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供应商 第11章楚非的心虚
作者:我是老六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11章 楚非的心虚

    楚非笑了笑,看来真的猜对了。随后,他在系统界面上兑换出了一盒青霉素。当然,在老先生看来,楚非只是随手一抹东西便出现在了楚非的手上。

    这青霉素是纸盒包装,里面有塑料保护,而青霉素本身是小玻璃瓶的包装,就是医院诊所打针的时候会见到的那种小玻璃瓶。

    大小好似人的小手指,瓶子的脖子很细也很长,用的时候随便用什么东西把小玻璃瓶的脖颈位置敲碎,然后用针筒把里面的药液吸出来在注射进人的身体。

    就是这种东西,在地球司空见惯,但在这个世界,却应该是赌一份儿了。

    “这是?”老先生看着楚非手里四四方方的纸盒子不明所以。

    说起来,原本楚非以为这东西的纸盒包装上会有品牌名字说明什么的,结果真的拿在手上之后才知道,这外包装只是纯白纸盒,没有印刷任何文字图片。

    “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东西就可以医治那位少年公子父亲的病症。”

    “这?真的?”因为包装还没打开,所以老先生并没有看到里面的东西,自然也就不会因为这新鲜的纸盒包装而太过惊奇。

    “这不是什么仙丹妙药,能医治的也只是这种稍微特殊一点的凡间病症而已,而我想要跟你做交易的也是它……”

    “那我能不能先看看?”老先生想的明白,虽然眼前的少年说的好听,但这东西到底管不管用还在两说。

    楚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将纸盒放在了桌子上,任由这位老先生查看。楚非知道,这老先生肯定是想凭借自己多少年的医药经验来判断一下自己拿出来的青霉素到底有没有效果。

    可问题是,这不是中草药,也没有中草药的外形。这玩意是经过很多繁杂工序之后才能提取出来的,哪里是普通人用眼睛就能看得出的。

    老先生小心翼翼的从桌子上将纸盒拿起,随后翻看了半天才确定这纸盒是打开的位置是哪里。

    “这……公子,这是?”

    老先生已经将青霉素拿在了手里,对于表面如此光滑、如此形状特异的玻璃瓶,他表现出了极大的惊讶。但是,更加让他在意的是,里面装的似乎只是清水而已。

    好在老先生不是冲动的年轻人,他虽然心中疑惑,但也相信眼前的年轻人能给他一个解释。

    “这难道是水晶炼制的器皿?”

    水晶,那可是很多首饰常用的材料,但水晶的价格却不贵,相对于其他宝石来说,水晶的出产还是相对容易的。

    “老先生还对水晶有兴趣?”楚非并不打算告诉老先生这玩意是玻璃,而且是从石油里弄出来的。因为他担心这样一来,老先生会想知道石油是怎么来的。

    所以,楚非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反而顺着老先生的话头扯开了话题。

    “呵呵……”这老人也聪明,笑了笑道:

    “原本我以为公子你只是拿清水来唬我的,直到注意到这水晶器皿如此精致,我才收回了那个想法。毕竟,能制作出如此精致的水晶器皿就已经足够证明公子的本事了。”

    楚非耸了耸肩,道:

    “老先生,我就明说了,我想用这东西来换取你的九死离魂,当然别的好东西也想要。不过在进行交易之前,我得证明这药液的确有用才行。所以,还要劳烦老先生带我一起去哪位富家公子的家里一趟,咱们就用他父亲来检验我这药物的效果……您看如何?”

    老先生听完之后楞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楚非竟然会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来。这在他几十年的行医生涯中是十分少见的行为。

    “好,老朽正有此意,如此一来,咱们便动身吧,希望我这位老朋友真的能转危为安吧。”

    楚非抬了抬眼皮,他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多问。

    随后,老先生与楚非一起下楼,跟一个中年管事的伙计交代了一下之后便领着楚非一起走出了同仁堂。

    考虑到这黑峡镇的大小,楚非心里推测,既然可以用走的,那就说明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否则,自然是骑马坐车更加方便。

    果然,这一程走了大约五六分钟,楚非跟着老先生顺着路朝南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然后拐了个弯便来到了一个府邸门口。

    站在门前只看了一眼,楚非就知道这户人家绝对是真正的大富大贵的家庭。富贵一词不管在哪里都经常出现。

    但富和贵实际上是两回事。为什么有人会被看做是土豪,有人却会被看做是豪门,差异就在这里了。

    眼前这个大寨子,门前两侧有几颗老数,各个参天粗壮,估计没个百十来年绝对长不成这个样子。门前有上马石下马石,一堆石狮子分立左右,旁边还有拴马的桩子。

    在楚非打量这栋宅子的时候,老先生已然走上高高的台阶。此时,旁边小门儿里正走出一个男人,身上穿着算得上华丽了。

    “呦,薛先生,您……您这是来送我们老爷最后一程的嘛?”这个男人有四十多岁,听这话的意思,似乎他应该是个管家之类的身份。

    “叶礼啊,人怎么样了?”老先生没回答这人的问话,而是反问了一句病人情况。

    “哎,您不是都束手无策了吗,这不少爷吩咐,我这要出去准备棺椁孝袍……”

    这叶礼脸上悲伤难掩,看得出他对这位病种的家主十分忠心。

    “嗯,你快去通禀,我请来一位公子,或许能救下你家主性命!”

    “啊?真的吗?我……好嘞,那您恕罪!”这叶礼犹豫了一下,毕竟老先生所“请来”的人就是楚非,楚非的年纪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能够让人信服。

    不过既然人家老先生这样说了,自然不会是瞎话,所以这叶礼叫了个恕罪便转身跑了回去。一边跑还在一边叫。

    “公子,随我一起进去吧,人命关天,这礼数的事情就容他们随后弥补吧……”

    楚非点点头,对于这种繁杂的古礼他并不适应,现在这样就挺好。

    真正走进这府苑之后,楚非才更加深刻的理解了古代的有钱人到底是个什么派头。在地球上有个别墅算牛比了把?可和这叶家一比简直和普通的百姓没什么区别了。

    人家这院子一共有五进,也就是说有五个院子前后组成。每一个院子的面积都能跟楚非的那栋别墅比上一比。

    两人刚走到第一进院子与第二进院子的入口的时候,叶家的人已经唏哩呼噜的跑来了一大帮。走在前面的正是此前在同仁堂见过的那个少年公子,挨着他的是之前跑进去报信儿的中年管家叶礼,后面就乱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

    楚非心中暗暗摇了摇头,这种阵势真的让人不习惯。好在前面有老先生挡着,不然楚非这时候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了。

    其实这倒也怪不得楚非,毕竟他是地球的现代人。如果是面对一群记者粉丝美女混混,楚非不怕,楚非也习惯的了,可面对一群家丁佣人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病人在第三进院子的主卧房里,一行人也没在外面浪费太多时间,直接来到了这里。现在的楚非可没心思去欣赏人家的家居装饰了,毕竟床上躺着病人呢。

    此时,房间里十几人,这让楚非很是无语。

    “无关人等先出去吧,太乱了。”

    别人还没说话,哪位叶少爷便开始轰人了,原本女眷管家什么的都还是可以留下的,不过楚非最终还是让她们也一起出去了。

    毕竟自己要用的东西可不适合让那么多人知道,就算以后有可能在这个世界普及开来,但那毕竟是未来的事情了。

    同仁堂的这位薛老先生怀里还抱着楚非之前拿出来的那一盒青霉素,见无关的人都出去了,便道:

    “公子,请……”

    楚非点点头来到床边,先看了下床上这位老男人的面色,又摸了摸额头确认是不是发烧。随后,他有假模假样的翻了翻病人的眼皮、看了看舌苔……

    随后,楚非道:

    “伤口在哪儿?”

    “在胸前……”旁边,薛老先生示意叶少爷上来帮忙,掀开他爹身上的被子,解开贴身衣物,露出了缠着纱布绷带的伤口。

    楚非扫了一眼,发现那绷带纱布上并没有血迹,看起来应该是更换的十分勤快。不过光这样可不行,所以楚非又让叶少爷将绷带剪开了。

    绷带剪开之后,那吓人的伤口也就彻底呈现在了楚非的眼前。这伤口很长,但不算深,如之前薛先生说的一样,伤口表面有很多脓血,的确是败血症的症状。

    “丑话说在前面,我这药不是谁都能用的。毕竟人与人不同,有的人用了就管用,有的人用了却只能死的更快……”

    楚非不是学医的,所以即便知道青霉素需要先做皮试,但问题是他不会。虽然说有样学样也不是不行,但他毕竟不专业,到时候笨手笨脚容易让人看出问题。

    旁边薛神医和叶公子具都点头,很是认同楚非的意思。这个世界是一个可以修仙的世界,自然知道不同的人体质不同,属性也各有区别。

    “公子放心,如果您不来,我这位老朋友也只有等死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