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30章窗边“怪”脸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们抬起头顺着他的手指看上去,2楼的西侧窗户,有一道黑色的窗帘,此刻,窗帘的左侧被轻轻掀起,一张惨白的脸映照在窗户上!——眼睛奇大无比,有巴掌大小,没有鼻子,没有嘴巴,嘴巴的位置是一个黑洞,说不出的怪异。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东西轻轻掀起黑色窗帘的手,似乎还长了白毛!

    “它”的大眼睛转来转去,红色的瞳孔透露出冰冷的寒光,正站在窗户边上看我们。

    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们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顿时觉得毛毛的,我的后背出了一层冷汗,把衣服都给汗湿了,黏黏的粘在后背上,湿哒哒的……

    “哎哟妈呀,这是什么呀!老天……”王老板也顺着林佑的手指看过去,正好看到那双恐怖的红色大眼,瞪着自己,两腿一软,一个踉跄,吓得跌坐在地上,大叫着喊道。

    王老板吓得声音都变形了,沙哑的不成样子。

    “汪!汪!汪……”

    那只杜宾犬忽然从车子上跳下来,对着窗口狂吠,呲牙裂嘴,处于一种极度狂躁的状态,似乎遇到了生死大敌,和刚才温顺的样子判若两狗。

    “汪!汪!汪……”

    杜宾犬又叫唤了几声,突然猛地飞速向别墅正门冲过去,只听“啪嗒”一声,它从别墅正门的一个小洞钻了进去,这是养狗的人家,专门预留给狗进出的小门。

    我们只听到杜宾犬一边叫一边飞跑的声音,爪子“咚咚咚……”地踩在地板上,似乎飞快地跑上了楼,很快,西侧房间窗户里,便响起了狗叫,看来杜宾犬快速的跑到了“怪”脸所在的房间。

    “怪”脸慢慢从窗户边上移开,窗帘放了下来。

    “轰…砰…吱…”

    我们只听到房间里家具一阵嘈杂的乱响,杜宾犬似乎正在和什么东西进行激烈的搏斗,狂暴的狗叫声接连不断。

    大约过了两分钟,房间里突然一下子什么声音都没有了,重新变得静悄悄,不管是杜宾犬的声音,还是那张怪脸,什么动静都没了。

    我催促王老板快点打开门,让我们进去看看,王老板努力的想从地上站起来,可双腿竟然走不动路,他因为惊吓过度,这时候两脚根本不听使唤。

    接过王老板手中的钥匙,我去开门,林佑则扶着她,一瘸一拐的,跟在我后面,王老板整个人几乎瘫软在林佑的身上。

    我打开门,丝毫不停顿的冲上了二楼,那个“怪”脸所在的房间。眼前的一幕,让我目瞪口呆,久久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房间内,桌椅板凳翻滚的到处都是,纸张乱飞,还打碎了两个古董花瓶,房间里面一片狼藉,显然经过一番异常激烈的打斗。

    我注意到,这个房间里面有一张办公桌,旁边的办公椅子此时已经翻倒在地,这应该就是王老板之前所说,曾经亲眼看到,办公桌椅子自己摇来晃去的房间。

    我眼睛在房间四处寻找,终于在办公桌的下面,找到了杜宾犬,不由得眉头又是一皱,这狗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低下身,仔细观察着杜宾犬一动不动的身体,身体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该不会已经死了吧!

    摸了摸杜宾狗的胸口和鼻子,感受到她的心跳和呼吸,我松了口气,还好,只是昏迷过去了,看着杜宾犬我愣愣地出神,这只狗,刚才到底遇到了什么?和怎样的东西,进行了搏斗啊!

    “咚咚咚……”楼梯上响起脚步声。

    首先是陈瑶,晚一点上来的是扶着王老板的林佑,他们进到这个房间,看到房间里的一片狼藉都是脸色难看,陈瑶跑到我身边,看到被我抱在怀中,已经一动不动的杜宾狗,惊讶地捂住嘴,美丽的大眼睛里眼泪滴溜溜直转。

    我摆摆手,让陈瑶别紧张,这狗只不过是昏迷了过去,这丫头真是爱心泛滥,我要是晚点说,恐怕她就要哭出来了。

    将杜宾犬交给陈瑶,我招呼林佑,两个人一起在房子里面寻找起来,看看有什么怪异的“东西”,顺便也观察一下,这栋房子的风水格局,找寻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我扭过头,看向林佑,林佑也摇摇头,说这栋房子的风水格局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对,并且,以前的别墅主人应该是找懂行的看过,在风水中这栋别墅格局应该算是驱邪避鬼的好布局。

    这就是在太奇怪了,这房屋里面明显有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还非常凶恶,可从风水学来上来讲竟然一点小恙都没有。

    既然如此,我们也管不了许多,和林佑两人先把所有房间的窗帘全部拉开,窗户全部打开,让整栋房子透透气,吸收一点外界的“人”气,省得屋子内鬼气森森,

    这时候的时节,夏天刚过去,秋天刚开始,俗称秋老虎秋老虎,天气还非常炎热,刚才我们在外面的时候就是热得直冒汗,可是从进入这栋别墅,不但毛孔收缩,一滴汗都没流,反而觉得有丝丝的凉意——直透心底!

    可是这种凉意,是用温度计无法测量出来的,刚才我做了实验,外面的温度和家里面的温度,温度计测量都是一样的,可是短短的十几步距离,就我肉体感觉温度最起码相差10度以上!走进别墅,就有一股寒意从心底涌上来,仿佛是灵魂深处的本能,在告诉我们,这栋别墅——相当危险!

    “啊!!!”陈瑶突然一声惊恐的尖叫。

    紧接着,“轰隆,轰隆,轰隆…啊啊…啊…”一连串剧烈的响声,其中,还夹杂着王老板哀嚎声。

    此时,我和林佑正在一楼,不知道2楼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奔出房间,向2楼跑去,我首当其冲,快速的爬上楼梯,一眼就看到趴在2楼楼梯转角,口中呻吟不断,连滚带爬,向楼下逃的王老板。

    王老板看到我和林佑,一把抱住我,他看来吓得不轻,口中哆哆嗦嗦的说道:“陈陈陈陈……”他一连说了十几个陈字,却什么内容也说不出来,被吓得舌头都直了。

    我一下子急了,担心陈瑶有危险,想把王老板推开,自己上楼去看看,可王老板这家伙似乎把我当成了救命稻草,抱住我死也不撒手,我根本挣脱不开,只好一把把他拎起,不管王老板连连挥手“咿咿呀呀”乱叫,连拖带拽把他拉上了楼。

    我爬上2楼,看到陈瑶跌坐在洗手间的门边,花容失色的看着里面,双手捂着嘴,双腿连连在地上乱蹬,不断的向后退,眨眼间,就离卫生间十几米远,

    我推开王老板,走向陈瑶,陈瑶一把抱住我,抱得特别紧,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就痛哭不止,她一定在卫生间,看到了某些东西!

    我轻轻拍着陈瑶的后背,希望她尽快平静下来。

    王老板这时候看到陈瑶没事,也松了口气,刚才吓得不轻,他靠在门边气喘吁吁,断断续续的说道:“陈…陈瑶姑娘…刚才,刚才在我老婆出事的洗手间,突然尖叫起来,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她也出事了,想向你们两位求…求救来着,所以,所以才急匆匆…跑下楼。”

    听到王老板的话,我心里只能苦笑,这家伙的胆子现在已经小到了极点,一定是听到陈瑶的尖叫,立刻就想跑,可是他两腿还在发软,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刚才轰隆轰隆的声音,肯定就是他发出来的,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他只不过是个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情,害怕,是理所当然的。

    林佑在那个洗手间察看了一番,过了大概两分多钟,从洗手间走出来,我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林佑摊开双手,摇了摇头,表示什么都没发现,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陈瑶的哭啼声,渐渐停止,她已经冷静了一点。

    我轻轻拍拍她的背,问道:“小瑶,感觉好点了吗?”

    陈瑶点了点头。

    “刚才,你看到了什么?”我尽量淡淡的问道。

    听到这话,陈瑶脸色一变,突然拉着我的手,就向楼下走去:“刘印,我们走吧!这次的‘东西’,不是我们几个能搞定的,与我和爷爷以前遇到的东西不一样!不一样!!快走吧!别掺合这件事了……”

    这怎么行!我好不容易又找到了线索,怎么能够轻言放弃,最起码我得知道,那个鼻子两边各自有一颗血痣的黑衣男人,到底想干什么,再者说,我之所以最终决定做个阴阳驱鬼人,就是为了帮助有需要帮助的人,现在王老板一家就需要我的帮助,如果什么都不做,他们一家有可能就会死于非命!如果现在就撒手不管,遇到一点困难就退缩,这完全违背我的初衷。

    所以我倔强的甩开陈瑶的手,赖在别墅里面不肯离开,陈瑶见状急得直跺脚,却拿我也没有办法。

    “好吧,刘印,我知道你想帮助王老板一家人,但是今天天气已经晚了,我们赶快离开吧!等到白天再来,我们晚上绝对,绝对不能呆在这里!”陈瑶无奈的妥协道,但话语中饱含焦急。

    坦白说,我现在还不想离开。

    现在的时间,刚刚6点多钟,可以说,夜晚才开始,距离夜半鬼门开,凌晨12点,还早着呢,陈瑶这么紧张干什么,他到底在卫生间看到了什么东西?我心头越来越疑惑。但是看到陈瑶这么紧张,郑重的样子,我心头也有点发虚,点了点头,决定改日再来探个究竟。

    林佑扶着王老板,我抱起还在卫生间昏迷不醒的杜宾犬,4个人一条狗一起下楼,走出别墅坐上车,我们决定顺道一起去吃个晚饭,商量商量具体的对策。

    我们坐上车,缓缓驶离别墅,在车子发动即将开走的时候,我有意无意的看了看那扇窗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好像…看到了那扇窗户的黑色窗帘,晃动了一下,似乎在缓缓拉起……

    陈瑶坐在车上,一路上抓着我的手,我甚至能感受到她脉搏一下又一下的跳动,速度非常快,她直到现在还惊魂未定。

    我看着低头不语的陈瑶,寻思着找个机会,让她把看的东西全都告诉我,这件事很重要,我必须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鬼”东西!

    …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