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供应商 第45章记录者
作者:我是老六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45章 记录者

    在云书雪和玉莲花的关注下,楚非与顺天阁的那个管事道别离开,而管事则笑眯眯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神秘的玉牌,放在眼前看了看似乎是在确认什么,然后便转身走回了顺天阁里面。

    “师父,那个人有什么问题吗?”云书雪不解,她不明白为什么师父会突然让自己去看那个跟楚非说话的老男人。

    没错,就是老男人,能做到管事这个层面的肯定都不会是年轻人。那是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老态龙钟的,在这个世界上能有如此老态,估计年纪绝对已经超过百岁了,不过具体多大还是要看他的修为如何了。

    修为越高,这种外貌便说明了他的年纪越大,修为越差,那就代表着他的年纪越小。完全没有修为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是顺天阁,不是凡世商铺。

    “他的问题大了,你刚刚看出了什么?”玉莲花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的爱徒,轻声问道。

    云书雪的四个师妹已经被打发出去做事了,只留了云书雪在身边,所以此时可以算是玉莲花给云书雪开小灶了。

    不过这倒也不算偏爱,毕竟之前云书雪做的事情十分危险,得到的结果也还算不错。也就是说,云书雪是刚刚完成了一个任务,而她的四个师妹只是轮到了去做事而已。

    至少善良且有些单纯的云书雪是这样认为的……

    “我只看出那人的气质有些诡异,可徒儿说不出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很简单,你觉得奇怪,是因为没还没接触过这个层面的东西。实际上,这个家伙易容了,他的真实容貌绝对不是刚刚你看到的那个样子。你之所以绝对怪异,是因为在楚非离开之后,他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己需要伪装……”

    “能下意识的忘记,那就是说这个人的江湖经验和修为都不算太高吧?至少肯定比不上师父……”云书雪小小的拍了玉莲花一个马屁,不过也只是为了让玉莲花开心一下而已。

    “幸亏这个人的本事不差,否则你这样说不就是调笑为师了吗?你啊,从小到大都不会撒谎,连哄人都不会……”玉莲花宠溺的评价着有些不好意思的云书雪,随后又将话题转移到了刚刚那个管事身上。

    “刚才那个人,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神山的记录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上楚非了。难道楚非还有什么我们没发现的特别之处吗?”

    楚非有吗?当然有,一个能随随便便就跟顺天阁谈交易而且买卖的还是经文,这种存在不管年纪如何不管修为如何,都是绝对值得调查一番的。

    当然,神山中立,自然也不会随便讲手里的消息卖出去。唯一的例外就是那个人入榜了,不管是天榜还是地榜,只要被神山放进去了,那么神山就必然需要说明理由。

    于是,那时候,有一部分信息也就会暴露了。不过好在那上面需要展示出来的信息有限,一般也不会对上榜者伤筋动骨。

    “师父,那人出去了!他不会是跟踪楚非去了把!”

    顺天阁的门口,一个人影刚刚走出去。不过走出的这个人,形象却与之前的那个管事完全不一样。之前那个管事是一副干瘦老头的模样,而刚刚走出的那个则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翩翩公子,手里还捏着一把折扇。

    “你确信没看错?”玉莲花当然也注意到了刚刚走出去的那个翩翩公子,但她却看不出那个就是之前的那个管事,就是那个所谓的记录者。

    “徒儿有破妄之能,虽然还不圆满,不能直接看透那人的真实面目,但还是可以肯定那是同一个人的。”

    云书雪对于这一点十分自信,玉莲花也毫不怀疑,但这个世界上有可能发生任何一种事情,所以即便可以肯定也不能大意。

    玉莲花之所以多问那一句,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爱徒养成更加谨慎的习惯,这样以后在遇到任何危险都有可能逢凶化吉。

    毕竟,这个世道可不太平,即便是天之骄子也有可能半路夭折。只要一天没修炼到世界的巅峰,就一天也不能松懈。

    “好,既然你能肯定,那想必就是如此了。不过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那人只是个记录者,并不会对楚非不利,你也不需要担心。现在咱们需要弄清楚的就是,为什么记录者会盯上楚非……”

    为什么会盯上楚非?楚非自己绝对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前提是他知道自己已经被所谓的记录者给盯上了才行。

    现在的楚非正在顺天阁前面的这条街上晃悠,看看这里有看看哪里。这条街算是个繁华的商业街了,不过这里卖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第二个拍卖行,估计是因为顺天阁的存在没人敢来抢生意。

    楚非先来到了一个兵器行,简单来说就是打铁铺,当然能在这条街上的店面都不会太寒酸。这个兵器铺也是如此。

    这个兵器行的名字全名是王级宝兵,不过像楚非这样的外来人却是不了解这个名字的意思。这个外来,指的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实际上只要是这个世界修士便知道,从来都没有王这样一个等级。

    不过民间百姓却对这个名字十分认同,一来是因为这个兵器行里面的东西的确都是不错的,虽然对修士来说比较鸡肋,但对那些不懂法术只能依靠蛮力行事的人来说却是十足的好宝贝!

    诚然,如果将这个兵器行放到地球上去,也的确能配得上这个名字,他们打造的兵器可以说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的宝兵,比古代传说之中的那些锻造高手也不遑多让。

    可说到底,他们之所以能锻造出如此锋利的兵器,只是因为锻造兵器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懂一点修炼的,最低也是个练气水平,高一点的也有密境层次。

    别人不知道,但很多大门派其实都很清楚,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类似的兵器行,名字大多是这个级那个级,但说到底,前面那个字都只是他们的姓氏而已。

    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王级宝兵,不过是姓王的开的兵器铺而已。之所以起这样一个名字,一来是为了忽悠那些不懂的百姓,二来也是想着给这个世界上的兵器法宝多定位出一个王级来。

    当然,后者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真的能锻造出天材地宝层次的兵器,否则一点希望没有。

    可来自地球的楚非却不了解这些,他比这个世界的普通百姓还有不如,因为百姓或许还会疑惑一下是不是为什么从来没听过这个级别,可楚非不会,他以为真的有王级这个品级。

    所以,作为一个地球小说的老书虫,他决定进去看看。

    走进兵器谱,首先是一个天堂,两侧有桌椅茶盘,正面是一个柜台,柜台后面的墙上挂着很多展示用的兵器,什么类型的都有,有的楚非认识,比如刀枪剑戟,有的则不认识,估计是奇门兵器。

    柜台里面站着一个年纪不小的男人,看样子应该是店铺的管事,绝对不是老板,估摸着就相当于地球上面的店长。

    旁边还有几个年轻的小伙计在招呼客人,那些客人男男女女都有,有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百姓,但穿着不错,似乎是做生意的。另外一些人就不一样了,身上都带着一股煞气,或者叫杀气,估计不是好人。

    楚非进来的时候,柜台前面正有一个年轻女孩跟伙计争论着,旁边不少人都在看热闹,而且那个年纪大一点的管事男人也没出面参与,就任由手下的伙计跟客人吵吵。

    楚非看着好小,心道如果是在地球,这样的店长和伙计,绝对只有被开除一条路,就算不开除,肯定也会在被网友曝光之后开除。

    “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明明没有王级这样的级别,可你们还这样吹嘘!”女孩子气呼呼的说着。

    “这位小姐,我们哪里骗人了,这世界上有没有王级大家谁都知道啊,我们只是叫王级,只是叫这个名字而已,真不是说我们硬吹出一个级别来啊!”伙计毫不在意女孩子的抱怨,并且应对的十分轻松,似乎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那我买剑的时候问你们这兵器如何,你为什么说王级宝兵,削铁如泥!”这个女孩似乎不懂得怎么凶别人,说话的音量、语气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否则楚非也不至于进门了才发现这里在争吵了。

    “是啊,我不是说了啊,我们这店名字叫王级啊,我说王级宝兵削铁如泥没问题啊!”伙计笑呵呵的回应,在回应女孩的同时还抽时间照顾其他客人。

    这店里的客人似乎有不少熟客,客人也没在意正在吵架的两个人,直接走到柜台前说出自己要什么东西,然后伙计便拿过来交给客人,客人接东西、付钱转身就走,当然也有留下来看热闹的。

    但无论如何,这个正在跟女孩矫情的伙计一点都没耽误手上的事情。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把眼前的女孩气的几乎哑口无言。

    “好,那不说王级,你说你们的兵器削铁如泥,那我买了你们的剑,只用了两次就断了,你怎么说!”女孩一边气呼呼的说着一边将柜台上的一柄短剑砸了又砸,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小姐,之前你可说的清楚,你这剑之所以会断,是因为你已经削断了别人的两把武器了,是在削第三把武器的时候断掉的,也就是说我们还是没骗你啊!”

    楚非听到这里心中暗暗好笑,虽然地球上也有削铁如泥这样的形容词,但大家也都知道,那只是夸张而已,就算是两把武器质量差异太大,也不会上来就断一个,一般都是对拼几下之后,质量差的那个被砍出缺口,然后缺口越来越大、越来越深,然后才会断掉的。

    不过这倒也不能怪这个女孩抠字眼,毕竟这个世界是一个可以修炼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你说削铁如泥,也的确应该真的做到削铁如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