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91章 夜伏坟窟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们几人在四周搜寻了一番,但徐涛母亲徐翠花的灵魂仍然渺无踪迹,只好拿出那个招魂枕,找了一处阴气比较浓郁的地方,将招魂枕放在地上,然后在前面点了三炷香,青烟徐徐缭绕……

    我们在周围,画了一个大约直径一米的法阵,用家里面带来的香灰一点点泼洒而成。 (w   .  . )

    不过这番动作似乎是做了无用功,过了半小时,仍然没有招来徐翠花的魂魄,让我们都不由得有些垂头丧气,甚至都有些开始怀疑自己学艺不精了,不对不对,我们压根就没地方学习―

    林佑所知道的是家传的一些道法,寥寥无几,并且其中最多的还是在帮人看风水上面,对于捉鬼驱邪,他也懂得并不多,学习镇魂掌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对鬼魅之物有个防身之力。

    而我和陈瑶就更不用提了,陈仙师那点小手段,就是在一些街头巷尾的小书上看到,然后自己学习一些,就替别人去驱魔辟邪了,连一般的凶鬼都对付不了,比林佑更加不如。

    而我呢,说来也惭愧,空有一条好门路,却没办法去学,因为我已经使用了正道禁忌的鬼道之术,将陈筱雨的灵魂收入体内,在正道看来生死有命,人不可以违背天意,死就死了,还想复活纯属大逆不道!

    至于张天灵留给我的那几本典籍,其中介绍一些奇门鬼物的内容比较多,至于他的亲身日记,还有那本小小的秘籍,上面提到功法以及驱鬼术的内容也寥寥无几,估计是他早就入行多年,都已经记忆在脑海中了,害怕留下文字记载,万一被别人得了去,就犯下了宗门秘籍随意传授的禁忌,所以上面只有几个简单的驱鬼术,稍微厉害的法术丝毫没有。

    所以现在为徐涛母亲招魂,却只能够做出这么个无比简陋的东西,弄了半天毫无效果,也不知是我们的方法不对,还是徐翠花的魂压根就不是在这里丢的,两头犯难,有些摸不着头脑啊!

    正当我们束手无策,准备离去,回头再问问老太太详细情况的时候,林佑眼尖,突然指着不远处的棺材旁边,惊奇地叫道:“你们看,这个地方怎么还有血呢!”

    徐涛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果然看到地面上有一条细细的血渍,困惑的说道:“不应该呀,村子里有禁忌,徐家窟这个地方不能沾到血,都是人死了之后才抬过来,现在怎么会有血在这个地方?”

    我和陈瑶走上前,只见在这一片松软的黄土上,有一条大约手臂粗细,还算比较清晰的紫红色血渍,好像是不久之前才被撒下的。

    人的血液暴露在空气中,时间长了就会变成黑色,呈现紫红色证明时间并不久,这道血液呈现一个弧度,从远处延伸过来,从我们面前穿过,又伸向前方,也不知道哪边是头,哪边是尾。

    “林佑,徐涛哥,你们向着那边走,我和陈瑶从这边走过去,看看这些血液延伸到什么地方。”我对他们说道。

    林佑和徐涛站起身点点头,向我们相反的方向走过去,我和陈瑶也是一样。向前走着走着,发现这道血液呈现半弧形,有时还有一道道分岔,有规律性的向着弧形的内部延伸。

    走了约两分钟,突然,我的脑袋和徐涛的脑袋,“砰”的一下碰撞在一起,我们两个都一下子向后倒退了几步,“哎呦”一声痛叫,摸着脑袋哭笑不得。

    陈瑶皱着眉头说道:“不好啦!这血迹竟然呈现一个圆形!”她突然紧张的说道,看着我们,目光中满是焦急。

    揉揉被撞得生疼的脑袋,我疑惑的问道:“是个圆形又怎么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还是想一想,到底会有谁这么无聊,在这个地方用血绘成一个圆形……”

    我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因为我发现,林佑也突然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低着头,看着紫红的鲜血条纹沉默不语,眉宇间绽放着一丝凝重。

    陈瑶看着我,继续说道:“林佑哥,你怎么还不明白?忘记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吗?那个人,那个人说不定早就到了,这些符文……”陈瑶指着地面上的鲜红血渍:“你也注意到刚才那些分岔了吧,那么有规律,肯定是有人故意这样做,这难道不像是一个超大型的阵法吗?”

    我顿时恍然了,随后眼中闪过一丝丝骇然,那个人竟然比我们先到,并且已经开始实施计划,用血液浇灌出这么一个大型阵法,到底用了多少血?

    “那个,你们说了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人是谁?干嘛要在我们村做这么古怪的事?”徐涛皱着眉,疑惑的看着我们3人。

    我沉默片刻,有了决断,抬起头看着徐涛:“徐涛哥,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们通过特殊的方法,知道这个村庄马上要发生大灾难,我们就是帮助村庄来解决这场麻烦的,我们是正道人士,而在这里做这种事的就是鬼道人士,一旦被他们得逞,村子里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我停顿片刻,摸了摸下巴,继续说道:“本来,你娘丢魂可能是正常事件,可现在我觉得她的丢魂,八成和这个鬼道中人有关,不是偶然的!”

    “什么?鬼道中人!”徐涛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道:“那,那可怎么办?老祖宗说过,如果这里的阵法被破坏了,我们村就真的要倒大霉了,哎呀妈呀,不行,我不能呆在这,我现在就要回村去和村里人商量。”

    徐涛说着急匆匆的想走。

    “徐涛哥!”我快跑几步,一把把他拉住了。

    徐涛回过头看着我,慌乱急躁全写在他脸上。

    “别去,暂时别告诉村子里的人,不然有可能会引起恐慌,也打草惊蛇,如果被那人发现了,它就会潜伏起来,等到你们松懈的时候再动手,到时候村子一样会倒霉。”我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更何况,就算你现在去告诉村子里的人,你觉得村子里的人会有多相信?会有多重视?”

    徐涛听完我的话,颓废的坐在地上,默默不语,也许他想到了,昨天晚上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看到那个鬼魅,或许他也不会相信这种事,只会当做是有些人的恶作剧。

    毕竟世代相传,他们村子里已经有一两千年从来没有闹过鬼了,那个巨大的阵法守护着村子里的人,他们谁愿意相信守护了村庄1000多年的阵法,会在这一天,被人破坏消失?

    我看着颓废的徐涛,摇摇头,半弯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安慰道:“别担心,这里还有我们,别忘了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来,这件事就交给我们,一定会把那个鬼道中人给铲除。”

    徐涛抬起头看着我,过了许久才说道:“那,那就拜托你们了,拜托,一定要救救我们的村子和村里人。”

    林佑笑着说道:“徐涛哥,别担心,约定好的事情,我们一定办到,以我推断,你娘那天傍晚来到了这个徐家窟,恰好碰到了那名鬼道中人,结果不知怎的就把魂丢了,那人估计现在已经提高了警惕,白天不会到这里来了,我看这地面上的血渍,有些地方还很新,说不定他每天晚上都会来来这里,用鲜血布阵。”

    “对,我们今天晚上就来等着他,一定会把这家伙抓住的。”我向徐涛伸出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我们几人回到徐涛家,本想从老太太口中,得到一些新消息,但是徐翠花老太太神志不清,前言不搭后语,根本拼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也就只好放弃,或许正是因为徐翠花丢了魂,无法正常言语,那个无业赚任务者这才会放她离开吧。

    吃完晚饭之后,我们几人重新回到了徐家窟,此时夜黑风高,月色有些朦胧,我们4个人,来到徐家窟的外围,还没进入,坟场,就觉得阴风阵阵,吹得人身心发寒,我和林佑徐涛3个人各自带了一小壶烧酒,温热温热,就是为了应付这种情况,陈瑶是个女孩,是个同龄人,身上阴气重,本来也让她带个酒壶,可是她推脱不要。

    我们3人喝了点酒,顿时觉得身心暖和许多,夜晚的寒冷阴风仿佛也变得和煦,找了一处不起眼的山头,趴伏下来,静静的等待着,此时是夜晚8点多钟。

    “刘,刘印,你的那个酒,可不可以也让我喝一点,我,我感觉好冷。”陈瑶趴在我身边,怯怯弱弱的向我说道。

    我回过头看着她:“哈哈……,你也忍不住了吧,毕竟这个地方从古到今埋葬了几千具尸体,到了晚上,牛鬼蛇神全出来了,就连我们这些男人,如果不喝一点酒暖暖身体,壮壮阳气,都会觉得心中发虚发寒,让你也带一点,结果你偏说不要。”

    “哎呀,你不要说那么多了,把你的酒瓶给我!”陈瑶撒娇般的想来抢我的酒瓶。

    我立刻移开酒瓶,躲开了她的手,微笑着说道:“别,别抢我的,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给你准备好了:”说着,我从怀抱中掏出一个扁扁的小酒瓶,递给陈瑶,继续说道:“你身上阴气重,光喝酒估计还是阳气不足,所以我在你的酒里面加了点东西,你喝喝看。”

    陈瑶接过热乎乎的酒瓶,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刘印,你真温柔,想得好周到,谢谢你呀!”

    “不用,待会儿你别骂我就行。”我摆摆手,让她不用在意。

    陈瑶打开瓶盖,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放下酒瓶,皱着眉头说道:“这酒真烈,喝到喉咙里面火辣辣的,而且还有一股怪味,里面加了什么呀!”

    “身体感觉暖和点了吗?”我问道,

    “嗯嗯,确实感觉暖和点了。”陈瑶将酒壶贴在脸上,享受着它的温暖,嬉笑着说道。

    “有效果就好,也没加什么,为了给你补充阳气,加了点童子尿。”我头也不回,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前方,淡淡的说道。

    “什么!刘印!你竟敢……”陈瑶突然大声的怒吼了起来。

    这还得了,万一惊动了那人,不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连忙将陈瑶扑倒在地,捂住她的嘴巴,让她发不出声,可她还是用愤恨的眼神看着我,嘴巴气鼓鼓的直喘气。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