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39章 藏尸墙池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用我鲜血写成的道文,一条条浮现在陈筱雨的魂体上,竟似乎慢慢的渗透了进去,和她的魂体融合在一起,鲜红的血渍消失不见,仿佛被陈筱雨吸收了一般,原本她消失的胳膊和腰部以下的下半身,此时渐渐开始浮现。 .vod.

    知道时候差不多了,我将手伸向陈筱雨的魂体,非常奇妙的感觉,陈筱雨的魂体此时对我来说就像水一样,手完全没入了陈筱雨的身体里面,就像一团粘稠的液体,陈筱雨的魂体包裹着我的手臂,并向上攀爬,我感觉似乎从每个毛孔里面,陈筱雨的魂魄正在慢慢渗透,渗透到我的身体里。

    此时的陈筱雨已经没了意识,不然,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我看着陈筱雨的魂魄一点点在房间中消失不见,缓缓的流入我的身体,脑海中浮现出陈筱雨住在我家音容,那段时间虽短,但每每想起,都倍感温暖的时光。

    魂魄融入的时间,大概用了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我站起身摊开双手,原地转了几个圈,除了感觉脑袋有点发胀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常,相信此刻的陈筱雨一定就沉睡在我身体中的某个角落吧。

    “刘印,你觉得没事吧?”陈瑶有些担心地看着我。

    “嗯?”我轻笑,拍了拍手,大声地说道:“完全没有问题,和以前一样,就是不知小雨的灵魂要在我的身体里沉睡多长时间,后希望她能够早点出现在我面前!”脑海中浮现渗着陈筱雨之前柔媚的身影,我非常期盼地说道。

    看着我的笑脸,陈瑶松了口气,微微一笑:“这女孩是你什么人?而且还是个凶鬼,以前,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她明亮的双眸,闪现出好奇的目光,炸也不眨地等待着我的回答,显然对这个问题极为的关注。

    我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回想着和陈筱雨相识,以及她被我骂哭离开我家时候的背影,沉默许久,才扭过头看着陈瑶微微一笑:“我的女朋友!她的事情很复杂,但是她的命运和我很像,以后让她自己说给你们听吧。”

    停顿片刻,我看着林佑,话锋一转,面容正色道:“那些凶鬼,还有那只白色的’’魁’’,它们怎么样了?”

    林佑摇了摇头:“我没能把它们怎么样,那些凶鬼身上怨气极重,有几个就像被我拍了镇魂掌,也没能震碎它们的魂体,最后都被它们逃进这栋别墅的墙壁里面去了,至于那只’’魁’’也被它逃进卫生间的下水道里面去了。”

    说着,林佑嘴角扬起一丝自嘲的苦笑:“我们今晚,还真是什么收获都没有,落的一个灰头土脸,而且刘印哥你还……”他说到一半,陡然想起了什么,话语声停住了。

    “天,就快亮了……”我看着房间的窗户,外面灰蒙蒙的,但是已经有了一丝淡淡的亮光,看样子,现在的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多钟,再有两个小时,太阳就会升起。

    “今晚过得好快,就算有些狼狈,但是谁说没有收获,等天亮以后,我就把这栋别墅的设计图纸借过来,我们仔细搜索,这个房子一定有古怪,并且问题就出在这个别墅墙壁的格局上,某个地方一定藏着这些凶鬼的尸体,否则,没有理由,没有理由这么多的凶鬼会盘踞在这栋别墅里!”

    剩下的一个多小时,我们待在房子里处理下伤口,吃了些东西。

    忙活一个晚上,各自都受了点伤,浑身疼痛,加上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都消耗很大,颇有饥寒交迫的感觉。

    我们三人中,我的右腿整个红肿了起来,身上各处有多处淤青和肌肉拉伤。

    原本我以为自己是受伤最重的,但没想到,当林佑解开上衣,我和陈瑶都惊呆了,同时倒吸凉气。只见,林佑的后背布满爪痕,每一道都是乌黑乌黑,就像一滩死血堵在里面,明显是接触凶鬼,阴气缠身的结果,这还不算什么,他的腰间还有几个牙印,并且还被于撕咬了几口,几个血洞涓涓地流淌着鲜血。

    虽过了段时间,流血的情况有所改善,但是只要稍微一动,林佑就是一阵龇牙咧嘴,原本停止流血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渗透而出将他腰侧的衣服沾染了一大片;原本林佑身上沾满了黑狗血,我们分辨不清,此时看到这恐怖的伤口,都是吓了一大跳,看伤口的深浅度,其中有一个恐怕再深一点的话,就能够把林佑的肚皮给咬破了。

    “我从小到大,没吃过这样的苦,哎哟…陈瑶姐…轻点…这是我的肉啊!…以前,我爸我爷爷说的那些事儿,我一直都当故事听,没想到今天,我也栽在鬼手上,这钱,还真不好赚…哎呦…”林佑一边痛叫着,一边说道,话语中饱含沧桑的感叹。

    陈瑶正在帮他用绷带包扎伤口,即便动作已经很轻柔,但还是让林佑哀嚎不断。

    “林佑,别叫了,跟杀猪似的,再这么喊下去,估计警察都要来了。”我苦笑着坐在林佑旁边,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毕竟还是一个20多岁的毛头小子,虽然时常表现的成熟稳重,但在平时的一点一滴中,还是渗透出20多岁男孩普遍的心性。

    听到警察两个字,林佑吐吐舌头,异常乖巧的连连点头;咬紧牙关,尽量不再发出声音,可他强忍痛苦,龇牙咧嘴的一张脸,真的让人想笑,也太“销魂”了。

    看着外面渐渐明亮的天空,我紧绷的心渐渐放松下来,一股困顿之意涌上心头,闭上眼睛,准备睡一觉。将陈筱雨的魂魄吸收进身体里极为费神,加上一夜没睡,当时我就感觉到有一丝疲惫,此时再也扛不住,上下眼皮直打架。

    九点多钟,我和林佑从小区物业那边拿到了别墅的建设图纸,这个别墅的设计平面图当初看过一遍,但并没有发现问题,再次拿到图纸,我总觉得,这间别墅隔了那么多个房间,其中说不定有什么猫腻。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们回到别墅仔细检查,但是按照图纸上所说,房间与房间的墙壁,厚度只有20公分,这样的墙壁里能够藏着尸体吗?也许可以,但这么长时间不被人发现,就近乎不可能了,

    难道在别墅的地基底下?

    我立刻找来几个工人,按照王老板所说,在他前不久看见坟墓的位置,向下挖掘,但挖了有三四米,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我们不死心,又换了个地方继续挖,可是得出来的结果,却是一样的,地底下并没有什么坟墓尸体。

    难道是我的猜测错了,我心里有点打鼓,半蹲半坐在2楼办公室,房间门边,有些一筹莫展。

    林佑在房间里四处走动,查找着这间经常闹鬼房间的蛛丝马迹,过了片刻,他摇摇头,显然什么也没发现,向我走来,在我身边不远处停住脚步:“刘印哥,我都查看过了,没什么发现。”

    我看着林佑愣愣地出神,刚才有什么在脑海中闪过,但却没有抓住,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林佑,你重复一下,刚才从窗边走到我面前的样子。”我对林佑说道。

    林佑有些疑惑,但是没有多问,乖乖地走到窗边,然后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问道:“这样可以吗?刘印哥,这样能看出什么,干嘛要我做这种事呢。”

    “嘘~~”我对林佑打了个噤声的手势,让他别说话。

    林佑向我走过来,一步,两步,三步……

    我站起身大叫:“我知道了,我知道这栋别墅的圈套在哪里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怪我们查得不够仔细,不然早就可以发现了。

    “你看,这个房间如果按照设计平面图纸上看是5.5米,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个墙壁里面在特殊的位置有夹层,这样一来,就足够的空间将尸体存放在里面了。”我兴奋地对林佑说道。

    这栋别墅之所以做了很多的隔间,其实就是在混淆视听,因为这些身体的位置似乎按照特殊的方位摆放,如果没有这些隔间,恐怕早就被人发现其中的怪异了。饶是如此,这小小的简单伎俩,竟然也骗过了那么多人的眼睛。

    我立刻找来几个工人,让他们按照我的吩咐,砸破墙体某些特殊的位置,没砸几下,墙体下面赫然露出了钢筋混凝土,一条条钢筋足有手指粗细,似乎早在别墅建设的时候,这些墙体就早已规划好,浇铸的非常牢固。

    切割机,锤子,电钻,几个工人用这些工具忙活了半天,终于将那些厚重结实的钢筋全部切割开,用锤子砸开了厚厚的水泥墙壁。

    “啊!”突然一个工人发出一声惊叫,脚步连连向后退,脸色吓得铁青铁青,指着那栋墙壁口中怪叫不已。

    其他几个工人也是面露惧色,从墙壁边上退了开去,围在旁边几个人窃窃私语。

    一听有动静了,我和林佑对望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一丝惊喜,一前一后跑向了那栋墙壁,还没走到跟前,我就闻到一股恶臭,这臭味就像是夏天在池塘边出现的动物尸体,极度腐烂在水里泡了无数天,经过发哮的臭味,简直让人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我捏住鼻子,强忍着恶心,站到墙边。

    墙上有一个直径四五十公分的大坑,在大看的中心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黑洞,已经被打穿了,车位就是从小洞里面传出的。

    我前倾着身子,伸长脖子,向小洞里面瞄了一眼,只看了一眼,我就受不了了,赶紧退避到旁边。林佑看我这副神情,非常好奇,他自己也伸长脖子,将整个脸贴在黑洞上,眼睛睁得老大向里面东瞧西瞅,一副非常好奇样子;但是下一秒,他就好像晕旋一般,捂着嘴巴摇摇晃晃地扶着墙壁,走到门边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口,剧烈地呕吐起来。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