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供应商 第53章裹在黑袍里的人
作者:我是老六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53章 裹在黑袍里的人

    玉莲花没办法,云书雪就是这样的性格,她几乎没办法适应极乐门的那些门规原则,否则又哪里会在意服装对身材的修饰与一点点暴露。不过也得承认,正是因为云书雪的特殊,玉莲花才更加对她疼爱有加。

    “好了,过来吃好吃的……”玉莲花随手一挥,直接将站在稍远处的云书雪抓了过来,半空中云书雪连一丝反抗都做不出来,没办法,实力差距。

    云书雪被玉莲花按在了椅子上,有了桌子的阻挡,云书雪感觉自在了很多,至少没有之前那么害羞了。

    楚非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开始产生了对修为的向往。

    或许,我也该考虑下修炼了,楚非心中暗想。

    滴滴!滴滴!

    就在楚非畅想自己拥有了修为之后的事情的时候,脑海中的系统发出了一阵滴滴声。声音不大,也不吵,但却吓了楚非一跳。

    因为楚非还记得之前系统濒临崩溃的事情……他以为系统又要出什么问题了,不过当他看到滴滴声的来源的时候,心里却有些小兴奋。

    “你小子,又搞什么花样?”玉莲花对楚非突然的情绪波动很是奇怪,毕竟四周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没事没事,来了个朋友,我得去跟他做个买卖!”

    “嗯,去吧去吧,以后有什么好东西记得先给我们弄上一些。”玉莲花示意楚非可以随时离开了,她自己则和徒弟云书雪一起开始品尝奶油蛋糕和原味珍珠奶茶的美味。

    ……

    楚非要去做买卖了,而且是第一次利用这个世界的天碑、子母牌所促成的买卖。刚刚系统连续的滴滴声,就是在提醒对方已经到了。

    如果用的只是这个世界的子母牌,那么楚非现在必须要按照子母牌指示的方向去寻找对方碰头。

    当然,这个世界的人都会选择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地方。毕竟这只是法术所制造的东西,在两个人真正按照子母牌的提醒而碰面之前,两个人互相是根本无法知道对方到底在哪里的。

    当然了,不同的距离范围内也会有不同的提醒,但那与系统的便捷性是不能比的。因为在楚非的系统之中,十分清晰的提示出了对方距离楚非的距离以及行进的速度,还附加计算了多久之后可以进入楚非的百米、十米范围之内。

    不过楚非却不打算去找那个人,因为他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好是坏,为了自己的安全,楚非决定在顺天阁里面等。

    所以,楚非离开了极乐门这边之后,直接来到顺天阁的的后院顶楼,来到了那个孔元给安排的房间院落之中。

    当然,在这之前楚非专门找到了孔元,告诉孔元一会儿应该会有人来找自己,到时候直接将对方带过来就好。

    楚非并没有隐瞒孔元来人的目的,这样孔元也能更好的帮助楚非。楚非不担心孔元会从中作梗,因为这里是顺天阁,而且自己手里还握着顺天阁十分需要的残经。

    楚非在房间中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在这个时间里,楚非没有别的事情做,只是不停的翻看孔元此前送给他的那两本册子。

    很快,门外传来了孔元的声音。

    “公子,来人已到,还请开门。”孔元是通过专门的传话装置与楚非对话的,否则即便孔元的声音再大也穿不进去。

    楚非答应了一声,在房间里按下了开关,暂时解除了阵法,紧接着外面便传来了脚步声。在那人这个院落之后,楚非重新启动了阵法。

    好在能让楚非控制的阵法只是开门关门,以及隔音的部分,如果连反战阵法一样可以控制那楚非就危险了。

    楚非坐在这套房间的正厅之中,正厅的门开着,楚非坐在正厅的椅子上,可以直接看到院子里的来人。

    那是一个浑身上下都被黑袍包裹的高大身躯,看不出男女,也不知道长相。这人似乎也是第一次进入顺天阁的顶楼,对一切都十分陌生。

    所以,对方走的很慢,但又十分泰然。

    看着对方一身黑袍走路还那么大的架子,楚非自然也不会做一些降低自己身的举动。所以,楚非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一边享受的喝着刚刚从系统兑换出来的热奶茶,一边优哉游哉的看着来人的表现。

    楚非就好像是在看电影一般,几乎完全置身于事外了。楚非不知道,这个浑身上下都裹在厚厚的黑袍下的人年纪可不小了,而且本事绝高,身份更是非同小可。如果让人知道这个家伙的真实身份,恐怕会引起一阵牵涉深渊的腥风血雨。

    这院落不大,所以不管来人如何缓慢,十几个呼吸之后也就来到了楚非的面前。再慢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那就不像话了,毕竟现实生活不是电影慢动作。

    “请坐。”楚非的嘴巴离开了吸管,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又飞快的叼上了吸管,继续品尝奶茶的美味。

    “嗯。”这人声音苍老而沙哑,似乎是经过了一些伪装的。

    看着眼前的黑袍人,楚非心中好笑。明明是摆明了求药的,却在楚非面前摆出那么足的架势,也不知道是摆出来给谁看的,真是脑残!

    “别摆谱了,你要的东西我有,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先吧你的东西拿出来。”楚非看不惯这人的表现,因为在楚非看来,如果你露了脸,摆谱还算有点道理,比如要匹配自己的身份什么的。可你藏那么深,连一根头发都没露出来还摆个屁的谱,有意义吗!

    “呵呵,丑话说在前面,一般的东西我可不要。至少也得是宝药级别的东西,否则对我没有一点意义。而且,还有一点得说清楚,五行参我可不要。”

    五行参,是这世界上众多天材地宝中的五种,没错就是五种而不是一种。楚非在顺天阁拿出来的玉册上看到过,五行参五个一组,顾名思义五行便是金木水火土五行。

    五行参十分特殊,就是因为它有五种不同的属性。每一种属性的出现都必须要在十分严苛的环境中才能形成,同时这五行参还是没有种子的。

    也就是说,五行参只是普通的人参受到周遭环境的影响之后发生变异之后的产物,而不是谁种出来的。

    所以,五行参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即便是顺天阁的玉册之中等级了,那也是多少年来好不容易凑出来的一套。

    五行参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很高,虽然单个的五行参只能算作是宝药,在一些人的眼里甚至连宝药都算不上,但五种不同属性的五行参凑在一起,便能当做是圣药了。

    圣药之所以是圣药,就是因为每一种圣药都有着独特的、惊人的巨大效果。比如云书雪送给楚非的那两株圣药,那可是能够助人踏上天梯层次的超级牛的存在。而且,问天花和问地草虽然说可以帮助人踏上天梯,但并不是说只有这一种功效。

    实际上,即便是修为更高的人,一样可以从问天花和问地草中获得足够多的好处,甚至就算是圣人,只要此前并没有服用过这两株圣药,那么在首次服用的时候一样能够所获颇多。

    这五行参也是同样的,五个不同属性的人参放在一起,可以说已经在某些方面赶上了问天花、问地草这一对圣药。

    当然还有另外一点,无论是什么药物都有一个年份上的限制。千年的和万年的,效果自然大不相同。可这人竟然可以言辞凿凿的说五行参不要,那就是说他并不在意五行参的年份。

    这能说明什么?这能说明此人的身份地位肯定是楚非连想象都想象不出的。

    “五行参都不要?为何?”楚非不明白,所以才要问。而且在这顺天阁最顶级的反战阵法的保护之下,楚非也不担心对方会失去耐心、气急败坏的冲自己动手。

    “你年纪太小,修为更是可怜,自然不知道。五行参虽然不错,但一个人的一生也只能服用一次而已,吃第二次就已经没有用了。如果你一次吃全了五行参倒还好,但凡是分开吃的,哪怕只差了片刻时间,后吃的那个也不会再有任何效果了。”

    黑袍人用沙哑苍老的声音给楚非解释了一番,意思就是说,五行参在服用的时候,楚非能全部瞬间下肚,不管是生吃还是经过了一些处理之后再吃,都可以。可如果像啃苹果一样有先后顺序的吃,那就浪费了。

    不得不说,这五行参的服用要求有点过于严苛了。可想想这个世界上的人们的本事,似乎想要做到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原来如此,不过如此看来,你应该是已经用过了五行参了。但话说回来,即便你自己不用,拿来给后人留着不也是挺好的么?”

    楚非已经进入闲聊模式了,不过这也怪不得楚非,他只是在抓住每一个机会来了解这个世界的信息而已。

    “是。可我不需要。”黑袍人说的很冷,冷到没有任何一点情绪从这几个字中泄露出来。可也正是因为太冷,这反而让楚非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难道这个家伙没有后人?也没有亲朋友好友?换句话说,难道这个黑袍人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从生到死就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过……

    “好吧,我只是随便问问,我可以保证,我能拿出来的东西是你以前见都没见过的。但也绝对符合你的要求。所以,你能不能先把你承诺的两个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看?”

    楚非的要求其实一点也不过分,毕竟只是说拿出来看看,并没有说先交给自己。不过对方却没有一点答应的意思,反而是沉默了许久之后,才道:

    “这时间有无数天材地宝,可真正能让对我有用的却没有多少。可以说,世人知道的那些我都已经有了。除非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可以拿出我此前见都没见过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