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寒不知春〕〔神话里有钢铁侠〕〔骗嫁之权臣有喜〕〔呆萌小厨娘:殿下〕〔纨绔小农民〕〔篮下我为王〕〔农家娇女香满园〕〔小农妇的田园生活〕〔我有田园与星辰〕〔青梅萌萌哒:竹马〕〔王牌大高手〕〔武步诸天〕〔机灵萌宝:给爹地〕〔一夫当官〕〔杀戮商城〕〔鬼帝狂妃:系统御〕〔早婚晚宠〕〔唯武独尊〕〔柔情万千痴爱成骨〕〔饥渴大刀之影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35】 谁这么无聊
    儿子?

    龙屠脸上的表情司徒葵这辈子都没见过,那种突如其来的惊悚让她忍不住想笑。

    “干嘛这个表情,很惊讶吗,既然我不是冷染了,我当然要过着别人的人生,我是司徒葵,今年二十三岁,有个儿子,这是我妈妈和外公的家,他们都对我很好。”

    龙屠可以接受她过着别人的人生,也能接受她现在的这张脸跟以前完全不同,但儿子……他接受不了。

    “现在的你……结婚了?”

    她十九年的人生当中,龙屠从没想过她会嫁人,甚至没有想过她将来会不会结婚,可是现在,这让他不得不担忧。

    司徒葵笑着摇了下头,“没有,我儿子没爸,谁都不知道他爸爸是谁,其实我在z市还挺有名的,这些事你随便跟谁打听一下都知道,你不用管我有没有儿子,你只要帮我查那件事就行了,还有,不要经常来找我,被人知道不好。”

    她说着这么一堆龙屠不止接受不了,根本就理解不了,看她还能这般谈笑风生,龙屠拧紧了眉心,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你真的不打算跟我回去了,是吗?”

    司徒葵端了下肩,转身朝着文家大门走了两步,一声轻笑,笑声连龙屠都觉得陌生,“我会用我现在的身份重新回到暗夜,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我要让他们知道,没有他们这些人做后盾,我照样是这天下至尊,让他们等着吧,我回去那天,那些害过我的人,和想要害我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看着她走进文家大门,龙屠紧紧的捏着拳头,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该忧愁。

    她活着,但却是这样的状况,她说她要回去,可如果就凭她自己,要等到何年何月。

    ——

    肖家的股票被放了,司徒葵只是在其中小赚了几百万,并没让肖家有过大的损失。

    一早醒来,司徒葵就看见手机上乔克发来的信息。

    ——“你真的把乔家的股票放了?你玩这么大,现在又放手,你到底想干嘛?”

    司徒葵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信息没回,她上网看了一眼,果然,网上已经因为这件事闹的不可开交了。

    她点开信息回了一句:“没事,好玩。”

    下了楼,文昌宏看着报纸,眉梢一挑一皱,看上去还挺滑稽的。

    文媛正在陪司徒晗尧吃饭,今天是司徒晗尧第一天上学,司徒葵不紧张,文媛这个当外婆的可比谁都在乎。

    孩子这么小,本应该上幼儿园的,现在却非要让他上小学,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欺负。

    “多吃点,在学校要听话,要是有人欺负你就找老师,再不然就打电话给我。”

    平时不见得她多紧张这个外孙,到了这个时候才能看出来毕竟是自家孩子,就算平时她再不冷不热的,也不能给外人欺负了。

    老爷子看了她一眼说:“瞧你紧张的,不就上个小学吗,当初小宝上学的时候你也这样,生怕咱们家的孩子被人欺负了。”

    司徒葵从楼上走下来刚好听到老爷子的话,她笑了笑说:“我还是头一次看妈这么紧张。”

    司徒晗尧看到司徒葵下来了,软糯糯的叫了她一声,“妈咪。”

    司徒葵走到他身后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要上学了紧张吗?”

    司徒晗尧摇了摇头,“一点都不。”

    文媛埋怨说:“孩子还这么小,你非要让他去上小学,万一吃不消,苦的可是孩子。”

    司徒葵笑了笑没说话,转移话题看向文昌宏,“外公,是不是我小时候经常被欺负,所以妈才这么担心的?”

    文昌宏斜眼嗤了她一声,“胡说,我们文家的孩子谁敢欺负,你妈就是爱操心。”

    文媛想说,没被欺负最后还不是出了那么大的事,可是想想,事情都过去了,还是不提了。

    她剥了个鸡蛋放进司徒晗尧的碗里说:“我只是不放心,哪有不到五岁的孩子就去上小学的,听都没听说过。”

    司徒晗尧一本正经的端着小脸看着文媛说:“外婆放心,我会好好跟他们相处的,我不会捣蛋。”

    这孩子平时在家就乖,根本不用大人操心,文媛一点都不怕他捣蛋,就怕他太老实让人欺负了去。

    放下司徒晗尧上学的事,文媛闲聊似的说:“对了,肖家前几天股票被人买断,今天突然又全都放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聊。”

    司徒葵嘴里含着一口白米粥,含含糊糊的说:“我呀。”

    闻言,文昌宏和文媛同时一愣,看向她。

    “你说什么?”文昌宏不敢相信的问。

    司徒葵咽下粥,又咬了一口肉包子,看着他们一脸惊讶,她淡定的说:“有必要这么惊讶吗,这件事是我干的,我突然觉得没意思了,所以昨天晚上就放股了。”

    见她把这么大的事说的这么淡定,文媛和文昌宏全都不敢相信,文媛说:“这么大的事,你可别胡乱往身上扛。”

    文媛,司徒葵笑了一下说:“也没多大的事,扛了也就抗了,再说,这的确是我做的。”

    司徒葵是什么样大人,他们比谁都清楚,这段时间以来,她单单性格变了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这样的事都做的滴水不漏,连自家人都没有从她口中听到一丁点的风声,这要不是文媛问了一句,怕是他们到死都不知道她有这样的能力。

    “小葵,你可别吓唬妈,你到底都干了什么,你还气肖怀旭是吗,你是要报复他吗?”

    司徒葵被这话逗笑,“我的确是想报复他,不过不是因为过去的事,而是他总是想方设法的跟我过不去,我教训他一下也是理所当然,不过我想了想,让人家破产这种事太缺德,我还是不干了,所以就把股票还给他们了。”

    其实文媛想问的不只是这件事,她还想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大的事,连她这个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都不可能说做就做,她却不声不响的做了个干净利落。

    文媛跟文昌宏相互看了一眼,没有再继续问。

    她这次回来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他们想问问她到底在外面这五年都经历了什么,但是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了,问了也是白问。

    司徒葵默默的低下头吃着早饭,嘴角勾起一抹可疑的笑。

    她的的确确是不打算跟肖家作对了,但俗话说得好,自作孽不可活,这肖家有司徒文那么个败家儿媳妇,估计也蹦跶不了多久了,捡个热闹看看可比亲自动手好玩多了。

    ——

    知道了肖家的事之后,最惊讶的人是司徒文,她昨天才跟司徒葵说到肖氏的事,今天肖家的股票就全都被放出来了,真的只是巧合吗?

    她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点惊悚。

    电话打给肖怀旭,电话没有接通,她直接开车去了肖怀旭家。

    路上电话没断,却始终没人接,快到肖家的时候,肖怀旭终于接了电话。

    “怀旭哥,我有件事要跟你说,我马上就到你家了,你能出来一下吗?”

    肖怀旭犹豫了一下,“我要去公司,没有太多时间。”

    “我知道,我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已经几天了,自从司徒文的新闻出来之后肖怀旭就没有见过她,电话通过两次,但只要她说见面他就用忙当借口推脱,这次她人都来了,肖怀旭再不见有点说不过去,“好吧。”

    十分钟后,司徒文的车停了下来。

    肖怀旭看到她的车停在面前,他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上了车,“什么事让你这么早过来?”

    司徒文一着急也顾不得说前因后果,直接说:“怀旭哥,我昨天在培训班因为公司的事跟司徒葵吵了一架。”

    闻言,肖怀旭皱起眉看了她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的负面新闻整个z市的人都知道了,你居然还去跟她吵,你是嫌自己的麻烦少了是吗?”

    这么久以来肖怀旭从没用过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司徒文惊了一下,也知道他现在还愿意见她已经是难得了。

    她忍下心里的委屈说:“我是因为公司的企划案,一时气不过才跟她吵的,怀旭哥,我知道我给你丢脸了,可我要说的是关于你们家的事,昨天司徒葵说要我把案子给你做,我一时气不过,就说你们家出了事很难独自抗下这个案子,谁知道今天你们家的股票就被放了,你说会不会太巧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共享男友带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