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88章 秘查徐家坡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打开无业赚的界面,立刻有一个鬼气森森的女鬼声向我说道:“恭喜您,完成了任务,杀死了第一名,下面进入积分模式。 (w   .  . )”她的话音刚落,界面开始变换,进入了一片红与白的世界。

    一则信息显现而出。

    新任务:恭喜你成为无业赚的第一名,从此不必再接受普通的任务,你的任务就是根据委托,杀死其他的任务完成人,成为杀戮者,如果在一个月内完成3件任务,就可以进入宗门!

    杀戮者?看来这才是无业赚第一名的特殊称号,原来还有这样的要求,让无业赚的第一名去杀死其他的任务者,陈志祥以前一直在从事这种工作吗?

    我轻轻咬着下嘴唇,沉默不语,一个月完成3件任务,才可以进入宗门,也就是说,在进入宗门之前,我的双手必须沾满血腥,杀死3个普通人吗?

    “刘印哥,上面说了什么?”林佑开口问道。

    “你自己看看吧,就算我不想,但是为了完成无业赚的任务,进入陈志祥的宗门,我也必须去杀人啊!”我将手机递给林佑,声音低沉的说道。

    林佑接过手机,看完之后,看着我说道:“他们简直就是在培养杀人如麻的杀人魔!或许这就是进入宗门之前――审核第一关!淘汰掉心慈手软的家伙。”

    “对,没错,我也是这么想。”我点点头赞同道:“下面,就需要等待,看看任务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了。”

    陈瑶也拿过手机,将无业赚的内容浏览了一遍,偏过头看着我说道:“刘印,难道你真的打算杀死3个普通的任务者?真的需要这样吗?毕竟,你在不以前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和他们一样,现在就要对他们进行杀戮吗?”说话间,她的眉头紧锁,神情中满是不忍。

    自然知道陈瑶的意思,我微微一笑,摆了摆手说道:“陈瑶,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绝不会杀死那些好人的,相信在这其中,一定有许多人是被骗了,或许就和之前的我一样,在想办法挣脱这个无业赚的束缚,而对于这些人,我不会杀了他们,而是要和他们团结起来,总有一天,利用这股力量,摧毁开发这个无业赚软件的宗门,这样,才不会让更多的人掉入这个陷阱。”

    “至于那些心术不正,不把别人生命当回事的家伙,那就让我把它们清理掉,就做一回世界的清洁工!杀了这些人,也能够为蛊蛇王重新认主做准备,一举两得!”

    听到我的话,陈瑶和林佑眉头都舒展了开来,显然刚才他们都很担心,我因为救人心切,而变成置别人生命如草系的杀人魔,不分好人坏人,哈哈,这两人真是想多了。

    “叮咚……”手机又再次发出了一声轻响。

    “啊,无业赚又传来了信息!”陈瑶惊叫着说道,连忙将手机递给我。

    我拿过手机,打开无业赚的软件界面,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份名单,资料还算比较详细,介绍了这些人的出生年月日,还有他们完成的任务,都介绍得很清楚,但是唯独这些人的名字以及家庭住址,身份背景这些东西,全都已经被隐蔽了起来。

    鬼气森森的女声再次传来:“请在这份名单上挑选任务目标,点开之后,可以查看更加详细的资料,并且可以查看此人当前做的任务。”

    我有些恍然,任务的目标并不是由无业赚直接认定,而是由我自己挑选,这实在是再好不过了,虽然我无法看到这些人的名字和地址,但是可以看到他们的生辰八字,于是我从上到下翻找了一下,一共有二十几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整个无业赚软件,只有这些人在使用,根据他们的生辰八字,我很快就选定了3个人。

    点开他们的资料一看,他们以前做过的任务,以及现在即将要去完成的任务,都一览无余,其中有一个人格外吸引我的注意,他的任务竟然是去四川贵州的一座大山里面,寻找一个叫做徐家坡的村庄,在村庄里面布置一个巨大的阵法。

    这则信息,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到底是要做什么呢!想用阵法害死徐家坡一个村子里所有的人吗?他们的确可能做出这种事,对于那个宗门的狠辣无情,我没有丝毫怀疑。

    我抬起头,看了看林佑和陈瑶,将手机也递给他们看看,随后说道:“那就决定了,我们就去这个地方看看,看看他们打的什么鬼主意。”

    林佑和陈瑶都点了点头,显然也认为这个地方值得一去。

    “刘印哥,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林佑紧皱着眉头,看着我说道,目光中有些犹豫不决。

    “什么事情,尽管说。”我和陈瑶抬起头,好奇地看着林佑。

    林佑沉吟片刻说道:“我记得,以前你的任务就是杀死无业赚的第一名,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假设,现在这些其他任务者,也接到了和你当初一样的任务,就是为了要无业赚第一名的脑袋!那个人现在就是你――”林佑直直的指着我。

    经过林佑的提醒,我立刻想到了这层因素,这的确非常有可能,看来和那个任务者见面的时候,一开始我们不能先表达身份,只能先观察看看,毕竟虽然我们抱着善心而去,可人家不一定领情啊!

    我点了点头,赞同道:“是的,所以如果到了那边,千万别暴露自己的身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那我们的什么时候上路?”陈瑶看着我问道。

    “明天,明天我们就上路。”犹豫片刻,我这样说道。

    就这样,下午的时候我们办理了出院手续,一起回到了别墅,这几天跟着陈志祥的那批人来过了好几次,甚至他们还假装警方上门询问,不过任由他们把别墅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任何陈志祥的踪迹,只好放弃,后来渐渐的,频率越来越低,来的人越来越少了。

    晚上在别墅里面歇息了一夜,我们3人商讨了许多对策,并且拿出一大堆贵州山区的地图,经过一番仔细的查找,终于找到了那个叫徐家坡的地方,在地图上,就可以看出它的偏远,肯定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同时也是个杀人灭口的好去处,这座村庄如此偏僻,相信和外界沟通很少,就算整个村庄发生怪事,全都死绝了,外界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够发现这个异常。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3个人首先去了一趟汽车修理厂,那辆在野外损坏的车辆终于修好了,保险公司赔了15万,我又贴了5万,真是一个非常昂贵的修理费。

    不过我们在之后的旅行中用得上它,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因为徐家坡实在太偏僻,那里也不准通车,如果来到贵州之后,想用脚走过去,还不知道要走到何年马月,自然想到了开车去。

    开着这辆车,我们来到贵州的那个山口,这里山穷水恶,群峰缭绕,风景极其秀丽,鬼斧神工,仿佛在如此现代化的时代中,仍然保持着原始的风貌。

    我们开着车,通过卫星定位系统,从一条长满杂草,坑坑洼洼的小道上前进着,如果不是之前就去修理保养过,现在这么折腾,恐怕中途就要熄火了,在漫无人烟的荒野之地,我们开了3个小时,终于前方出现了一个小村庄,心中都不由得一喜。

    我踩下油门,向个那个小村庄缓缓驶去,渐渐地接近村庄,周围开始出现许多农田,一些可敬可佩的农民伯伯正在田里面收割麦子,看到我们周围所有的农家汉,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惊讶的看着我们,显然在这个不通车的村庄,竟然出现了一个小轿车,自然极其罕见,仿佛在一个平静的小水盆里面,掉下来一颗小石子,激起大片的声浪。

    我立刻停下车,拿出一包烟塞进口袋,同时将之前陈瑶买的几块巧克力带在身上,就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走下龙田,来到这些农民的身旁,我和颜悦色地向他们挥了挥手,笑着说道。“请问,这里是徐家坡吗?”我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口袋里面掏出烟,给这片田里面所有的男人都发了一支,这块田里有七八个人,4个男人,想必是这个庄家汉,叫来了亲戚,帮忙一起收割。

    除了8个大人以外,还有两个六七岁的小孩,一男一女,虽然脸上玩的脏兮兮的,但是大眼睛却非常明亮,纯真质朴,实在太清澈了,我给这两个小孩,分别递给他们一块巧克力,并且撕开让他们吃。

    两个小孩好奇地看着我,接过巧克力,咬了一口,笑眯眯的说道:“谢谢叔叔,这是什么?真是太好吃了,叔叔,你是从外面来的吗?”

    我点点头:“是啊,叔叔从外面来的,到这里有点事,你们吃的东西叫巧克力,喜欢吃的话,叔叔这里还有。”说着,我又将剩下的几块拿给他们,呵呵一笑说道:“就这些了。”

    旁边的大人抽着我递给他们的烟,都是啧啧称奇,此刻看到我和他们家的孩子轻松打成一片,都露出会心的笑容,其中一个胡子拉渣,长相粗壮的男人,点点头,对我说道:“是的,这里就是徐家坡。”

    徐家坡!没找错地方,我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