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52章 狼狈回程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看到我面目异常的狰狞,林佑知道我心中在想什么,立刻挡在我的身前:“刘印哥,别冲动,你的身体现在不适合争斗,如果气血攻心,蛊毒扩散的就更加厉害了。 (w   .  . )”他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让开,林佑,我现在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今天我一定要把这个家伙干掉!”我咬牙切齿地说道,抬起想将林佑从身前推开。

    林佑疑惑地看着我,抓抓脑袋:“刘印哥,你到底想到了什么呢?怎么突然之间这么大的怨气?”

    我将林佑推开,指着前面的黑衣中年人,愤怒地说道:“就是这个家我,十之八九就是他害死了陈筱雨一家,而且,既然我中的是蛊毒,那么你想想,陈筱雨说不定就是被他下毒害死的!”

    目光冰冷,我恨恨地看着前方那个黑衣中年人,此刻十三个被小鬼附身的稻草人将他团团围住,保护在中央,而那只蛊蛇王也游到黑衣中年人身上,盘起蛇躯,鲜红色的眼睛看着我和林佑这边。

    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争斗,吃亏的恐怕是我和林佑,虽然黑衣中年人自己已经没有战斗力,甚至连站起身都困难,但是有这些鬼物当他的保镖,他还是能够占据上风;反观我和林佑,我的左手已经动弹不得,虽然没有其他严重的外伤,但是体力耗费巨大,光是站在原地就有些微喘;而林佑的情况的我好不了多少,胸口剧烈起伏,脑门和身体上都是汗,体力明显有些跟不上了。

    但就这样放弃复仇的机会,我却十分不甘心,陈筱雨在魂魄即将消散的时候,也一直在拜托我,要我帮她报仇,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仇人就在眼前,我又怎么能够因为怕死而退缩呢!

    我一个箭步冲上前,向黑衣中年人杀去,稻草人们立刻就向我涌来,对准二个稻草人的胸口我狠狠踢去,它们立刻被我踢翻在地,不过其他的稻草人不甘示弱,挥舞着两只干草手臂就向我扑过来。

    这些鬼东西虽然个体实力不强,但是根本不会疲劳,而且数量也多,打倒了这个,另一个却站起来了,缠住你不放。

    一边和稻草人打斗,我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的稻草人包围圈中的黑衣中年人,寻找机会直接冲到他面前,可就在我眼神飘忽,有些分神的时候,一只稻草人从我的左侧攻来,原本我可以用左手给它一拳,但是此时左手已经麻木,没有丝毫知觉,更加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稻草人向我冲来。

    我猛地一转身,面对着它,想用脚踢开它,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稻草人的一只手臂挥舞着就拍在我的胸口上。

    只感到胸口一热,我被拍的一个踉跄,仰头便倒,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想再次站起来,但明显已慢了半拍,周围的稻草人把我合围了,我已可以预见自己血溅当场的场景!

    “砰砰砰……”连续三声,稻草人一个接一个被踢开,一个挤着一个,一下子倒下了一大片,原来是林佑出手,他原本气喘吁吁,现在终于缓上一口气,能够助我一臂之力了。

    林佑一把将我从地上拉起来,我还想继续冲上,但是林佑将我拦了下来,他摇了摇头,焦急的说道:“刘印哥,别激动,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如果陈筱雨中的真的是这个人下的蛊毒,那我们就更不能杀他了。”

    听到林佑的话,我不由得一愣,疑惑地看着他。

    拉着我退开两步,距离那些稻草人远了些,林佑继续轻声解释道:“蛊毒有千万种,可以说,每个人下的蛊毒都不一样,只有下毒的人对自己的蛊毒最了解,知道破解方法的希望也更大。”

    “你看这个男人!”林佑指着黑衣中年人,让我注意他身上已经染上蛊毒,变成铁青的半边身体:“这个人也中了自己的蛊毒,如果他不知道破解之法,就算我们不出手,他自己也活不了多长时间,如果他能够破解自己的蛊毒,那么帮助陈筱雨去除肉身上的蛊毒不就大有希望?!”

    听到刘印的话,我心中一震,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连连点头,只要去除陈筱雨身上的蛊毒,她复活就大有希望了!如果我一时报仇心切,断绝了陈筱雨复活的机会,那才是追悔莫及!

    “我们走吧。”林佑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在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黑衣中年人,他在十几个稻草人的包围下,正在用一双怨毒的眼神看着我们,他的眼睛就像一条毒蛇一般,看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显然已经恨透了我们,如果这次他能够在自己的蛊毒中活下来,估计我们以后的生活就会处处充满凶险。

    不管怎么说,从这一刻开始,我心中隐隐约约的非常不安,这种人还是尽早铲除的好,不过为了陈筱雨的复活,我也只能暂时隐忍了,这样想着,我和林佑快步地离开,离黑衣中年人越来越远,他逐渐在我们眼中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直到消失不见。

    我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来到最近的公路,令我们惊讶的是,这个偏僻地方,一天只有一班车,我们早就错过了今天的发车时间,但是在这个乡下小地方,连个旅馆都没有,把我们在着休息一天,明天再回城的希望也给打碎了。

    无奈之下,我们在这附近找了一个农户,他家有一辆摩托车,我们许诺给他一千块钱,让他送我们到城里去,这个农夫立刻爽快地答应了,毕竟种田一亩地一年也就能赚千把块钱,我们先付款五百,到地方之后又给了他剩下的五百。

    我们进入市区的时候已经七点多钟,正好接到陈瑶打来的电话,陈瑶在电话中有点愤怒,她说已经在某个大酒店的门口等了半天,却不见我们过来,打电话催催,我这才想起来,昨天上午约定的陈瑶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差点把这事忘了。

    所以我和林佑打了个车,奔赴陈瑶所说的酒店。

    至于我们留在大山里的那辆车,倒是不用担心,我已经给保险公司打来电话,他们说三天之内会把那辆车从山区里面拖出来,这笔钱就算在维修费之中。

    来到富丽堂皇的五星级大酒店门口,这些璀璨的灯光建筑和今天在乡下领略到的农村风光,简直就像是两个世界,说来这也是世界的不公平,城市里面的人出身就是城里人,而农村里面的人则需要受到更多的疾苦和更加努力,才能拥有同样的社会地位。

    我也是农村的一分子,原本应该和普通农家的孩子一样,当个打工仔磕磕碰碰十几年才能筱有一番积蓄,但是自从接触到阴阳鬼道,我的人生就变得不一样了,我的上辈子是不是也是这样?如果是的,那么我的前世今生拥有相同的人生轨迹,好像也是挺神奇的一件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今天在乡下小楼发现的照片,照片上那个特别像自己的人,不,那个就是自己,到底是什么力量,导致了我的前世今生在那栋小楼中交汇?!

    “刘印,你们竟然把我忘了,说好的今天晚上吃饭,竟然让我等这么久,你们太不尊重女性了!真是一些大老粗,一点都没有绅士的基因。”陈瑶气鼓鼓地跺脚说道。

    我们刚下车,就听到陈瑶的抱怨,但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只好尴尬的挠挠头赶紧岔开话题:“别说这么多了,陈瑶里看看这是什么,今天我和林佑可是九死一生,冒着生命危险不计一切代价赶来,只为了陪你吃饭啊。”说着,我扬了扬现在还是铁青色的左手。

    本来想去医院看看,但是林佑说这是蛊毒,就算到一月里面,医院那些医生也查不出个所以然,不过好在我只不过沾染到了几点,情况并不严重,应该不需要特别处理,只要好好的休养几天这些毒性自然就会消退了。

    就像林佑所说的,从乡下回来这段期间,原本一直延伸到我肩膀上的死灰色在逐渐消退,虽然并不是特别明显,但是流星吃下还是能够发现这样的迹象,毒性之所以能够消退得这么快,完全是因为毒液只沾在我皮肤表面,如果不小心有一两滴进入嘴巴里,可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了。

    看到我的手臂,陈瑶发出一声惊叫,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巴,上前关心的握住我的手:“刘印,这是怎么了?你的手怎么会成这样,我们别吃饭了,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她非常温柔关心地说道,明亮的双眸里,隐约还有泪花闪动。

    被陈瑶冰凉的小手抓住,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的手细嫩柔软,就像细葱般纤细修长,非常的漂亮。

    “没…没什么关系,过两天就好了,不用担心。”我假装不在意地轻轻缩回手,情景被陈瑶抓住一会儿,我的脸颊有些红了,耳朵根有些发烫。

    不知道咋回事,经过陈筱雨的事件之后,莫名其妙的,我感觉陈瑶对待我的态度有些变化,似乎隐含着一丝男女之间的情愫,常常盯着我的脸看,但是当我看向她时,她又假装不在意地说扭过头看向别处。

    “陈瑶…该不会是有一点喜欢我吧?可是…我已经有陈筱雨呢,等到她复活,一定会和她一辈子在一起!”所以,对陈瑶就维持朋友关系,既不疏远,但是也不越过那条危险的红线。

    我在心中这样打定主意。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