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36章 鬼与鬼斗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突然,白色东西一声怪叫,从墙角一跃而起,向我扑过来,两只长满白毛的爪子,左右挥舞,我甚至能够感觉到脸庞上吹起一阵强风,显然力道极大。 (w   .  . )

    我早就有所准备,眼疾手快,手中的烛台对准它其中一只爪子就推过去,烛台上的火焰,接触到白色东西,就如同碰到了一团干草,“砰!”的一下,就熊熊燃烧起来,一瞬间就将白色东西的整个手掌包裹住了。

    这火焰没有温度,只能看到形态在熊熊燃烧,耳中传来白色东西吱吱的惨叫。

    接触到这团火焰,白色东西就好像被电击一样,如遭重击,被弹回墙角,卷缩在角落,抱着爪子乱叫。

    火焰燃烧了五六秒钟才熄灭,我定睛一看,白色东西爪子上的白毛,已经一片焦黑,显然受创颇重,让我心中暗自窃喜,看来,终于抓住这东西的弱点了。

    如果不是准备充分,手头正好有克制这东西的道具,今天晚上,我们非被玩死不可。

    “刘印哥,我是小雨,你真的要杀了我吗?”忽然,白色东西口吐人言,竟然是陈筱雨的语气和声音,

    我心中狂震,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最让我牵挂的事,那么除了我的父母,就是陈筱雨了;可陈筱雨那天被我骂跑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变成这个恐怖的白色物体?

    我手中的烛台,本来想趁胜追击,一把火把这个白色东西烧个干净,但是此时,心里情不自禁,产生了一丝犹豫,竟然有些下不去手,万一,万一这东西真是陈筱雨怎么办。

    “刘印,别被骗了,强大的鬼魂能够感知到你的脑电波,知道你心里最牵挂的是什么东西,并且借此扰乱你!”陈瑶突然出现在门口,手中抓着一把用黑狗血泡过的黄豆。

    陈瑶随后又补充道:“我虽然不知道陈筱雨,到底是谁,绝对不可能是眼前这个东西,千万别相信它,你想一想,这东西从8年前就一直盘踞在这栋别墅里面,怎么可能是你心中的陈筱雨!?”

    猛然惊醒,我暗叫一声侥幸,刚才我不知不觉,差点掉出了这个怪物的圈套,陷入了呆滞;咬咬牙,不再管其他,我向前跑两步,手中的烛台就向白色东西的胸口按去!

    “刘印哥,我是小雨,我恨你!……”

    就在烛台即将接触到白色的胸口时,它再次用陈筱雨的牲口气说道。

    当初陈筱雨离开我家的时候,也是用这样的口气对我说,那哭泣的声音,我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这熟悉的一幕,让我的动作不由得一顿。

    “刘印,别上当!”陈瑶着急地提醒道,但是已经晚了。

    趁着我片刻愣神期间,白色东西一爪子打在我的手上,烛台被打飞出去,摔落在墙角,上面的火焰熄灭了。

    我如梦初醒,转过头想跑,和这东西拉开距离,但是动作却慢了一步。

    “扑通”一声,我的后背一阵剧痛,我的人横着飞出有两米多远,栽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浑身都疼,咬着牙我努力想站起来,但是刚爬到一半,后背又是一阵剧痛,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后背如同压着两三个人,我扭头一看,吓得差点昏迷。

    一双巨大的白色眼睛,距离我的脸只有十几公分,圆形的大嘴清晰可见,我甚至能够清楚闻到白色东西嘴巴里传来的腥臭气息。

    “啊!”陈瑶还没反应过来,形势就已经逆转,我被白色东西压在身下,几乎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跑不掉了。

    陈瑶害怕的手颤抖着,将手中的一把沾了黑狗血的黄豆,就猛然的全部冲着白色东西砸去。

    就像一颗颗铅球,砸的白色东西嗷嗷直叫,白色东西猛然抬起头,古怪恐怖的两只大眼睛,怨毒的看着陈瑶,整个脸忽然皱起,一副非常生气暴怒的样子,这东西的脸本来就很大很古怪,像个脸盆似的,现在看起来更加的狰狞恐怖,它向陈瑶发出怪异的嘶吼,空洞的声音就像是从另一个时空传出来

    陈瑶一下子被惊呆了,浑身发软,站都站不住,软软的瘫倒在房门口,眼睛直直的看着白色东西,张张口想喊林佑帮忙,可发出的声音却异常嘶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听到外面不断地传来响声,看来林佑还在和那些凶鬼打斗,一时之间腾不出手来,再说,时间也来不及了……

    白色东西的爪子从后面,突然捏住我的脖子,将我从地面上提起来,

    我只觉得脖子如同被铁钳钳住,疼痛不已,好像颈椎骨马上也要碎掉一般,我的表情异常痛苦,根本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白色东西张开圆形的血盆大口,就像我的天灵盖咬来,好像要把我整个脑袋塞进嘴巴里咀嚼一样。

    老子要死了,这种死的方式还真恶心!我看着越来越贴近面庞的圆形丑陋大口,锋利的牙齿之间粘连着粘稠的口水粘液,心里竟有这样的感叹,这东西的嘴巴实在让人作呕。

    我皱着眉头,闭上眼睛,默默等死。只在内心祈祷,希望我死了以后,陈瑶和林佑能够平安逃出这栋别墅。

    “叮铃铃……”突然,又是一串通灵铃的响声,闭着眼睛我也知道,又有一个鬼进入了这个房间。

    但是,让我奇怪的是白色东西的大嘴迟迟没有咬下,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景象,让我觉得大脑一下子短路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陈筱雨真的出现了!

    陈筱雨飘浮在半空中,双手掐住了白色东西的脖子,黑色的大眼睛变成了鲜红色,美丽的脸颊现出的凶狠表情,眉宇间的凶厉,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也不敢想象,陈筱雨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陈筱雨现在的样子,十足是个凶鬼!

    白色东西似乎被掐得极为痛苦,大嘴巴不由自主的闭合了,一只爪子胡乱挥舞,想把陈筱雨一爪拍开,但是陈筱雨极为灵活,身体在半空左右闪躲,双手仍然牢牢的掐住白色东西的脖子。

    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痛苦,白色东西一把将我甩开,我的身体重重地撞在墙上,掉在地上后,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翻腾,一时间站不起来,一边干咳,一边看着正在和白色东西打斗的陈筱雨。

    虽然我知道陈筱雨是鬼,但这真的是那个陈筱雨吗?那个美丽娇柔爱哭的女孩?

    白色东西将我甩飞之后,空出手来,两只爪子乱挥,身子转动,终于一爪在了陈筱雨的身上,陈筱雨一声惨叫,被打飞出去,但是在被打飞出去之前,她用两只长着长长锋利指甲的手,狠狠的插进白色东西的一只古怪大眼。

    此时的陈筱雨,两只手上的指甲,都有十来厘米的长度,看起来极为的锋利,红色支架,闪烁着冰冷的寒光,他刚才左手的指甲,完全没入了,白色东西的眼睛里面,被打飞之后,摔落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腰,发出一阵阵痛苦呻吟,眼中的红光似乎有所消退。

    这就是鬼和鬼的打斗吗?

    我看着陈筱雨,她的左边的腰侧被抓出三道血淋淋的伤口,魂魄灵体一闪一闪,极不稳定。

    白色怪物一只眼睛好像瞎掉了,捂住眼睛,痛苦的嘶吼哀嚎。

    “小雨!”我在心中呼唤着小雨的名字,咬着牙,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跑向陈筱雨,刚才如果不是陈筱雨,我现在就死了,就算陈筱雨是凶鬼,她也是救了我。

    看到我的行动,陈瑶惊讶地大叫:“刘印,你疯了,别过去,这个刚从别墅里面进来的女鬼,也是个凶鬼,而且还非常厉害,身上的怨气重得很!”

    “刚才她救了我!”我不顾陈瑶的奉劝,瘸着腿跑向陈筱雨。

    “就算刚才是她救了你,可是你看看她的眼睛还有指甲,她现在怨气缠身,根本就认不出你是谁了,你靠近,她一样会攻击你的!”陈瑶再次说道。

    “不,不会的!”我咬着牙肯定的说道。

    三两步,我跑到陈筱雨身边,蹲下身子,将陈筱雨从地上扶起来,可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鲜红鲜红,饱含杀气的眼睛!

    我吃了一惊,目瞪口呆,一时间愣住了。

    “吼!”陈筱雨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一下子掐住我的脖子,她咬着牙,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我,一副非常凶狠,要置我于死地的样子。

    “咳咳……”

    我伸着舌头一阵干咳,眼前的陈筱雨就是个凶鬼,出手极其凶狠,力气极大,把我掐的快要窒息了。

    忽然。

    陈筱雨直勾勾瞪着我的眼睛,红光渐渐消退,重新变回漂亮的黑色眼眸,眼神变得温柔起来。

    “啊,发生了什么事?刘印哥,我怎么会掐住你的脖子,对不起,对不起~~”陈筱雨似乎一下清醒,猛然收回掐住我脖子的手,一个劲地道歉,黑亮的双眸还有泪花滚动。

    “怎可能!”陈瑶看着恢复正常的陈筱雨,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要知道,凶鬼一旦被怨气缠身,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唤不醒。

    这个女鬼是谁?为什么会被唤醒?在怨气缠身的情况下为什么还不伤害刘印?……陈瑶一肚子的疑惑。

    此时,我们没有注意到,白色的“魁”忽然将眼睛怨毒的看向了我和陈筱雨,他的左边巴掌大的眼睛上,此时,赫然有五个血洞,转动之间,令人毛骨悚然。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