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28章凶宅追鬼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个人感觉,其中对我帮助最大的,是张天灵的驱鬼日记。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语言通俗易懂,每一篇都是一个故事,离奇曲折,读起来,让我欲罢不能,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把整本书读完了,顿时觉得充实不少,学到了很多东西,这本日记中,还提到了阴阳契约的事情,

    在这一篇,我仔细的看了看,张天灵使用的方法很简单,根据他的描述,当他发现自己无法摆脱阴阳契约的时候,他一边做任务,一边除魔驱鬼,保证不让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经过我的思量,觉得是个办法,毕竟只要有任务委托的地方,必然就有凶鬼出没,而我只要在它害人之前,将凶鬼消灭掉,就可以避免一场悲剧的发生。

    张天灵在去世之前,还给我留下了一个地图和地址,称他们是一个驱鬼宗门,让我挑选时间去拜师,我心想,过一段时间,等到再完成一次无业赚的任务,有宽裕的时间之后,再去不迟。

    算算时间,距离上次完成无业赚的任务,已经过了6天,这次不知道咋回事,迟迟没有收到无业赚的任务,不过我也没有多想,毕竟所谓的7天内完成任务,指的是从接收到任务,直到完成的期限。

    第二天,我把现在住的这座房子给退了,因为张天灵他把自己家的别墅交给了我作为遗产,那边地方也大,各种降魔驱鬼的手段也多,我打算搬过去和林佑一起住在别墅里面,两个人住,多份安全感。

    临走的时候,我不舍得转过头,看了看这个房子,如果我就这样离开了,也不知道陈筱雨还能不能再找到我,鬼使神差,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写了一张纸条,用胶布贴在门上,纸条上面,注明了张天灵现在的别墅地址,随后,我长长吐了口气,坐上了搬家公司的快车。

    和林佑两人来到别墅,将所有东西卸下来,尤其非常慎重的让他们把暗藏着小光母子魂魄的那个玉如意和香台,按照林佑的指点,搬到2楼,一个是适合供奉鬼神的位置,在房间的东北角。

    陈瑶也过来帮忙了,就在我们忙活了半天,正在吃晚饭等我搬家聚餐的时候,忽然,别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叮铃铃……”张天灵家里安装了座机,铃声在客厅回荡。

    我疑惑地站起身,来到电话旁边,拿起听筒,刚想说话,只听到电话那头,一个中年女人气喘吁吁的声音,听起来很焦急。

    “张天师…救救我…我的房子里有鬼……”她说话非常急促,听起来非常紧张,正处于一种精神亢奋,极度恐惧的状态。

    我皱着眉头询问道:“您好,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我师傅张天灵暂时不在,有什么话可以告诉我……”

    “救我…救救我…我住在静香园小区第31栋,我房子周围…有奇怪的人…屋子里有鬼呀!……”中年女人断断续续地说着,电话里还有“呲啦呲啦…”的电流声,就像她身边有什么强干扰源似的。

    “太太,你别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尽量保持语气平缓,希望能够让电话那头的中年女人镇定平静一些。

    “太多了…好多的‘古怪’事,我感觉…我感觉…我最近就会死…啊!…嘟嘟嘟……”中年女人说道一半,突然一声尖叫,电话那头就已经传来忙音,已经断线了……

    在断线前一刻,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很模糊,不太好形容,好像是什么野兽或是其他东西的低吼咆哮声,因为太短暂,实在听不真切。

    我思绪翻飞,手中拿着一张卡片,这是刚才中年女人所说的地址,我立刻拿笔记了下来,但是她还没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该不会是什么恶作据吧。

    我放下听筒,突然看到电话屏幕上,有十几个未接电话,于是就按下了查看键,结果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一样的号码,就是刚才打电话给我的中年女人手机号码。

    恶作剧,不会打这么多次吧,我拿着卡片,轻轻的刮摩着脸颊,这是我的习惯性动作,每次思考的时候,就喜欢用东西摸摸脸颊,总觉得这样可以让我更冷静。

    我慢慢的走回到餐桌旁边,一边走一边想着,到底要不要去这个地址看一看。

    坐回到饭桌边上,陈瑶和林佑好奇地看着我,陈瑶问道:“刘印,是谁打来的电话,说了什么?”她端着碗,拿着筷子,明亮的双瞳看着我,表情很可爱,

    我微微一笑,将那个纸片随手丢到桌旁,坐下来吃饭,一边吃一边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打电话找张天灵大叔,让张天灵大叔帮助她驱鬼,可话说到一半电话就挂了,并且,在这几天里面这女人还打了十几个电话。”

    “这是什么?”林佑抓起我丢下的小卡片,看了看好奇的询问道。

    “就是那个人的地址,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兴趣去看一看?”我问道。

    陈瑶也拿过那张纸片,看了看上面的地址,手托着下巴想了想说:“这个地方我有点熟悉,离我们这里不太远,是一个非常高档的学区,里面住的都是有钱人,”

    听到陈瑶这么说,林佑眼睛一亮,拍了拍手,兴高采烈道:“我们就去看看,既然是高档小区,里面的人出手肯定大方,如果我们把这件事情解决了,一定可以拿到一大笔钱,说不定有一天,我也能像张天灵大叔一样,拥有这样一个别墅呢!”

    我呵呵一笑,指着林佑调戏道:“你小子穷疯了吧!张天灵大叔去世了,就我们几个也不怕道行不够,被鬼给收拾了。”

    陈瑶轻笑着说:“不怕不怕,多做些准备就行啦!以前我也跟爷爷出去帮助一些凶宅避邪驱鬼,实际上十个凶宅有九个是干净的,都是人们以讹传讹,越传越神,往往去随便装腔作势一番,就可以收钱了。”她的眼睛光芒闪动,

    我算是看出来了,陈瑶也是个爱钱的小财迷,

    不过对于这件事,我也充满好奇,在阅读了张天灵留给我的阴阳宝典里面学了几招之后,我正觉得手痒,迫不及待的想试验一下,找个机会试一下。

    我点点头:“好,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们一起去看一看。”我对陈瑶和林佑说道。

    “耶!!去赚钱喽。”陈瑶和林佑齐声欢呼。

    第二天早晨,我和林佑陈瑶三人一起,来到静香园小区,到了地方我们才发现,这个静香园小区不愧是有钱人住的地方,里面所有的居民楼,都是单门独院的别墅;不断有奔驰,宝马法拉利,从小区的正门口进进出出,让我们三人都是啧啧感叹,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

    我们在小区的门卫那边登记了身份证,才被允许进入小区,我来到昨天晚上中年女人所说的地址,却发现这栋别墅里面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我只好拿出手机拨打了她的电话。

    没想到这次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姓王,人家都称他王老板,他得知我们是张天灵的徒弟显得很惊讶,于是邀请我们到旁边的茶馆去坐一坐,说具体的事情会在那边告诉我们。

    我们来到茶馆坐了大约半个小时,一个西装革履,大腹便便有些肥胖的中年男人来到我们政变的桌子旁坐下,他带着一个金表,脖子上一圈粗粗的黄金项链,身上充满一股暴发户的气味,看来他就是那个所谓的王老板。

    (之前我们在电话中已经告诉了他我们的服装打扮,所以也难怪,他能很轻松的找到我们这一桌)

    我站起身,微微鞠躬,和这个中年男人握了下手:“您好,您就是王老板吧,我们三个是张天灵的徒弟,昨天那个女人,是您的太太吗?她给我们打了电话,委托我们,帮您看看房子。”

    “过赞了过赞了,我是姓王,不过不是什么老板,就是一个靠拆迁发财的暴发户而已,昨晚给你们打电话的,确实是我老婆,不过…唉…”王老板长长的叹息一声,说出了一句让我们大惊失色的话

    “她昨天晚上疯了!”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