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44章 蛊毒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根据杨毅回复的信息,陈筱雨的弟弟死于自杀,但根据朋友和同学的了解,他一直是个活泼开朗的人,事发前没有任何征兆,当事件发生之后,周围的人都不敢相信,他这样一个开心开朗的人竟然会自杀。 (w   .  . )

    陈筱雨弟弟生前根据许多调查了解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有他一个网友向警方报料,陈筱雨弟弟在自杀前一个星期曾经对她说:我被骗了,做了一件无法原谅自己的事!

    被谁骗了?又做了什么无法原谅的事?却都没有详说。

    所以警方听到这位网友的证词,根本就没有当回事,觉得是年轻人的恶作剧,用来吸引朋友的关注手段而已,所以只是简单地做了笔录,但恰恰就是这条信息引起了杨毅的注意。

    至于王老板那栋别墅的第一任业主……,我拿起手机,给林佑发了一条信息。

    “叮铃铃……”林佑的手机想起,他拿起手机一看,皱着眉头疑惑地看着我问道:“刘印哥,这是?”

    “王老板别墅第一任业主现在的住址。”我淡淡地说道,杨毅曾经说有关这个人的资料很多都是造假,或是经过修改,能够获得这个地址,相信一定费了很大的功夫。

    “有空,我们去这个地址看看。”我对林佑说道,看着他的眼睛。

    林佑看着我的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好!总算找到一点头绪了。”

    我们来到法医部的大楼前面,我将车停到地下停车场,和林佑一起进入了大楼里面,杨毅已经把我们打过招呼,花了一些小钱打点,不然的话,普通人是没有资格来这查看陌生人尸体的,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

    我们在登记处报上了名字,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对我们招招手,让我们跟他走,这个人肥头大耳,满脸油光,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非常圆滑世故的家伙,他要带着我们去地下室的第三层,这一层是专门用来保管冷冻尸体的地方。

    “叮咚…”地下第三层的电梯门刚打开,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不仅仅是肉体能够感觉到的寒意,心理上也感觉一阵冰冷。

    “跟我来,你们要见的人就在里面,说错了,你们要看的尸体。”圆滑警察微笑着说道,脸上嘟起厚厚的肥肉,有点面目可憎。

    我们跟着他向前走,走过一个个房间,这里的每个房间里面都有许多铁柜子,安置在房间的两边,而我们则从中间走过,以前在电视上看过,这些钱柜子山变的每个抽屉里都沉睡着一具死尸。这里面温度极低,大概在零下十五左右,所以可以保证尸体不腐烂,沿途只能闻到一股消毒剂的味道,但没有任何尸臭味。

    “就在这里面了,你们等着,我这就把柜子打开。”圆滑警察指着旁边的一个柜子说道,他说完,就在房间的角落拿出一大串钥匙,在上面寻找着,很会他找到了想要的钥匙,帮助我们打开了柜子抽屉的门。

    圆滑警察将柜子的抽屉拉开,这个抽屉里面躺着一个穿着黑色休闲服的美丽女孩,神态安详,就像睡着了一般,果然,就是陈筱雨!

    圆滑警察看着陈筱雨的样子,侧着嘴,略有些惋惜地说道:“真可惜,还是个小美女,怎么样?是你们想要看的人嘛?”他扭过头对我和林佑问道。

    看着躺在抽屉上的陈筱雨,我感觉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小雨,她的面容就和之前看到的一样,美丽动人,这么美的的女孩此刻却成了冰冷的睡美人,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遗憾和惋惜吧。

    我愣愣的有些出神,站在原地看着发呆,直到林佑推了推我,这才回过神来,碰着眼前的这位胖警察,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我们想找的,能不能让我们在这里单独地呆一会儿?”

    圆滑警察不停的在原地搓搓手,跺跺脚,活动着身体,以便更好地抵御寒冷,听到我的话,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和林佑,目光中有着一丝狐疑,犹豫了许久,这才缓缓地点头:“可以,不过你们要快点,也不能损坏尸体,我就先到外面等着了。”

    “这鬼地方,每次进来就觉得浑身都冷,冻得人直打寒颤。”圆滑警察说着快步走出了冷冻的停尸间,

    这名警察走了后,我和林佑立刻开始检查陈筱雨的尸体,过了约五分钟,我抬起头看着林佑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看得出来陈筱雨是中了什么毒死的吗?”

    林佑摇摇头,眉头微微皱起:“还不在确定,尸体上看不出明显的痕迹,刘印哥,你有什么发现?”他看着我问道。

    “我确实发现了一些东西,但看不出个所以然,你过来看看。”我点点头,指着纸着陈筱雨耳朵处再次说道:“你看她的耳朵上。全部都是血丝,还有她的太阳穴还有额头上的血管,全部都爆凸起来了,你觉得这些是什么原因?”我扭过头,疑惑地看着林佑。

    林佑轻轻皱着眉默默沉思,一只手摸着下巴,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忽然他瞪大了眼睛,仔细检查了陈筱雨的耳朵和太阳穴,这才断断续续,声音低沉地说道:“她应该中的是蛊毒,虽然不是十分确定,但是十之八九不会错的,她的症状形态完全和书中描写的一模一样。”

    “蛊毒?那是什么?很利害么?”我疑惑地问道,心中隐隐觉得这蛊毒十分不简单。

    “蛊毒是一种十分厉害得奇怪毒药,有很多种,但是具有特性就是能够伤害人的魂魄,使之与肉体分离,并且毒素可以进入人的五脏六腑,融入其中,非常难以驱除。”林佑轻轻咬着牙齿,若有所思,心不在焉的给我介绍道。

    我将陈筱雨的尸体重新推回铁柜子里面,情不自禁地叹息了一声,实在感觉非常失望,原本希望调查毒品的名字,然后顺藤摸瓜,寻找有哪些人拥有这些毒品,或是某些人通过了怎样的途径获得了它;这是警察的拿手好戏,我就可以通过杨毅的人脉关系进一步仔细调查。

    可现在,蛊毒?!谁知道这是什么?根本就无从查起。

    “走吧,我们也就只能看出这些了,剩下地交给警方,虽然估计他们更查不出个所以然,蛊毒?这些警察恐怕更加摸不着头脑!”我叹口气,就准备离开。

    忽然,林佑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我奇怪地扭过头看向林佑,只见他嘴角挂着一丝怪异的笑容,一副颇为神秘的样子,我疑惑地问道:“林佑,怎么了,难道有什么新的发现么?”

    林佑轻笑着摇了摇头,眯起眼睛,脸颊贴到我面前,怪里怪气地说道:“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很难办到,但是确实有一线希望,不知道刘印哥想不想听?事先声明,我也是在书籍中看到,可行性有多少我可不敢保证。”

    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我现在哪有心情和他开玩笑,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林佑,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赶快说,我现在心情可不太好,只想马上出去透透气,呆在这整颗心都压抑死了。”

    “哈哈…”林佑哈哈轻笑:“刘印哥,我保证你听了我说的话,肯定会更加喘不上气来。”

    看着我哑然失笑,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心中的怒火即将要爆发的时候,林佑这才面色一正,不再和我开玩笑,可是他刚夫妇几个字,就立刻让我大吃一惊,就如同一道晴天霹雳一下子击中了我的脑袋,大脑一片空白了。

    “刘印哥,陈筱雨还有复活希望!”林佑一字一顿缓缓说道。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过了好久才回过神,结结巴巴地对林佑说:“你,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你竟然说,已经死了一年的陈筱雨,还有机会复活?!”

    林佑面容认真严肃,郑重其事地再次点了点头,缓缓的解释道:

    “我刚才说了,蛊毒是一种伤害他人灵魂,让他人魂魄离开肉体的古怪毒药,中了这种毒的人很多时候肉身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加上现在,陈筱雨的肉身一直处于冷冻的状态,从来没有任何外伤,就具备了复活的条件,不过想让她的魂魄重新回归肉体,那么必须先将它肉身中的蛊毒全部驱逐出来,不过,想要办得太难了,但是,总归还有一线希望。”

    “那我该怎么做?驱逐蛊毒的方法,林佑你知道吗?”我焦急的问道,就像抓到一个救命稻草的人,生怕失去。

    林佑遗憾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十分隐秘的事情,恐怕只有会下毒的人,才知道破除的方法,不过刘印哥你别担心,只要我们找到这个人,一定就能够逼他说出来,我们有的是时间和决心。”

    听到林佑的话,我双眼放光,连连点头,就算很难,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一定会想尽办法。

    “小雨,我一定会让你复活!”我在心中暗自发誓,从小到大以来,此刻的心情是最为激动得一刻。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