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供应商 第46章误会啊!
作者:我是老六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46章 误会啊!

    别的不说,就说那些修士的武器,估计随便对上一柄凡世兵器都能真正做到断铁如刀切豆腐般简单吧。

    “削铁如泥,削铁如泥,什么叫如泥!你既然说削铁如泥,那我应该毫不费力才对,可要不是本姑娘修为好,根本砍不断别人的兵器!”

    “我的大小姐唉,虽然我不懂修炼,可是我也知道这兵器到底如何,最后看的也是使用兵器的人啊,圣人用草就能开天辟地,可你总不能说草也是什么宝贝吧!”

    伙计这话说的到是真的,即便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居民楚非也十分能理解。可为什么这个女孩子竟然会抓着这个词来跟店家闹腾呢?

    看穿着打扮,这个女孩子似乎不是什么普通人,虽然看不到正脸,但从侧脸来看着女孩子也是一个美女级别的人物才对。

    一个家庭条件不错的美女,还是修炼中人,这样的存在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楚非不懂,也不打算弄懂,因为楚非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想到这里,楚非不再关注着朝闹剧了,转身朝柜台后面的管事那边走去。

    “这位公子有何需要?”管事早就看到了楚非,不过楚非的穿着十分普通,所以也没在意。此刻见楚非走过来了,不管如何不在意他也的开口说话了。

    他可以心里看不起一个穿着不好的人,但嘴上和表情上是万万不敢表现出来的。因为你说不准哪个要饭的叫花子就是个决定高手,也说不准哪个看起来瘦弱干枯的小无赖就是哪个大能的门人弟子……

    在顺天府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他,自然见到过不少人也因为“狗眼看人低”而招来杀身之祸的事情。为了活着,也为了不给自己找别扭,所以他对楚非的态度好的让楚非挑不出任何毛病。

    “哦,我想看看你们这边的兵器是怎么卖的。”人家对楚非态度好,楚非自然也会反馈更好的态度。

    “哦,公子您想看哪一种,咱们这兵器行,不同类型的兵器价格不同,您看……”管事的指着身后挂着的一把匕首道:

    “像匕首、短剑这类的兵器,价格相对低很多,像那边的长兵器价格就会高上不少。不过这边的兵器就比较特殊了……”

    管事的说的所谓的特殊的那些,其实就是楚非认定的奇门兵器。一个个奇形怪状不说,还附带了很多零碎,有的多个桶,有的多个球,有的就是个暗器套装,有的则是小巧机关。

    楚非点点头,对管事所说没有任何异议。

    “嗯,这样,如果是给普通凡世的江湖中人用,那么一个短兵器需要大约多少钱?”

    “凡世江湖……这样的兵器不算贵,但也绝对不便宜。最低百两白银,最高万两黄金。”

    楚非心中咋舌,他可没想到即便是凡世的兵器也能卖到万两黄金那么贵。不过转念一想,能买这种兵器的恐怕不是土匪就是达官贵族,也不在乎万两黄金了。

    “不知您这边有没有修士用的兵器……”楚非再一次开口询问。

    此时,掌柜的脸色已经有些不那么好了。之前,楚非在问凡世兵器的时候,他就已经把楚非定位到了江湖人的位置上,可现在楚非竟然又问起了修士所用的兵器,那就应该叫法器了!

    此前也不是没有江湖人想买法器的,但是,凡是江湖和修炼界之所以是两个世界,主要就是因为不管你在凡是江湖再牛逼,你也掏不出钱来买哪怕最低级的法器。

    “有,不过品级都不高就是了。”管事的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怠慢楚非,继续介绍道:“我们这边能锻造的法器,只是最基础的法器,说白了就是不能变化,也没别的特点,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够与修士的天地元力互相促进,而且也不会在天地元力的加持之下无法承受罢了……”

    楚非点了点头,人家描述的足够清楚了。不过楚非想了想,虽然说自己暂时应该用不到法器,但他还是决定问一下价格。

    “价格如何?”

    “在法器中算便宜的,最便宜的价值元晶百枚!”

    嘶……难怪了,楚非也注意到了这个老板之前的情绪变化,那时候他还不明白,不过现在却明白了。修士的世界跟凡世江湖真的是两个世界,就连货币用的都不是同一种。

    “百枚元晶,嗯,真的算便宜的。”楚非虽然没有元晶,此前也没见过元晶,但他却在顺天阁看到了一些需要元晶购买的东西。

    那些东西所价值的元晶数量,最低的也是百万。百万元晶,那是什么概念!如果放到地球上,那就是一百万块钱和一百块钱的对比,如此一来,一百块的这个的确不贵,不只不贵还便宜的要死了!

    掌柜的赔笑,但没有再说话了,他知道楚非肯定是不会买的。不过这时候,两个人都忽略了旁边正在跟另外一个伙计吵吵的那个女孩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边吵完了还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反正那个女孩子突然将矛头指向了楚非,并且指着楚非叫喊道:

    “你没看见我他们骗了吗!你还要在这买法器!你是不是白痴啊!”

    楚非很无语,也很郁闷,心说,别人来来去去买了那么多了,也不见你指着别人的鼻子说啊,怎么我这边只是问了一下就招来祸端了!

    楚非的抱怨是有道理的,但其实这一点很容易解释。此前楚非并没有注意,那些来来去去买兵器的客人,买的都是普通的凡世兵器,并不是法器。

    整个店铺之中,也只有这个女孩子是买了一把法器的,但那把剑已经断了。至于楚非,估计连半个都不能算,因为他只是问了问而已,买是根本不可能的!

    对于自己不会真的买法器这一点,楚非十分清楚,那个管事的人自然也看得出来。可这两个一个是自己本人,一个是阅人无数的老板,可每一个是这个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之前也没在意楚非,但楚非问道法器的时候她才下意识听了一耳朵,然后听到楚非感叹了一句“百枚元晶,真的算便宜的”就以为楚非是要买了!

    所以,她才主动站出来,用一个十分不好的态度以身作则,想让楚非放弃这个想法。她是为了楚非不上当吗?自然不是,她只是为了搅黄这笔生意出出气而已!

    可楚非却不知道这一点,就算知道他也不会跟女孩子解释自己说百枚元晶便宜并不是因为自己要买,而是因为核算到地球上对比之后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但这件事该回应还是要回应的,楚非知道一个在气头上的人很容易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楚非并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便这个发火的人是个长相不错的女孩子。

    所以,楚非耸了耸肩,平静的说道:“姑娘费心了,我并没有打算买,我也买不起。”

    说完这句话之后,楚非打算就此离开了,毕竟店铺里有这样一个女孩子他也不好做什么。而且他自己也没想清楚,所以也不急于做什么决定。

    可女孩子却不这样认为,那个女孩看楚非说话那么平静,还有些不屑的耸了耸肩膀,这个动作虽然平时不会觉得如何,可这时候她却认为那是对自己的挑衅。

    估计也真是气疯了……

    “你那是什么意思!本姑娘为你好,你不领情也就算了,为什么如此不屑!”

    旁边的小伙计看着好笑,这女孩终于吧矛头指向别人了,他总算能喘口气儿了。虽然因为经常发生类似的事情所以他已经习惯了应对这种事情,但习惯也只是相对习惯,并不是彻底习惯。能不应付这种事,当然还是不应付的好。

    “你误会了,误会了,我没不屑,我是真的不买,我只是觉得好奇才问了一下而已……”楚非头大,赶忙解释,同时也迈步往外走。

    他以为自己这句解释已经可以化解这件事了,却不想捅出了更大的马蜂窝。

    “你站住!什么叫好奇,你是不是看到我的法器断了才好奇的!你是不是想问问我被他们骗了多少元晶!你……”

    女孩子连珠炮似得说了一大堆“你是不是”,直接把楚非弄的心思烦躁了起来。可他还是得想办法解决这件事,不然只会更加麻烦。

    所以,楚非凭借地球上的网贴经验,选择了站在女孩这一边声讨店家,而且这个决定只在瞬间就成型了。

    然后,楚非转回身,也没看那个女孩,而知直接来到柜台前,冲着那个看自己笑话的小伙计猛的一拍桌子,厉声叫骂道:

    “你麻痹的快点退钱!骗了人家还不赔钱,有没有王法了!”

    噗……

    旁边众人不管是客人还是看热闹的百姓,又或者是其他的伙计,都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就连那个姑娘都愣住了,她可从来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说实话,她已经放弃了索赔的想法,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说不过对方。也是因为这个发现,所以她才委屈的乱发泄,于是便把楚非进来了。

    别人可以看热闹,别的伙计也可以看热闹,可那个正主儿却不行,他得想办法搞定这件事,即便声讨的人已经从女人变成了男人。

    旁边的管事的本来想过来劝劝,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又坐下了,似乎决定不插手了,就让这件事自然的发展下去了。

    “这位兄弟,事情你看的明白,你来的时候也听了几句,我哪里骗她了,我说削铁如泥,她也确实砍断了人家两把武器啊!这你怎么能说是我们骗人!你还讲不讲理了!”

    刚刚那个女孩子就是败在这句话上的,她也是在这时候开始放弃索赔的想法的。不过,楚非可不是那个女孩,楚非在地球上跟那群富二代闹腾的事情多了,什么阵仗没见过!

    所以,楚非又拍了一下柜台,指着伙计的鼻子骂道:

    “麻痹你的还敢说,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削铁如泥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伙计瞪着眼睛反击。

    “好,你知道就好。你们后面有土培吧,自然也有泥对吧,你给我拿出一块泥来,你再拿个兵器,你来现场给我演示一下什么叫削铁如泥!”

    楚非不讲理了,但他之所以还要这样做,只是因为他觉得随便骂两句说两句,说的这个伙计哑口无言事情也就过去了,然后女孩消气了自己也就可以好好的离开了,那时候这个店铺的伙计老板说不准还会感谢自己。

    可他想错的一点是,这真不是地球啊!

    那伙计没想到楚非会这样说,一下子他也不知道怎么继续了,所以他扭头看向了旁边的管事,可正是因为他看向了管事,所以忽略了楚非正在给他使出的小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