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43章 调查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陈筱雨一点点地述说着,从五年前开始。 .tw.

    第一次遇见我,陈筱雨是被一个骗子骗进夜总会,因为她哭哭啼啼,被我发现了其中的蹊跷,将那骗子一顿胖揍,将陈筱雨救了出来,否则,和夜总会歌舞厅这些地方扯上关系,清纯少女恐怕以后就和卖淫吸毒撇不开关系了。

    “刘印哥,你还记得吗?那时我是从外地被骗来了这座城市,根本没钱回家,你就将一个月的工资给了我。”陈筱雨嬉笑着说道:“那时候,我好感动,毕竟能够为一个陌生女孩做到这种事,并且不图任何回报,当时我就在想,这个男人肯定不坏,嘻嘻嘻……”

    我仔细想了想,确实有这么回事儿,只不过记忆比较模糊,这也难怪,在我混迹在歌舞厅夜总会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会遇到这种事情,当初帮助过的女孩不止陈筱雨一个。

    不过,还真是想不到啊!记得当时的陈筱雨年龄只不过十六七岁,苗条瘦弱,面黄肌瘦,一脸的青春痘,真是女大十八变,5年时间,当年的青涩丑小鸭,变成了现在这么漂亮的白天鹅。

    “然后是三年前……”陈筱雨话语声一顿,接着回想着。

    陈筱雨一件接一件地叙述着,令我惊讶的是,自从5年前,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开始,我和陈筱雨之间就好像有一条隐形的线牵引着,虽然身处不同的城市,但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在短短的五年间竟然相遇了十几次。并且还接二连三地帮助了她。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喜欢刘印哥了,一直躲在暗处偷偷地观察着你,后来,当我死了以后,我的灵魂一直在城市间徘徊,却没想到又一次遇见了刘印哥,我觉得,这一切,一定是上天的安排。”陈筱雨轻轻说道,缅怀的话语似乎能够渗入人的心肺。

    是这样吗?我惊讶,没想到陈筱雨从很久以前就萦绕在我的身边,就向她说得那样,冥冥中命运牵引着我们。

    “不过…”陈筱雨似乎陷入了沉思,久久不语,我准备开口询问时,她才缓缓说道:“我在观察刘印哥的时候,也发现了…也发现了另一批人在监视刘印哥。”

    “啊!小雨,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我焦急地问道,难道说我会签下阴阳契约,使用无业赚的软件不是偶然吗?一直处在别人的推动和安排之下?!

    小海向我推荐了这个软件,可现在,小海死了,我再也无法从他口中得知任何东西,他只不过留下一本模糊不清的笔记,可是这笔记是真的吗?我现在觉得什么都不敢相信了,处处充满怀疑。

    “……不知道,我脑袋里面好混乱……”陈筱雨的记忆似乎出了新问题,一边回想,一边非常难受地说道。忽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噢…我好像和他们接触过,脑海里面有一些零碎的片断,不行…想不起来了。对了,我的弟弟就在那之后不久,就变得奇怪起来。”

    “接着呢,接着发生了什么?”我紧跟着问道,陈筱雨现在说得信息包含了太多东西,虽然一时间想不出个所以然,但是的确非常有价值。

    “接着…”陈筱雨在努力地回想:“接着…我的弟弟,不,怎么可能?!不是弟弟给我下毒,不是他…啊!……”她似乎被脑袋里的信息冲击到了,零碎的片断令她精神都开始混乱,突然发出一声尖叫,随后就是无声无息,似乎灵魂陷入了沉睡。

    正说到关键时刻,没想到陈筱雨的灵魂突然陷入沉睡,我也只好无奈地叹息,也不知道这一次她会沉睡多少天。

    “对了,上次杨毅和我提过,陈筱雨爷爷也说过,因为是中毒身亡,陈筱雨尸体一直存放在警方的停尸间里面,我或许可以去看看,说不定可以从毒品成分含有案发过程找寻到蛛丝马迹,顺便也要好好地调查一下陈筱雨的弟弟,他的身上必定有一个故事。

    想到就做,我决定立刻叫醒林佑,一起到警察局去看看,这个想法令我一阵兴奋,“咚咚…”地跑上楼。

    “起来,起来,太阳晒屁股了。”我跑到别墅的路上,踢踢林佑露在被窝外面,白花花的屁股。

    已经十点多钟了,还在呼呼大睡,林佑这小子越来越懒,他还说要把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当做人生格言,是他前几天拿到王老板汇过来的四十万那天开始作出的决定,刚刚发明~~

    林佑身体扭动,将屁股缩到被窝里面,眼睛都懒得睁开,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刘印哥,别闹了,有活干的时候再找我,不能低于五万块,少于这个数字我们不接。”

    我哭笑不得,自从拿到了四十万现金,这家伙胃口大了,眼界也高了,和以前饭都吃不上的小叫花子判若两人,看来他睡得这副死猪一样,估计还没有发现手机上那条惊人的信息吧。

    “起来,起来,给你看件东西,顺便和我去办一件大事!十万火急啊,别睡了,看我把你的被子掀光。”我又接连扯了几下林佑的被子,可是这家伙紧抓着被窝不放,就是不想起床,我也只好出狠招了。

    被子被我一下子扯开,突然听到“哗啦啦…”响声,从被子里面,突然掉下一沓沓的钞票,一大堆,看样子估计有四五十万,呵呵……林佑这小子真是财迷心窍,估计他把全部家当都从银行里面取出来了,并且天天晚上抱着睡觉,这样也太……

    我愣愣的看着床上的钞票,有些呆住了:“林佑,你……”

    林佑这才一下子惊醒,将床上的钱全部抱着怀抱里,似乎害怕这些钱长了翅膀飞了一样,这才看向我的,露出一丝尴尬地笑了笑:“刘印,刘印哥,这不是无聊嘛,就取回来了,数着玩,数着玩……”

    我无奈地笑笑:“你个财迷,快把这些钱收好,跟我去个地方,还有些事情和你在路上说,这次可有个重大消息。”说完,我把被子放在一旁,就走下楼等林佑。

    大约过了五分钟,林佑走下楼,穿着一身几千块买来的名牌衣服,面容和头发都异常的整洁,像个明星一样的帅小伙;人就是这样,有了钱以后,品味自然也就跟上了。

    林佑手中抓着一块奶油蛋糕,一边吃一边说道:“刘印哥,到底什么事情,这么急匆匆,害得我穿衣洗脸刷牙只用了五分钟,可以说是超速度呀。”他嘴巴里面被蛋糕塞得满满,有些口齿不清。

    我晃晃手机:“都在这里面,你小子光知道数钱睡觉,神经变得越来越松懈了,看看吧,看完以后,保证你一身冷汗!先上车,我们先去警察局,有点事情要处理,我想去看看陈筱雨的尸体。”

    我们来到别墅门前,旁边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我们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这轿车是我花了五十几万买的,以后我们将四处跑来跑去,没有自己的车不方便,本来我想买个几万的小qq,用着就行了,但是能在这里住别墅的,都是有钱人,开的都是宝马奔驰法拉利,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买个几万块的小qq在其中穿插,这压力得有多大。

    再说了,如果开着低价车去帮人家驱魔避邪,总觉得自己的身价也被拉低了,所以综合考虑,买了一辆五十几万,五人座的黑色轿车,看起来还算气派,一个月前我还是个普通打工仔,一个月后,竟然拥有了自己的高级轿车,坐上车,我还真有些恍惚在梦中的感觉。

    开着车,我们向法医总部进发,在这之前,已经向杨毅打听过了,目前陈筱雨的尸体,就被安放在那。听说再过三天,尸体就会接受全面尸检,包括解剖抽血化验等。

    在车上,林佑看到那则信息时,面色也变了,沉默半晌,说这下麻烦大了,这应该是某人驱使小鬼做的,此人道行比林佑高,并且说明他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详细住址,这并不奇怪,我们从来没有试图遮掩过行踪住址,简简单单就可以查到了。

    这样一来,我们立刻就处于劣势,很简单,对方在暗处,知道我们住的地方和详细情况,而我们对对方却一无所知,信息的不对等,让我们处处受制。

    “叮铃铃…”我的手机发出声音,有人给我发信息。

    我心中一动,拉棋手及看,发件人的名字是杨毅,事前拜托他查的信息,看来有结果了,我按下确定建,打开了信息,信息很长,我阅读了大约有两分钟,这才放下手机,轻轻叹了口气,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委托杨毅调查两件事情,第一:王老板那栋别墅的第一个业主是谁,能在那栋别墅中捣鬼,从设计到建造都参与其中的只有这个人了。第二:陈筱雨的弟弟相信死因,以及生前奇怪举动。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