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别样红 第三十八章 巫神之血
作者:莫小浪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三十八章巫神之血

    大长老沉默了片刻,娓娓道来:“在南荒十万大山之中有一神秘种族——巫族,他们信奉的是巫神,据古籍记载,巫神有通天彻地之能,肉身强悍无比。.136zw.>最新最快更新相传巫神曾在巫神古墓之中留下一滴巫神之血。如果你能得到这滴巫神之血,改善体质自然不在话下,但是……”

    “但是什么?”我连忙问道。

    “但是有两个困难,第一,巫神之血乃巫族秘宝,势必不会让他人染指,他们必然会倾全族之力阻拦,想要得到几乎没有希望。第二,巫神之血蕴含巨大的力量,不知道你的身体能不能承受的住,所以说这只是一个希望罢了,你自己考虑清楚。”

    “巫神之血?难道真的有神的存在?”

    在人的认知中,神是虚无缥缈的,可若是没有神,那巫神之血又是怎么回事?

    “有没有神这件事不是我们可以妄加揣测的。不过那滴巫神之血倒是确有其事。”大长老的神情凝重的说道:“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

    生命的长河是多么的迂回,希望又是多么的雄壮,只要有希望,哪怕很渺茫,那也足矣。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我在很短的时间中就下定了决心,不成功便成仁:“我愿意,请大长老明示我该如何去做?”

    大长老细细得打量着我,忽而放声大笑:“好!不愧是我江家男儿。果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关于巫神古墓和巫神之血的记载很少,我也不能给你提供太多的帮助,你需要先混进巫族,然后暗中查探。此行包含太多的未知危险,你需要万分小心。”

    “那蝶舞呢?”

    “她不能去,她化形时日尚短,无法内敛身上的妖气,会直接暴露,虽然巫族不像江家世家这般仇视妖族,不过难免会多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大长老缓缓说道:“我和她说过此事,她并不反对,与其让她陪你冒险,不如让她在此守候,暗中接应你。”

    “好。”我默默点头,能不让蝶舞冒险自然最好。

    “你有巫神密钥在身,也不失为一个先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巫神古墓和巫神密钥之间必然有联系,只要你到达巫神古墓附近,应该就能感应的到。.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大长老将手中那把满是锈迹的巫神密钥递给了我,提醒的道:“你要妥善保管,切不可让巫族之人发现。”

    “我再教你一个内敛气息的秘法,方便你暗中行事。”大长老一边说着,一边运转真气,一点青光乍现,渗入我的脑海。

    我脑海一震,“敛息术”三个大字浮现在我脑海,随即又出现出一副真气运转的脉络图,这些脉络图神秘异常,我暗暗记住真气运转的路线,青光很快便消失了。

    大长老略有些担心的看着我,迟疑了片刻,随手递过来一块青色的玉佩,缓缓的道:“我和巫族的巫娜有几分交情,危急时刻,或许有点作用。”

    仔细一看,竟不是完整的,只是半块玉佩。上面雕刻着半条栩栩如生的青龙。

    “那个小丫头在外面等了许久了,你去见见她吧。”说完大长老便走了出去。

    ……………

    我默默收起玉佩,贴身放入怀中,起身,打开房门。

    院子里栽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时值春季,鲜花绽放。外面的花儿开的正艳,一股浓浓的花香飘散在空气中,带着三分郁金香的高贵,两分百合花的纯洁,一分红玫瑰的爱与热情,还有四分不为人知的花香,缓缓融入我的心中。

    蝶舞于万花丛中,俯身轻嗅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红玫瑰,身姿婉约而修长,仿佛是一个不染凡尘的仙子。

    时至今日,我仍然不知道蝶舞的本体是什么,不过若我所料不差的话,她的本体必然是玫瑰的异种——蓝色妖姬。这种玫瑰很是罕见,可要是自动化形的几率也并不是太大,何况在花海那个灵气并不是太充足的地方,所以蝶舞化形必然少不了慕容剑秋前辈的帮忙。

    我看着蝶舞,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蝶舞,一瞬间竟痴了。

    “月哥哥,过来啊。”蝶舞回头看到我,笑着说道,声音曼妙的不带一丝烟火。

    我笑了笑,抬步走了过去。看着蝶舞,我欲言又止:“蝶舞,我……”

    “月哥哥,你看这玫瑰。”蝶舞伸出葱葱玉指掩住我的唇,似是意有所指的说道:“玫瑰谢了,尚有余香;人若去了,留下的只有回忆罢了。”

    看着蝶舞饱含期待的笑脸,我知道蝶舞又是语带双关。不是听不懂,只是不想去理解。

    因为有些事,不是错过,就可以放手。有些人,不是挽留,就可以等待。就算错过比等待更痛苦,但是等待又何尝不比错过更煎熬?

    “玫瑰的香气只是存于表面,而回忆却是留在了心中。”

    我思索片刻,便给出了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我心中又岂不是更纠结?蝶舞和于紫月就像两条千丝万缕的线萦绕在我心中,剪不断理还乱。

    其实最理智的方法便是斩断情丝,放下于紫月。可是我做的到吗?我本以为我已经放下了于紫月,可是直到那个梦我才明白……或许我还没彻底放下!

    或许那只是一个梦!

    “那到底是香气诱人?还是回忆更加动人呢?”蝶舞想了想,又问了一句。

    我看着蝶舞,她俏脸微微一红,手中捏着一片衣角,脚尖轻轻点着地,显得又是紧张又是纠结。

    我笑了笑,说道:“当然是我得蝶舞最动人。”

    傻瓜,这个与爱根本不能对比,也不能衡量,蝶舞真的好傻。

    蝶舞的俏脸一下变得更红了,她含羞带怯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就这么静静的互相对视着。时光仿佛永恒,定格在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