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供应商 第36章云书雪的心思
作者:我是老六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36章 云书雪的心思

    楚非离开了,极乐门的包间之中只剩下了六个女人。对于楚非的离开,云书雪并没有太多的情感表现。毕竟两个人接触和认识的时间也太短了。

    在楚非离开之后,云书雪的那四位师妹便来到了大床前,将楚非用过的床上用品全部毁掉,连一点灰尘都没有剩下,然后又从自己的随身空间之中拿出了一套全新的铺了上去。

    说起来也是好笑,这好似总统套房一般的包间之中,供人睡觉的地方自然不少。可偏偏这正厅里的大床却不是让人睡觉的,只是提供给包间的主人以更多的选择而已。

    而事实上,也根本不会有谁在正厅的床上睡觉,倒是做别的事情的很多,尤其是男人。

    至于云书雪的这四位师妹,各个都是冰雪聪明的人,自然从之前的谈话以及各种表现之中看出来云书雪似乎并没有真的与楚非发展出什么。

    也就是说,她们四个和云书雪的关系依然是圣女之位的竞争关系。既然是竞争关系,在师父本身就相对宠爱云书雪的情况下,她们能做的便是让自己修炼的更快更好,也要在师父面前表现的更加乖巧、伶俐,眼力见儿这种东西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即便师父没说,她们也主动换掉了床上的所有物品,若不是因为床本身不是什么普通货色,恐怕她们连床都会换掉。

    做完这些之后,四个女孩乖巧的站在了师父身后,静静的等待师父的吩咐。

    “雪儿,来陪我说说话吧……”作为师父,玉莲花自然看得出云书雪的那一点点异常。

    “是。”云书雪点点头,旁边最小的师妹搬来了一把凳子,放在了云书雪的身后。

    不过云书雪却没有坐,毕竟在师父面前,哪里有徒弟坐的份?尤其是在之前还在聊一些正事的时候。

    其余三个师妹对小师妹的做法没有表现出太多想法,但心底却也对这位小师妹更加警惕了。师父还没允许云书雪坐下,她就去搬了一把凳子……这其中的细节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究竟小师妹是一时糊涂没有想太多,还是她存心要让云书雪在师父面前无礼?

    可不管是哪一种原因,这位小师妹此时都已经在众人的心中降低了一个层次的评价。

    小师妹放下凳子之后,便主动转身离开,走进了另外的房间之中。云书雪的另外三位师妹自然也不会呆呆的站在这里惹师父生气,所以也紧跟着小师妹一起离开了正厅。

    那边房门关闭,玉莲花叹了口气,这才冲云书雪说道:

    “此前我并没有问太多细节。你说过,是你提供出了两份天材地宝给那位楚公子,这才在随后发出了他那法宝的威力。那么,为师想知道的是,你拿出来的天材地宝是什么层次的?而那炸碎血猿的攻击,威力又是何种层次?”

    其实玉莲花并不需要问后面的问题,她们来到顺天府之后便查清楚了当时发生的一切。包括各种细节,但唯独不知道的便是自己的徒弟云书雪到底拿出了何种天材地宝。

    其实,玉莲花问这个问题只是想粗略的分析一下楚非那件宝物的效用,毕竟那东西太过神秘,需要吸收天材地宝的力量才能放出攻击的法宝,可以说此前听都没听说过。

    倒是有类似的功法曾经流传出来过,但也都是保命法门,施展出来的效果作用各有不同。

    玉莲花现在没办法确认楚非与极乐门的关系究竟会发展成何种模样,所以她觉得有必要尽量多了解一些信息出来。

    “师父,徒儿拿出的……是问天花层次的天材地宝……”云书雪虽然冰雪聪明,但在大局观方面的认知还远远比不上她的师父,毕竟她比楚非还要小上不少。

    “哎……傻徒儿……”玉莲花的眼睛里流过了一丝疑惑,又闪过了一丝愤怒,最后变成了无奈。

    玉莲花此生只有五个弟子,暂时也不想多收更多的徒弟。但在这个四个徒弟之中,云书雪确实最特殊的一个。

    因为,其他四位徒弟都是在儿童时期拜入山门的,有的是被引荐来的,有的是门人无意中发现的好苗子送上来的,也有两个是自己通过了入门测试进来的。

    但唯独云书雪不是,她是从小便在极乐门长大的。云书雪的是个孤儿,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那时候的云书雪还没睁开眼睛,被裹在了一个雪白的襁褓之中。里面没有任何能表明身份的东西,只有一块精致的玉牌。

    玉莲花凑巧经过,便将还是婴儿的云书雪带回了门派,并细心的抚养长大。这也是玉莲花宠溺云书雪的原因所在。

    从小养到大,只要玉莲花身在山门之中便几乎与云书雪形影不离,如此情况之下,可以说云书雪浑身上下有几根汗毛她都一清二楚。

    所以,在云书雪回答自己的问题的时候,她便意识到云书雪说谎了。

    反观云书雪之所以如此回答则是个好心,她不想让师父知道自己送出了两株圣药,因为她担心师父会伤心会生气。但同时,为了给师父准确的信息,她选择说“是问天花层次的”。

    这问天花,便是云书雪拿出的两株圣药之一,另外一个则名为问地草。

    “你是将问天花和问地草送给了那个楚公子吧?”

    “我……我错了……”

    师父知道了,云书雪自然不会再继续撒谎。所以她跪在了师父的面前,头深深的埋进了自己的胸口。

    “你啊……虽然问天花和问地草只是两株圣药,作用也十分有限,可毕竟能助你踏上天梯,而且寻找起来也算不易……”

    这句话一下子就显现出极乐门的财大气粗了,如果有旁人听到这话,恐怕会被极乐门的财力深深的震撼到。

    玉莲花伸出手,将跪在自己面前的云书雪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一边摸着她的秀发一边宠溺的问道:

    “雪儿,圣药没了也就没了,可你的修为怎么办?难道你真的想要用男儿鼎炉来冲击天梯吗?如果你真的肯这样,那圣药我又何必留给你呢……”

    “师父……”云书雪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她虽然是当代极乐门的精英弟子,还是门派高层眼中的后备圣女,可她毕竟也只是个女孩子,还是个年级不大、涉世未深的女孩子。

    “你喜欢他吗?”玉莲花捧起云书雪的脸,微笑着问道。她生气吗?失望吗?其实并不,毕竟也是女人,她自然能明白女人的那些小心思,谁还没个十七谁还没有过十八呢?

    “我……我不知道……”云书雪被玉莲花这个问题问蒙了,她自己也在问自己,难道真的喜欢他吗?可他究竟是哪里让自己喜欢了?

    “这个楚公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既然能用我从来没听过的办法灭掉一只血猿,那就代表他绝对不简单……”玉莲花再一次将自己的爱徒搂入怀中,身子习惯性的轻轻的晃动起来,继续道:

    “我也能看得出,这个少年身上的气势与眼中的神采都与他人不同,这种气质,即便是在那些举世闻名的天才身上也不曾见到……”

    楚非有气质吗?自然是有的,每一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独有的不同的气质。只是更加深层而细节的东西就不是谁都能发现的了。

    作为女人,尤其是极乐门的女人,对男人身上每一个细节的把握都要远超其他门派。而且更加主要的是哪只被楚非灭掉的血猿……

    虽然血猿并没有在战斗中表现出过多的东西,可既然能被凶兽当成坐骑,那就代表着哪只血猿很有可能是四极大势的存在。

    而且,至少也得是四极大势的中期,也就是开辟了两个大势的层次。否则,怎么可能让一个出生就有四极大势层次的凶兽骑在身下呢?

    反过来说,如果血猿不是四极大势,只是密境层次,那么其他血兽自然也不会强到哪里去。这样一来,仅凭城墙上的那些人便足以将那些血兽尽皆歼灭了。而且,还不会有多少损伤,即便是所有人都毫发无伤都是可以接受的。

    “现在,咱们只能希望那位楚姓少年能对得起你送出的这两株圣药了……”

    ……

    ……

    另外一边,楚非在魅儿的引领下来到了顺天阁的后面,这里是顺天阁工作人员的办公地点。先是一片瑰丽的人工花园,假山瀑布样样不缺,且仙雾缭绕十分曼妙。

    随后,便是一座玉石拱桥,长有十丈左右,宽也有三丈多,敲下是滚滚河水,接连着假山瀑布,但却不知道流向哪里。

    过了桥,便来到了另外一栋阁楼面前,同样是玉石阶梯玉石的梁柱,门内正厅有几个小管事,也不知道正在忙些什么。

    魅儿与这几人说明来意之后,楚非便被这些人中的一个和魅儿一起带到了二楼。楚非被安排在了二楼的正厅之中,等待着顺天阁的大管事的。

    楚非等了大约有三两分钟的样子,一个楚非此前见过亦深有印象的人笑呵呵的来到了楚非面前。

    “公子恕罪,在下孔元,此前在城墙之上与公子也有过一面之缘。公子身体修养的如何了?”

    孔元,便是城墙上的那个中年书生,本身实力不俗,也在楚非三人出手之前挡住了血兽们的第一波攻击。

    “孔先生客气了……还要多谢孔先生允许我在贵宝格修养,现在我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楚非习惯称呼这个世界的人为先生,尤其是那些比自己年纪大的人。

    这也是从地球带来的习惯,毕竟在地球管男的都叫先生,女的便是女士小姐。而且,在这个世界以及中国古代,先生一次也是早就存在的,所以楚非也不怕别人挑理。

    “哈哈,公子身体无恙便好。不知公子此行所为何事?”孔元微笑着坐在了楚非的旁边,两人中间隔了一张桌子,而此时,旁边有伙计送上来了一壶香茶。

    楚非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等伙计倒好茶水离去,又品尝了一下这个世界的茶叶之后才淡定开口,道:

    “好茶……”

    “此茶名为静思,是我门中独有的茶叶。如果公子喜欢,那我便做主,送公子一斤!”孔元笑的开心,他很看重楚非,因为他亲眼看到了楚非是如何灭杀那只血猿的。

    虽然说灭掉那只血猿大家努努力、拼一拼也能做到,可如此轻松、如此暴力直接又如此干脆的法门,他们却没有。

    更何况,楚非灭杀血猿之后,连那凶兽都被楚非惊走,这足以说明楚非的本事到底多大了。只是,楚非的手法却略显有些神秘以及……猥琐了。

    “那可要多谢孔先生了……我此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贵宝格存有何种宝物,又能收购多少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