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别样红 第七章 剑舞
作者:莫小浪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第七章剑舞

    之后的每一天,我一直都在苦练剑法。我江家名震江南的便是江家剑法,以武入剑,以剑破法。蝶舞双手托腮,静静地坐在青石台阶上看着我练剑。三千青丝垂至腰间,随风轻舞。我仿佛又回到一年前的那段时光,那个身着一袭紫衣的靓丽女子总是喜欢看着我练剑。我看着蝶舞,恍惚间两道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情非我愿、不再执着,”回忆起于紫月说的这句话,我心中五味陈杂,如果我跳不出于紫月这个圈,那我终究会被其所缚,尺寸难进。我摇摇头,抛却脑海中的杂念,专心练剑。江家剑法凌厉霸道,无坚不摧,走的是刚猛路线,而我从小体弱多病,性子阴柔,总是难以习得其中精髓,这也是我一直无法名列江南三大年轻高手的原因。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我口中默念剑决,双手握住噬血剑,以力劈山河之势重斩而下,势到半空,剑锋倏尔急转,如秋风扫落叶般横扫而过。这一记“斩”字决我练的虽然娴熟,但也只是得其形似。每当练到这一式时总是少了一股大开大合之势,却是多了些许轻巧灵动。这一失一得之间,注定我不能习成江家剑法。

    我心中懊恼不已,就算得了噬血剑,没有好的剑法相匹配,我还是无法报仇雪恨,我爹在江南成名已久,一身武功高深莫测,能打败我爹的也不过五指之数。网.136zw.>我得武功差我爹还很远,更别提杀死我得仇人了。我长叹一声,颓然间坐在地上打量着手中的噬血剑,自从那日之后,噬血剑变得锈迹斑斑,仿若一把破铜烂铁,再也没有当初那副绝世好剑的模样。这也应征了石碑上的一句话:无血不锋,无坚不摧。

    蝶舞端着一碗茶水走到我得面前,将那碗茶水递给了我,一脸关切的问道:“月哥哥,你怎么了?”

    我接过茶水,一口饮完,沉默了片刻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蝶舞轻轻地摇了摇头,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月哥哥,你还记得那石碑上的舞姿吗?”

    我忽然想起来那些舞姿,我原本以为是剑法后来发现却是舞姿,不过我也没有多想,毕竟蝶舞也是一片好心。

    蝶舞接着说道:“月哥哥,其实那不是舞蹈,而是武技。剑有两种形态,一种为剑武,以武入剑,你练的剑法就是属于这一种,可是我感觉你并不是适合这一种,那你可以尝试另一种形态——剑舞。”

    我笑了笑:“蝶舞,我知道你所说的剑舞,剑舞,又称剑器舞,是手持长、短剑表演的舞蹈,由动作英武、韵律优美的剑术延伸而成。.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剑舞只是一种舞蹈。”

    “月哥哥,你错了,剑舞是舞蹈也是武技。”蝶舞一脸认真的说道。“万物皆有律动节奏,只要你掌握这些节奏,便可以以舞入武,创出属于你自己的江家剑法。”

    “以舞入武,我自己的剑法。”我忍不住喃喃道。脑海中数道灵光乍现,蝶舞的话仿佛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剑舞不是舞,而是武技。可那样柔美优雅的舞蹈又怎么可能是武技呢?

    我脑海中忍不住浮现那些石碑上的舞姿,心中苦苦思索,万物皆有律动节奏,如果可以用舞融入这些节奏,或许我真的可以创出属于我得剑舞。

    记得那一年的坠月湖畔桂花依然飘香,我和于紫月相伴摘花,水清,花香,人更美。画面唯美,无不遵循万物律动节奏,这就是节奏吗?

    “花海花卉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旁边忽然传来轻柔的歌声,歌声像一抹雪亮的剑光,欲破苍穹。隐隐中,有金石清越之音。

    我心头一震,举目望去,花雨茫茫,蝶舞于万花丛中提步轻舞,一袭浅蓝色衣衫在微风中飞扬,舞姿曼妙的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彩蝶,典雅,唯美,眉宇却英烈地如同一抹凄艳晚霞。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不是爱花即肯死,只恐花尽老相催。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叶商量细细开。”

    蝶舞风姿曼妙,歌声轻柔,一头秀发也在暮色中亮了起来。我心中顿时豪情万丈,只觉一股豪气直冲头顶,再也没有一丝迷茫,再也没有一丝苦恼。这一刻我忘记了剑舞,忘记了于紫月,忘记了家族血海深仇。

    微风吹动,花雨纷飞,蝶舞轻柔的歌声起伏,交织出一张充满流动的画面。无色无形的风,有形有色的花,无色有声的歌,以各自的节奏波浪般涌动,此起彼伏,互相契合,显得无比和谐。

    我忽有所感,身心在一瞬间放松,融入周围地天地。

    在心灵的无限开放中,质的界限仿佛已经不存在了。不执着,无界限,和流动的风,飘落的花,起伏的歌,和这大自然的神奇画卷遥相呼应,彼此契合。

    我突然站起,但这个动作一点没有破坏四周的和谐天地。因为我的动作也如同流动的波浪,带着起伏的韵律。

    我不禁长啸一声,啸声激昂清越,直冲云霄。

    我手执噬血剑,一步迈入花海。剑舞如行云流水一般舞出,舞姿轻盈飘逸,优雅从容,一进一退,一起一落,莫不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每一个剑舞的姿势都是那么的浑若天成,不带一丝勉强,不带一丝烟火。剑舞的舞姿便是对热爱生命的一种释放。我们舞出生命的热爱,舞出激情的梦想,舞出飞扬的青春。合着轻盈舞步,我不禁朗声吟道: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朗诵至此,舞步倏而急转,舞姿弄清影,只剩下了优雅从容和那一丝飞扬激情。手臂拂过花丛,最后遥指佳人:

    “在水一方”

    花雨纷飞,随风轻舞。

    除君之外,再无他物。

    以舞入剑,将大自然的奇妙节奏融入剑法之中,蝶舞和我说的剑舞终于被我了然于心,它不是舞蹈,而是武技,是一种天地自然的奇妙节奏!一切都基于节奏!无论是剑舞还是剑武都有着各自的节奏,剑舞没有招式,只有节奏。这是一种心灵境界,也是道的感悟。

    这就是灵感过人的好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