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41章 怨灵散尽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有人用这种邪门方法培养‘蛊’蛇这么邪性的东西。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用一支笔翻看了一下地上‘蛊’蛇的身体,缓缓的说道。

    那墙面的的身体,身上的肉,恐怕就是这‘蛊’蛇的饲料。

    陈瑶也蹲下身子,观察者‘蛊’蛇,轻声地问到:“刘印,这‘蛊’蛇是什么东西,你和林佑为什么这么紧张,难道它有毒?”

    “何止有毒!”我摇头苦笑,这可是害了陈筱雨一家人的罪魁祸首!

    我娓娓道来,将事情的缘由和经过讲给陈瑶听,当她听完也是目瞪口呆,难掩心中的骇然,扭过头,陈瑶看着地面上的‘蛊’蛇,沉默片刻,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这别墅里发生的一切,该不会也是这东西搞的鬼?”

    “应该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别忘了,我们都亲眼看到,这栋别墅里面盘踞着十七个鬼魂,现在只不过挖出了八具尸体,还有九具尸体在了?尤其,是那只白色’’魁’’的本体!”我挥挥手,指着刚刚挖出来的八个骷髅。

    这八具尸体的骨架被工人们挖出来之后,就各自用一张床单包裹着,整齐的放到别墅大厅的中央,再过不久,我们就要将那绿色池子里的水全部抽干,用驱魔辟邪的东西祭拜一遍,八具尸体到时候会抬到外面集体焚烧,它们的鬼魂没有尸身,过不久就会魂飞魄散了。

    关于这八具尸体,我们还发现了一些特殊的东西,它们是在这栋别墅刚刚开始建造的时候,就被掩埋在墙体当中,不过当时它们并没有死,也就是将八个活人关在狭小黑暗,与外界隔绝的墙体隔间之中!

    这些人也许是被饿死的,也许是因为缺氧而死,不过只要想象一下,被关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周围还有无数的各种各样的蛆虫,尽管奋力挣扎呐喊,却没有人来帮助自己,这样的人死了以后,怨念到底有多重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们之所以会发现这些,是因为在任何一个墙壁隔间里面,都有从内向外敲打的痕迹,并且其中一个隔间里面,墙壁上留下了一个个血手印,就像是它想逃出去,拼命抓砸墙壁,以至于双手流血仍然不放弃,这股求生意志也是够惊人的,这种人死后对这世界又该有多愤恨?

    既然是在别墅刚刚建造时,就被囚禁在墙体中,这八具尸体的主人,自然不可能是之后因为灵异事件死去的别墅业主。那些别墅业主有些人并不是在这栋别墅中死去深股也没有存放在着,但是令人想不通的是,它们的魂魄为什么会萦绕在这栋别墅中不走?

    “啊!我知道这铜钟是什么了。”林佑突然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

    “什么,林佑你想起来了?”我和陈瑶兴奋地抬头同时看着林佑。

    “是的,刚才蓦然间想到的。”林佑点点头,他拿起旁边的铜钟,指着上面的符文:“这些东西给了我提示,这是锁魂咒的一种,而将它刻画在铜钟上,这个器物有个名字叫做锁魂钟!可以将人的魂魄,拘禁在里面,永世不得超生!”

    “而且,你们发现了没,这些尸体的方位和这些铜钟摆放的位置都很有规律,就是一个大型的阴阳八卦阵,这样一来,就可以让这栋别墅中死去的魂魄迷失在其中,根本跑不出去,长此以往,这些受到拘禁的魂魄怨气会越发的浓重,直到变成杯怨念缠身的凶鬼。”

    我和陈瑶茅塞顿开,林佑分析得非常有道理,这样一来,所有的一切就能够解释得通了。这些凶鬼为什么徘徊不走的真相!

    我继续问道:“那么,那只白色的魁呢?这个东西在哪儿?”

    林佑嘿嘿一笑:“接下来才是我要说的重点,关于那’’魁’’的本体所在,我已经知道了,就在这锁魂阵的阵眼里!这铜钟上的符文还隐藏着一些以鬼养鬼的秘术,早就该想到,’’魁’’这种怨气,邪性,凶性都极大的东西,在现代化的都市里面怎么可能诞生?”

    “一般魁只能诞生在有过大屠杀,或者穷山恶水的凶地,‘魁’’有一个特性,就是喜欢吞吃其他魂魄的怨气来壮大自己,吸收了足够多,在能成为‘魁’’。而在这栋别墅里面,有人‘人为’的创造了这些条件,他们在培养‘魁’’!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

    “林佑哥,你还记得吗?昨天和我们争斗的那个‘魁’’,除了外形有些古怪外,是不是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厉害?”林佑冲着问道。

    这点我非常赞同,虽然因为特性,相比一般的凶鬼凶悍许多,但是,并不像陈瑶所说,有不可战胜的感觉,昨晚如果不是因为一点小意外,就可以让它烟消云散了,虽然‘魁’’还可以从本体中重新诞生,但也是相当一段时间以后的事了。

    “没错,确实有这样的感觉。”我说道。

    林佑继续说道:“这就对了,其实昨天晚上我们看到的那只‘魁’’只不过是半熟体,因为是人为培养还未完成的关系,所以并不厉害。或许有一天,等到这只‘魁’’培养成熟之后,‘那批人’会来将它收走。”

    “就像在池塘里面养鱼,等到鱼儿大了,到了收获的季节,渔民就会出现,只不过,‘那批人’他们养的是鬼和蛊,等等一些邪物。”林佑微笑着轻声说道,但从他跳动的眼角,可以看出心里的不平静。

    陈瑶和我都沉默不语,我们自然知道林佑口中话语中的含义,沉默片刻,我抬起头看着林佑:“那这’’魁’’的巢穴在哪?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先把这东西找出来,将它消灭再说,有一点我很确定,那就是他们培养这种东西,绝对是为了干一些见不得人,伤天害理的事情。”

    “看看这些东西就知道了。”我指着别墅大厅那些只剩下骷髅的尸体:“这些,就是他们干的好事,如果不阻止他们,这栋别墅就会接著死人,成为他们培养魔物的饲料,更何况,这个世界上…”

    “还不知道有多少和这栋别墅一样,被那些人把人命当成草芥,培养魔物害人。”我嘴角勾起一丝自嘲地说,陈筱雨一家就是众多牺牲者其中的一个。而且,我根据各种蛛丝马迹,隐隐的得出了结论,陈筱雨的弟弟,曾经也是阴阳契约的缔结者。

    林佑点点头,从旁边拿过别墅的设计平面图,用笔和尺子在上面勾画起来,应该在计算这个阵法的方位布置,从而找到阵法地阵眼所在。

    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林佑兴奋地笑道:“找到了,就在这个地方。”他的手指点在平面图上。

    我和陈瑶围上前去观看,只见林佑的手指落在二楼卫生间东边的一角,这个位置正好在那八座绿色水池的中心,之前的八具尸体都是在一楼发现的,而现在,白色魁的本体却在二楼,如果在脑海中描绘一下,将八座水池和’’魁’’的位置用线条连接起来,活像一个金字塔!

    白色’’魁’’处在金字塔的顶端,凶鬼都被它压在下面。

    我们来到二楼的卫生间,让那些工人砸开卫生间的东侧墙面,经过十五分钟左右的敲打切割,墙面被砸开了一个洞,一个二十来岁的工人好奇心重,第一个从黑洞中向里面看去,但是里面黑乎乎的,他什么也看不清,随后他似乎听到了一些身影,让周围的人都停下动作,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忽然“哎呦”地一声,跌坐在地上,面色发白的指着里面:“这里面…好像有呼吸声哟。”

    我的心中一凛,再也没有太过慌张,根据典籍记载,’’魁’’的本体形态不一,有的像僵尸,有的则像烂泥,只要和灵异阴阳沾上边,发生任何事情也不奇怪,关键要冷静,不能自己吓自己,先慌了手脚。

    ’’魁’’毕竟不是一般的东西,我们自愿征集留下两个胆子大的工人,其他的人我们则让他们到外面去,下面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人多眼杂,万一传出去,闹得沸沸扬扬就不好了。

    留下来的是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其中一个是之前那个工头,我从口袋里面掏出两个红纸包,每个红纸包里面塞了二千块钱,给两个工人递过去,客气了几句,让他们继续开始砸,把那个孔洞扩大。

    很快,洞口扩大到足够一人进出的样子,此时,我们也听见了,里面传来“呼之,呼之。”的呼吸声,就像一个熟睡的人在打呼噜。

    里面,一个异常高大,大概有两米左右的人影,直直的靠在墙边,这应该就是那个’’魁’’的本体了,我看了看表,此时已经是下午零点多钟多一点,如果不抓紧时间,过了六点恐怕有些麻烦。

    我对林佑使个眼色,我们两人和两个工人一起进入了这个隔间,将绳子套在了白色人影的身上,使劲向外拉,也不知是什么做的,重量估计有四五百斤,不像是单纯的肉体,否则没有这么重。

    尽管因为角度问题,我们拉得非常吃力,但是毕竟有四个青壮年,还不会被这件小事所难倒。

    白色人影被拉出来了,在阳光照耀下,我们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都是心惊肉跳,这只’’魁’’和它的魂魄一样,有一对巨大的古怪红色眼睛,此刻半闭半睁,怪异的圆形大嘴里面散发着一股恶臭,这些还不是最让我们吃惊的。

    这东西浑身长满白毛,就像一只变异的猴子,但是却没尾巴,尤其它的胸口到肚子被全部刨开了,里面塞着一个巨大的铜钟,仔细看,就是刚才在绿色水池里面发现的铜钟的放大版。看这个尺寸,估计有一二百斤,怪不得那么重。

    并且,这’’魁’’身上似乎经过一些特别处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腐烂的痕迹,就像刚死了一两天,只不过散发着一股陈年尸臭,它巨大的红色眼睛,竟然还可以看到瞳孔,虽有些浑浊,但是对于死了8年的东西,肉身如此,不得不让人大为讶异。

    那类似呼吸的声音,并不是从’’魁’’嘴巴里传出,而是从镶嵌它肚子上的铜钟里传出,稀稀落落的声音加上铜钟里面的回升,听起来格外地像呼吸声,该不会在这铜钟里面,还藏着一条大点的‘蛊’蛇?我有种感觉。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