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73章 白热化战况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张敏惊讶的看着我,目光中满是不敢置信,不敢相信我竟然打她耳光……

    这个笨女人还不知道我为什么打她,这种无辜的眼神真是看得我越来越火大。 .tw.我抬起手,就要反手再给继续给张敏一个耳光,但是却没想到,张敏家的管家,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我,一边大声的说道:“住手,你凭什么打我们家的小姐。”

    “放手!放手!给我放开!”被人突然抱住,我这一巴掌自然没有打出去,奋力的挣扎着,想把抱住我的人甩开,可是这家伙就像牛皮糖一样,紧紧贴着我,一时间竟然真躲不开。

    “你问我为什么打张敏?呵呵……”我一边挣扎着,一边看着张敏说道:“张敏,你看看你的父亲,他为了救你,一只胳膊被活活地撕扯下来,你了解吗?你能够想象其中的痛苦吗?!可看看你现在在干什么!为了一个根本不值得伤心的男人,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知道救,看看他!”我指着在地上已经昏迷的张敏爸爸,他的身体下面已经流了一滩血,出血量极大。

    “你父亲出血这么严重,如果不做紧急处理,很可能连命都会丢掉,你还在干什么?等着他死吗?”我大声的向张敏咆哮着,恨不得上去再打她几个耳光。

    我的话就如同一记当头棒喝,张敏泪眼朦胧的惊讶看着我,转而又看看躺在地上的父亲,这才如梦初醒,赶紧蹲下身,用一个布条将父亲的镶口包扎起来,然后招呼司机,两个人一起将张敏爸爸抬出房间,看样子应该是立刻去赶赴医院了。

    在临走的时候,张敏回过头,咬牙切齿的看了刘旭一眼,然后又扭过头,注视了我好一会儿,那目光中的东西我有点看不懂。

    “啊呀!!!”

    张敏刚刚走出门,在我身后就传来一声奋力的叫喊,随着这声叫喊声,我听到一声闷响,伴随着闷响声,管家“扑通”一下栽倒在地,趴在我的脚边一动不动,转瞬间,脑袋下面流了一滩血,他的后脑勺有一个被钢管重击的痕迹。

    我吓了一跳,立刻回头看去,只见刘旭怒目圆睁,一张脸异常的狰狞,手中的钢管高高的举起,再次向我的脑袋砸过来,钢管几乎就像一阵风,瞬间就到了我的眼前。我本能的一弯腰,钢管擦着我的头皮打过去,只要反应稍微慢一点点,我也就和这个管家一起,躺在地上无法动弹了。

    闪过这一击,我不敢怠慢,抓住旁边的木头椅子,反手就向刘旭扔过去,刘旭钢管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就觉得眼前一黑,一张巨大的实木椅子飞到面前,他迫于无奈只好用双手去抵挡,只听“轰”的一声,木头椅子掉在地上,刘旭被砸的倒退了两步,站在原地双手颤抖,显然疼痛难忍。

    我立刻抓住地上的木头椅子,横眉冷对,目光警戒地看着刘旭,同时眼睛向侧面微微一扫,我也很关心林佑那边的战况。

    只见林佑和黑色老鼠正在互相搏斗,一时间僵持在一起,谁也占不了上风,这只黑色老鼠不仅力大无穷,而且浑身肌肉坚韧,即使被钢管重重地击打了几下,也只不过显得稍微动作迟缓,仍然没有大碍的样子,并且一条长达两米的尾巴,灵活无比,如同一个鞭子一样四处翻飞,动作飞快,根本防不胜防。林佑手中蘸着黑狗血的钢管,看样子对它也有些克制,不然的话,这时恐怕是林佑落在下风。

    林佑那边,情况有些不妙啊!

    我扭过头,紧紧的盯着刘旭,既然如此,那就要看我这边先一步把刘旭干掉,刘旭是黑色老鼠的主人,如果他受伤或者昏迷,再也没有人指挥黑色老鼠,或许对它有很大影响。

    “啊!”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大叫着举起木头椅子,就向刘旭冲去。

    刘旭见此,用钢管侧面向我打来,对准我的胳膊,我心一横,不闪不避,继续用木头椅子向他砸去,“砰”的一声,钢管先一步的打中了我,打在我肩膀下面的身侧,顿时我感到一阵疼痛向脑中袭来,一条手臂就有些酥麻发软,使不上力气。

    但是这一棍下去反而更加激发了我心底的凶性,另一只手牢牢的抓住木头椅子,向刘旭的胸口狠狠砸去,“砰“的一声巨响,我这一次出手,可以说是将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刘旭受到这重重地一击,人整个横着飞了出去,手中的钢管情不自禁地撒手了,摔倒在两三米开外的地面上,双手捂着胸口,在地面上不断的痛苦翻滚,喉咙里面发出沉闷的吼声,就连大一点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在击中刘旭的之后,我站在原地,略微有些气喘,左手刚想动一动,立刻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情不自禁地扔掉木头椅子,右手捂住这边的伤口处一阵龇牙咧嘴,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手。看着躺在地面上,还是无法站起来的刘旭,我呵呵的轻笑着,缓缓的走上前。

    我从刘旭的旁边捡起那根钢管,刘旭一连惊恐的看着我捡起钢管的动作,喉咙里发出一声声怪叫,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可是却无法正常发声,一只手捂着胸口,面露痛苦之色,身体一点点向房子的角落挪移。

    我则跟在他后面,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手中的钢管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就像在驱赶一只畜生。

    相信此刻我的脸一定非常狰狞,我已经恨透了这个刘旭,这个人的人品本身就很下贱,并且心机很深,竟然做出欺骗张敏,妄图伤害他们一家的事情,这个家伙心术不正,心里估计除了自己,对别人毫无一丝怜悯之情吧!

    既然如此,我要给她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以示惩戒!

    刘旭看着如此恐怖的我,一边挥手一边连连摇头,那种表情就好像在说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这就害怕了,在你伤害别人的时候,欺骗别人感情的时候,你想过,他们也会害怕,也会愤怒吗?我估计你用你的心是感受不到的,那我就来帮帮你,用你的身体来感受一下吧!”我说着,抬起钢管,对着刘旭的左手胳膊就是狠狠一下,“嘎吱”一声,似乎听到一声脆响。

    “啊!”刘旭厉声的惨叫着,连眼泪都痛得流了出来,这个小白脸骨架纤细,瘦弱,就像个韩国男人,身体竟然这么不结实,轻轻打这么一下,竟然手就断了,看他凄惨的样子,我甚至都有点不忍心再继续出手。

    正当我犹豫期间,林佑突然高喊:“刘印哥,快来帮忙,我有点撑不住了。”他的话语声非常焦急,似乎正处在危险的境地。

    听到林佑的呼救声,我来不及思考,立刻飞奔过去,来到房间的一个拐角,只见林佑死死的被那只黑色老鼠压在身下,黑色老鼠趴在他身上,不断的想咬向他的脖子,林佑龇牙咧嘴的用钢管横着塞进黑色老鼠的嘴巴里面,让它无法咬人,但是黑衣黑色老鼠不依不饶,不断做出撕咬的动作,尽管它的嘴巴根本就无法完全合拢,但是这副凶恶的样子,还是看得人心惊肉跳。

    因为黑色老鼠在林佑的正上方,不断地张着嘴想要咬向林佑,虽然无法咬到他,但是口水不断的流出,滴在林佑的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一股股腥臭的气息扑鼻而来,我老远就能闻得到,相信近在咫尺的林佑,更加不好受吧!

    “刘印哥,快,快把这东西…搞定!刚才我一不小心,就被它的嘴巴,在腿上扫了一下,轻易就把我绊倒了。”林,佑一边奋力的抵抗着黑色老鼠的撕咬,一边大声的呼救道。

    我跑上前,将钢管紧紧抓住,用全身力量向黑色老鼠的耳朵位置砸去。

    “砰“的一声响,因为我是单手持钢管,只觉得手中巨震,钢管差点从手中飞出去,不过这一记重击也是相当有效,黑色老鼠被我打的脑袋一歪想侧面翻滚去,林佑趁此机会,赶紧爬起身和我站在一起。

    看到我的左手低垂着,林佑关心地问道:“刘印哥,你的手?”

    “没事,一点小伤。”我淡淡的说道。

    看着地下正抬着头怨毒的仰视着我们的黑色老鼠,刚才被我一记重击,此刻它好像有点晕旋,身体站在原地,有些摇摇欲坠,这个蛊物真是有够难缠,就算是一般的狮子老虎,被我们用钢管砸了那么多下,也无法做到如它这般若无其事。

    “刘旭那边搞定了,估计很长时间都站不起来,我们两个先合力把这东西搞定再说,一个人对付有点危险。”我对林佑说道。

    我和林佑并肩作战,就要两个人合力先把黑色老鼠给拍死,林佑奋勇争先,向前一迈步,对着黑色巨鼠的腰就狠狠砸去,那个架势,似乎要将它拦腰打断一般,谁曾想,黑色老鼠反应迅速,尾巴灵活的一个旋绕,就缠上了林佑的左腿,向后猛地一拉,林佑身体就失去了平衡,让原本威力十足的一击,变成了左摇右晃,差一点仰头向后栽倒。

    见此,我立刻挺身而上,肩膀靠在林佑的后背,将她整个人托住。

    林佑刚刚站稳,立刻怒气冲冲,又一次举起钢管向黑色巨鼠打去,这一棍打的结实,正好打在黑色老鼠的脑袋上,但是没想到这东西把头一缩,竟然回头一口咬住了钢棍拉扯起来,它的牙齿异常坚硬,刚才林佑在用钢管抵挡的时候,便发现钢管上有几个非常清晰被黑色老鼠咬出来的牙印。

    蛊物巨鼠的牙齿竟然能够咬动钢管,比钢管还要坚硬,令人暗暗乍舌!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