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APP 第12章夜斗红衣女鬼(上)
作者:唐天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有些好笑,这几天发生的事,让我对这些茅山术士之类的人,产生了一丝亲近感,看样子他还没吃饭,而且好多天没洗澡,我一时心血来潮:“林佑兄弟,还没吃饭吧,就在我家里吃个饭,顺便洗个澡,好好休息一夜,帮我想想办法。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林佑红着脸点点头,跟着我回到房间,我让林佑先去洗个澡,自己则把冰箱里的泡面,还有一些小菜拿出来,摆在桌子上热好,给林佑洗完澡出来吃,坐在一旁,又开始想起小光和他妈妈红衣女鬼的事情,这就像堵在我心头的一块石头。

    大约半个小时,洗浴间的门打开了,我抬头一看,呵呵,一个街头落魄的穷道士,变成了一个帅小伙,眉清目秀,头发黑亮,面色白净,尤其一双大眼睛,非常灵动有神,任何人看到他,都会觉得这个小伙子很有灵气。

    “快坐下吃吧,趁热吃,你长得就像我从小玩到大的一个兄弟,可惜他后来出车祸死了,不然,现在也该有你这么大了。”我看着林佑,话语中,充满一些缅怀。

    林佑坐上桌,端起香喷喷的饭菜,他真的饿了,喉结上下颤动,吞了几口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含含糊糊地说:“大哥,你人真的挺热心,如果做我哥,我一定心甘情愿,这么好的人,怎么就碰上这档子事,刚才我洗澡的时候,在卫生间发现了一些女人的头发,上面阴气很重,最近你这房间,来过什么女人吗?”

    听林佑这么一说,我仔细回想起来,要说女人,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小光的妈妈,曾经在我半梦半醒间,仿佛来过我的房间,除此之外,再没其他女人,这正是我心头烦恼的事,林佑果然有点门道,短短时间,就看出了这点,我连忙和盘托出。

    “对对,我这个房间,没有别的女人来过,只有一个,不对,或者说,是个女鬼,我已经查了资料,她和儿子,已经死了,而且她们的死,跟我有些关系,不会是来找我复仇吧?”

    “嗯,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是的话,这几天一定还会再来,八成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待会儿,我就在房间各处,布置一些通灵的法器,能起到一些示警的作用。”

    林佑突然想起什么,放下筷子,从带来的那个八卦小包里,拿出几串铃铛递给我:“哥,你先把这些个东西挂起来,这东西叫做通灵铃,但凡在一些阴气重,或常有鬼魅出没的地方,就会发出响声,预先知道,也好提高警惕。”

    我把几个小铃铛,接在手中,仔细打量了一下,用手摸了摸,有些年代的青铜器,还有点脏,和市场上别人卖的普通风铃没有太大区别,唯一抢眼的,每个铃铛的上面,铭刻着一个晦涩的经文,有点像佛文,也有点像道符,仔细数一数,每串风铃共有18个小铃铛组成。

    我点了点头,按照林佑的吩咐,将几串铃铛分别挂在房门口,还有几个直接通向外面的窗户上,说也奇怪,当这些铃铛挂上之后,我立刻觉得神清气爽一些,扫去心头的一丝烦躁,风吹动,拂过风铃响起,清脆的响声相当悦耳。

    按照林佑的说法,这些小东西的布置,时间有讲究,要在晚上6点之后,9点之前挂上,同时,在挂上之前,需要先用公鸡血浸泡三天三夜以上,泡的时间越久,灵性越大,有些只要铃声响动,就能镇魔驱鬼。

    林佑吃完饭,我和他在一起聊天,对他口中不经意冒出来的一些灵异故事,特别感兴趣,据林佑说,他的故事,都是茅山先辈一代代传下来,亲身经历,里面的门道大着呢!

    正当我们越说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突然一阵阴风拂过,灯光闪了一闪,一阵寒意袭上心头,挂在窗户边上的风铃开始响起来,“叮叮当当”跳动的起劲。

    这才刚到9点,还没到阴气最盛的12点呢!这外面也没什么风,这铃铛咋回事?

    我心头有点发毛,扭过头看着林佑,只见林佑凝神静气,伏在桌子上仔细聆听,示意让我别说话,我心领神会,闭住了刚想开口的嘴。

    “把灯关了,有东西在靠近啊!哥,你这房子,比我想象的复杂,不好搞啊!”林佑轻声对我说,从他紧皱的眉头,我看出无比的凝重,让我更加紧张了。

    不敢怠慢,我连忙按照林旭所说,把所有灯都关了,窗户也关上,静静的坐在桌子旁,仔细聆听着外面的动静,不久,我听到一连串让人心碎的声音“嘎吱,嘎吱,嘎吱……”从窗户的玻璃上传来,就像女人用尖利的指甲,在窗户上划出一道道印子,发出的声音,妈呀!真有女鬼想进我屋~

    林佑冲我努努嘴,轻声说道:“女鬼,我刚才瞄了一眼,穿着红衣服,穿红衣服死的人灵性极强,而且是凶鬼,不太好打发,我们少说话,让她以为房间里没人,最好今天让这东西自己走,明天准备好家伙,再收了她。”

    这方面我不懂,还是听专家的好。

    我非常赞同的点点头,再次打量一下林佑,这小子之前看,还相当孩子气,没想到一旦和灵异事件沾边,立刻就变得这么成熟稳重,看起来相当可靠,让我跟着心安了一份。

    我和林佑两人坐在桌旁,就着小菜喝起酒,酒菜下肚,浑身暖洋洋的,不由得把周围空气中的寒意冲淡几分,气氛还算不错,唯一觉得烦心那就是“嘎吱…嘎吱…”女人指甲在玻璃上抓挠的声音,从一个窗户换到另一个,似乎拼命想进到屋子里看看,只不过碍于之前挂上去的法铃,进不来。

    *噼里啪啦…轰轰轰……”

    不知从何时起,外面突然开始电闪雷鸣,也刮起了风,雨水砸在玻璃窗上,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声,这时,女人抓窗户的声音,已经很久没听见,说不定女鬼已经走了。

    “铛,铛…铛…”林佑的八卦小包里,传来古朴压抑的钟鸣,连续敲了12下,我明白,现在已经12点了。林佑身上带的东西都是古董啊,这么老打鸣钟还有。

    “没动静了,走了吧?”我指指窗外,轻声地对林佑道。

    林佑点点头:“应该……”

    “叮铃铃叮铃铃……”林佑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就被铃声打断了,几串风铃,同时响起来,铃声大作。

    林佑面色一变:“这女鬼还不死心,今晚又是电闪雷鸣之夜,阴气重,还想进来。”

    “那怎办?”我着急的问道,看来今晚睡不好了。

    “没关系,听我的,这里有有一堆道符,大哥你按照我说的,把这些个东西,贴在每个窗户上,门上,保证这女鬼进不来,这些道符,都是用香火供奉了七七四十九天,几只小鬼破不开,我们安心睡觉。”

    林佑说着,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堆黄色的道符,递给我,大概有十几张的样子,我点点头,和林迅分别两人,在各个房间张贴道符。

    这些东西果然有些灵性,只要把这些,道符贴在窗户上,原本铃声大作的风铃,立刻就恢复了平静,让我暗暗称奇。

    当我来到我的房间,准备将最后一扇窗户封死的时候,手刚摸到窗框上,就情不自禁地一缩手,这窗框上好像通了电,打的我的手一阵发麻,顾不得有其他感想,我抽出一张道符,想立刻贴上去,没想到道符刚贴上窗户,也像通了电,燃烧起来,转瞬间化为灰烬。

    “啪啪啪……”窗户玻璃突然被人拍打了两下,我一抬头,一张惨白的女人脸,钉在窗户上。

    “啊!”猝不及防的一幕,让我一声惊叫,本能地向后一退,跌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张女人的脸,长长的黑色头发,惨白的面庞,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充满了怨恨。

    “咔吱…轰!!!”

    天上打了个巨大的霹雳,一瞬间的闪电,照亮了这一切,但是只不过两三秒,又再次黑暗,窗户上的女人脸消失了。

    ://..///38/38225/.