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92章 正主来了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嘘,别说话,如果被那人听到了,知道这里有人埋伏,不来了,那我们不是白忙了?”我在陈瑶的耳边轻声说道:“骗你的,那不是童子尿,只不过是一般的草药,反应别这么大好不好?我松开手,你不许再叫了,知道吗?”

    嘴上虽然这么说,其实我心中暗想,这次真的骗你了,那真的是我童子尿,说完,我松开了捂住陈瑶嘴巴的手。 .t.

    陈瑶被我放开,懊恼的在我身上又拍又打,还在我腰间用力的敲了一下,恨恨的说道:“竟敢骗我!你竟然骗我,是童子……”她话说到一半,就害羞地低下头,但手中的力道更重了。

    过了好久,陈瑶才平息下来,只不过看我的眼神有些怪,让我头皮发麻,无奈下,我只好回过头看着她,没好气的问道:“这次又怎么了?”

    “刘印,你是童子吗?除了陈筱雨,你以前还有没有谈过恋爱?”陈瑶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口中幽幽的说道。

    听到陈瑶问出这话,我不禁的一呆,这哪跟哪呀?我们现在可是在坟场,聊这么煽情的话题好吗?

    愣了愣神,我转过头眼睛看着下方的墓地,口中淡淡的说道:“有呀!我都28了,怎么可能没有呢!不过这有什么好提的?童子,我当然是了,那个女人为了钱把我甩了,谁让我是个穷小子呢!呵呵……”说着,我自嘲的笑了笑。

    “刘印,你……”陈瑶想说点什么安慰我,但是却没说出口。

    “好了好了,干嘛要提这些事情,都过去很久了,注意点四周,有任何人靠近都跟我说。”我摆摆手,打断了陈瑶的话语,正色地观察着四周。

    陈瑶看出我不愿多聊,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停留,点点头,就没说话了。

    我们静静等待着那个人的到来,徐家窟这座坟场时常莫名其妙地吹来一阵旋风,将松软干燥的黄土卷起,在空中漫漫飘散,发出沙沙的声响,好像是死去的人在对我们说话。

    我们就在这片阴气森森的天地间等待着,觉得时间很漫长,但是就是在这漫长的时间中,渐渐的过去了5个小时,可是四周仍然静悄悄的,除了沙沙的风响,没有其他任何的声息。

    徐涛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瓶子里面的酒已经喝光,此时有一分醉意,张了张嘴说道:“都两点多钟了,再这么等下去,天都要亮了。”

    林佑说道:“徐涛哥,别着急,就算他今天晚上不会来,我们只要呆在这,只要他一出现,就肯定逃不了。”

    “嘘!!别说话,看看那边。”

    正在他们聊天期间,我突然看到远处有一点亮光,立刻轻声的对其他人说道,一边指着远处的亮光,这道光摇来晃去,好像是一个人拿着手电筒正在跑步的样子,而灯光随着他的步伐晃动。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来了精神,不再说话。

    灯光正在缓缓靠近,不久之后,就来到了距离我们差不多100米左右的土坡上,停在那边,收件桶,就像个探照灯一般,在四周照了照,也扫过了我们这边的土地,我们急忙缩着脑袋躲起来。

    看不清他们人数有多少,也不知年龄有多大,是男是女,因为我们这里和他反光,就像汽车行驶在马路上,对面的车如果开着大灯,你就看不清他是个什么车一样。

    拿着手电筒的人从那个地方滑下土坡,去到下面的坟场,在周围转了一圈,找了一个结实点的棺材板,就将另外一盏灯挂了上去,打开开关,瞬间周围全都亮堂了起来,东西全都能看清了,他只有一个人!

    看到把大灯点亮了,这人就把手电筒关掉,从地上拎起一个巨大的水壶,就在四周走动起来,不时用水壶在地上浇灌着,不用问,我们也知道,他的那个水壶里面,装的肯定不是水,而是鲜血!

    这家伙一边干着活,一边唱起了流行的情歌,真是好不嚣张!不过这也难怪,徐家窟距离村落有十几里远,歌声他们自然听不到,而且这里的地势也比较低洼,即便有灯光,从村庄里也看不到,而且农村人睡觉都挺早,凌晨两点,正是在梦乡中做好梦的时候。

    “真,真的有人来了!”徐涛目瞪口呆的看着下面正在一边唱歌,一边干坏事的黑衣人,口中喃喃自语道,话语有些结巴。

    我没好气的拍拍他的肩膀,对林佑陈瑶还有徐涛3个人说道:“我们下去看看,趁机把这小子抓住,能够说服就说服,不然的话也就没办法了,只能让他死在这。”

    林佑和陈瑶听到我的话,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神色,看来他们知道,如果无法说服这个人不再做无业赚的任务,那么这个人必定心胸邪恶,手上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条人命,现在杀了他,只能说是为民除害,没有什么值得愧疚的。

    不过,被我冰寒的话语声吓到,徐涛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你们还敢杀人?”

    我叹了口气,看来徐涛还不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只好耐心他向他解释:“徐涛哥,我想你现在应该已经明白,下面的那个人正在做着害人的事情,如果放任不管,你们村子里面就会有大灾难发生,到时候要死多少人,你想过没有?他是鬼道中人,手上还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当然,我们也会给他机会,劝他不要再做这种事,可是,如果他冥顽不灵,不杀了他还能怎么办?难道放她离开吗?等他下次回来寻仇,村子里要死多少人――你可要想清楚啊!”

    听完我的话,徐涛眉头紧皱咬着牙,显然内心做着剧烈的挣扎,过了片刻,抬起头看着我:“好,那就按照你们说的办,先尽量劝阻,如果那个人不听,那也就…那也就只好杀了他了。”

    这个老实巴交的农家汉子,为了村庄和亲人,终于心里也动起了杀机!

    “这就对了,徐涛哥,你用不着愧疚,如果我们不杀了他,他就会杀了村子里的人,其中或许还会有我们的亲人,这难道不是正当防卫吗?”我循循善诱着,随后说道:“那我们几个人就先下去,记住,慢慢靠近,别惊动了他,最好是一招把他制服!”

    几个人来到坟场下,向其他人打了个手势,我让他们向四周分散,从各个方向,向这个人靠近,就算到时候他发现,面对4路夹攻,他还能打得过?逃得掉吗?

    我又向前走了几步,距离灯光越来越近,为了不暴露身形,只能紧贴着周围的棺材,坟头,进行掩蔽、这时候已经可以清楚的看清这个人的样貌打扮,是个30来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黑衣,眉清目秀,如果放在外面倒也是个帅哥,他腰间仗鼓鼓的,似乎口袋里面塞满了不少东西,一把刀的轮廓显现出来。

    这个黑青年人身上衣服的款式,竟然和死去的陈志祥有九分相似!

    突然,“咚”的一声,一个黑暗的角落发出声响,我扭头看去,糟糕!一定是某个人不小心碰撞了旁边的棺材板,发出了声响,看那个方向,应该就是徐涛,可能他没见过这阵仗,心里紧张,一不小心就铸下大错!

    “谁!谁在那边?tmd快给我出来!”30来岁的黑衣年轻人大喊,目光冷冰冰的看着发出声响的那个角落,打开手电筒就向那边照去。

    手足无措的徐韬在手电筒的光芒下被看得一清二楚。

    “你,你是村庄的人?”黑衣青年人吃了一惊,随后冷冷一哼,拔出腰间的一把武士刀就像徐涛冲去,他冷冽的目光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以徐涛手足无措,心神慌乱的情况下,恐怕都不知道躲闪,马上就要血溅当场!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