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供应商 第34章楚留香是我祖先
作者:我是老六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34章 楚留香是我祖先

    楚非肚子里依然难受,所以他含着糖又躺在了床上,然哼哼唧唧的闭上了眼睛。旁边云书雪竟然破天荒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是楚非没有注意到。

    两个人在顺天阁住了下来,只不过楚非是住,云书雪则只是打坐。两天之后,云书雪的同门赶到,来人正是云书雪的师傅,还带着云书雪的几个师妹。

    云书雪的师傅是极乐门的长老,号莲花长老,名为玉莲花,论年纪已经有两百多岁了,但容貌上却只是如三十左右的少妇一般妖娆。

    修炼之人寿命都长,这个世界即便是普通人也有百岁的寿命,只要没有天灾人祸,活个百岁轻轻松松,稍微长寿一点的普通人都能活到一百二十左右。

    这玉莲花是极乐门上一代的修炼天才,一百三十岁便踏入四极大势,然后利用鼎炉冲跨过四极登上天梯,如今已经是天梯六层的绝顶高手了。

    玉莲花的身后跟着四个娇滴滴的美女,各个都是国色天香,这四个正是云书雪的四位师妹,当然也都是云书雪的竞争对手。

    “雪儿,你没事吧?”走进包厢,玉莲花第一眼便看到了正在哪里打坐调息的徒弟,自然十分关心的开口询问。

    不过她在开口之前,也放出自己的仙元力探查了一下徒弟的身体,自然明了徒弟的伤势如何。她真正疑惑的,是云书雪不断鼓动的嘴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起来,这两天云书雪爱上了吃糖。幸亏楚非此前兑换出来的那一包里一共有20颗,除了一开始喝药的时候两人吃下的四颗,还剩下16颗,足够云书雪自己慢慢品尝了。

    楚非不喝药自然不会去吃糖,毕竟已经那么大了,对这种低水准的甜品自然没多少兴趣。不过云书雪却以为是楚非故意让给自己吃的,所以这两天云书雪对楚非的观感又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师傅!”听到熟悉而关切的声音,云书雪睁开了眼睛,在看到师傅的一刹那立刻跳了起来,跑到了师傅身前躬身施礼。

    云书雪并不是一个活泼的人,相反她算是极乐门里最稳重的那几个人之一了。但在经历了如此灾难般的战斗之后,在见到亲人的那一刻,即便是云书雪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小女孩的雀跃。

    “怎么样,伤势如何了?”玉莲花作为师父,自然得先关心徒弟的伤势,即便她已经探查过了。

    “好多了,再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说着话,云书雪回身跑到桌子旁边,从桌子上抓起了一把糖又跑了回来。

    剩下的那些糖就放在桌子上,玉莲花几人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只是一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罢了。

    此刻云书雪捧着几颗糖举在师傅和师妹身前,甜甜的笑道:

    “师傅,师妹,你们快尝尝,很甜的!”

    云书雪跟这四位师妹的关系不算太好,但好歹也是从小长到大的玩伴,彼此之间都十分了解。她们关系恶化也是从十几岁开始,因为那时候她们知道了新的圣女就要产生了,而且就是从这一辈的几个人里面选。

    能被选上的人自然是修炼天赋最好、修炼成果最高的那个人了。她们这一辈里,最为突出的便是云书雪,所以大家自然也就对云书雪有了更多的竞争感。

    但竞争是竞争,抛开竞争之外,其他好东西且不影响修炼的自然也会互相分享,哪怕是当做炫耀也好。

    而且现在这四位师妹的心情都很好,因为他们看到了旁边大床上正躺在那里睡觉的楚非。想要竞争圣女,那么便要短时间内不去接触男人不去依靠鼎炉,这是常识。可现在包间里出现了一个男人,而且还跟云书雪同处一室。

    这就代表着,似乎这曾经的有力的竞争对手已经放弃了对圣女之位的争夺,否则又怎么可能接触男人呢……

    同时,碍于师父在场,这四位做师妹的也没必要去嘲讽大师姐。

    “这是何物?”玉莲花自然比旁人看的更清楚,此前探查云书雪身体的时候便知道云书雪依然是处子之身,但为何极乐门的包间里会有一个陌生的男人?难道云书雪对这个男人动了情?

    所以,她心情不是很好,毕竟云书雪是她最宠爱的弟子。但云书雪此刻雀跃的神情又是当师父多少年没有见到过的了,于是她也不好主动打破这久违的气氛。

    “是糖,很好吃的,这个酸酸甜甜的,师父你肯定喜欢……”云书雪从手里挑出一个橘子味的汤,亲手拨开之后递到了师父的嘴边。

    玉莲花没拒绝,张开嘴吃了进去。而后,云书雪又将其他的糖都剥开,分给了四位师妹,也都是亲自放进她们嘴里的。

    一时间,这师徒几人没人再开口说话,而是都沉浸在了水果硬糖的甜蜜之中,久久不能自拔。楚非已经醒了,但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做起来。

    这两天的休息,让他的身体恢复了不少,但楚非却不愿承认是那晚苦汤药的功劳。因为即便是这个世界的汤药,竟然也没让楚非当场就好!

    楚非没动,因为他有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刚刚进来的这几个人。听声音,他知道那都是女人,而且每一个女人的声音都很好听。

    但这不是地球,这是异界,这个世界的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有几个是好惹的?能被云书雪称为师父的,自然更不是普通人了。

    楚非心里打鼓,他在想自己是继续装睡还是起来跟大家打招呼。打招呼的话,要怎么做才能显得不那么失礼,要怎么说才不会得罪她们,万一一个不小心,这群人分分钟都能拆了自己。

    以前楚非还觉得自己拥有系统便是立于了不败之地,可在爆菊血猿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世界的修士速度太他妈快了!

    如果有人诚心想要弄死自己,恐怕自己连手都没抬起来,连系统界面都没呼唤出来的时候便已经身首异处了。

    是,系统有救命的功能!可每一次都要花费很多很多钱!可楚非现在的资产,却根本支撑不起系统救命的消耗!

    楚非算过,自己应该只剩下了二十九万左右的存款,可昨天他还花了两万兑换成了系统点数,用来支撑自己留在这个世界。

    所以,现在楚非只有二十六七万的样子,而系统的救命功能,即便是最次的百分之五十修复,也需要花费三十万的点数。

    安静,房间里十分的安静,一开始还能听到糖块在人嘴巴里碰撞牙齿的声音,可后来楚非却连这点声音都听不到了。

    楚非没敢乱动,又忍耐坚持了十几分钟,终于他坚持不住了,他太好奇了,为什么房间里会突然那么安静?!

    所以楚非睁开了眼睛,扭头看到了令自己十分尴尬的一幕。

    楚非的眼前,站着六个女人,除了云书雪之外,还有四个比云书雪年纪稍小的女孩,以及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少妇。

    每一个女人都穿着一身白色衣装,衣摆静静的垂着,没有任何乱糟糟的装饰,但每一个都是绝色之美。

    “额……”楚非懵了,怎么人都在!还都看着自己?这是干嘛?

    “你叫楚非?”玉莲花皱着眉头冷声问道。

    其实楚非误会了,他之所以看到人家围观自己,完全是巧合。之前安静的时候,是因为玉莲花放出了一层结界,隔住了声音,然后师徒几人在哪里询问云书雪这段时间的经历。

    中间自然聊到了楚非,云书雪也就将遇到楚非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对于甜食的来源云书雪也没有隐瞒,本就是楚非给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过在说这些的时候,云书雪十分自然的露出了甜蜜的微笑。云书雪之所以笑的甜,完全是因为那些甜食的确好吃。可师父师妹都误会了,以为那是爱情的甜蜜。

    所以,一群人都把眼睛转向了楚非……不过玉莲花的眼神是不爽,另外四个女孩则是幸灾乐祸以及一点放松。

    “是……”楚非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被锋利的刀子抵住了,他怀疑自己哪怕是动一个小手指头都会立刻被捅上一刀。

    “你在迷雾峡谷入口遇到的我徒弟?又在黑峡镇与她再次相遇?然后你们在城外参与了阻击凶兽的战斗?”玉莲花连连发问,完全不给楚非任何犹豫的时间。

    楚非被玉莲花气势所摄,自然有什么答什么,一直到玉莲花问到最后两个问题的时候,楚非这才夺回了心智。

    “你从哪里来?为何你毫无修为却能绝杀血猿?”

    楚非不知道云书雪都说了什么,如果云书雪将所有细节都讲清楚了,那么自己恐怕就危险了。这可不是法治社会,这个世界有本事就能做任何事!楚非十分清楚这一点……

    “我有一宝,在不同层次的天材地宝的刺激下可以释放出不同的威力,所以在她的帮助下,我才能绝杀那个大猩猩……”

    玉莲花眉头紧皱,眼神更加冰冷,逼问道:

    “你从哪里来?”

    “外海荒岛,无名之地……”

    “你的宝物从何处得来!”

    “家传……”

    “你家祖有何名号?”

    额,楚非愣了,这是盘道!而且盘得还很细。如果楚非说自己爸妈是公司老总那就是找死,他必须说出一个听起来十分牛逼的名字。

    所以,楚非贼起飞智,道:

    “家祖楚留香,江湖喝号盗帅。”是的,楚非将古龙先生笔下的盗帅楚留香的名头拿了出来。

    “江湖?原来是凡世之人……看来,你那宝物应该就是你那盗帅先祖留下的保命之物了。”玉莲花终于不再逼问,这让楚非松了口气。

    楚非点了点头,没有对玉莲花语气之中的鄙夷做任何的反应。他不傻,也不笨,而且人家修士也的确有资本这样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