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供应商 第19章父母一辈人眼里的楚非形象
作者:我是老六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19章 父母一辈人眼里的楚非形象

    楚非笑了,大东也笑了。不过楚非是快慰的笑,而大东却是苦笑。对大东来说,他一万个不想让赵勇以这种方式出现。

    可没办法,赵勇已经自己走进来了,现在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赵勇看着楚非和大东脸上完全不同意义的笑,叹了口气,冲大东道:

    “我来吧……”

    大东点点头,抱着人参退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一屁股坐在那里开始默默的当一个围观群众。而赵勇则冲着楚非伸出了手。

    楚非也伸出手,与赵勇的手握在了一起。不过在两只手握在一起的瞬间,楚非惊讶的挑了挑眉毛。

    变了!赵勇变了!

    赵勇是个什么人?虽然查不清楚,但他必然是个训练有素的退伍兵,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样一个人,力道应该有多大?

    楚非这不是第一次和赵勇握手了,可这一次握手和之前的握手,感觉却是完全不同。以前跟赵勇握手,楚非只能强颜欢笑假装没事,但实际上手却被赵勇无意识的握的生疼。

    可现在的赵勇,手上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感觉就好像是个病重垂暮的老人一样。

    “你受伤了?”楚非下意识的问道。毕竟对赵勇这种人来说,受伤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没有,我吸毒了。”赵勇十分自然的说道。

    楚非惊讶,但也没有太过吃惊。他先看了看旁边的大东,确认大东是不是知道这件事。大东倒也没有隐瞒,冲着楚非点了点头。

    “嗯,为什么?”

    “因为我决定要捣垮他们,如果不吸毒,我根本进不了他们内部。”

    赵勇说的简单,但除非却知道事情绝对不会那么轻松。真当人家是傻子吗?你肯吸就让你进入内部?这也太假了。

    所以,楚非判断现在赵勇应该还没有真正打入对方的内部。当然,这个对方具体是谁楚非还不知道,只是能确定对方是贩毒的。

    “我信大东,所以我暂且也信你。”楚非摸出一颗烟,点上掉在了嘴角,道:“既然我信你,那我问你,你为什么没有选择跟他们正面硬碰硬?”

    “呵……我也想,可我没那个本事。”

    楚非点点头,道:

    “我给你本事。”

    这话说的有点欠抽了,也就是楚非知道自己的确可以做到,所以才会这样说。可除了楚非之外,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楚非脑子有病。

    你给他本事?你凭什么给?

    大东虽然站在了楚非这边,也拿楚非当好朋友,但他却也不能理解楚非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此时大东却没有说什么,而是将自己的眼睛转移到了桌子上的那一堆纸包和那个玉瓶上面。

    大东想到了什么,但自己却不能相信也不能接受。

    说起来,也许是受楚非的影响,大东和楚非两个人在李恰好他们玩毒的时间里,都在网文的世界里徘徊。

    当时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拿来既让自己看爽了,又能赚点钱。啊对了,赚钱的想法是大东的,楚非可没这个想法。

    “楚先生,这话说的有点大了吧……”赵勇平日里没有看网文的习惯,所以他并不能理解为什么楚非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没事,大不大的晚点再说。我就问你,敢不敢!”

    “呵呵,楚先生还不太了解我,如果你了解了我的经历,你也就不会问出这样的话了。”

    “嘿,有点意思……”楚非笑了,他对赵勇的回答还算满意。

    不过也只是满意而已,满意不代表真正的信任,如果真的要将九死离魂用在赵勇身上,楚非必须要确认几个事情。

    一就是这赵勇的意志力到底有多强,能不能承受这九死离魂带来的痛苦。二就是这个赵勇到底是不是对毒有那么大的恨意,如果有一切好说,赵勇以后自然也会认真做事。可如果没有,那么楚非可不敢把这九死离魂拿出来。

    动漫作品《火影忍者》里面对这个问题探讨了很多,也表达出了一个楚非十分认同的观点。只有体会过痛苦的人,才会真的想办法去避免更多的痛苦。

    只有体会过灾难的人,才会避免灾难的隐患在自己手上出现。

    这是佩恩的台词,也是动画里佩恩进行一切行为的根源。有这样想法人,即便成了坏人,到最后也是可以回归到好人队列之中的。

    可如果没有这样的观念,没有这样的经历,那么一旦获得了超越常态的强大力量,势必就会被力量冲昏头脑。

    那些欧美科幻电影中的反派boss,大多数都是这样的情况。用《天龙八部》里面的观点来说,那便是武技修为需要与佛学修为相匹配,只有这样才能化解强大武技之中的戾气,才能保证修炼者不失掉本心。

    楚非没在说话,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作为上开始斟酌这件事到底可不可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古来名言。

    许久之后,楚非终于下定了决心,而此时,站在前面的赵勇脸色渐白,额头上汗水也开始滚落。

    楚非注意到这点之后抬了抬眼皮,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因为什么狗屁气势,十有八九是赵勇的毒瘾犯了。

    “我这有个法门,可以增强你的身体强度,可以让你的战斗力飙升几个层次,但唯一的缺点就是过程太痛苦,你能承受吗?”

    去了一几趟异界的楚非连说话的习惯都开始出现改变了,办法不说办法而说法门。在楚非说出这个词的一瞬间他便意识到了这点,不过倒也没有刻意改变什么。

    “我已经死过好几次了,痛苦对我来说不算什么。”赵勇笑了笑,平静的说道。

    “好……那现在就可以开始。”说完,楚非转向大东,命令似得道:

    “大东,现在你去找一个大铁桶,可以让赵勇直接进去泡澡的那种,然后找足够的水,再找个架子,咱们今天就玩个活煮涮锅!”

    虽然说的有点模糊,但大东也明白楚非的意思,所以他打了个激灵,有点不能接受。

    “白跟我一起看了那么多小说了把?”楚非笑呵呵的问了大东一句。大东苦笑,心道这跟看不看有什么关系么!

    “行了,先去找吧,开始之后再看,如果他坚持不住,那就停下来就好。”楚非也没办法让大东百分百的相信自己,毕竟这种事情有点超乎理解了。

    而且楚非也不能让大东知道自己系统的存在,至少短时间内不能让他知道。以后,以后的事情自然以后再说。

    “快去吧,时间不等人。”

    楚非又催促了一句,大东这才不情愿的站起身,抱着人参走了出去。

    大东虽然不能理解,但也多了一个心眼儿,他决定先把人参带回去给爸妈鉴定一下,然后再考虑楚非煮人的这件事。

    别的不说,如果真的可以确定这人参是五百年以上的东西,那么自然从其他层面佐证了楚非的话是真不假。

    毕竟,一个能弄来五百年人参的家伙,在这世界上还能有什么做不出的事情呢?

    大东走了,直接开车回到了家里。现在已经快晚上11点了,大东的父母自然早已经回到了家里。

    两口子见自己的儿子回来了,怀里还抱着一个古香古色的木盒子,自然觉得好奇。尤其是大东的母亲……

    “回来啦?你拿的是什么?这种包装现在很少见啊。”

    “还好,现在很多奢侈品都喜欢复古的包装,不过这盒子倒也奇怪……”大东的父亲在旁边看报纸,听到爱人说话之后自然也注意到了大东怀里的木盒。

    不过大东却没有直接回答父母的问话,而是站在哪里支支吾吾的酝酿了半天。

    “怎么了?又看上谁家的女孩子了?这不会是给人家买的首饰吧?”大东的母亲笑呵呵的拉着大东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宠爱。

    “哼,整天就想着女人,你现在才多大!”当爸爸的都是扮黑脸的,自然不会给大东什么好脸色。

    大东的母亲推了丈夫一下,之后又抱着大东的肩膀,关切道:

    “儿子,你追女孩我们不反对,可你好歹也考虑下我们给你介绍的那个吧,人家条件不错的,长的也漂亮……”

    就在大东犹豫自己要怎么开口的时间里,大东的父母已经念叨了很多关于另外那个女孩的事情。

    说起来大东也是有点作,那个女孩其实真的很不错,一米七多一点的身高,国外名校双学位毕业生,人美条件好,家庭也是书香门第,唯一的缺点就是女孩有点强势,不是小鸟依人的那种性格。

    “爸,妈……”大东无语,拉了个长音之后,道:“先不说那个,这东西是我带回来给你们的,是楚非送的。”

    “楚非?那个败家天才吗?”大东的父亲面色很冷,显然对楚非不是特别感冒。

    败家天才,这是大东父亲这一辈的人对楚非的评价,说起来倒也算是符合实际了。

    “老公,你别这样说人家孩子,我看人家就不错,虽然好色懒散了一点,可至少不办坏事!”

    “他倒是不办坏事了,可他也得有本事办坏事啊!现在都传他把所有的钱都捐出去了,自己净身出户当乞讨为生了!”

    “不会吧!”大东的母亲有点不能接受。

    “怎么不会,我听说他现在精神还出了一点问题,自己在一个马上要拆的地方挂了个破木牌,上面写着什么……哦,对超级杂货店……”

    大东心里感叹,自己爸妈的消息也太灵通了。楚非的事情,大东并没有跟爸妈说,因为他不想让爸妈觉得楚非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