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86章 杀死鬼道中人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你这个混蛋……”我看着陈志祥,怒吼了几句,可这家伙一副不理不睬,根本没有睁开眼睛的意思,似乎条件已经开出,绝不会再让步。 (w   .  . )

    我抬起头,看着陈瑶和林佑,林佑目光复杂的看着我,陈瑶也是,并且他的目光中掺杂了更多的东西,似乎有些期盼,又有一些紧张,也非常想知道在我心中自己和陈筱雨,到底孰轻孰重?

    “陈瑶,我……”我看着陈瑶吞吞吐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陈瑶微笑着摇摇头,一脸温柔的看着我:“没关系,我本来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牵挂,无论刘印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就算把我交给别人,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陈瑶――”我在心中暗叹,她的这种态度就像有无数根扎进我的心里,无比的心痛,陈瑶对我很好,甚至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她的爷爷陈仙师,就因为我的关系丢掉了性命,而现在,难道我还想牺牲陈瑶,来满足自己的幸福吗?

    这样的事,这样的事――让我好纠结,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陈志祥这个人死了之后,那么很可能陈筱雨身上的毒,就再也解不开了,一边是陈瑶,一边是陈筱雨,我到底该放弃谁?这种痛苦的思想挣扎,简直快把我逼疯了。

    我靠在墙边,软软的瘫在地上,久久不语。

    一个小时过去了……

    忽然,我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抓住旁边的棒球棒,就像陈志祥的脑袋打去,“砰砰砰!”连着三下,第一次的时候,陈志祥还发出闷哼,他随后就寂静无声了,他…他已经被我打死了!

    在他死亡的瞬间,原本站在原地等候主人命令的稻草人,一个接一个,全都歪歪斜斜地倒了在地上,反倒是那只被关在铁箱子里面的骨折王,越发的暴躁,在里面不断的翻腾,撞得柜子砰砰乱响。

    我擦擦额头上的汗,将陈志祥杀了以后,觉得一下子就解脱了,不需要再做那么痛苦的选择题,刚才一瞬间我决定了,绝对不可以把陈瑶让陈志祥带走,为了防止自己反悔,立刻窜起身乱棒将陈志祥打死,同时心中涌起无边的暴戾,都是眼前的这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他,陈筱雨根本不会死,而现在他又想打陈瑶的主意,非要把我身边所重视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抢走吗?

    我越想越气,仇恨淹没了理智,出手越来越重,乱棍砸着他的尸体,我出手的力气太大,将陈志祥的脑浆都打得蹦溅了出来。

    “刘,刘印哥……”陈瑶和林佑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刘印哥,不要,快停下……”陈瑶一下子扑到我的怀中,将我牢牢抱住,看着我的眼睛,不停的摇头。

    看着陈瑶的俏脸,我才略微的有些清醒过来,微笑着对陈瑶说道:“小瑶,我已经做出决定了,绝对不会,绝对不会,让你被这个人带走的!!!”已经乱棍将陈志祥打死了,我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决心。

    “嗯嗯,我知道。”陈瑶的大眼睛里面泪花滚动,双手抱住我沾满血迹的脸颊,踮起脚,轻轻吻上了我的嘴唇。

    我一下子呆住了,浑身的力气在这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从来没有亲吻过女孩的我,没想到第一次,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一个女孩主动亲吻,只觉得她的嘴唇好软,温温的好温柔。

    “咣当”一声,杀死陈志祥沾满血迹的棒球棒,从我手中滑落,掉落在地板上。

    我浑然不觉的,主动用右手搂住了陈瑶的细腰,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依靠着本能行事。

    陈瑶感受到我的手掌,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身体和我贴得更紧了,过了许久,才松开嘴唇,双手搂住我的脖子,额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林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接着又看看地上陈志祥的尸体,这画风转换的太快,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我也是一样,只感觉自从陈瑶亲上我的嘴唇那一刻起,大脑就一片空白,什么仇恨,什么蛊毒,所有的东西一下子从脑海中消失得干干净净,唯一的触感,只有那温热的……温热的……嘴唇!等我反应过来,陈瑶已经小鸟依人般靠在我的肩膀上,而我则紧紧的搂住她的纤腰,让她和我的身体贴合的更紧,好像要把她融入自己一般。

    “啊!”我反应过来,连忙松开了搂住陈瑶的手,一把推开陈瑶,向后退去脸上一片通红,耳根子火辣辣的烫。

    陈瑶被我推开,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随后面色羞红地撅着嘴,气鼓鼓的说道:“刘印哥,你干什么?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将初吻献给你的女孩?你,你难道想不负责吗?”

    负…负责?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打得我一下子呆在了原地,让我怎么负责?我已经承诺过对陈筱雨负责了,早就知道陈瑶对我有一些男女之情,难道说,在刚才的那个艰难的选择题面前,我没有选择陈筱雨,而选择了她,让陈瑶一时激动,做出了刚才这么出格的事情――

    虽然陈瑶平时就是个顽皮小子,可是在男女之事上可是相当清纯,也非常保守的,这么主动的亲吻男人,和她平时的形象大相径庭。

    我心虚地看着陈瑶,什么话也说不出,刚才我的手确实搂住了人家的腰,并且还抱的那么紧,根本无法抵赖的事情。

    看着愤怒的看着我的陈瑶,还有一副做贼心虚的我,林佑在一旁哭笑不得,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跑到我和陈瑶面前,挥挥手,先吸引了我们的注意,然后没好气的说道:“有没有搞错啊,大哥大姐!现在别墅里面死人了,如果不及时处理,我们会被关进大牢的,杀人罪,想想吧!估计一个死刑,两个无期!”

    “另外,刘旭哥左手上的蛊毒也要赶紧处理,如果时间太长,蛊毒从血管里面渗透到肌肉里,那时候就必须要用正统的解毒方法了,现在或许还可以尝试尝试蛇毒的治疗方法,立刻去医院,虽然这种蛊蛇王的毒液,没有血清,但是经过换血排毒,或许还有点希望。”

    陈瑶这才反应过来,走上前抓住我的手,只见此刻我的右手上,不知是因为长期血液不流通,还是因为蛊毒的关系,已经是乌黑乌黑的一片。由于之前林佑包扎的很紧,所以此刻毒性并没有向上蔓延,即使有,也是十分微量。

    林佑看着地面上鲜血淋淋的尸体,突然呕吐了出来,强忍着恶心,他拖着陈志祥的两只脚进入了卫生间,同时大声的喊道:“陈瑶姐,你带刘印哥,快点去医院,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我一定会做得天衣无缝。”他一边说话,卫生间里一边还传来呕吐声,真是难为他了。

    我擦洗了一下身上的血渍,重新换上了一套衣服,总不能还穿着那套带血的衣服去医院吧,那样说不定还没到医院,就被抓进局子了。

    由于我的左手不方便,陈瑶热心的帮我宽衣解带,重新换上衣服,眼中闪现着温柔的光芒,就像一个小妻子一般体贴,让我又是幸福,又是痛苦。

    换好衣服之后,我和陈瑶走出小区,拦下一辆出租车,飞速赶往了最近的大医院,来到医院之后,立刻做了急诊,此时的手臂已经肿得像馒头一样,粗了一圈,医生看到这种情况都吓了一大跳,立刻进入了手术间,他们将手臂中的血液抽出来,然后重新输入新血,再抽出来,如此几次把我折腾的不轻。

    最后整条手臂,就像干枯的木柴,非常干瘪,如同是个七八十岁的大爷。

    “好了,把这些东西解掉。”医生指着我手上的布条还有医院专用的器械,对旁边的护士说道。

    护士立刻听话的将这些东西都剪掉了,血液一流通,瞬间我感到一阵无比的酥麻,整条手臂就像一截枯树枝,只有发麻,其他感受不到任何知觉,也根本无法控制手指。

    “医生我!……”我紧张的问道,难道说我这条手臂就这样废了?

    “别紧张。”医生说道:“麻药的效力还没有完全过去,术后需要观察一段时间,要多做一些有助于手臂血液循环的运动,包括按摩那些,但是你手臂的这种情况,没有一两个月的修养很难恢复如初,像你这么严重的情况,如果再晚来一两个小时,那时候就只能截肢了……”

    我点了点头,心头的紧张才有稍许平静,不过他下面一句话,又让我把心拎了起来!

    “不过……”医生又突然面色严肃的说道:“也不知道你中了什么毒,这种毒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经过我们的努力大部分的毒液虽然已经被清除了,但还是有毒液残存在手臂里,只是极小一部分,我相信影响应该不大的,毕竟人体也有自然的排毒系统,也有抗体。”

    我面色一变,这可不是普通的蛇毒,是蛊毒,即便只有少许残留,也已经很可怕了!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