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58章 陈仙师之死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叮铃铃…”忽然,我和陈瑶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似乎都接收到了一条新信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我心中一动,立刻拿出手机打开信息,信息的发件人竟然是林佑,而信息的内容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没想到吧?!我还活着,就让你们感受一下亲人从身边一个个消失的痛苦,我一定会让你们享受其中的恐惧,下一个会是谁呢?嘿嘿嘿……

    看完信息我心头一凛,抬起头看向陈瑶,只见陈瑶同样的也在看着我,不过她的目光中充满惊恐,嘴唇颤抖着说道:“刘印,他…他到底是谁?上面说了还有下一次,他还会再次袭击我们,该怎么办?”

    看着陈瑶我陷入了沉默,说起来陈仙师遭到袭击完全是因为我的关系,果然是那个黑衣中年人下的手,我心中也很自责啊!沉吟片刻,我长长叹了口气:“唉…,对不起小瑶,其实都是我害的,这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对付我。”

    陈瑶眉头紧锁:“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什么也做不了吗?再说了,为什么这些人会盯上我的爷爷,为什么啊?!”她的表情相当愁苦。

    我无奈地摇摇头:“我也想不通,而且确实也就像你说的那样,现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静静等待了,对了,林佑怎么到现在都没过来?该不会发生了什么事吧!”突然想起了林佑,他到医院的柜台去交钱了,但是现在已经过了30多分钟,却还是没有和我们会合,还有,那条短信也是从林佑的手机发送给我和陈瑶的,他难道……

    “是啊,他不会迷路了吧,毕竟这个医院有好多个病房……”陈瑶有些疑虑地说道,眉宇间也现出一丝担心。

    “说不准……”我面色凝重地转过身,准备去寻找林佑。

    来到医院的前台,我惊讶地发现林佑竟然靠在旁边的躺椅上睡着了,上前拍拍她的脸颊:“林佑,醒一醒,醒一醒……”

    “嗯?怎么哪,我睡得正香的……”林佑苏醒过来,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才抬起头看着我,似乎这在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拍大腿说道:“刘印哥,真抱歉,刚才我交完钱,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特别的困,所以就靠在这边的椅子上准备休息两分钟,没想到竟然一下子睡着了,真是抱歉。”

    莫名其妙地感到瞌睡?听到这话,我眼睛微微眯起,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林佑,现在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那就先听那个好消息吧,正好给我提提神。”因为刚睡醒,他整个人还有点儿精神不振的样子。

    “好消息就是,就像你猜测的那样,我们前两天遇到的那个黑衣中年人他可以破解蛊毒,现在他还活着。”

    “那坏消息是什么?”林佑好奇地问道。

    我沉默不语,只能一脸的苦笑。

    看到我的表情,林佑立刻明白了,突然大声地惊叫道:“难道…和陈瑶姐的爷爷这次遭遇袭击有关?”他眼中充满骇然,显然为自己的这个猜测感到心烦意乱,非常的惊讶。

    黯然无语,过了许久,我只能苦笑地点了点头:“没错,就像你猜想的那样,这家我盯上了我们身边的人,打算先从他们下手,你看看你手机里面信息就知道了……”我将事情的详细经过向林佑仔细地说了一遍。

    林佑听完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抓耳挠腮,双手不停地扭动着交叉者,显得局促不安,一副非常焦躁的样子。

    “怎么了?”我坐到林佑的身边,轻声地问道:“想到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吗?看你似乎挺烦心啊。”

    “也没有什么。”林佑苦笑着抓抓头,说有一丝尴尬的说道:“只不过有点害怕,从小到大,这还是我的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现在我终于了解刘印哥当时的心情了,手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做了手脚,或者说有鬼怪邪物之类的东西靠近自己,而自己却毫无察觉,这种感觉实在太糟了。”

    “不瞒刘印哥说,我的这块护身符可不是普通货色。”林佑抓起胸口上的阴阳八卦护身符,就是他家一脉单传的爹娘遗物,说道:“在阴阳道术里面算是一种难得的宝贝,如果有鬼魅怀着恶意接近我,它一定就会提前示警,可是现在…根本没有丝毫反应,另外,我竟然会突然感到无法遏制的睡意,这件事也有蹊跷!”

    我赞同的点点头:“的确,不过现在我们处于下风,对方看清楚我们的位置,而我们对对方却所知有限,事情有点难办了。”

    “刘印哥,张天灵大叔不是让你去拜师吗?他的宗门和那个黑衣中年人的御鬼宗是死对头,记得你曾经也这样说过,张天灵大叔宗门一定比我们更加了解御鬼宗,我们去拜师吧,一定会有帮助的。”林佑看着我,目光诚恳地说道。

    “拜师吗?……”我轻声呢喃,心头有些犹豫,并不是我不希望加入张天灵大叔得宗门,而是有苦难言,张天灵大叔留给我的书籍上就记载了许多宗门的规矩,坦白说,现在的我已经不合格了,身体里面有陈筱雨的灵魂,这是鬼道之术,为正派所不容。

    想到这儿,我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估计是无法进入了,不过可以将张天灵大叔的介绍信交给你,让你去办事,反正这种事情你学和我学都一样,,大不了等你学回来再教会我好了。”我开玩笑地轻笑道。

    林佑也笑着说道:“刘印哥的想象力还真丰富,哪有这么简单,既然进入了一个宗门,如果将门派里的道术随意传授,肯定会有很重的处罚,到时候遭殃的不只是我,刘印哥你也会倒大霉,哈哈……”

    “我只是开玩笑,走吧,我们去看看陈瑶怎样了,她一直守护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今天晚上对于陈仙师来说特别危险,这种时刻陈瑶最需要我们得在她身边。”我说着站起身,向陈瑶所在的那个过道走去,同时一边走一边向后招招手,让林佑跟着我过来。

    我们一起来到刚才的医院过道,却惊讶地发现陈瑶跪坐在地上,抱住一个护士长的腿大声地哭喊,她哭的极为伤心,声音在整个走廊中回荡。

    这到底是怎么了?看来陈仙师的情况不妙啊,看到这幅场景,我心中咯噔一声。

    赶紧跑上前,我将跪坐在地上的陈瑶扶起来,轻声地问道:“小瑶别哭,到底怎么啦?”

    林佑也是皱着眉,用询问的目光看着陈瑶,只不过此时的陈瑶一个劲的大哭,好像一时遭受的打击太大,已经失去了理智,所以我只好扭过头向旁边的护士长询问。

    这名护士长30多岁,她的胸口有一个号牌,显示她是一位护士长长,听到我的询问,她叹了一口气:“你们劝劝这个女孩吧,我已经解释很多次了,我们医院也无能为力,那名老人现在已经死了,可是这个女孩偏偏不相信,一直缠我们,让我们继续抢救,但现在抢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陈仙师已经死了?!我听到这话浑身一震,怎么会这样,一个十几天前还活蹦乱跳的老者突然就离开了人世,并且他的死还和我有莫大的关系,这样一来,以后的陈瑶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她再也没有其他的亲戚;我曾经听陈仙师嘱托过,让我在他死了以后帮助他照顾陈瑶,但我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一时间感觉这个世界都有些扭曲了。

    “护士长,真的一点抢救回来的希望都没有了吗?”我不甘心地问道。

    护食摇了摇头:“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他的心跳和呼吸都已经停止。”

    听到护士长的话,我脸色黯然,沉默了许久这才对护士长说道:“谢谢,这里就交给我吧,我们是这个女孩的朋友,我们会好好地劝她的。”

    护士长长点了点头,就离开了这条走廊过道,这条狭长冰冷的走廊里面,只剩下不断回荡着的陈瑶悲伤的哀嚎哭声,她的哭声蕴含的悲伤飘逸在整个走廊中……

    陈瑶的哭声让我更加自责,心里的罪恶感简直无法言述,一切都是我害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当时我懵懂无知的时候,陈仙师救了我一命,被小鬼附身的稻草人废掉了一条手臂,现在又因为我把命都丢了,这份情我该如何偿还?

    我该如何赎罪?我在心中不断地问自己,看着已经哭泣的快要昏厥过去的陈瑶,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遵从陈仙师的遗望将陈瑶照顾好,等到把陈仙师的后事办完以后,就立刻将陈瑶接到我那边去住,从此以后她就是我的妹妹!

    7天后,我和陈瑶林佑一起来到了张敏所在的大酒店,这7天中,我们已经把陈仙师的后事料理完成,林佑利用他看风水的能力在乡下选择了一块宝地,我们花了二十几万买下,将陈仙师的骨灰安置在这。

    在这7天中,我们将陈瑶的行李搬到了别墅中,自从陈仙师去世,陈瑶简直可以说连续哭了两天,甚至还有其中几次晕厥了过去,可以想象他们爷孙两个的感情有多好,在这期间,陈瑶有一天晚上突然发信息给我。

    “如果我加入成为你们的伙伴,做职业驱鬼人,如果遇到危险,刘印你会保护我吗?,即便会死还会愿意保护我吗?”

    我立刻不假思索的回了一条信息,因为这个答案在我的脑海中根本就不要想:“一定会!”

    第二天陈瑶就在饭桌上,向我和林佑公布,她决定加入我们,一起成为职业驱鬼人!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喝了许多酒,畅快的玩了个通宵,总算将因为陈仙师的死而产生的悲伤沉重气氛,给冲淡了些。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