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24章陈筱雨死因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然而事与愿违,我越强迫自己不去想陈筱雨,可陈筱雨越发的在我脑海中频繁出没,她的美丽,她的温柔,她做的美味菜肴;陈筱雨的好就像泉水一样,点点滴滴在我的心头萦绕,涌出;就这样,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就睡不着。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杨毅哥,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是个女孩子,叫陈筱雨,今年20岁左右,她……”我把陈筱雨的详细状况跟杨毅详细说了一遍,末尾,又补充了一句:“她现在已经死了,我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以及她的家庭详细状况!”

    电话那头,杨毅答应了下来,让我中午去找他,他将资料给我看,挂电话前,杨毅还埋怨了我几句,说我吵了他的美梦,明天让我请他吃一顿好料,我只能苦笑,满口答应了下来。

    现在才凌晨5点,我实在睡不着,满脑子的陈筱雨将我煎熬的生不如死,好不容易熬到5点多钟,我实在忍不住,打电话给杨毅,拜托他帮忙。

    我想知道陈筱雨的详细死因,如果是正常死亡,她为什么不去投胎转世?为什么会喜欢我,跟着我?

    一肚子的疑惑,我等到中午的时候,叫上林佑,陪我一起去见杨毅。

    林佑在这方面比我见多识广,或许他能给我提点意见,在路上,我将认识陈筱雨的过程,详细的告诉了林佑,随后问他有什么看法。

    林佑抓抓脑袋,尴尬地笑着道:“刘印哥,这…你可高看我了,我只是学习了一些家传的道术,这么离奇的事情,我以前也没听说过,但是我个人觉着吧,陈筱雨这个女鬼,对你应该没有恶意,至于她为什么不转世投胎,八成是尘世间的心愿未了,至于这个心愿,不会就是做你的女朋友吧?!”

    我点点头,我的确从陈筱雨的身上感受不到敌意,反而倍感关怀,可在我的印象中,没有一个叫陈筱雨的女孩,不然有这么一个漂亮女孩喜欢我,我没有理由会忘记。

    林佑拍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刘印哥,别想太多,如果我是你,就答应那个女鬼,做她男朋友,女鬼这东西,人长得漂亮,而且温柔,特别容易和人产生感情,我做梦都想要一个啊!……哈哈!”他调戏的哈哈大笑着。

    我摇摇头苦笑,心说,你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疼,真有个女鬼在你身边转悠,你就知道有多烦恼了。

    眨眼间,时间到了中午,我们和杨毅约定好了,在一家有名的五星级饭店里面碰面,杨毅帮了我这么多的忙,即便他不说,我也想借着某种方式,对他表示一下感谢,现在正好有事找他帮忙,好,我决定请他吃顿好的。

    我和林佑先进了包间,随后不久杨毅也来了,我把菜单交给杨毅,让他随便点,杨毅看看菜单上的价格,暗自乍舌。

    “刘印,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干嘛来这种大酒店,你的情况我知道,钱也不多,过日子省着点,以后留着娶老婆。”

    我摆摆手,微微一笑道:“钱的事情,杨毅哥不用担心,我前些日子,一个长辈去世,留给我一笔遗产,你不用替我节省,尽管点,至于娶老婆,呵呵,那太遥远了,我直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

    在提到“女朋友”这3个字的时候,我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陈筱雨的身影,随后我使劲的甩甩脑袋,将这个想法驱散。

    至于我口中说的那个去世的长辈,自然就是张天灵,张天灵在去世之前,立了一份遗嘱,将所有的财产过户给了我,他这辈子没有结过婚,也无儿无女,可能是和我一样,都深重阴阳契约的迫害,有同病相怜的感觉,就将他一生的积蓄,全部都留给了我。

    后来,虽然交了大量的遗产税,但我还是凭空获得500多万的遗产,这笔财富,对我这样的打工族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把我惊得心惊肉跳,如今请杨毅吃饭,这点小钱,我自然不在乎。

    我让服务员拿几瓶天之蓝过来,酒桌上一边吃,我们一边聊到了陈筱雨的事情。

    杨毅拍拍脑袋说:“差点把正事忘了。”把皮夹克拉开,从皮夹克内侧的口袋里面,拿出一卷皱巴巴的资料递给我。

    “现在警局里面查的越来越严了,我只好这样把资料带出来,你仔细看看,是不是你让我找的那个人,这一家的经历还真是有够稀奇的。”

    接过杨毅递给我的资料,首先,我一眼就注意到了资料上面的照片,果然,这就是陈筱雨的资料,照片上的人应该是陈筱雨十六七岁的样子,除了比现在的陈筱雨青涩一些,容貌基本上一模一样。

    我点点头:“对,就是这个女孩。”说完,我翻开资料,仔细地看起来,越往下看,我的心里越惊讶,情不自禁,一页接着一页,快速并且仔细阅读,动作越来越快,很快就将15页纸全部读完了。

    将全部资料放在桌上,我长长的吐了口气,其中蕴含的信息太庞杂,我需要好好整理。

    “刘印哥,怎么样,那个陈筱雨死因是什么?”看到我的表情,林佑好奇地问。

    我摇摇头,没说话,将资料递给林佑,让他自己看,林佑和我一样,越看越快速,好像里面蕴含了让人欲罢不能的秘密,最后愕然的愣在当场,眼睛直直的发呆。

    我扭过头,对杨毅说道:“杨毅哥,这份资料先借我几天,我想再仔细看看,这件事对我很重要。”

    看出了我目光中的郑重,杨毅点了点头,说这份资料可以借给我7天,7天之后就必须归还,我一口答应,心中打定了主意,等到吃完饭,我和林佑就一起去陈筱雨的老家看看,如果我猜想的没错,他们一家人的死,所有的意外,都和阴阳契约有些关系!陈筱雨的爸妈某个人,一定也和我一样,签订了阴阳契约。

    他们一家人和我一样,走入了某种“怪圈”,我和陈筱雨的相遇冥冥中,似乎有只神秘之手在后面推动着……

    按照这份资料上所说,陈筱雨死于“毒杀”,她的家人,父母还有一个弟弟,一个接一个,全都死于“非常奇怪的意外”,目前,在陈筱雨的老家她的爷爷还健在,或许,能从这位老爷爷的口中得知一言半语的真相,最起码,也可以让我更加靠近真相。

    我心中,有个可怕的猜想。

    陈筱雨是第一个死亡者,紧接着,是她的弟弟,随后是她的父母,一个接一个,难道说,陈筱雨是阴阳契约的委托人,委托在人间界,像我一样的契约者,杀死了自己的弟弟和父母,我不敢再接着往下想……

    可是,这里有一个疑惑,陈筱雨是被谁毒死?她生前是一个女大学生,却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参拜庙宇时,死于非命。

    吃完饭后,我和林佑片刻都不耽搁,一起奔赴陈筱雨的老家,她的老家,在江苏南京的农村,一个山沟沟里面,前几年刚把电通上的落后地区。

    我们乘坐高铁从所在的城市进入南京,随后又乘坐出租,公交,最后甚至还有牛车,一路上颠的七荤八素,终于来到了陈家洼,听村口遇到那个老妇说,这里所有人都姓陈,甚至相传,这里是陈胜的一个后人来到这里定居,衍生出来的村落。

    小村庄不大,只有100多户人家,周围山连山,树林连绵着树林,地形就像个葫芦峡谷,进山只有一条道,这要是放在古代,绝对是排兵布阵设伏的好地点。

    林佑站在葫芦口,手中拿着阴阳八卦盘,东走走西看看,一副郑重的模样,过了许久,笑着告诉我,这个村子是少见的风水宝地,里面有一个“福”眼,放在古代,必定会成为王侯将相的安葬处。

    我笑笑,对他说,如果真像你这样说的,风水这么好,那这个村子里怎么还是这么穷?风水宝地,自然居住在这里的人,可以享受荣华富贵,哪像现在过得穷困潦倒,风水这东西,不准——就是个假把式。

    林佑说,这是两码事,并不是说这地方风水好,就一定富有,好比古代,皇帝的墓穴,王公大臣的墓穴,都选在穷山僻壤,这其中“讲究”个格局,风水好,就容易出人才,生活在此的人也长寿安康。

    这一点倒是说对了,在来之前,我查过资料,这个村庄是全国有数的长寿村。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在这村庄里长大的陈筱雨一家,怎么就遭遇了许多的“天灾人祸”,一家人几乎死绝,连根都断了。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