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都市仙医〕〔神武战尊〕〔量尸人〕〔重生之捉鬼天师〕〔鬼手医妃:摄政王爷〕〔重生之战神吕布〕〔最强屠龙系统〕〔王牌军痞:傲娇老〕〔豪门之宠,戳着心〕〔大明铁卫〕〔我是都市医剑仙〕〔王牌特工:傲娇老〕〔重生军嫂逆袭记〕〔医妃难宠:王爷和〕〔贵妾妩柳〕〔邪王宠妻:废柴小〕〔全息网游:萌狐反〕〔我全身是兽〕〔我在地狱发家致富〕〔冷刀夜雨听风录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118】 我只是一个被害人
    “我有个儿子。”

    听着顾熙平静的话,关麦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过了一会,关麦旭一怔。

    儿子?

    什么鬼?

    他惊恐的看着顾熙,跟见了鬼似的,“你疯了吧你,说什么鬼话呢,我知道你不嫌弃司徒葵,你想认人家的儿子,但人家给不给你认啊,你连大的都没搞定就开始惦记小的了,我说你这思维进展太快,行动跟不跟得上?”

    听着他唠唠叨叨的,顾熙瞥了他一眼。

    他绕过关麦旭,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说:“记得给我儿子准备见面礼,便宜的不要。”

    “靠!”关麦旭无语了。

    这一口一个儿子儿子的叫的还挺顺,说的好像真是他儿子似的。

    顾熙回到房间,电脑连接了司徒葵的手机,输入一串代码之后,发现这部手机并没有被人监听,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乔克明明说司徒葵上山之前手机是好的,而闯入医务室的人很有可能是司徒文,如果司徒文不是为了在她的手机上动手脚,那她会是为了什么?

    合上电脑,顾熙看了一眼从鬼市买回来的几本书。

    他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莫名的叹了口气。

    五年前的事他到底要不要跟她说,她现在是司徒葵,拥有这具身体,也有知道一切的权利,可是,当年的人毕竟不是她。

    顾熙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电脑闪现着暗夜的页面,他随手点了进去。

    今天st不在,看来那个小家伙是留在医院了。

    自从他们知道st是个小孩之后,大家憋了好久,好不容易小家伙不在线,他们开始了一系列了唏嘘和讨论。

    杰森:凯尔你来了,你知不知道st是小孩的事?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冷染:小孩,很聪明。

    杰森:……就这样?你难道一点都不怀疑吗,一个小孩,到底是怎么进入这个的?

    冷染:跟st见面的人不是我,你不应该问我。

    骇客:怀疑什么呀,不用怀疑了,肯定是这小子没错,当时我都看着呢,怪就怪在他身边的那只猴子身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那只猴子像是认识龙屠。

    杰森:嘿哟,龙屠还真是交游广阔,连猴子都认识。

    龙屠:滚!

    龙屠一直在窥屏,突然蹦出来骂了一声。

    顾熙看着电脑屏幕,眯了眯眸子。

    骇客说的猴子,指的应该是司徒葵从地下赛场带回去的那只吧。

    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带走一只猴子?难道只是为了好玩?

    龙屠:那只猴子的确很怪,给我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点熟悉。

    梦:你对猴子熟悉?是怎么样的熟悉?

    龙屠: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似曾相识,尤其是……它瞪我的时候。

    骇客:哈哈哈哈哈,你们不知道,那只猴子还把喝剩下的奶昔倒在了龙屠手上,我都笑死了,我当时立马就想起来少主身边的飞鸟把屎拉在他手上那次,哈哈哈哈。

    顾熙一怔,赤鱬?

    冷染:小染出事的时候赤鱬在哪?

    梦:当时少主和飞鸟都在车里。

    顾熙没再说话,然而他这一问却让他们嗅出了一丝不对劲。

    杰森: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冷染:看到骇客提起,顺口问问。

    说完,他直接下了线。

    他找出地下赛场的那段视频,仔仔细细的从头看了一遍。

    没错,应该不会错,她和赤鱬之间想必有着别人不能理解的关联,她就是因为认出了它,所以才会把它带走。

    不知道变成猴子的赤鱬是否还拥有以前的能力,也不知道这只猴子现在在她身边是能帮她还是给她捣乱。

    “老大。”门外,周扬叫了一声。

    “什么事?”

    “张家的事已经处理好了,我是来跟您说一声。”

    张萌做出那样的事,张家自然不能留,周扬做事顾熙放心,他淡淡应了一声,“知道了。”

    周扬犹豫了一下说:“老大,听说司徒家出事了,司徒海的夫人被警察带走了。”

    ——

    司徒葵说过,何美绝对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

    她虽然被带进了警察局,但却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可事情是沈汐浩亲自调查的,他没有九成把握也不会让警察去抓人。

    乔克的车还没有拿去修,现在人证物证都在,即便何美再怎么矢口否认,警察也不会相信她的一面之词。

    隔天上午,乔克来到医院。

    病房门前,他犹豫了一下,知道了顾熙是五年前的那个男人,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司徒葵说。

    瞒着她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但这事说到底也跟他没关系,要说也轮不到他。

    听到脚步声,司徒葵探头看了一眼,看到是他,她嫌弃的嗤了一声,“哟,这不是乔大少吗,你还知道来啊?”

    乔克走进来看了看她的脚,“怎么样,疼吗?”

    司徒葵瞪了他一眼说:“废话,你把脚弄断就知道疼不疼了。”

    这一脸的怨气是从何而来?乔克有点莫名其妙。

    “这是谁惹着你了,怎么这么大气?”

    司徒葵伸出手,“我的手机在你那吗,给我。”

    “呃……”乔克抓了抓头。

    他要是说他把她的手机给了顾熙,她一定会追问他们怎么会见面,这话要是问起来他要怎么回答?

    乔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说:“没在我这,教官没把你的手机给我,可能他是想自己给你吧。”

    闻言,司徒葵收回手,没说什么。

    她看了乔克一眼问:“你昨天怎么没来,沈汐浩说你们本来是打算一起过来的,你突然有事,你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一点私事,突发状况,所以就没跟他一起来。”

    乔克偷偷瞄了她一眼,看她没怀疑,他贱兮兮的笑了笑说:“你该不会是因为一天没看到我就想我了吧?”

    “滚。”

    乔克松了口气,“你知道张萌的事吗?”

    “她怎么了?”她虽然这么问,但也能猜到张萌没什么好下场,顾熙这个人,油盐不进,跟她大呼小叫的争那么久,最后肯定还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她被培训班除名了。”

    司徒葵闭上眼,叹了口气,“这家伙。”

    “她不止被培训班除名了,而且连她们家都在昨天一夜之间破产了。”

    蓦地,司徒葵睁开眼睛,愕然的看向他,“破产?怎么可能会有人一夜之间破产?”

    乔克没说话,张萌家为什么会破产,他觉得就算他不说,她也能猜得到。

    “是顾熙?”

    她猜到了,但是她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有什么样的能力。

    他可以接受他是法族的人,也知道他有能力动用z市的警察和军区,但是张家是商业上的事,为什么他也能处理的这么手到擒来?

    他到底还有什么事做不到,真是个妖孽。

    敛回思绪,司徒葵无意间发现乔克一个劲的盯着她,她皱了下眉,“我脸上开花了?”

    乔克垂眸笑了一下,很敷衍,“司徒葵,他是因为你才这么做的吧。”

    司徒葵龇了龇牙,“他是为了显摆自己有多能耐,也为了证明我说的话在他那是放屁。”

    乔克嘴角抽了一下,心想:就她这脾气,那姓顾的想要拿下她,恐怕没那么容易。

    “欸,你后妈被抓了,这事你知道吗?”说到何美的事,乔克的语气轻松多了。

    司徒葵不在乎的点了点头,“沈汐浩说了。”

    “我还真没想到这事是她做的。”

    “我也没想到。”

    乔克怀疑的盯着她看了半晌,“你其实早就猜到了吧,所以才一点都不着急。”

    司徒葵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放着的橘子,招了招手,乔克很有眼力见,立马递过来一个。

    她一边剥桔子一边说:“没有,我什么都没猜,也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被害人。”

    “切,谁信。”乔克翻了个白眼,看着她把橘子剥好,抢过来就往嘴里塞。

    司徒葵不在意,慢吞吞的吃着剩下的一半。

    乔克努力不让自己去想昨天顾熙说的那些话,可是不管他怎么转移话题,他都没办法让这事就这么过去。

    他看了司徒葵一眼,含糊的问:“司徒葵,你有没有想过你儿子的爸爸,到底是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霸总的病弱白月光〕〔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