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女特工〕〔残王嗜宠:特工毒〕〔最强神阶武魂〕〔婚不由己,总裁情〕〔天煞兵王〕〔圣灵战图〕〔居凤铭〕〔毒断天下〕〔鸿蒙道尊〕〔重生之神医军嫂〕〔万古最强宗〕〔都市变身传—绝世〕〔修行大祸害〕〔第一宠婚:顾先生〕〔反派锻造系统〕〔稚妻可餐:世子爷〕〔田园宠妻:小农女〕〔破天录〕〔女神的超凡高手〕〔早安,龙先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062】 又被警察抓了
    司徒葵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推开房门,却没有看到司徒晗尧像以往一样坐在桌前玩电脑。

    “今天真是出息了,居然睡这么早。”

    小赤坐在桌子上,盘着腿一脸严肃,司徒葵踢掉脚上的高跟鞋,背包往地上一扔,问:“怎么又这个表情,该不会是跟外公吵架了吧?”

    “吱吱——”

    司徒葵奇怪的皱了下眉,再次看了一眼司徒晗尧,“豆包怎么了?不舒服吗?”

    闻言,小赤站在桌上比手画脚,看起来有点生气。

    “你是吃了炸药包了?蹦跶啥,桌子都快踩塌了。”

    小赤拿起桌子上一个陶瓷盆盂,跳下桌子跑去洗手间,司徒葵好奇的跟进去,就见它在盆盂里接了水,尖锐的牙齿在爪子的指尖上咬了一下,一滴血滴进了盆盂中。

    “喂喂喂,你搞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的血多值钱啊?”司徒葵急急忙忙走进来,赶紧用纸把它的手包起来止血。

    以前她到不觉得它的血有多么珍贵,可是现在她没了以前的那些能力,她还指望它的血做很多事呢,不能浪费。

    小赤不耐烦的吱了她几声,抽出爪子,受伤的指尖在她眼皮上一划……

    过去,她满身辰力来自赤鱬的激发,于是她跟小赤之间便是有了分不开的关系,只要是它能看见的东西,通过力量她也能看见,但是现在她的力量没有了,它只能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让她去看一些她不知道的事。

    涣散的眼如星辰般变换闪耀,她看着水池上的被滴了赤鱬血的盆盂,呈现出的是晚上司徒晗尧失落的坐在床上的那一幕……

    “小赤,我不想去幼儿园,我不喜欢那里。”小家伙低着头,一脸的失魂落魄。

    “吱吱。”小赤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可是我怕阿葵生气,她想让我去,可我不喜欢那,也不喜欢那里的人,他们所有人都在说阿葵的坏话,就连园长和老师都在说,小赤,我不是野种对不对?”

    蓦地,司徒葵涣散的眼一眨,金色的瞳孔恢复以往,却多了一抹恼怒的凶光。

    小赤从没见过她这样的眼神,吓了一跳,“吱~”

    司徒葵没说话,清冷的面色下隐藏不住那句对“野种”的恼火。

    她既然承受了这副身子,就要承担她的一切,她可以容忍别人对她说三道四,但是她觉得不会让一个孩子来承受这些。

    “明天开始,豆包不用去上学了。”

    ——

    第二天,司徒晗尧醒来听说自己今天不用去幼儿园了,他惊讶看了眼小赤,似乎在感叹它的神奇。

    他昨天晚上才跟它说不想去,今天居然真的就不用去了,比许愿石还灵。

    幼儿园今天少了一个小朋友,老师不但不着急反而笑语连天的嚼着八卦。

    司徒葵从窗前走过,刚好听到那些人在说她儿子的来历,她透过玻璃窗看了一眼,三五个女老师,另外一个是她带小家伙来报名时见过的园长。

    砰!

    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推开。

    几个八卦的老师吓了一跳,看向门口时更是一脸惊色。

    司徒葵悠悠走进,淡淡的说:“你们这家幼儿园,从今天开始,倒闭了。”

    这话是通知,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什么,司徒葵手一招,“给我砸。”

    她现在缺乏武力,但她有钱啊,雇人这样的事,别说是砸一个幼儿园,就算是砸了整个z市她都雇得起。

    司徒葵雇来的都不是什么善茬,教室里的小孩全都吓得不轻,但,这关司徒葵什么事?

    他们这些人,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欺负过她儿子,所以这些人没一个值得同情。

    司徒葵两手插着牛仔裤的口袋,痞里痞气的朝着办公室里走了进去,“为人师表就是这么以身作则的?我把儿子送到这是为了给你们欺负的?”

    看着外面混乱一片,那些女老师全都吓的瑟瑟发抖。

    司徒葵越过那些女老师,走向校长,抬腿,忽的一脚,直接把校长踹了出去……

    ——

    枫园。

    顾熙靠坐在沙发上,一脸疲惫的揉着眉心。

    周扬领罚跑了一整天,这会儿两条腿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他一跛一跛的走进来,看到顾熙脸色越来越不好,犹豫了一下说:“老大,司徒葵出事了,她又被警察抓了。”

    闻言,顾熙揉着眉心的动作停了一下,微微睁开眼,“她还真是不消停。”

    他看向周扬,“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说起这次的原因,周扬都有点不敢相信,这女人看起来轻飘飘的,做事还真是不按套路。

    “她带人把幼儿园给砸了,还打了园长,这会儿人已经被带进警察局了。”

    沉默了一会儿,顾熙冷不丁的笑了一下。

    周扬一脸吃了翔的表情,深深的觉得自己一定是昨天累到了所以眼花。

    笑,他居然在笑?这大半个月来别说是笑,他几乎连一个表情都没有,现在居然因为司徒葵被警察抓了就笑了?

    这是多大的仇啊?!

    “老,老大,你没事吧?”

    顾熙敛起笑意摇了摇头,“幼儿园那边的人怎么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家老大真的有先见之明,一个星期之前他就让他安排人去幼儿园,现在居然真的出事了。

    周扬支吾了一下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那司徒家的大小姐什么名声整个z市谁不知道啊,她大张旗鼓的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去,免不了听到些闲言闲语。”

    顾熙看着他没说话,似乎对他这随随便便的解释不太满意。

    周扬有点害怕他这个眼神,昨天刚被罚,今天可不想再重复一遍。

    他拿出手机,“那个,我还收到一段视频,是幼儿园的人偷录的。”

    顾熙接过手机,点开视频,视频里是幼儿园的校长和几个女老师嚼舌根的对话,而对话内容……

    难怪她会去砸幼儿园,活该!

    ——

    还没过两天,司徒葵居然又被抓进来了,上一次抓她招惹了几个大人物,这回谁还敢拿她开刀,那不是找死呢吗!

    “警察同志你快点把她抓起来,你看看她都把我打成啥样了,牙都打掉了,我要告她,现在就要告她。”

    幼儿园的园长嘤嘤唔唔的,少了两颗门牙说话漏风,却挡不住他挨打的气愤。

    司徒葵翘着腿,靠在椅子上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跟那天晚上相比,她的脸上少的是笑容,多的是一抹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的阴鸷。

    警察看了一眼校长,打的还真是狠,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门牙也断了两颗,要不是他口口声声说自己身上的伤都是司徒葵打的,他们谁都不敢相信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能干出这事。

    “我们这是警察局,不是律师事务所,你要告她不归我们管,不过你好端端的被一个女的给打了,你该不会是想说人家是无缘无故的吧?”

    司徒葵不怕被黑,她既然敢动手,就不怕他说话再难听一点。

    她坐在那摆弄着手机,突然发现网上有一段被炒的很火的视频,她随手点了一下……

    “她还真是不要脸,生了野种居然还好意思送到我们幼儿园来,她当我们这是什么地方,再教坏了别的小朋友,上梁不正下梁歪,看这小子也好不到哪去。”

    视频只有这么一段,没有指名道姓,但却真真切切的拍到了这位幼儿园院长的脸,他说的是谁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司徒葵没有插耳机,视频中的这段话自然也就清清楚楚的被所有人听见。

    幼儿园园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蓦地,司徒葵站了起来,警察和园长都吓了一跳。

    司徒葵转身看向园长,冷冷的说:“抱歉,刚刚打你打轻了。”

    说完,忽的一脚踹向他的胸口,连人带椅子被她踹出老远,之后翻到在地。

    幼儿园园长哎呦哎呦的叫个不停,司徒葵走过去,居高临下的晲着他,“想告我是吧,我随时奉陪,不过你最好能活到那个时候。”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军妻鲜嫩:权少宠〕〔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皇家小娇娘.〕〔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