼眶,“是妈妈不好,以前我以为有我顶着就不会有人敢欺负你,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你刚才的样子的确吓到我了,你答应妈,不管以后再怎么生气,都不要做出那么吓人的举动。”

    吓人吗?

    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更吓人的事情发生。

    现在她总算知道她师傅,也就是文青争,为什么不跟他们说他到底是做什么的了。

    司徒葵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不会再让你担心。”

    ——

    何美来一趟文家,浑身上下都是伤。

    从医院出来,她不甘心的说:“该死的丫头,我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想跟我比狠是吗,我一定会让你对今天做出的事后悔。”

    她咬牙切齿的捏着方向盘,时不时的还空出一只手来揉自己刚刚包扎过的头。

    她就揉了个头的功夫,马路上突然出现一个人。

    何美急忙刹车,却还是晚了一步。

    车头猛地一撞,发出一声巨响,何美坐在车里感觉车身剧烈一颠,头咚的一声撞在了方向盘上。

    刚刚包扎好的头再次撞出血,她惊恐的抬头,就见一个人站在她的车前,双手压住车头。

    何美以为自己撞到人,却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拦住了她没来得及刹住的车。

    她愕然的看着他,慢慢的,车前的人抬起头,一双蓝色的眼睛悠然阴森。

    龙屠按着车头的力度逐渐加大,两个手印一点一点的深陷。

    车身晃了一下,何美回过神,赶紧摇下车窗,嚷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横穿马路还不赶紧让开,没长眼睛吗?”

    龙屠没说话,灰色的帽衫遮着头,不苟言笑的脸看起来有点吓人。

    何美皱着眉,嘟嘟囔囔的说:“真他妈倒霉,一个个的全都是丧门星。”

    龙屠直起身子,何美重新将车启动,轰隆一声,龙屠两只手向下猛地一砸,车身一颠,车尾整个翘了起来。

    车从倾斜直到翻车仅仅只用了一瞬间的时间,何美大头朝下的倒在车里大呼救命,却见原本站在车前的那双脚,转身离开。

    人潮熙攘的马路上发生了这样的一幕,路过的人全都忍不住停下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没有撞车也没有意外,这车居然自己翻过来了,搞笑呢吧

    ——

    何美去文家找一次麻烦,居然把自己弄进了医院,她怎么想都不觉得这件事是巧合这么简单,也不知道司徒葵那小贱人找了什么人,居然这么害她

    司徒文听说了这件事赶到医院,看到的是浑身是伤的何美,“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怎么会弄成这样?”

    何美这下伤的不轻,原本只是些擦伤,现在却变成了脑震荡,要住院观察。

    何美不说话,一直在想刚才翻了她的车的那个怪人。

    想来想去她只能把那个人跟司徒葵联想到一起,她刚从文家出来就遇上这么个人,摆明了就是想要报仇,文媛这个女人没什么能耐,不可能认识这样的人,但司徒葵不同,自从她回来,他们家就再没安生过。

    何美看了司徒文一眼,提醒道:“这件事不能让你爸知道,就说我半路遇上意外,知道吗?”

    司徒文点了点头,“知道,可是妈,您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好端端的车会自己翻过来,难不成是见鬼了吗?”

    何美阴森森的盯着一处,说:“是人是鬼我早晚都会知道,想在我身上动手脚,我看他们是活够了。”

    司徒文没说话,有的时候她总觉得她妈有什么事瞒着她,她不是没问过,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她也没有问出什么结果。

    ——

    枫园。

    何美的事很快就被传开了,顾熙听说了这件事之后沉默了很久,没有让人去查,也没有任何动静。

    能做出这种事来对付何美,又有能力做出这些的人,不用想他也知道是谁,但,能让龙屠生气,看来这个何美没干什么好事。

    他打了个电话给司徒葵,司徒葵没接,随后他又发了条信息。

    顾熙:

    司徒葵正在龙屠住的酒店里翘着脚装大爷,看了一眼顾熙发来的信息,她撇了撇嘴。

    不接他电话他就改发信息,还真是执着。

    龙屠拿了一听可乐递给她,看了她一眼,司徒葵回完信息说了声谢谢,之后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可乐已经打开了,司徒葵拿起来喝了一口,冰凉凉的感觉爽的她咂了下嘴。

    龙屠视线没有从她手机上移开,他刚才听到她手机响了,但她没接,这个信息应该是同一个人发来的。

    “你跟他的关系很好?”

    闻言,司徒葵看了他一眼,“谁啊?”

    龙屠瞟了一眼她的手机,“他。”

    司徒葵靠着沙发,悠悠哉哉的喝着可乐,“你说顾熙?你是哪只眼睛看出我跟他关系好的,我跟他其实……”

    她想说不熟,可是这话现在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违心。

    她喝了一大口可乐,咂了咂嘴,“就是认识而已,没什么关系的。”

    “可是我看他好像很关心你的事。”

    司徒葵也不瞒他,点了点头,“是挺关心的,最开始我们只是偶然遇上过几次,之后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说喜欢我,看来本小姐魅力还挺大的,你说呢?”

    龙屠脸色一黑,“他说喜欢你?”

    这是什么反应?

    司徒葵平时小心翼翼的对待任何人,也就到了他面前能随意一点,什么话都说。

    她呲了呲牙,不乐意的瞪他,“怎么,喜欢我难道不正常吗,我长得这么好看。”

    “没有以前好看。”

    龙屠说话不会拐弯,也不会刻意说些让她高兴的话,这也是他们以前总是吵架的原因。

    看着他说完就走,司徒葵不高兴的龇了龇牙,“以前再好看能怎么样,都死无全尸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