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20章 血肉森林(上)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林佑终于抓住机会,独占了年轻鬼魂手中的竹篙,栖身上前,贴着他的身体,一下子把年轻鬼魂抱住,镇魂掌对着他的肚子和胸口,狠狠拍打两下。 w.vo.com

    年轻鬼魂身躯颤抖,捂住肚子,跪趴在竹篙上苦不堪言。

    “快把他们拉上来,不然,我现在就把你魂魄打散,什么替身鬼也不用找了……”林佑冷冰冰说出森寒的话。

    年轻鬼魂不敢怠慢,强忍疼痛,爬到我的身边,帮助我把陈瑶拉上了竹筏。

    我和陈瑶都瘫坐在竹筏上,浑身发软,汗流颊背,刚才时间虽短,但却是一辈子少有的九死一生经历,感觉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都消耗巨大。

    休息了大约一刻钟,竹筏再次开始行驶,年轻鬼魂在我们的严密监视下,不敢再动其他的小心思,将我们3人安全的送到目的地,我们也按照约定,放他离开,毕竟,想害我们不是他的错,而是这个世界的错。

    从年轻鬼魂口中,我们得知,这个世界的鬼魂,就不存在善良一说,只有靠害人,靠其他鬼,才能生存的更好,真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

    我看看四周,血之炼狱的这一边,到处都是鲜红色,其中最显眼的,自然要数那些正在盛开的曼陀罗花,这是一种地府特有的花,传说剧毒无比,无色无味,即便中毒,也查不出是何种毒,害人于无形当中,和这个世界的鬼相辅相成,真是绝配。

    “走吧,穿过前面那座森林的时候,你们别害怕,只要不碰它们就没事,距离那些树远一点,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敢保证!”林佑表情严肃,非常认真的说道。

    陈瑶疑惑地询问:“那里有什么?僵尸吗?”

    “如果是僵尸就好了,更可怕的东西,不对,更古怪的东西,到时候,你们看了就知道了,很难形容。”林佑苦笑。

    走进森林,我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一棵“树”,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这哪里是树,分明就是一个个人,只不过有树的外形罢了,以这片森林的密集程度,估计有几万个魂魄,被变成了这副好像树一样的,恶行恶状的“鬼样”,非要形容的话,只能说:

    磨肉:会动的饥饿森林!

    每棵“鬼”树,都像生长了千百年,庞大壮硕,两人合抱都无法抱得过来,树身各种残破,全都好像枯萎了很久,没有一片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抽搐着。

    红的发黑的“鬼”树,就像人的心脏般,上面爬满了经络,血管,“扑通扑通”的跳动,摇曳,仔细看时,每棵“鬼”树留下的树汁,都是鲜红的血液!仿佛汗珠一般,从树身上滚落,没入黑色的泥土。

    进入血肉森林仿佛进入了红与黑的世界,鲜红色的树木,黑色的焦土,构描出一副非常压抑的画面。

    越是往前走,树木上开始渐渐多了些“枝叶”一样的东西,不过,这些并不是真正的树叶,而是——人类灵魂上的零部件;有的是手,有的是脚,一根根挂在树梢,看起来异常恐怖骇人。

    这些手脚,被一根根血管连接着,似乎已经完全和“鬼”树木融合在一起,从根部吸收养分,它们并没有死去,不时还动动,有的,手呈现抓握的动作。

    陈瑶捂着嘴巴,强忍着呕吐的冲动,眼前的画面,比车祸现场惨烈多了,到处都是断手断脚,是个人都觉得恶心,不敢再看。

    又向前走了约5分钟,期间,树梢上所挂的东西,越来越恐怖,渐渐开始出现一些一块块血淋淋的肉,挂在树梢,还在滴着血,有的树梢还有眼睛,耳朵。

    我亲眼看到,一棵树梢上长着一双眼睛的树,眼睛滴溜溜直转,视线一下子和我对在一起,随后这棵树木,一阵摇曳,颤抖着,向我们攻击过来。

    当时,陈瑶靠的最近,我一把拉住她,令她躲开那颗树的攻击范围,好在这些鬼树根部无法移动,就像林佑所说的一样,只要离远一点,保持安全距离就好。

    每棵“鬼”树都是活物,有手就能抓,有耳朵,就能听,有眼睛,就能看,有嘴巴,就能咬,开口说话……

    我一边走一边心中暗想,这些残肢碎肉的主人,八成就是挟持炼狱的牺牲者,根据罪孽的深重,决定变成的形态。

    “就在前面,下面这段路小心点,有阴兵巡逻,千万别被发现,千万!”这件事似乎极其重要,林佑一连说了两次。

    我心头一凛,终于要见到所谓的阴兵了,看林佑郑重的模样,这鬼东西,绝不像之前遇到的那么好对付。

    远远的,前方传来一阵阵悲惨的呻吟,此起彼伏,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这前方,难道是专门给鬼魂执行刑罚的地方。

    伴随着疑惑,我们加快了脚步,当看清眼前的一幕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现在的树梢上挂着一颗颗人头,他们表情痛苦,声音凄厉,有的缺少眼睛,有的缺少耳朵,挣扎着,发出各种“鬼”嚎。“啊,救命……”

    “好痛啊…我的眼睛不见了…”

    “别,别割我的耳朵……”这些无身鬼头发出各式各样的惨叫声。

    忽然,这些无身鬼头发现了我和陈瑶3个人,其中一个树梢上的鬼头,惊叫道:有人来了,有人来了,又有人要和我们一样了,哈哈……”

    随着这个鬼头的叫喊声,其他鬼头也是一扭,瞬间,全都看向我们3人,各种狰狞恐怖的鬼脸,无奇不有。

    突然被无数颗头颅盯住,我立刻心里寒气直冒,这种压迫感,比在台上演讲强烈1万倍。

    “把你的手给我……”

    “我要她的腿,这姑娘的腿真漂亮……”

    “眼睛,给我眼睛,我就能看见了……嘿嘿……”这些鬼魂你一言我一语,竟然开始商量起,我们3人身上手脚归属的问题。

    “刘印,我们快点走吧)”陈瑶推推我的身体,示意我不要再看了。

    走出树林,眼前灰蒙蒙的天地,也仿佛多出了一分清新的感觉,炼狱一般的血肉森林,四处飘逸的血腥气,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来。

    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座红色祭坛,充满了古风,圆形的祭坛周围屹立着8根圆柱,每个圆柱前方,都站着一个身穿黑甲的战士,他们身上的战甲残破不堪,似乎有不少铁锈,有些部位已经脱落,盔甲零零散散挂在身上,好像随时都会散架。

    这难道就是阴兵?我疑惑地扭头看向林佑,注意到我的眼神,林佑肯定的点了点头,做出一个噤声的姿势,让我和小瑶别说话,指指下面,示意让我们仔细看。

    巨大的红色祭坛,仿佛是被血染成的,有些地方,还有一些血液单色的黑色痕迹,祭坛的地面似乎凹凸不平,有一些沟槽形成奇怪的花纹,这些好事花纹一样的沟槽连接着地面一个巨大的法阵。

    仔细看时,隐约似乎和阴阳八卦阵有些关系,但却又稍有不同,难道这个奇怪的祭坛和阴阳两界有什么关系?

    正当我们奇怪,要上哪去寻找张天灵时,一队阴兵迈着整齐的步伐,从不远处的峡谷接连走出,他们每人都提着一把黑色长枪,身上盔甲叮当有声,个个面如死灰,眼神空洞,没有任何表情,像僵尸一样一蹦一跳,看起来摇摇摆摆,但其实速度极快,向红色祭坛靠近,和普通的地府鬼完全不同。

    不过,这都不足以让我惊讶,最让我骇然的,是在这群阴兵当中,我发现了张天灵的影子,他此时的惨状,让我内心止不住地开始颤抖起来,张天灵,他还能活着吗?

    此时的张天灵被阴兵拖着,道路上留下刺眼的血迹,他现在只有一半的事,腰部以下的双腿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段扭曲盘结的,像树木根一样的物体,那种感觉,就和刚才血肉森林里的鬼树一模一样。

    如果以这种趋势发展,张天灵很可能在不久之后,也成为血肉森林的一部分,这种事情,光是推断,就已足够让人心惊胆战,浑身恶寒。

    “张叔叔……”陈瑶看着张天灵的模样,一下子眼睛就红了,强忍着眼泪,虽然和张天灵接触不久,但熟悉的人变成这副惨状,还是让人心揪。

    “小瑶,别哭…张叔叔只不过是灵魂变成这样,也许当我们重新回到上面,他就没事了。”我同样心里异常难过,但仍然勉力不让自己表现出来,轻声的安慰陈瑶。

    那一队阴兵拖着张天灵,来到红色祭坛的正中央,将张天灵绑在中央的巨大柱子上,这些阴兵的动作如同机械,显得非常死板,表情也从始至终没有变化,就像是一群提线木偶。

    “他们要干什么?”我向林佑询问道。

    林佑沉默许久,才叹息一声:“我也不知道,但是根据我的猜测,他们在举行某种仪式,将张天灵叔叔,变成血肉生灵一部分得仪式,如果真是这样,张叔叔的魂魄可能就回不去了,永远被困在这……”

    “什么?怎么这样,那我们快去把张天灵叔叔救下来,这些阴兵数量虽然多,但是动作迟缓,我们不是没有机会……”我站起身,就想向红色祭坛跑去。

    林佑一把拉住我,轻轻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我和这些阴兵打斗过,而结果,你已经知道了,张天灵叔叔被抓,我不得不逃跑,我的镇魂掌,对阴兵根本不起作用。”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