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47章 我的前世?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们没空多作休息,下午我就和林佑赶赴那个任务地点,但是却发生了非常古怪的,状况。 .vo.

    只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在路上,我们却一连遭遇了三次意外,而且每次都很凶险,可以说,都是与死神擦身而过。

    第一次,我的车在高速公路上爆胎了,由于速度非常快,车子一个颠簸,就立刻向旁边车道滑去,差点造成一场高速意外,在高速上,如果发生车祸,基本上九死一生,危险性极高。

    还有另一次,在一个十字路口的转盘上,我紧跟在一个大货车后面,却没想到这大货车拉货的绳子,竟然突然断了,一根根上百斤的钢管从大货车的高处倾泻而下,幸好我的车子躲得快,及时踩下了刹车,不然一定会被连人带车砸成肉饼,变成超大的铁肉夹馍。

    至于最后一次,就更加蹊跷了。

    我们刚刚进入任务的小镇,在村口的时候,林佑觉得有些尿急,让我停下车,给他在路边撒泡尿,我也只好无奈答应,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农村,周围都是农田,倒也不怕影响市容,正好我觉得坐在车子里面一个多小时有些发闷,便也下车透透气,在附近的农田边走一走。

    但是没想到,我们刚下车,也就两三秒,旁边路边的电线杆竟然毫无征兆地倒下了,啪的一声正好打中我的车顶,车子立刻就变形了,还不止于此,这根电线杆上通的都是高压电,立刻就看到一道道火花四射,电光闪烁,将我的车子电的浓烟滚滚,燃烧起汹涌的火焰。

    看到这一幕,我和林佑都是心有余悸,只要一念之差,我们还呆在车子里面,只要多呆个两三秒,这时候我们恐怕就要和这车子一起,变成焦黑的飞灰,在那强烈的冲击,电流,以及火焰燃烧之下,根本一丝幸存的可能性都没有!

    经过这几次的意外,我心里就泛起了嘀咕,自从做了无业赚的任务,就开始明白,很多事情,看似意外,实际上是人为制造,这几次事件就像我做的无业赚任务,难道说,已经有其他任务者盯上我了,可他们为什么可以掌握我的行踪,而我却对他们一无所知?

    最近神经太过紧张,或许我想的太多,这一切只不过是普通的巧合,嘴角勾起一丝自嘲,我这样安慰自己。

    这五十几万买来的高级轿车,还没开两天就遭此厄运,就当是破财消灾了,我也只能够深深的叹息。

    看到已经成为一具空壳的轿车,这下子没有个十几万是无法修理的,幸好不久前买了保险,回头让保险公司来看看。

    将车子扔在这,我们继续赶路,好在也不是很远了,大概走了半个小时,我们来到地方。一看就愣住了。

    这里实在太偏僻了,方圆不是几里,是几十里都没人!大片大片的稻田有人的腰那么高,景色非常不错,微风抚过,一片金灿灿的麦穗随风摇曳,一浪又一浪涌起,就好像是金色的麦穗海洋。

    而我们要找的房子,就在这片稻田的海洋中,它静静地孤零零屹立在这,是一个破旧的两层小楼,有些窗户的玻璃都已经破碎掉了,但是没人修缮,看样子,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住了;而且,这附近除了这栋房子,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房屋了。

    “刘印哥,你确定真是这个地方吗?”林佑看着前方的那小楼,挠挠头,不敢置信的看向我问道。

    坦白说,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地方,只好尴尬笑了笑:“这附近都没有其他房子,应该都在几年前拆迁的时候全部拆除了,那么,肯定就是这了,算了别管那么多了,你把东西带来了吗?我们就先按照任务上所说的那样做。”

    林佑拍拍手上的铁盒子:“放心吧,刘印哥,我一直带在身边,这东西被电烧过之后,味道更臭了。”一边说他一边捏住鼻子,一副受不了这副怪味的姿态。

    这铁盒子里面就是一只死猫,我们是在宠物市场买来的,宠物市场总会有一些小猫小狗,因为生病而死亡,所以我们就在那按照任务要求购买了一只死猫,不过现在正值夏日转秋天的炎热天气,车上放一只死猫尸体,味道实在难闻,于是林佑用一只铁盒子,装着尸体放在后车厢,也幸好如此,不然在那一通电流火焰缠绕之下,早就化为飞灰了,如今虽然焦黑了一些,但是还能凑合用。

    毕竟,无业赚的任务上本来要求的就是死猫,现在不过死得更彻底一些,不过如果变成黑灰,连猫的轮廓雏形都看不出,那我们就白跑一趟了。

    我们将死猫从铁盒子里面抖出来,倒在这栋破旧宅第的门前

    “林佑,你看这房子外面,到处都是杂草,实在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我皱着眉头对林佑说道。

    “可不是,我早就这么觉得了,这种地方四处没有人烟,你这个无业赚的软件,是不是出错了,就算是做鬼,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这方圆几里地,估计也就只有你和我两个人啦!……”林佑一肚子的抱怨,就像连珠炮一般停不下来。

    我哭笑不得,由得这小子去说,转过身在房子的四周查看起来,这栋房子的历史估计有上百年了,表面的水泥都有些许风化,在这么个乡下小地方,穷乡僻壤,上百年前人在这地方盖1栋2层的小洋楼,想必,那时这栋房子的主人一定非富即贵,在社会上颇有一定的身份。

    我来到房屋正门前,想找找有没有什么机会可以进屋看看,但是没想到,房屋的正门被轻轻一推就开了,竟然没有上锁。

    “林佑过来,我们进屋看看。”我回头向林佑招招手,

    林佑一看,我竟然把房屋的房门给弄开了,向我佩服的竖起大拇指,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和我一起进屋。

    “这里到处都是灰尘,估计最起码有几年没人来住了。”我在一张桌子上摸了摸,立刻几个手指印出现在桌子上,灰尘堆积的老厚,

    “刘印哥,你在这瞧,我上楼去看看。”林佑性子急,一看着楼下一目了然,什么也没有,一溜烟地跑上2楼。

    突然林佑发出一声怪叫:“哎呦,这怎么可能!刘印哥,你快来看,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他大声的喊道。

    什么东西这么稀奇?立刻也抓住了我的好奇心,我“咚咚咚……”地快步跑上2楼,只见2楼应该是一个人的卧室,衣橱柜子,和一张老款式的旧床,林佑此时就站在床头柜旁边,手中拿着两个相框愣在当场,他的眼神来回在两张相框上游移,疑惑,惊讶,恐惧,此时,他的表情太丰富了。

    “怎么了?”看他这副古怪表情,我走过去疑惑的问道。

    “刘印哥,?你来了……”林佑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我,然后将手中其中之一的相框递给我:“你看看这个。”

    我接过手中一看:“啊,这个人难道就是……?”

    相框里的人,是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30多岁中年男人,在照片中他似笑非笑,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鼻子两侧各自有一颗红色的痣,这就是俗说的血泪痣,之所以称为血泪痣,第一因为它是红色的,第二则是因为生在鼻子两侧,眼泪正好从这里流淌。

    这个不寻常的特点,立刻让我将他与脑海中某个人的形象联系在一起,这不正是陈家湾,陈筱雨爷爷所说,还有王老板所说,那个奇怪中年人吗?陈筱雨一家的不幸,还有王老板所住的凶宅,都和这个男人有关系,他的照片怎么会在这?!

    对了,这栋房子就是王老板别墅第一任业主现在的住址,难道说,他就是那个人?这样推算的话,他成为王老板别墅的设计建造者时,才只有20多岁,那么年轻,就开始从事这么黑暗害人的勾当了吗?

    “林佑,这个,男人不就是……”我抬起头看着林佑要将所想到的一切都告诉他。

    却没想到林佑辉挥手,将我手中的相框拿了过去,缓缓地对我说道:“刘印哥,你想说什么,我都了解了,但是其实刚才那张照片,还不是最让我惊讶的,你再看看这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着,他当另一个相框交给了我。

    我接过相框,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立刻把我的魂勾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根本挪不开!

    这是一张很久很久以前的黑白照片,估计那时候照相机才刚刚发明出来,令我惊讶的是照片中的那个人,竟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他穿着一身道服,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在干阴阳术士这种职业的人。

    这个,这个,我在心中低声的惊讶呐喊,难道是我的前世吗?这实在不能用长得像形容,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这个人在照片中微笑着,他的笑容和我一样有个习惯,笑容偏向右侧,笑起来的时候两边各自有一个小酒窝,而且他在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的牙齿排列,也和我一样,真是tmd神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个人是我的前世,我是他投胎转世而来,那么,为什么我前世的照片,会出现在这,而我也出现在这看到这张照片,这就像冥冥中,似乎有人在安排着这一切,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