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32章洗手间的“魁”!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吃完饭,王老板先离开了,我们留了电话给他,让他夫人如果有什么好转或者有新的情况,就随时联系我们。 .vo.

    王老板一口答应,他说,还要回到医院照顾老婆,就先走了。

    “耶,好多钱呀!”林佑拿起一叠万元钞票,亲了一口,兴高采烈,一副爱钱爱到死的模样,也难怪,前不久的林佑还过着流浪的生活,有时候连饭都吃不到,哪里看过这么多钱,

    我把10万钞票,分成两份,一份5万元,一份交给了林佑,另一份拿起来,递给了陈瑶。

    “刘印哥,这么多钱,真的要给我吗?”林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微笑着点点头。

    可这是任务委托金,你不需要留点钱吗?毕竟买驱鬼用的道具也要花钱啊。林佑推脱着不肯要这么多。

    林佑今年22岁,年龄就像是我的弟弟,而我这些天,也一直把林佑当做我的弟弟,他帮了我很多大忙,为人也很正派。

    “你小子快收下吧!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我还没好好答谢呢,至于买驱鬼道具那点钱,别忘了,我还有张天灵大叔留给我的遗产,这点钱我一个人出就够了。”我微笑着把5万块钱硬塞给林佑。

    林佑这才高兴地收下,说了声:“多谢刘印哥。”抱着5万元钞票,开心的在包间里面上蹿下跳,口中一边大叫着:“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呀!我要留着做老婆本!”

    林佑曾经和我说过他父母的事情,其实他们一家是茅山脚下一户普通的农户,生活虽然不算极苦,但也谈不上富裕;林家祖宗当年曾经是茅山的道士,后来和山下的一个村姑好上了,就在茅山脚下安了家,生下了林佑的爷爷。

    有这层典故在里面,所以林佑他们家有一些银脉单传的正统茅山道术,比如林佑的镇魂掌,现在正宗的茅山道士,都没有几个人会,都快属于绝学了。

    大概在两年前,林佑的父母因为一场车祸,就离开了人世,无依无靠的林佑,又不懂什么手艺,只好凭借着家传的驱鬼术,顺便研读了祖宗留下来的阴阳风水秘技,走街串巷,成了一个阴阳风水先生,可是他太年轻,20多岁,没人相信他,混的有些凄惨,最终出现了在我楼下被人欺负的那一幕。

    我曾经也问过林佑,以他这么好的身手,当初为什么不还手,林佑告诉我,祖宗定下的规矩,如果他的手掌用来打了人,破了戒,那么镇魂掌威力就会大减,甚至就此失灵,人为阳,鬼为阴,他的手掌“阴—阳”只能选一样打。

    我把钱放到陈瑶腿上:“小瑶,刚才我说的那番话你也听到了,这钱你收着,千万别推辞,别让我为难,我知道陈仙师治病花了不少钱,现在手头没有多少积蓄了吧。”

    陈仙师现在还住在医院里,他也涨了一些家当,但是耐不住医院这个吸血鬼,短短的两个星期,已经花了30多万,他忙活了半辈子,也就只有100来万的积蓄,现在一下子就花了1/3,他又没有什么五险一金,以后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说起来,虽然陈仙师是自己学艺不精,被自己养的小鬼反噬了,但毕竟是为了救我,帮我做法导致的,从内心来说,我还是相当感激他的。

    陈瑶面色微红,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终于肯收下5万块钱。

    “小瑶,王老板走了,现在就我们三个自己人,说一说,你到底在那个别墅的卫生间里面,看到了什么?”我脸色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看着陈瑶询问道。

    本来在一旁,拿着5万元钞票,东摸摸西捏捏的林佑,听到我的询问声,也一下子认真起来,走到我的身边;我们两人静静的等待着陈瑶的回复。

    陈瑶低着头,沉默了好久,忽然抬起头来,轻轻咬着嘴唇,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似乎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才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们也许有点不敢相信,其实我是个通灵人,也有一双阴阳眼,可以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也可以听到普通人听不到的声音……”

    过了片刻,陈瑶继续补充道:“其实,那个‘东西’一直就在卫生间里面,只是你们看不到!”

    “啊!”我和林佑都非常惊讶,这件事从来没有听陈瑶提起过,不过稍微想一想,也就明白了,以陈仙师得技艺不精,如果没有一个人帮他,早就出事了。

    更让我和林佑骇然的是,陈瑶说,那个“东西”一直在卫生间里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东西”啊!为什么陈瑶如此恐惧?会不会是她的幻觉?

    我心中一动,询问道:“你真的有阴阳眼吗?你确定?难道就是和陈仙师一起捉鬼的时候察觉到的吗?”

    陈瑶轻轻摇了摇头,苦笑道:“不,那是我六岁的时候发生的事,教室里面明明就有一个鬼魂,可是其他同学和老师却看不到,我告诉他们,他们却找来我爷爷说我头脑有毛病,呵呵呵……这种事发生了许多次,有时,我还能听到鬼对我说话,你们能够想象吗?一个6岁的女孩有这样的经历……”

    陈瑶嘴角闪过一丝自嘲,继续说道:“后来我就在家自习,不再去学校,和爷爷一起帮助别人驱魔避鬼,虽然我和爷爷的驱鬼术都不精通,但是因为我是通灵人,有着一双阴阳眼,太厉害的‘东西’,我们不去碰,所以才能逢凶化吉……”

    “知难而退,才是正确的……”陈瑶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的眼睛,她意有所指。

    “那…那卫生间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林佑性子有些急,迫不及待的想进入正题,不明白陈瑶为什么突然介绍起她的经历来了。

    陈瑶比了个安静的手势:“林佑你别急,先听我说完,只有这样,你才能了解到,那卫生间里的‘东西’到底有多凶恶,和其他的鬼魂有多么的不同,那个东西,确切地说,不是普通的鬼,而是魁!我应该没有认错!”

    魁:介于鬼与魂,灵与肉一种特殊的存在,有时是实体,有时是虚体,鬼加上一个“斗”,这就是魁!据说是世间最凶了,最邪性的东西之一,具体是什么东西,没人能说清,据说被盯上的人,没人可以逃脱掉,除非找到它的本体!

    陈瑶继续说道:“以前和爷爷为凶宅做法驱邪,我之前已经说过,十个凶宅九个没有脏东西,剩下的一个,我用我的阴阳眼就能够判断的出,你们都没有见过鬼吧,其实,鬼是一团灰色的影子,灰萌萌的,像雾,又像障,这些灰色其实是这些无法投胎,留在人世间的孤魂野鬼身上的怨气,颜色越深,代表着这个鬼的怨气越重,越是难办,而我在别墅中看到的那只……”

    陈瑶说着说着,话语突然停了下来,眼中流露出异常的恐惧。

    “那个东西……那个东西,黑的就像墨,不,不仅如此,它身上的怨气,就像活过来一样,在别墅里四散,张牙舞爪!就像…就像身体里的怨气太浓重,装不下了,向外喷涌!”

    “如果说,普通孤魂野鬼的怨气是一,凶鬼的怨气是十,那么,这个鬼魂的怨气就是一百!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能称之为‘魁!’”

    我和林佑都吓了一大跳,这个比喻未免太骇人听闻了,竟然比普通的凶鬼厉害十倍!想想小光妈妈,还有那个稻草人,还有水池里面的水鬼,比这些东西厉害10倍,魁,到底是个怎样的怪物,我们几个真的能治得住这种东西?!

    卫生间里的‘魁’绝不是普通人的魂,有两米多高,像某种动物,又像是变异过的人,总之,这个东西就算在世的时候,也是个怪胎!”陈瑶眨了眨大眼睛,似乎这一点让她极其想不通,魁这种东西,只是根据鬼魂身上的怨气来分辨,可就算人死了变成魁,本来的外形并不会改变,比如说,人死之后,魂魄依然是个人,狗死了,魂魄依然是条狗,而今天看的东西活着的时候是什么?

    我闭上眼睛,却怎么也无法在脑海中描绘出,陈瑶口中所说“魁”的模样,不是亲眼所见,根本想象不出来。

    “那你当时在卫生间,看到‘魁’它在做什么?”我继续询问陈瑶。

    陈瑶低着头想了想,似乎在回忆当时的场景,缓缓的说道:“当时,我把那条昏迷的杜宾犬放在马桶盖上,想洗把脸让大脑清醒一下,可就在我洗完脸,准备去取毛巾擦脸时,就看到镜子里面猛然间,出现一张‘怪’脸,就和我们在窗边看到的一模一样!眼睛大的要命,我就吓得退出卫生间……”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看到那个‘怪脸’向我一阵笑,它的脸长相怪异,笑起来的声音就像猴子,毛茸茸的手和像蛇一样的身体,一直围着杜宾犬,似乎想伤害那条狗,然后你们就来了,那东西一下子就跳起来,吸附在卫生间的天花板上……”陈瑶说道。

    吸附在天花板上?我扭过头,用疑问的眼神回头看着林佑,当时,我并没有进入卫生间,只有林佑进去看过了。

    林佑摊开手,摇了摇头,说道“没,我什么都没看到,就像陈瑶姐所说的那样,可能只有具备阴阳眼的人,才能看到那东西。”他摸摸头有些懊恼的说道:“我爷爷当初就有阴阳眼,不过他是用道术,当初我道行不够,爷爷不肯教,现在想学,却已经没地方学了。”

    通灵人一般指一些身上阳气比较弱,而阴气重的人,容易被鬼附身,有做灵媒的潜质,可以和鬼沟通,现在农村有许多灵婆,号称可以把死去的人魂魄招上来对话,这其实就是通灵术的一种,男人阳气旺,女性天生阴气重,所以通灵人大多数都是女人。

    (不过现在的灵婆,基本上都是假的,自己装神弄鬼,装作被已经死去的人附身的样子,和这些人的亲属对话,骗钱罢了)

    而阴阳眼,可以直接看到鬼魂,听到鬼的声音,这是一种更难得的天赋,在通灵人之中也没有几个拥有,但是各派驱鬼大师,也寻找到了几种可以后天开启阴阳眼的方法,但现在,这些方法大多数都已经失传,许多江湖术士说自己会开天眼,八成都是胡说八道罢了。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