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57章 陈仙师遇袭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陈瑶就跑上了楼,只留下面面相觑苦笑的我和林佑,女人心海底针,上一秒还高高兴兴,下一秒突然就生气了,我也只好摸摸鼻子,黯然无语,也就只好以后挑个时间馒馒向她解释。 .tw.

    “这女孩是刘印哥你刚认识的吗?好呀,刘印哥又开始欺骗女孩子了,她刚才好像在吃我醋的样子呢。”陈筱雨在心底深处向我问道。

    “没有的事,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才没有呢,这是女人的直觉,我的直觉可是很准的,哼哼哼…”陈筱雨轻哼着炫耀道。

    “切~~”

    陈筱雨现在和我心意相通,只要我能够看到的,听到的,她也一样感知到,我摇了摇头,来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双手抱着头,靠在沙发上,摆出一副懒散地休息姿势,闭上眼睛在心中对陈筱雨说道。

    “小雨,你刚才说每天的苏醒时间只有三个小时是吗?”

    “是的。”陈筱雨回答道。:“并且有时间限制,今天是因为位刘印哥碰触到了我的肉体,所以突然醒来了,但是以后不会这样了,醒来的时间都在上午九点至12点之间。”

    “那太好了,明天或许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我睁开眼睛兴奋地笑着,这个时间段刚好和张敏约定的时间吻合,有小雨陪在我身边,相信可以调查出更多的东西。

    短暂的沉默,陈筱雨犹豫片刻,有些为难地说道:“刘印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这事我帮不上忙,真是抱歉,虽然我确实可以看到鬼魂,和通灵人拥有相同的能力甚至更强,不过,那时我可以离开你身体的时候,我现在只能接收刘印哥传来的信息,只有刘印哥看到的,听到的,我才能感知,所以……”她的话语是越来越低,似乎为了帮不上忙,感到非常的愧疚。

    “哦,原来是这样,那也没关系,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我有些失望,但是很快就平复了,摇摇头轻笑着说道;随后又感兴趣的问道:“筱雨,依照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你什么时候可以脱离我的肉体,单独行动呢?”

    停顿片刻,陈筱雨想了一会儿,这才回答道:“嗯……,大概还需要半月左右,不过时间有限制,距离也有限制,从我的魂魄和刘印哥的身体融合开始,就像人的灵魂出窍一样,如果离开身体太远,或者时间太长,就永远回不去了,最终只能灰飞烟灭消失在天地间。”

    没想到还有这样大的风险,我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绝对不让陈筱雨的灵魂离开身体,以免发生意外。

    聊了一会儿,陈筱雨似乎渐渐疲倦,不久后就陷入沉睡,看来已经达到了苏醒的极限。

    陈瑶在这里吃了晚餐,就打了辆车回到了医院,她说放心不下爷爷,想回去多陪陪他老人家,在饭桌上陈瑶不怎么说话,神情也是傻傻呆呆的,似乎心事重重,和她说话,也经常是喊了半天她才反应过来,不时地看着我的脸发呆。

    在陈瑶临走的时候,我怀着期待的心情向她说道:“陈瑶,你明天会去那个酒店吧,我们一起去看那栋诡异的房子好吗?”

    陈瑶转过头看着我,沉默片刻说道:“我考虑考虑,明天中午之前给你答复。”说完,便离开了别墅。

    夜晚,皎洁的明月高高挂起,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陈瑶的样子,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表,现在才刚刚11点钟,我犹豫着,不知道该干什么,看着从窗外洒进房间的月光,我便穿起拖鞋跑到阳台上,看着天空的月亮静静的发呆。

    不久之前,陈筱雨还在旁边和我一起赏月的呢,不过现在她已经不在身边,不久之前,陈瑶还在和我们一起捉鬼,现在她会离开我们吗?

    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我很珍惜陈瑶和林佑这两个朋友,虽然我很不喜欢和鬼魂打交道,但是有他们陪伴在身边,这么厌恶的事情似乎也有了一丝快乐,从内心里面讲,希望和林佑陈瑶一辈子在一起,共同开拓人生。

    “叮铃铃……”就在我思绪万千时,房间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这是谁呀,我心头疑惑,走回房间拿起手机看,竟然是陈瑶的电话,难道她终于想通了,准备将我和林佑成为职业驱鬼人吗?心里涌上一片欣喜,我立刻按下了接听键,高兴地问道:“陈瑶,你想好了吗?哈哈…一定是想好要加入我们了吧,欢迎欢迎……”

    我情不自禁地将刚才在阳台排练好的,如何欢迎陈瑶加入我们的台词一股脑地全都说了出来,真的是太想陈瑶加入我们了。

    却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陈瑶紧张急促的声音,并且还带着哭腔。

    “刘印,不好了,我的爷爷出事了!!!刚才……”

    “什么?陈仙师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陈瑶你先别哭,将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一下。”我的脸色一下子也凝重起来。

    陈瑶止不住地哭泣,呜咽着说道:“刚才我刚到医院,就被护士告知,爷爷他遭人袭击了,情况非常严重,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里面抢救,护士说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刘印,我该怎么办,我们并没有得罪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她毕竟是个女孩子,遇到这种事立刻六神无主了。

    “陈瑶,你别急,我现在马上过去。”说完,我便把电话挂了,现在陈瑶非常慌乱,在电话里面和她说不清楚,还是亲自过去一趟比较迅速,陈仙师救过我一命,陈瑶也是我非常重视的朋友,现在他们遭遇这种事,我一定要尽快赶到陈瑶身边,保护她。

    我打开保险柜,现在里面只剩下60多万的现金,最近花钱实在太猛了,资金短缺有点不够用了,杨毅那边花掉了300万,加上买车的费用,地下冰库的建设费用等等,现在仅剩的60万,就是我的全部家当了,不抓紧时间挣钱就不行了啊。

    从里面拿出20万装在皮包中,陈瑶在慌乱之中可能手头没有钱,在医院抢救病人时没有钱,是一种极度危险的事,现在的医生哪有什么医德?如果该交费的时候,你没有及时交费,他可能就立刻停止治疗,你的死活和医院没关系。

    我抓着皮包,将林佑叫起来,他睡得迷迷糊糊,被我叫醒之后,还一肚子抱怨,但听我说了陈瑶的事情,也是吓了一跳,赶紧穿上衣服,和我一起赶赴医院,

    我们打了一辆车,特地让司机开快点,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医院,此时已经逼近凌晨一点钟,我们在护士站询问了护士,得知了陈瑶和陈仙师的病房位置,来到地方的时候,只见陈瑶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冰冷的走廊座椅上,在面前还放了一个垃圾桶,里面放了许多纸巾,她不停的哭泣着,一边哭,一边抽出纸巾擦眼泪,擦完然后扔进垃圾桶,

    “这……”我无奈的摸摸鼻子,来到陈瑶的身边,轻声的问道:“瑶瑶,陈仙师怎么样了?”

    陈瑶抬起头,泪眼婆沙的看着我,她的双眼已经哭得红肿,整个人显得非常的憔悴,看到我她一下子扑了上来:“刘印!”她紧紧的抱住我,在我的肩头再次开始痛哭起来:“我好害怕,医生说虽然手术已经完成了,但是病人情况依然十分严重,很有可能熬不过今晚。”

    轻轻地拍拍陈瑶的后背以示安慰,我语气平静温和地说道:“小瑶,你别紧张,医院里面的医生都是这样,说得很紧张很严重,其实十之八九都是用来欺骗病人恐吓病人家属,治不好,医院就会说病人很严重,不是我的责任,如果治好了,他们又会说这么严重的病人如果不是在我们医院,是十分危险治不好的,哈哈别太认真,我相信陈仙师没问题的。”

    “真的吗?”陈瑶抬起头看着我,此刻她的脸是如此柔弱憔悴,能够唤醒任何男人的保护欲。

    “当然是真的了!另外,我也让林佑去交钱了,关于治疗费尼也不用担心,有我们这些朋友在。”我郑重地点了点头,这番话让陈瑶心中一安,等到她渐渐平静下来,我轻声地问到:“小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太蹊跷了。”陈瑶略微有些迟疑地说道,话语声断断续续,似乎有什么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陈瑶继续说道:“被一个玩具人偶袭击了,那东西就像是…就像是我爷爷以前养的稻草人,今天下午,突然有一个快递员送来一个巨大的人物往往,说是爷爷的快递礼物,爷爷当初还以为是送错了,就没去管它,在我吃完饭回来的时候,爷爷也还精神奕奕的躺在床上,并且和我说了这件事,可是没想到,可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玩具人偶自己动了起来,就扑向了爷爷……”

    一边说着,陈瑶的脸色还十分惊恐,脑海中一定浮现出了当时惊悚的画面吧。

    “我当时太害怕了,竟然给那东西让开了路,如果…如果当时我能够挡在爷爷的前面,爷爷现在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都是我,我太懦弱了,呜呜呜…”陈瑶说着捂住脸又继续自责的哭泣。

    玩具人偶?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个鼻子两旁有两颗血痣的黑衣中年人,他就很擅长于这种道法道术,记得曾经他也说过,只要是人形的物体,他养的小鬼都可以附身操纵。

    难道,这次袭击就是他干的?他果然还没死吗!可为什么要袭击陈瑶的爷爷,而不是直接袭击我和林佑?

    我手摸着下巴,脑海中静静的沉思着。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