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供应商 第2章穿越了
作者:我是老六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2章 穿越了

    而此时,原本躺在楚非身边正睡得香甜的两个美女早已经被楚非的异常惊醒。两个女孩对视一眼,心道这是怎么了?总不能一个那啥不行的人也会遭遇马上疯吧!而且,这还是早已经完事的早上!

    又或者说,这为楚大少爷有什么隐形的疾病现在犯了?两个美女还算善良,所以并没有立刻就抛下怪异的楚非离开。

    她们伸出手,想要按住正在不停抽出的楚非。这是对“抽风病”的正确应对方式,第二部就是要找东西塞住楚非的嘴巴,因为在“抽风”的时候,得防止他咬到自己的舌头。

    可就在两个女孩的手指尖刚刚碰到楚非不停抖动的胳膊的时候,一阵电流便顺着手指直接钻进了两个女孩的身体。

    两个女孩惊吓之中尖叫一声,飞快的跳下了床,站在床边看着眼前这奇怪的楚非。楚非触电了吗?这是两个女孩第一个想法,可这豪宅卧室里根本没有裸露的电路,而楚非在大床上距离墙上的那些插座开关也有足够的距离……

    也就是说,楚非不可能是触电了!可如果仅仅是抽风,又怎么解释两个女孩子刚刚接触楚非的瞬间的电流呢?静电?不可能!

    两个女孩不知所措,无奈之下只好拨打了她们老板的电话。毕竟两个女孩是是被老板送过来的,也是老板说服她们来陪楚非一晚的,可现在……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女孩的老板来到了楚非的卧室之中。而此时,系统给楚非的惩罚已经过去了。

    在这位老板走进来的时候,楚非正十分尴尬无语的看着床上一片黄色的尿渍,完全没来得及擦去自己胸前嘴角的口水。

    “呦,楚大少爷这是怎么了?”这位老板,曾经楚非的朋友,此刻说话的语气十分令人不爽,话里话外满是嘲讽。

    楚非对于这位朋友的态度没有任何办法,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无论是谁来看都会如此表现。诚然,如果有真正的好朋友或许会关切的问候下,但问题是,他没有。

    “宋老板,如果没事的话,你们可以走了。”

    楚非虽然是个纨绔公子,但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是看得透想得开。当一个朋友对自己表现出了非朋友的一面,那么楚非自然也不会再去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或许,这是在父母意外亡故之后楚非唯一成长的地方了。

    “哈哈哈,楚非,的确没什么事情了,不过要走的却不是我,而是你。”宋老板张狂至极的笑着,肉呼呼的手在自己肚子上揉了又揉,似乎对自己微胖的身材很是满意。

    “怎么说?”楚非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难道楚非忘记了?您可是用这套别墅换来的她们……”宋老板抬手点指两位美女,一脸的高兴道:

    “现在她们已经做到了她们应该做的,那么想必楚大少爷你也不会食言吧?不过没关系,就算食言也没有用,毕竟过户合同都已经办好了,日租的合同也在我这里,不过毕竟相识一场,这一晚的租金我就不找你要了!”

    宋老板说着话,从怀里摸出来一叠文件,虽然还没细看,但楚非知道这宋老板说的必然是真话。

    只是,楚非真的是用这栋别墅换来的这两个女孩吗?当然不是,楚非即便再纨绔也知道有些事情做来是不划算的。

    可他却还知道另外一点,那就是自己身上莫名多出来的这个神秘系统。楚非相信,这明显的bug似的交易,其实就是系统在搞鬼。

    “啊对了,我还听说,楚大少爷早已将自己所有财务都匿名捐到了一个偏远山区,给他们修了学校医院,甚至还要修一条路,外加整个区域的旅游开发,看来此前我真的小看楚大少爷了,只是,你把钱都捐出去了,你自己以后的生活可怎么办啊?”

    宋老板说的好似是在关心楚非的未来,但哪怕只是小孩子也能听得出那话里话外的不屑于鄙夷。

    楚非没说话,而是默默的唤出了系统界面,心中暗问道:

    “系统,是不是你做的?”

    楚非并没有期待系统真的可以回答自己,但系统十分给面子。在系统界面的上端有一处横通条空位,上面正缓缓的滚过了一行字:

    ——是,你的财富都已经兑换成了系统兑换点,并给系统进行了升级。

    楚非暗暗点头,此刻他很怀疑这个回答自己的家伙到底是系统本身还是一个站在系统身后的存在。只是,无论楚非再问什么,系统都不再有任何反应了。

    而且现在也的确不是研究系统的好时候,楚非得先解决自己面临的这些问题。系统刚刚已经说了,所有财富都兑换成了兑换点。

    如此也就可以知道,这个系统的兑换点与金钱的兑换比例是一比一,这也难怪一上来楚非就发现自己拥有五个亿的兑换点了。

    除了自己的银行存款是四亿五千万之外,剩下的所有财产加在一起才换来了五千万的兑换点,说实话,楚非认为有点亏了。

    他本来还想多装一些衣服的,或者再偷偷拿几个值钱的东西,不过因为全程都被那个宋老板死死的盯着,更是被宋老板用赶叫花子一样的态度催促着,无奈之下楚非也就只能带着贴身的东西离开了。

    楚非也是可怜,系统连多余一件的衣服都没给自己留,全部卖了出去又换成了系统的兑换点。

    走在街上,楚非心中满是无奈。

    楚非离开了自己的家,穿着一身秋装,没有钱包没有手机,只有必要的身份证和几张已经空掉的银行卡。

    楚非很愁,因为他身无分文,而且头上现在还顶着两个任务。虽然还有不少时间,但这点世间里以楚非的本事来说,根本赚不出需要的钱。

    要知道,楚非本来就不学无术,上学的时候也不认真,父母意外去世之后更是对经营毫无兴趣,否则也不至于把所有公司都卖出去了。

    “郁闷啊!”楚非叹着气,搜肠刮肚也没有找出一个适合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境况,最后也只能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来安慰自己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楚非只做成了一件事,那就是流浪,满世界溜达。而此前楚非所得罪的人们也只做成了一件事,那就是满世界宣扬楚非现在的境遇。

    于是,但凡是曾经被楚非得罪的人,不管是不是有钱是不是有势,都会想尽办法找到楚非所在,然后当面将曾经楚非赐予他们的羞辱全部都还给了楚非。

    好在,那些人还都给楚非留了一丝颜面,也不知道不是因为佩服楚非将所有财务都捐出去造福百姓了,反正人家对楚非只是谩骂羞辱,动手也只是打几个耳光,并没有真的将楚非收拾得有多凄惨。

    但即便只是这样,现在的楚非也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已经饿了很多天了,若不是身上还有个系统能让楚非看到光明的未来,恐怕他早已经找个地方自杀或者去做一些偷盗抢劫之类的事情了。

    现在的楚非,正坐在郊区的一处田边地头,看着这个马上就要拆迁的、已经空无一人的村子发愣。说好听点是发愣,实际上,楚非只是饿的四肢无力,饿的连动一动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稍远处的马路边,一辆路虎缓缓停下,车门打开,一个与楚非年纪差不多大的小伙子走了出来。一身笔挺西装的他扫视了一番之后才看到了楚非,而后挺了挺胸膛,大步朝楚非走来。

    来到楚非身边之后,他撇着嘴巴、吊着眼角看着楚非,眼神之中的快慰溢于言表。楚非虽然在发愣,但对于身边的动静自然有所察觉。

    只是现在的楚非却不想扭头去看到底是谁来了,也不想知道来人到底想做些什么。此前楚非掰着手指头算了一番,似乎自己得罪过的人应该都已经来过了才对。

    “非哥……”

    来人叫了楚非一声,随后也不等楚非反应,直接伸手抓住了楚非的脖领子,将楚非从地上提溜了起来。

    啪!

    一声脆响,来人一巴掌打在了楚非的脸上,将那还未消肿的脸打的又厚实了三分。

    “这一巴掌是还你此前对我的羞辱……”来人顿了顿,又道:“这最后一声哥,是谢你让我远离了毒品。”

    话音落下,来人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的犹豫。楚非感受着脸上的疼痛,微微一笑。可以说,楚非这个人优点太少,但最值得一提的优点便是,无论他如何作,始终都不会去触碰毒品,更不允许自己身边的人接触毒品,无论这个人与自己的关系是近还是远。

    人走了,车也走了,楚非的身边又陷入了安静。天色渐晚,路上的人和车多了,又少了。楚非站的累了,举起双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恰在此时,一股莫名的能量从楚非手中浮现,而后楚非消失了,从这个世界彻彻底底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