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19章 血池炼狱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林佑,你怎么了?”我突然发现身边的林佑有点不对劲,眼睛通红,浑身轻微的颤栗,处在疯狂的边缘。 .vo.

    “我,我想吃了它……”林佑眼睛直勾勾盯着鬼老爷,说出了令我大吃一惊的话。

    我赶紧抱住林佑:“不行,他是凶鬼!”

    “我知道,就是这样,才更想吃,感觉…很补的样子……”林佑咬着牙,用所剩不多的理智说道,似乎在拼命压抑自己心中的欲望。

    “小瑶,快点过来压住林佑,他好像中邪了!”我焦急地向旁边的陈瑶大喊,

    “快滚,你难道呆在这等死吗?”我咬牙切齿的对鬼老爷说,虽然这样放过他,有点不甘心,但我更在乎林佑的安危,也许只要这个老头不在这,林佑就能恢复正常。

    鬼老爷已经被林佑的样子吓呆了,听到我的大叫声,如梦初醒,一溜烟,向门外跑去,他的身体在空中就像柳絮一般,飘走了。

    等他走之后,过了约十分钟,浑身抽搐的林佑,渐渐平静下来,眼中的红光褪去,看样子是恢复正常了,我不由得松了口气,刚才林佑的样子,简直和那些凶鬼一模一样,甚至还要可怕。

    “林佑,感觉好点了吗?”我关心地问。

    林佑揉揉太阳穴,沉默良久,才展颜一笑:“刘印哥不用担心,我已经好多了。”

    “到底咋回事?你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么古怪的话,竟然想吃掉凶鬼。”我询问道。

    林佑摇摇头“我不知道,刚才那只鬼的身上怨气很重,看着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吃了它……”

    “算了,这件事以后慢慢想……”我拍拍林佑的肩膀,以示安慰。

    “林佑,张天灵大叔在哪?你怎么没有和他在一起。”陈瑶疑惑道。“啊,对了!”林佑嘭的一下从地面上站起来:“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快点,你们跟我来,张天灵大叔有危险,他被凶鬼抓走了。”

    “什么?”我震惊,以张天灵的身手,怎么可能!

    林佑,小瑶,我们3人一起,逃出了这个地府凶宅,跟随林佑的指引,我们一直向东走,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眼前出现了一幕震撼的景象——一条波涛汹涌的红色河流。

    红色河流约有100多米宽,不知源头在哪,也不知会通往何处,一眼看不到尽头。仔细看时,河流上影影绰绰还有鬼在里面翻滚,阵阵的血腥气和鬼叫声弥漫在河流的上空。

    “这就是血池炼狱,地府的第一道刑罚。”林佑说:“有罪的鬼魂,首先要在要承受千刀万剐之苦,然后血肉被投入血池炼狱里面,生生世世永远在这条河里翻滚……”

    “张天灵大叔,就在河的对岸。”林佑指着烟雾萦绕的对岸,对岸也是一片鲜红,如果猜的不错,那是地府特有的曼陀罗花。

    陈瑶小脸吓得煞白,向林佑询问道:“这血池炼狱,这么宽,里面还有鬼,我们怎么过去?”

    林佑招招手,示意我们跟上,他一马当先,领着我们在河堤上走:“跟我来,怎么可能游过去,这炼狱怨气极重,里面的血水沾染到一点,就能大病一场。”

    跟着林佑,我们沿着岸边走,很快,前方出现了一个20多岁的男孩,瘦瘦高高,看起来有些邋遢,穿着普通的白色t恤,好似现实生活中的宅男,这年轻鬼魂站在一块漂浮在血池上的竹筏上,手中拿着一个竹篙。

    林佑介绍道:“这就是血池摆渡人,前不久,我和张天灵大叔,就是这样过去的,但是没想到刚到对岸,就碰上了阴兵借道,大叔被他们抓走了,不过好在我们4个人被红绳拴在一起,所以我隐约能够感觉到你们的位置,才会去找。”

    我恍然大悟,暗自称赞张天灵有先见之明,如果不是因为红绳牵引,恐怕现在我和陈瑶,都已经被那群恶鬼吃了,话说回来,林佑的“镇魂掌”还真管用,刚才的鬼,被他轻轻松松就搞定了。

    可是,这样对鬼魂异常犀利的林佑,为什么碰到那所谓的阴兵借道就毫无办法,同样道术高强的张天灵还被抓走了,这阴兵,到底有多厉害?

    我们3人乘上竹筏,那像宅男一样的年轻鬼魂,手中的竹篙在血池的岸边一推,竹筏就离开了岸边,缓缓向对岸飘游过去,

    血池里的水,就和真的血液一样粘稠,红中发黑,一股极其浓重的血腥味,令人闻之欲呕,不时有一些骷髅,或者只剩下半边身体的鬼魂从身边飘过,有些鬼魂还想往竹筏上面爬,或是想把我们拉下去,也许必须害死一个人,他们才能脱离这种苦海吧。

    很快,竹筏行驶到血池的中央,年轻鬼魂的手中的竹篙,突然停住了,竹筏一动不动,停留在血池的中央

    。

    怎么不走了?我心中疑惑,回过头,看向那个年轻鬼魂,他的表情让我心中咯噔一声。

    年轻鬼魂似笑非笑,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眼睛滴溜溜在我,林佑和陈瑶3个人身上,来回打转,沙哑的开口道。

    “你们该交路费了,嘿嘿嘿……”

    林佑原本在闭目养神,听到这话,睁开眼睛,眉头一皱问道:“什么意思?”

    年轻鬼魂一阵怪笑:“按照规矩,我把你们摆渡过去,你们要留下一个人,接替我的位置,只有这样,我才能离开血池炼狱。”

    我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要找替身鬼呀,看来,年轻鬼魂当这个血池摆渡人,也不是心甘情愿,是迫不得已被禁锢在这,现在想找一个替身鬼,让自己恢复自由,

    “我们谁都不会留下来接替你的,赶快开船,不然现在就把你弄死一次!”我举起手掌,对这个好似宅男一样的年轻鬼魂身力拒下的威胁道。

    前不久,答应我的要求,林佑在我的手掌上,写下一些道法符文,也算让我针对鬼魂有一些克制的力量,现在正好适用。

    年轻鬼魂听到我的话,不屑一笑,冷冰冰的道:她这可由不得你们……”

    他的话音刚落,手中的竹篙,一下子向陈瑶打去,陈瑶猝不及防,被打中了肩膀,“扑通”一下,掉入了血池中。

    “就让这个小美女留下来接替我好了。”年轻鬼魂坏笑,衣服如愿以偿的样子。

    “刘印哥,快抓住陈瑶姐,不能让她掉下去,否则魂魄迷失在血池炼狱中,就再也回不去了。”林佑焦急地大叫。

    我千钧一发,在陈瑶的手即将离开竹筏的瞬间,抓住了她,正在准备将她拉上木筏,可就在这时,血池里面的死人魂魄,竟然抓住了陈瑶,裹住陈瑶的身体,向血池炼狱的深处吸去。

    我猝不及防,身体一个踉跄,不要说陈瑶,就连我自己,也差点掉下去。

    “啊,救我救我,走开走开……”陈瑶被那些鬼魂抓住身体,吓得厉声尖叫,这些鬼魂可怕恶心,有的只剩下骷髅,有的胸部以下都消失不见,甚至,只有一只手,一动一动抓住陈瑶向下拽。

    “刘印哥,一定要抓住陈瑶姐,她身体一旦脱离竹筏,就会在血池中迷失了。”林佑提醒道。

    “明白,我就算死也不会放手。”我咬着牙,斩钉截铁地说道年轻鬼魂手中的竹篙,一下一下,狠狠砸在我的背上,打的我后背生疼:“放手,放手,你难道想和他一起下去!”

    林佑冲向年轻鬼魂,想用镇魂掌对付他,但没想到,年轻鬼魂用竹篙抵挡,狂抽猛打,一时半会儿,林佑不但无法靠近年轻鬼魂,反而因为在竹筏上腾挪空间太小,被逼的手忙脚乱。

    而此时,在血池炼狱下面,拉住陈瑶的鬼魂越来越多,力道也越来越大,以我一个人的力量,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只能竭尽全力,双手紧紧的抓住陈瑶奋力坚持。

    “陈瑶姐,接住!”林佑把爹娘留给他的遗物,那个八卦护身符,扔给陈瑶:“用那个打鬼,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陈瑶一手抓住八卦护身符,在周身乱拍,护身符所过之处,那些鬼魂果然退避3尺,但血池之中怨气的确很重,八卦护身符沾染到血水,光芒一下就黯淡几分,距离失效时间不会太久。

    ://..///38/3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