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供应商 第70章悲伤的十一长老
作者:我是老六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70章 悲伤的十一长老

    魅儿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轻视了这个修为明显不如自己的刘仪兰。不过这倒也怪不得魅儿,毕竟她今年只有十六岁,而且也没多少实战经验。

    说起来,魅儿应该就是属于那种温室中成长起来的花朵,在门派的时候就是被各种宠爱,就算是有什么比试也从来不是生死之战。可刘仪兰就不同了,刘仪兰是一个从底层一点点爬起来的人,而刘家一个如此普通的家族既然能在偌大的顺天府占有一席之地,便足以说明刘家曾经经历了多少明暗斗争了。

    魅儿的法门防御力的确惊人,但也没有让她避开刘仪兰指尖传来的那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惊惧之感。

    是的,在刘仪兰指尖微微一弯的瞬间,魅儿整个人都毛了,浑身上下的汗毛被那股无名的气势激的根根直立……

    若不是……那一声炸响……魅儿瞪着大眼睛,嘴巴也惊讶的张开不知道怎么才能合上了。在她的眼前,刘仪兰所放出的那些水滴、长剑都已经重新化为了天地元气,而原本的那一柄长剑也镗啷啷落在了地上。

    在刘仪兰的右侧太阳穴上,一个手指大小的血洞正咕噜噜的冒着红白相间的东西,而另一侧则炸开大半,漏出了里面已经稀碎稀碎的脑子。

    刘仪兰的鲜血洒了一大片,那一瞬间炸起的血雾在阳光下烁烁生辉,若不是早已过了正午,若不是这巷子阴暗深长,恐怕魅儿会第一次看到鲜血映出的彩虹。

    楚非郁闷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枪,那把沙漠之鹰,枪口正冒着点点热气。刚刚那一声巨响,便是楚非扣下扳机后所发出的声音。

    刘仪兰死了,在她的法门施展出来的最后阶段被楚非一枪打在了太阳穴上,而后,死尸栽倒在地,再没有一点气息。

    楚非很不爽,不是因为被刘仪兰忽视,而是因为自己又一次被逼无奈的杀人了。说到底,楚非只是个地球人,虽然他这个地球人有点特殊,但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抹除他从小到大所接受的那些教育。

    即便是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即便是明知道在这个世界你可以随便杀人,只要能承受杀人所带来的的后果便不会有任何问题,可楚非依然没办法泰然自若的让自己接受杀人这个现实。

    所以,楚非很郁闷。

    可楚非就算再郁闷,也没办法无视魅儿那边传来的震惊、赞叹、不信却又充满了疑惑的眼神。

    “你……公子……你……你……”魅儿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之前,楚非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魅儿并不在场,时候也没有得到这个消息,所以他自然不知道楚非手里的东西有多恐怖。

    而且,在魅儿的认知中,楚非是一个修为不确定的人。不管是魅儿还是顺天阁的阁主孔元,又或者是其他人,大家都没有办法在楚非的身上感受到任何修为。

    所以,一开始孔元谨慎的认为楚非是一个修为比他还高的人。可当哪位长老来到了顺天阁之后,这个可能便被推翻了。

    当然,对他们来说,楚非也有可能修为比长老还高,但那种可能性的概率就太低了。不过即便如此,顺天阁的人也没有改变此前对待楚非的态度,只是在安长老的决策之下决定对楚非做一段时间的观察而已。

    “怎么?震惊了?”楚非按下心中的那一丝郁闷,强颜欢笑的说着话,同时将手枪放进了自己的戒指里面。

    “嗯……不……不是,我只是……有点……没想到……”魅儿手忙脚乱的收回自己的法术,脚下犹犹豫豫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走到楚非身边。

    “我有那么可怕么?你既然也是修士,总不能还没见过死人吧……”楚非看出了魅儿的异样,心中疑惑不解,不过想想魅儿的年纪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见过,可……”魅儿想说没见过那么凶残的杀人方式,可想来想去也没好意思说出来。

    毕竟,楚非的杀人方式其实一点也不凶残,只是效果有些凶残罢了。要是真的深究起来,实际上楚非的杀人方式要比这个世界的绝大部分修士都要文明很多,毕竟不需要肉搏。

    “好了,回去吧,外面真的太危险了……”楚非苦笑着走到魅儿身前,拉住魅儿的手快步的走出了巷子,而后一刻不停的直奔顺天阁而去。

    在两个人离去之后,巷子中,那个一直跟着楚非的神山记录者丁力突兀的出现,站在刘仪兰的尸体旁边默然无语。

    “又是那个东西……一击毙命,唯一的缺点就是声音太大,只要距离足够便能有足够的时间躲避,也幸亏如此吧……至于这个死人……”丁力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自己的随身空间里摸出了一个小药瓶,里面装着的是一种特殊的化尸粉,腐蚀性极强,只需要一点点就能把整个实体彻底溶解掉。

    不过想来想去,丁力最终却没有洒下化尸粉。

    “算了,反正刘家肯定也已经知道了……”叹了口气,丁力收起小药瓶再次隐匿身形,跟上了正朝顺天阁奔跑的楚非和魅儿两人,他可不愿意看到两个人再出什么问题。

    刘家,议事大厅

    刘家的家主并不在大厅之中,而是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作画,陶冶情操。大厅里坐着的人,是十一长老,也就是家主的族弟。

    十一长老虽然相信刘仪兰的修为,也相信刘仪兰肯定不会胳膊肘往外拐,可他却不敢保证结果到底会如何。

    “还是信息不全,哎,可恨那小子竟然一直躲在顺天阁,否则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就让兰兰那丫头去了……”

    十一长老失去了往日的淡定,他的心很慌,此前他已经在大厅里来来回回踱步了许久,这才坐下没有多少时间。可坐下之后内心的慌乱却更加严重了,没办法,他只能不断的说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可就在这时,大厅外,一个看守命牌弟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穿着粗气,脸上的惊慌溢于言表。

    “报!十一长老……不……不好了……”这个弟子是十一长老的心腹,帮十一长老办了不少私事,人也忠心耿耿,非常得十一长老的信任。

    “……怎么了?”

    刚想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上一口的十一长老被这一句话吓的手上不稳,茶杯厘的水洒出来大半,全都洒在了十一长老的衣服上。

    “禀长老,小兰的命牌……碎了……”

    命牌,不是什么高端机密性质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十分普遍。其原理是利用精血以及独特的阵法、玉石产生一种神秘的隐性联系,这样人的状态便可以在命牌上体现出来。

    当然,因为命牌是玉石所制,所以能体现出来的、人的情况也不是很多很细,比如病痛、濒死之类的。这种命牌只能体现出一个信息,那边是命牌所属人的生死。

    人如果活着,不管活的好不好,是不是受伤又或者是不是濒死,命牌都是完好的。可人一旦死了,不管是怎么死的,那么在人彻底死亡的下一个瞬间,她的命牌便会立刻碎裂,死的越惨命牌碎裂的便越粉碎。

    “这……碎……碎了……”十一长老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便瘫在了作为上,手里的茶杯也应声而落,在十一长老的腿上垫了一下又滚落到了地上。

    十一长老并没有怀疑这个弟子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因为他知道这人对自己足够忠心。

    “什么时候碎的……”一瞬间,十一长老似乎苍老了四五十年,原本虽然面容苍老但精神奕奕,可现在这个人的精气神似乎已经没了,就好似地球上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无二。

    “就在半盏茶之前……”这人的表情也不好,因为他也很伤心、很心痛。

    “好,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十一长老双眼浑浊,无力的挥退了报信之人之后便缓缓站起了身,一步一摇的走出了大厅,走向了自己的院落。

    十一长老没有实战任何修为,没有施展任何法门,他只是像普通的凡世老人一样晃晃悠悠的走着,每一步都会伴随着一滴泪水。

    “兰兰……兰兰……是我害了你啊……”

    刘仪兰的身份并不普通,但她的身份却是不能公开的。实际上,整个刘家之中,知道刘仪兰身份的人绝对不超过五个,而这五个之中还包括了十一长老自己以及之前那个报信的弟子。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便是家主以及另外一个长老了,最后一个知道的便是刘仪兰的母亲。

    这件事,就连刘仪兰自己都不知道。是的,虽然说起来有些不可理解,但刘仪兰的确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实际上,刘仪兰是十一长老的女儿。只不过,刘仪兰并不是十一长老的原配所生,也不是小妾所生,而是刘家外族的一个有夫之妇所生。

    用地球的话来说,便是十一长老和那个有夫之妇一起出轨,联系许久温存多次之后所诞生下来的一个“孽种”。

    可十一长老一生无子,所以即便刘仪兰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孩子,可十一长老依然对她疼爱有加,甚至倾注了不少心血。否则,刘仪兰资质平平又怎么可能真的凭借自己的本事修炼到如此地步。

    “不过……兰兰你放心,我会给你报仇的,我会亲自给你报仇的!”

    半个时辰之后,刘仪兰身死的消息已经在刘家传开了,但大多数人并不怎么关心。毕竟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有各种天才死去,又何况是只是一个刘仪兰呢!

    可依然有不少有心人猜到了是什么情况,只不过大家猜到的只是刘仪兰的死因,而不是刘仪兰的身份。

    刘仪兰身死这件事自然也惊动了刘家高层,尤其是知道刘仪兰真实身份的那几个。

    楚非和魅儿已经回到了顺天阁,也回到了楚非转述的那个房间门前。魅儿心中的震撼依然没有结束,她还在因楚非那干净利落却又充满威力的杀人手法而震惊。

    “好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我进去洗个澡……”

    “公子,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再出去了,我担心他们还会派人过来……”魅儿震惊归震惊,可对楚非的担心却不是假的。

    “嗯,我知道了。”楚非点头答应,而后直接迈步走进了这片顶楼单间的小院落,反手关上了院门,叹气道:

    “恐怕,就算我不出去,他们该来还是会来……哎,毕竟很多时候,现实比网文还要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