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61章 调查始末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听到陈瑶的话,我和林佑不敢怠慢,立刻快跑几步,我从后面抱住张敏,不让她继续前进,可此时的张敏情绪激动,流着眼泪在我身上又掐又令,奋不顾身地还要向前跑去,这么瘦弱的女孩在此刻爆发出的力量,差点让我压不住她。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时候林佑也感到了,抱住张敏的双腿,我们两个人拔她抬到了游泳池的上面。

    没想到刚上岸,我们刚把张敏放下来,刘旭就跑过来,狠狠地将我和林佑退开,口中叫骂着:“别用你们的脏手碰我的表妹!”罚我们推开后,他俯下身,一副很关心的样子抱住张敏,温柔地说道:“表妹,你没事吧?我不会再让他们碰你一根毫毛。”

    傻逼!看着蹲跪在地上和张敏情话绵绵的刘旭,我心中暗自咒骂,陈瑶的话他又不是没听见,可是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压根没有冲上来拦住张敏的意思,现在装什么大尾巴狼,一副很关心张敏的装逼样看了就让人恶心。

    这家伙刚才冲过来推开我和林佑的时候,出手很重,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拳,打的我现在还呲牙裂嘴,胸口隐隐作痛。

    “我没事。”张敏轻声说道,此时她看起来似乎冷静地斜,摇了摇头,她缓缓站起身,走陈瑶的身边和她说话。也不知说什么,时间张敏不断地哭哭泣泣,似乎极为的伤心。

    啊,那只狗的鬼魂向我们这边跑过来了。

    陈瑶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手指着泳池里面花容失色,她的话让站在他旁边的的张敏也立刻扭头看去,不过自然,张敏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这下子可让我和林佑紧张了起来,瞪大眼睛拚命地寻找着,不过一样一无所获,只好向陈陈瑶投去求助的眼神,陈瑶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你们看不到我也没办法,不过不用担心,这只狗虽然是个凶鬼,不过实在太弱小了,以它的力量根本就离不开这个泳池,你看,它现在就拼命地想向我们跑过来,不过在泳池的边缘就停住了,它无法离开它死亡的地方太远,它的魂魄已经迷失在这个地方,成了孤魂野鬼,以后的命运只有两种,第一个成为永远的孤魂野鬼,第二个,就是有一天从这个泳池灰飞烟灭。

    听到陈瑶这样说,张敏哭得更加伤心了,整个人委顿在地上泣不成声。

    我注意到,陈瑶在说话的时候虽然脸对着我这边的,但是眼神似乎一直在盯着那个刘旭,对此我也感到好奇,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结果大吃一惊,这家伙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张敏的背影,脸色非常的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和张敏约定好,等到这间房子的事情处理完毕,就来超度一下这只小狗,让它有希望早日投胎,不过我们也跟她实话实说了,希望不会太大,小狗这种生物,灵魂本来就很弱小,多数都会消散在天。尽管如此,陈瑶还是一个劲地拜托我们,她还拿出100,000块钱,对我们说:这100,000块钱,其中50,000是房子的委托费,另外的50,000是小印的超度费,请一定帮助我,让它的灵魂转世投胎。

    对此我们也就只能面面相觑,可是张敏一直哭泣的哀求着我们收下钱,我们也就只好勉强答应,跟她说一定尽我们的最大力量,听到这话张敏一个劲地道谢。

    很快就到了中午12点,张敏让我们一起去吃饭,我们来到饭桌上,为午餐的丰盛而暗自惊叹,坐上桌等待开餐,过了约五分钟,张敏的父亲从其他的房间姗姗来迟,等到他也坐上桌,我们几个人便开始开餐了,坐在这张白色椭圆形桌子上吃饭的只有我们六个人。

    根据张尧说,家里面的保姆和工人在其他的地点吃饭,这是家族里面的规矩,她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古板僵硬的人,也非常注重礼仪和尊卑,做生意倒是非常有一套,是一家大型地产公司的老板。

    在吃饭聊天中我们也感受到了,张敏的父亲这个刚刚50岁出头的男人,似乎时刻都非常的谨慎认真严肃,如果作为一个公司领导人这的确是必备的素质,但是作为一个家庭伙伴或者是父亲,那就未免太不合格了,实在无法产生亲近感。

    就在刚才,我曾经好奇的问过张敏,为什么她的母亲没有一起来吃饭,没想到张敏脸色黯然,她说母亲在三年前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自从那以后,父亲就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整天工作工作工作,眼中只有金钱和事业,张敏开玩笑地说,她和父亲之间已经成为住在一个家里面的陌生人了。

    这难道就是有钱家族的不幸吗?似乎好像许多有钱的家庭都是这样,听到这里我一阵的唏嘘感叹。

    “小敏,我以前不是说过,尽量少和这个小白脸来往,你偏偏不听。”张敏的父亲阴沉着脸说道,他口中的小白脸自然就是刘旭,不过此时的刘旭已经去上厕所啦,无法听到小白脸这个尊称。

    “爸爸!”张敏有些不高兴:“已经说过多少次了,我和刘旭是男女朋友,并且已经快要结婚了,不要再喊什么小白脸小白脸的,好难听,有什么意义吗?”

    张敏父亲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扔在桌子上,神情有些生气:“你是我的女儿,所有的事情我都有权过问,如果不听我的话,从现在开始如果出了什么事也别来找我。”他说着,就从桌边站起来,怒气冲冲地快步上楼,再也没有回头一次。”

    “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这样,真是烦死了,如果你不是这样,妈妈,妈妈会死吗?!”张敏站起身,指着爸爸的背影大声说道,不过她的父亲已经快步地走进了一个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这时候刚好刘旭从洗手间回来,看到这幅场景,立刻走上前轻轻搂住张敏,光滑地问道:“小敏,别这么生气,伯父有时候也是为你好。”

    “可是,可是他说你是…说你是…”张敏话到嘴边,可是犹豫了好几次也没有说出来。

    刘旭却毫不在意地说道:“说我是小白脸是吗?这有什么,这只不过是伯父不了解我罢了,相信以后他会慢慢了解的,你一定很累了吧?我扶你上楼休息吧。”他说话时轻笑着,这番话倒是说得非常懂事的样子,倒也别有一番男人魅力,看来张敏会喜欢他,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

    在上楼之前,张敏回过头来,她的眼睛中还含着泪花,勉强微微一笑对我们轻轻说道:“那个,刘印,陈瑶,还有林佑小帅哥,房子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一定要调查清楚宠物死亡还有帮佣受伤的事情,我现在身体有点不适,可能要失陪一会儿。”

    我点点头,露出让人放心的笑容:“就交给我们吧,或许等到张敏你休息好下楼的时候,我们就能查出个眉目了。”

    张敏轻轻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对旁边的一个中年女帮佣招了招手:“王妈,这三位是我的朋友,他们。他们是来调查这段时间的灵异事件的,你来帮我着了一下他们,就拜托了。”

    “是的,小姐,这里就交给我吧。”这名被称作王妈的帮佣轻笑着答应了,目送着刘旭扶着张敏上楼,等到他们上楼了,已经进入了房间,王码发出一声感叹。

    “唉…真搞不懂,小姐为什么看上这样的人,这么好的女孩如果和这样的人结婚,这一辈子就完了。”王妈一边叹气说道,一边将桌子上的碗筷餐盘收拾起来,抬起头看着我们三人笑着说道:“我刚才都看到了,在那个泳池边上,他推你们的样子,你们应该也不喜欢这个人吧。”她说着抬手指了指楼上,显然她指的就是刘旭。

    “就是,我们今天和他刚见面,就已经知道了他到底有多讨人厌,如果这样的人和张敏小姐结婚,成了这个家的少爷,哈哈…想想就可怕。”林佑眉飞色舞地说道。

    显然林佑的这番话说道了王码的心坎里面,她立刻应承道:“就是就是,如果成了这个家的少爷,我们这些吓人的日子简直没法过了,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也就只好辞职,虽然我已经在这个家呆了30几年,说离开就离开,还真的有些舍不得。”她有些缅怀的说道。

    我心中一动,立刻开口问道:“怎么,王妈对这个人刘旭似乎有许多意见,他做人就这么差劲吗?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和张敏认识的?你知道吗?”王妈在这个家呆了30几年,一定知道许多影迷的事情,而且看样子嘴巴并不牢靠,她简直是打听消息的最好人选。

    “这个啊?…”王妈一只手摸着下巴,眼睛看着天上,似乎在仔细回想着:“也就是三年前的事情,他是小姐的一个远亲,三年前突然找上门来认亲,老爷就随便给他找了个工作,小姐经常去老爷的公司体验生活,但是他们经常发生口角,然后刘旭就会安慰小姐,就这么一来二去,莫名其妙地他们就好上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倒也说得通,似乎并没有奇怪的地方,我摸着下巴仔细思量着。

    “其实有一件事,倒是挺奇怪的……”王妈皱着眉头,眉宇间有一丝疑云。

    我一听来了精神,立刻问道:“什么事情?”

    王妈扭过头看着我:“刘印他神神叨叨地,经常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而且说起来,家里面发生的那些怪事都是从他来到这个家住开始发生的……”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