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35章 惊魂夜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掏出佛印,就准备和林佑一起冲到陈瑶的身边,将那些鬼魂驱赶散去。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因为这些鬼魂围绕在十八罗汉的周围,十八罗汉竟微微颤动,外围的红色蜡烛,它们的烛火摇晃的厉害,时大时小,竟然有想要熄灭的迹象。

    “别过来!”

    正当我和林佑准备迈动脚步时,陈瑶突然站大喊,她又继续补充道:“小心,你们面前就站着两个!”

    陈瑶的话音刚落,我只觉得胸口一热,伸手在心口一摸索,就把那个稻草人抓出来,此时的稻草人从脚部开始,竟然开始缓缓地燃烧,绽放出淡蓝色的火焰,却没有什么温度,只比体温高出一点点。

    我一看,心下骇然,证明眼前两只看不见的兄贵,正在意图害我;扭过头,我看着林佑,只见林佑手中,也抓着个稻草人,只不过燃烧的更加厉害,此刻,他的稻草人的胸口以下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在地面上以寻找,果然,就在我们两个人的面前,有四只脚印,都奇大无比,如果以正常人判断,拥有这样脚印的人,身高定在两米以上。

    举起手中的佛印,我对准左手旁的空气就狠狠按去,既然看不到,我也只有凭借心中隐隐的预感胡乱攻击,朝着心中感觉,有一股阴冷的方向进行还击。

    只听得“嗤”的一声,就像烧红的铁棒放进水里,冒起一阵青烟,似梦似幻的听到一声凄惨的鬼叫,我旁边的那只凶鬼被我用佛印打了出去,在空中“它”原本毫无踪迹的魂魄,闪了两下,让人看到一道鬼影,我依稀看出这凶鬼是一个长相异常凶恶,面目狰狞的中年男子,脸上和手臂上,还刻画着奇怪的符文。

    这一连串的变故,说起来很长,实际上只不过是短短十几秒之内发生的事,仅仅这么短的时间,我手中的稻草人已经燃烧没了一半,看来这东西的守护无法持久,只能起到一点警示的作用。

    “嘎嘎嘎……”

    忽然,我旁边的林佑,发出一连串好像公鸡打嗝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吓了一跳,此时的林佑就像是一只被人从后面握住脖子的公鸡,被提在半空中双腿乱蹬;这个凶鬼竟不知何时跑到了林佑身后,并且看这样子,竟然一把掐住了林佑的脖子,将他提在半空中。

    林佑双手向后挥舞,意图用镇魂掌将这个凶鬼打退,可是他反手根本够不着,两眼渐渐泛白,呼吸越发急促困难。

    我顾不得惊讶,握住桃木剑,想冲上前去帮助林佑,但没想到林佑灵机一动,将镇魂掌对准自己的一脖子狠狠拍下,好像烙铁一般,让那个凶鬼立刻撒手了。

    林佑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脚下一软,就势向前打了个滚,就已经站到一楼大厅的中央,距离陈瑶只有几步远。

    “咚咚咚……”楼梯上面响起一连串好像人的脚步声。

    那白色的“魁”突破了红绳的封锁,手脚并用,从楼梯上快速的跳跃下来,一个凌空飞扑,就向我扑来,两只好像灯泡一样的大眼睛怨毒的瞪着我,巨大的圆形嘴巴完全张开,就冲我的脑袋咬来,看它那尖利的牙齿,如果被咬中,说不准我就成了无头人了。

    “啊!刘印小心,注意后面。”陈瑶惊叫着提醒道。

    我想躲开,但是楼梯口过于狭窄,根本避无可避,情急之下,猛然抓住楼梯过道贴着的几张黑狗血写的道文符纸,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脑贴在手中的桃木剑上,一咬牙,使出全身力气,狠狠一下对着好像胶体一样的白色东西脑袋砸下,给它当头一棒。

    “咚!”的一声闷响,就像敲在木头上,这次打到了实体。

    与此同时,贴在桃木剑上的符纸,从桃木剑上脱落,变成了一地的碎纸屑。

    被我这样狠狠的打中脑袋,白色东西脑袋上立刻有一条焦黑的痕迹,但这不但没有让它后退,反而好像激起了这东西的凶性。

    白色东西一把将桃木剑打断,扑在我身上!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变化,我猝不及防,身体向后一倒,就被它压在身下,几乎一刻不做停歇,白色东西圆形的大嘴,就向我咬来,我只能偏着头躲开,一边用手使劲的推它,可这东西力大无比,我虽然极力的躲开几次,但这样下去被咬是迟早的事。

    一急我就有点慌乱了,将左手抓着的佛印,在它的身体上猛砸,却没有效果,正当我绝望时,白色东西突然后背冒火,从我身体上跳开。

    原来是林佑看到我被压住,端起旁边的烛台,就向着白色东西砸去,没想到一招奏效。

    这个烛台,就是我之前花了1万块钱,在寺庙里面买的,烛台本身已经在寺庙里使用了十多年,按照陈仙师的说法,这样的烛台点燃的火焰,颇有灵性,应该称之为灵火,鬼魂最怕这个。

    白色东西吱吱乱叫,在地面上来回翻滚,这才将火熄灭,由于地面上满是香灰,不知怎滴,竟然吸附在它的身上,让它看起来灰蒙蒙的。

    “对了,我们可以把这些香灰撒在那些凶鬼身上,这样,你们就可以看见‘它们’了!”陈瑶对我和林佑说道,她说着,从地面上抓起一把香灰向前方撒去。

    空气中扬起一阵香灰尘埃……

    眨眼间,在我们眼前,一个个灰蒙蒙的影子显现而出,略微粗略数了数,有16个之多,加上那只白色的“魁!”,正好17个!

    王老板老婆说的没错,这房子里,果然有17个鬼,至于为什么,我们现在没空细究,只想着,先把这些东西解决掉再说。

    我一把抓住林佑扔过来的烛台,重新点起火放在身前,我看到那白色东西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吼,似乎还想冲上来,只好拿起这个灯台当做武器。

    看到我拿起灯台,上面的金色火焰跳动,原本跃跃欲试的白色东西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古怪的大眼睛中竟似乎想闪现出一丝畏惧的情绪,竟是如此惧怕这灯台上的火!

    火焰:本身就是至阳之物,普通的鬼物,被火光照耀到,都会退避三尺。对付这个半实体半虚体的“魁”,似乎也颇为好使。

    稍微仔细思量一下,也就知道了,火焰可以说也是半实体,半虚体的存在,更何况是这个在寺庙中长年累月接受供奉的烛台所发出来的灵火;恐怕其中还蕴含了一丝佛性。

    在这四周,烛台还有很多个,但恐怕都抵不上我手中的这个烛台,那些普通烛台所燃起的火焰,在普通凶鬼的压迫下,就已经摇摇晃晃晃,时大时小,随时可能熄灭了,对付更难缠的魁”,估计一点作用都没有,

    “林佑,你去对付其他的凶鬼,这白色东西,先让我来牵制住。”我端着烛台,神色凝重地对林佑说道,既然这个烛台所点燃的明火对“魁”有奇效,牵制它的任务,自然非我莫属了,

    林佑点点头,对陈瑶说道:“陈瑶姐,把我们剩下的那些黑狗血,扔给我。”

    陈瑶在皮包里面一通翻找,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显然在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很快,她拿出两个血带扔给林佑,这里面装着的就是所剩不多的黑狗血。

    林佑用嘴咬开两个血袋的封口,将黑狗血倒在手上,七手八脚涂抹在身上,搞得浑身上下像个血人,但是这的确是个很棒的主意,凶鬼太多,他一个人招架不住,有了这些黑狗血,就算他重新和“魁”正面碰撞,也能顶上一顶。

    我手中的烛台高度20公分多一点,是用一种非常特殊的木头制作,抓在手上很厚实,但由于体积不大,活动起来还算方便。

    我扎着烛台,一步一步,向葵靠近。

    这白色东西,刚才被烛台上的灵火一烧,背后现出一片焦黑,现在看到烛光,竟缓缓地向后退。

    其他的16个凶鬼,因为魂体沾上了香灰,已经可以看见了,所以林佑帮我把它们都挡住了,偶尔有一两个漏网之鱼,陈瑶在十八罗汉围成的圆圈里面,用沾了黑狗血的黄豆,向这些魂魄砸去,只要击中,就能让它们一个踉跄,后退几步,趁着这个空隙,林佑再把他们挡回去。

    这些凶鬼一时之间无法靠近我,所以我安心的对付“魁”,我拿着灯台,把白色东西,越逼越远,渐渐的进入了另一个房间,靠近了别墅的出口;白色东西靠在墙角,发出暴怒焦躁“吱吱吱……”的不安怪叫,显然面对烛台上的火焰不断靠近,它有些急了。

    想起刚才这白色东西在我胸口狠狠的一爪子,拍的我到现在胸口还隐隐作痛,看它现在这么焦躁不安,非常畏惧的样子,我挂起一丝幸灾乐祸的微笑:“来,过来,让我把你烫死,把你这个害人的东西烧得灰飞烟灭!”

    我一边微笑说着,一边侧着身体,慢慢的逼近。

    “吱吱吱……”白色东西越发焦躁,似乎有点狗急跳墙的意味。

    我在心中暗自提高了警惕。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